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八十六节 苏黎世风云——赌场对垒

wuyanlai 收藏 20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二日上午 瑞士 苏黎世 在苏黎世最著名麦尔库勒斯托勒酒店的赌场里的一张轮盘桌前,李三此时此刻正十分惬意的看着对面的荷官为难的样子,他已经连续的嬴了几十把了,眼前的筹码队的跟小山似的,在他的带领下几乎所有的客人都在跟着他下注,几乎每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二日上午 瑞士 苏黎世


在苏黎世最著名麦尔库勒斯托勒酒店的赌场里的一张轮盘桌前,李三此时此刻正十分惬意的看着对面的荷官为难的样子,他已经连续的嬴了几十把了,眼前的筹码队的跟小山似的,在他的带领下几乎所有的客人都在跟着他下注,几乎每一把赌场都要赔出去几十万瑞士法郎(法郎和瑞士法郎不是一种货币,而且当时瑞士法郎并没有法郎那样的飞速贬值,还是拥有一定的购买力的。),所以他对面的荷官在掷球的时候手都开始发抖了,他已经是赌场换上来第四个荷官了,他在这苏黎世算得上是顶尖的荷官,可是即便是他也看不出对面的那个个子不高的东方人什么路数,他已经输了三把了,现在桌面上的筹码绝对不少于一百万瑞士法郎,这一次他要是输了的话他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在这苏黎世的赌场混了,不光这样,恐怕整个欧洲的赌场都不会敢用他坐荷官了。


其实这个荷官不知道的是咱们这位李三可是大上海各个赌场的煞星,只要有他的地方各赌场便都主动地献出一笔巨款以求平安,当然了,碍于杜月笙和黄金荣的面子他李三也不是很敢在上海玩得太凶,这一次终于来了这欧洲的大赌场,他哪里能够放过这一次的机会。至于他的赌术,那可是靠着输了几百万银元练就出来的,那还假得了?


“先生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不知道这位先生和小姐是不是愿意到我们的贵宾房玩一把呢?那里有一位先生很想和您这样的高手过过招。”就在荷官几乎要崩溃了的时候赌场的经理走了过来用熟练的日语说道。


“对不起,我叔叔不是日本矮子,我们都是中国人,我叔叔名字叫爱新觉罗-溥昊,是大清国的亲王!”没有等李三表示什么,林秋音站起来眼眉一挑,十分不悦的用德语说道(瑞士官方语言是: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及拉丁罗曼语。其中讲德语的人口占63.9%,主要在北部地区;讲法语人口占l9.5%,在西部地区;讲意大利语人口占6.6%,在南部地区;讲拉丁罗曼语人口占0.5%,在东部少数地区;讲其它语言人口占9.5%。前3种语言系官方语言,为联邦的正式文件所采用。英语亦广泛运用。),虽说是在生气,可是她独特的气质还是让在场的许多男士都感到心中一荡,至于她的说辞则是按照他们这一次来瑞士的时候使用的身份说的,这一次他们使用的是流落海外的满清贵族的身份。


“对,对不起先生。”赌场经理十分尴尬的用德语道歉道,作为世界上顶级酒店的赌场经理,他哪里会不知道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公开挑衅苏俄的那个中国的前朝皇帝的事情,另外在欧洲还是有不少的前清的贵族在这里潇洒的。


“叔叔,他们害怕了,这个经理说那边有一位先生想和您到贵宾房赌一把。”林秋音没有搭理那个经理,而是转身自顾自的对李三儿说道。


“娘的!这些洋毛子,这他娘的不地道,我才嬴了他们多少钱啊?对了,林小姐,你说我现在嬴了多少了?”李三就是土老冒一个,他哪里知道瑞士法郎值多少钱啊?虽说以前他什么钞票都见过,可就是不知道值多少钱,他唯一认得的就是美元。


“叔叔,这里的瑞士法郎有一百多万,按照今天的汇率起码能够兑换五十万美元,是咱们投下去的筹码的二十倍。”林秋音微笑着说,虽说作为女人对于赌钱没有什么兴致,可是在这种场合下能够让外国人输钱他还是很高兴的。


“乖乖,这么多钱,娘的,林小姐,你告诉他,我和那个洋毛子赌,咱们在洋毛子的地盘上,不管怎么的也不能给中国人丢了面子。”李三是一个蟊贼,李三儿也不知道什么大道理,可是他看的重中国人的颜面。


“嗯。”


……


来到宽敞的贵宾房以后李三儿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反而更加的镇定了,废话,心理素质不好怎么做飞天大盗?他没有管别的,只是拿起贵宾房里摆放的顶级哈瓦那雪茄自顾自的点了一支抽上了,同时还不忘十分绅士的倒了一杯红酒递给了林秋音。


