西方何以“区别”对待中俄?

[1529] (2008-08-25)

2008年刚刚过半,西方与其外部世界已经发生了两起对抗。一是针对中国,一是针对俄罗斯。这两起对抗,虽然都是由西方率先挑起,但却由于利益的不同,而对中俄“区别”对待。

中国与西方的冲突,西方更多的是采用媒体和民间为主,辅以政府参与的方式。而且,最终所有的要胁都事后证明不过是做秀,而且所谓的要胁也不过是不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而已。除达到抹黑中国的目的,对中国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害。特别是当奥运会开幕一刻,西方各政要与中国把酒言欢的一幕,震撼世界。

究其原因,一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已经证明了,中国无意挑战西方所建立的国际秩序,而且反而利用这种秩序使自身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无论是通过世贸组织成为世界贸易强国和经济大国,还是通过奥运会击败美国名列金牌榜首位,都是经由现存的规则取得的。西方尽管不爽,难以接受,但却无法因为中国而否定自己制定的规则和建立的秩序。正如西方媒体所说的:我们不能为了饿死中国这只狼,而先杀死自己全部的羊。二是由于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与全球经济融为一体,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格局。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世界对中国的依赖日益加重。特别是由于拥有五千亿美元美国债券,更是与美国形成“金融恐怖平衡”相互制约的关系。三是西方借题发挥的所谓西藏问题或奥运会争议,都是中国的纯粹内政,与西方利益毫不相干。西方出于国内意识形态和选举的需要做做秀是可以的,要让他们做出利益付出甚至交换是万万不能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国警察局罕见的甚至不惜违反“游行示威自由”这一人权价值,拒绝了来头甚大的“记者无疆界”要求在8月8日奥运会开幕式当天在中国大使馆抗议集会的申请。

而反观俄罗斯,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观。本来,奥运会的开幕,标志着此轮中国与西方对抗的结束,耐人寻味的是,就在结束的同一天,与俄罗斯的冲突却出人意料的紧跟上演。令人深思的是,西方对已经民主化的俄罗斯却刀刀见骨,主要大国领导人均走向第一线,频放重话威胁。美国总统布什声称俄罗斯的行动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西方面对中国处理西藏的方式仅仅是要求与达赖展开会谈)。与此同时,布什还要求俄军结束对该区域的军事占领。美国甚至放言道:如果俄罗斯不遵守停火协定,并撤出其军队,俄罗斯在"21世纪的外交、政治、经济及安全结构中"的地位将受到威胁。除言词威胁外,美国更辅以实际行动:先是用军用运输机将在阿富汗参战的格军2000名士兵紧急运送回国,后再派美军前往格鲁吉亚支援,完成”人道主义使命” ,此外,美国更另辟战场,还以颜色:8月15日,美国与波兰签订导弹防御系统。而美国执意在东欧建立导弹防御系统本来就是迫使俄罗斯最终制订反制西方新战略的导火索。美国选择这个时机签订这个协议含义是再清楚不过了。而欧盟出于地缘政治的原因,表现更是积极。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到格鲁吉亚就声明“格鲁吉亚将加入北约”。法国总统则威胁道:俄罗斯的行动将对未来和欧盟的伙伴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甚至西方提出把俄罗斯赶出本来只具象征意义的G8集团。而且俄罗斯城市索契即将举办冬奥会的权利也面临被剥夺的危险。可以说双方都走到了摊牌的边缘。而西方媒体对俄罗斯更是展开了新一轮空前规模的妖魔化。不仅一边倒指责俄罗斯、将战争责任全盘扣到俄罗斯头上,更危言耸听的以“冷战回归”、“俄罗斯的威胁”、“日趋孤立”等大幅刺激标题和配以大幅“人道性灾难图片”激化西方社会的反俄情绪。此外值得对比一提的是,8月10日,法国警察局回绝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集会申请两天之后,却批准了格鲁吉亚人在俄罗斯驻巴黎大使馆前的抗议示威。

西方何以对同属民主阵营的俄罗斯如此痛下狠手,究其原因,首先还要追溯冷战时苏联给西方留下的恐怖记忆。因此尽管接替苏联崩溃后衣钵的俄罗斯走向民主化,但对西方来讲俄罗斯什么制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把俄罗斯削弱到现在以致将来再也无法威胁西方。因此,面对民主化后极度困难的俄罗斯,西方不仅不施以援手,反而加快打压和进一步削弱俄罗斯的步伐。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当俄罗斯出现叶利钦这一全盘亲西方人物时,西方仍然不肯罢休,甚至出手更加迅猛。因为他们深知,民主化的俄罗斯政党轮替是常态,一个反西方的政权随时可能出现。只有趁亲西方政府在位的时候,才能全力压迫俄罗斯让步。而且任何扶持俄罗斯的措施,都会被以后上台反西方的政党所利用(普京的上台执政确实也说明了西方的远见)。西方对塞尔维亚也是同理,只有亲西方政府才有可能做出让科索沃独立的妥协。其次,俄罗斯此番大规模军事回应,已踩到冲击西方国际秩序的底线。俄罗斯不仅是针对格鲁吉亚,还有科索沃,更是针对北约东扩,最终直指整个西方赖以存身和谋取私利的国际秩序。这是西方所无法容忍的。第三,俄罗斯对抗西方的两大后盾:石油和军事力量都无法成为真正的筹码。美国等西方国家通过两次伊拉克战争,已将中东石油牢牢地控制在手里,俄罗斯的石油武器对西方根本构不成威胁。至于庞大的武库,只具战略威慑意义,对这场博弈犹如画饼充饥,并无多大实际作用。特别是不得不佩服西方远见的是,他们可以让俄罗斯加入只具象征意义的G8集团,而世贸的大门却对俄罗斯紧闭。这样,即使俄罗斯完全崩溃,对西方也损害不大。最后,一个可能的判断是,重新崛起的俄罗斯超越恐怖主义又成为西方的头号敌人。从目前看,有能力控制全球石油价格的西方让石油价格大幅回落,应该是对俄经济战的开始,这也是西方搞垮前苏联用过的一招。因此,长期受西方扶持的格鲁吉亚在此时主动挑起冲突并不简单,应是西方主动全面遏制俄罗斯的开始,因此俄罗斯的强力反应或者正中西方的陷阱,或者俄罗斯早已做出准确判断,破釜沉舟与西方一较高下。

不管如何,对于中国来说,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仍是机遇大于挑战,且由于西方与俄罗斯的冲突而更加游刃有余。这是中国完成现代化的一个外部保障因素。其次,无论中国实行何种制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符合中国的国情。而西方和中国只有利益之争,不会存在制度之争。最后,将来中国无论多么强大,都没有必要颠覆现存的国际秩序。上世纪日本和德国崛起后挑战西方秩序而被击败并成为西方的附庸,就是前车之鉴。而中国完全可以通过现存的秩序配以国力的发展而最终跻身规则制订者行列。

法国巴黎

《联合早报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