“先生,那位先生问您想赌什么?”经理走到了李三儿和林秋音面前说道。


“赌什么?他问我?大方啊,告诉他,咱是中国人,玩不惯你们的玩意儿,我们就各自掷色子比大小吧?对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李三听了林秋音的翻译后满不在乎的说道,要知道过了三十五岁以后他还没有遇到过能够在赌桌上胜过他的人。


“詹姆斯,詹姆斯-邦德,看到您叔叔的赌技很好,所以想和你们玩两把。”007也很不在乎的说道,作为顶级特工他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别的不敢说,在赌术方面他是有信心进入前十的,他还真不信随便的就能够遇到顶级的高手,虽然对面的人是一个高手,那么他为们么非得要和李三赌呢?这就要归功于林秋音的冷艳与迷人了。


“原来是邦德先生,我叔叔也很高兴能够和高手过招,对了,前提是您是高手。”刘秋音很不屑的横了007一眼。


“美丽的小姐,不对,应该是美丽的公主,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詹姆斯-邦德用他那足以迷死一切荡妇的微笑对林秋音说道。


“有本事先赢了我叔叔再说吧!”林秋音理都不理詹姆斯说道。


“好!那就请你叔叔先吧!”詹姆斯顺势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娘的,我明白了,林小姐,你告诉那洋毛子,咱中国是礼仪之邦,我老人家不欺负他一个小娃娃,让他先来!”李三没等林秋音翻译就很不高兴的说道,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目空一切的人,看着詹姆斯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詹姆斯先生,我叔叔请你先,我们就赌大吧?”林秋音说道。


“好,我就先来!”007一拍桌子就将桌子上的色盅震到了自己的手上,他没有像电视剧里的那些所谓的高手那样玩出多少的花样,只是将色盅在自己的手上轻轻的摇了几下然后便放下并打开了色盅,他这一打不要紧,贵宾厅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李三在内都感到一惊,因为007居然十分轻松的摇出了三个六来。


赌术是可以练就的,可是这种所谓的练就也都是靠着大量的经验积累和伴随着不断的失败与各种可能性的,在世界上能够摇出三个六的人不在少数,可是能够在短短的几秒之内就这样轻松的摇出三个六的人可不多,单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对方是顶级高手。


“漂亮的小姐,我不知道你叔叔要怎么才能够大得过我的三个六?要知道我们现在的玩法即便是你叔叔也摇出三个六这一把也算是你们输了。”007十分得意地对林秋音说道。


林秋音狠狠地瞪了007一眼,正打算翻译给李三听,可是却被李三伸手制止了,和007一样,李三也没有过多繁杂的动作,他只是将手中的色盅炮响了空中,等待色盅落下罩住色子只好他只是用手掌按在了色盅上面几秒钟。


“告诉那洋毛子,我赌我桌子上的全部筹码,问他跟不跟。”一边对林秋音说着,李三一把就将自己面前一百多万瑞士法郎的筹码推了出去。


“我跟!”007见到对方竟然一次性全部的压上了也感到十分的好奇,于是没有等到林秋音开口就将自己面前的筹码也一次性的压了出去。


“小子,看看吧!”李三儿十分镇定的打开了自己的色盅,这一次贵宾厅里的诸人就不是震惊那么简单了,这一次可以说是所有的人都感到了震撼,因为这是他们一生以来见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色盅中的三粒色子中的一粒居然裂开了,因此在色盅里就多了一点,也就是李三儿摇出了十九点。


由于没有任何的赌场规定说不允许这样玩,所以李三儿很自然的赢得了桌面上的全部筹码后扬长而去,直到李三儿即将离开贵宾室的时候007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们是什么人?”这一次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讨好的因素而是显得冷冰冰的。


“中国人。”林秋音难得的向屋内的众人抛出了一个十分灿烂的微笑。


“中国人?”007独自愣在了那里,他哪里知道李三儿是练过少林内加功夫的,刚才为了和他赌李三儿将掌力灌输到了色盅里边,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够赢了才怪了。


……


两小时后 延安 留守兵团司令部


“詹姆斯-邦德?有意思,向阳,通知苏黎世,英国朋友很可能就是这个詹姆斯-邦德。”武太行玩味着刚刚收到的电报对身边的李向阳说道,他以前也听说过电影中的007 的原型是二战时期的一名英国特工,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真的有一个叫詹姆斯-邦德的人,而且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英国特工。


“军长,你怎么一看就知道这个詹姆斯-邦德是英国特工?难不成你能掐会算?”李向阳半开玩笑的对武太行道。


“山人自有妙计,你问那么多军事机密做什么?在多嘴我调你去守黄河!”


“别介,军长,黄河河防舰队都取消了我去干什么?你就别吓唬我了。”


“行了,快去吧!”


“是!”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