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肖鹏在悄悄的做着补漏的工作,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着准备,彭述怀可没这么想过,还在东奔西走的组建着抗日政府。本来张庄的枪声使他前进的脚步放缓了,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了,可是几天之后,他那高悬的心完全放了下来。从张庄那儿不断传来捷报,无论皇协军还是鬼子,在张庄的阵地前都不能前进一步,杨万才把张庄阵地坚守的固若金汤,看来小鬼子就这两下子,他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吧!

鬼子的进攻,使根据地内的抗日热情更加高涨,民众的激情完全被彭述怀煽动起来,大有一声号令之下,和鬼子一绝生死的架势。一个不成熟的民族,很容易被鼓动起来,又很容易烟消云散。可怕的是,这种情绪相互影响,使一些不该冲动的人也冲动起来,最终的结果是用更多人的生命来教学费。幸好这支部队中,还有一个人不被民众的情绪所左右,固执的做着他认为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肖鹏。

小野一点也没有低估肖鹏,他也想到肖鹏会估计他在放烟雾弹,因此他不但把楚军派出去,刺探抗日政府官员的名单,也把麻洪秘密的派了出去,刺探运河支队的行踪。两人回来汇报的情况大同小异,八路军并没有准备,他们还在大张旗鼓的发动群众,发展抗日组织,八路军的三个大队,有两个驻守在张庄一线,剩下一个大队去向不明,肖鹏就在靠山,天天在训练新兵。这些反馈回来的消息,让小野十分兴奋,看来这一次肖鹏也被蒙在了毂里,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小野决定六月之前,发动这次进攻,为此,他专门去了一趟冀州,向高岛讨救兵。高岛从小野到西河,就在等着这一天,也不止一次的催促过小野,都被小野以各种借口挡了回去。如今小野自己主动来求救兵,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焉有不答应之理?所以他不但答应小野出一个大队的鬼子,还把他的快速部队借给小野。所谓快速部队就是由鬼子和皇协军共同组建的机械化部队。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很强,尤其对待突发事件有快速反应的能力。讨得了上方宝剑,小野心中有数了,决定尽快制定进攻方案,免得夜长梦多。

“在那个秘密的小会议室里,小野召开了他从返西河以来的第一次军事会议,墙上仍旧挂着他亲手修订过的,西河军事地图。大白天的,窗帘都拉得严严的,屋子里点着五百瓦的灯炮。到会的,非军事人员,只有于得水一个人。小野首先强调了这次会议的保密性,到会的人员都不准做记录。

“诸位,今天的会议应该属于高度的机密,早就应该召开了,从我的从返西河的那天,我就想对山区的共产党进行清剿,为什么拖到今天还没有动手?”说到这,小野有意打住了话题,用犀利的目光扫视着众人,似乎等待着大家的反应,其实他心里清楚,在这个时候,谁也不会胡乱的说话,但是他需要这样的一种气氛,让大家知道这次会议的重要性。“事情很简单,因为时机不成熟,在我们经历了挫折之后,八路军壮大了。现在的运河支队已经有了三个大队,发展到了一千多人,如果我们不能干净彻底的消灭他们,就会打草惊蛇的,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不是把他们吓跑,是要彻底的消灭他们,因为他们的存在,就是对我们的威胁。我们不消灭共产党,就要被共产党消灭,这是没有办法调和的事情,所以,在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我们不能轻易动手。现在,机会来了,经过我们的连续释放烟雾弹,已经给他们造成了错觉,所有的情报都证明,西河的共产党认为我们没有力量对他们进行攻击。“说到这,小野眼里露出了轻蔑的目光,脸上也浮现出了轻蔑的笑容。“谁要是轻视大日本帝国的军力,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一次,我们不但要消灭八路军,还要消灭所有的抗日力量。谁要是在这次战斗中,玩忽职守,出工不出力,他就不要在西河干了。谁要是同情抗日的力量,那就是和大日本帝国作对。”

小野的上述话之严厉,是他在军官们面前从来没有说过的。齐玉昆的反水,给他的震动较大,为了防止此类事的发生,他曾想了很多办法,却感觉到,没有一种办法是管用的,也许正因为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不得以,他才用这番话来震慑他们。“作为军人,捧谁的饭碗给谁干,远离政治,这是明智之举。希望在坐的各位,把我的话告诉你的士兵。”

小野讲完了这些话,就散会了,即没有部署扫荡的事,也没有宣告扫荡的时间,也许是他不敢相信军事会议上所说的话不外露,也许是另有深意,反正到会的军官们,人人脸上带着凝重之色走出了会议室。他把于得水单独的留了下来,两个人在旁边的会客室里坐了下来,小野照旧是让服务生沏上一壶茶,然后关起门来,进行只有他们两个人之间才知道的密谈。

“于镇长,对我刚才的讲话,请指教?”小野说。

于得水笑笑,他不能直言不讳的说色厉内荏,但是他已经看出了小野内心的不安,只是这不安是什么,他不清楚。如果他成足在胸,何必需要恐吓呢?“太君,我就说实话了,你好像信心不足啊!”

小野听到这,擎着下颏的手拿了下来,一丝不易隐藏的差异从他脸上闪过,其实他把于得水留下来,就是想知道,是否有人看出了他内心的不安,可是这一切成为事实,他还是有些难过。“于镇长果然是高人,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里。”

“太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安,皇军的实力远比八路军强大的多,如果真要进行扫荡,他们是无法抵挡的。”于得水微笑的说。又道:“何况他们正陶醉在胜利之中。”

“不,不是这样的。”小野摇摇头。“我的情报在告诉我,陶醉的共产党领导的确不少,但是有一个人似乎并没有陶醉。眼下西河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不是肖鹏在做,因为他们起了内讧,肖鹏还是清醒的。”

“你是担心肖鹏有准备?”于得水问。

“虽然目前还看不出来,但是我的不放心,这个人太精明了,因此我不能允许齐连长反水的事情再出现。酒井的失利,不能不说和这件事有关。用你们的话说:敲山震虎吧。”小野和于得水说话是坦率的,几乎不隐藏什么。

“太君多虑了。”于得水口气坚决的否定了他的话。“酒井太君在用人上,和你无法相比。这些人对你是忠心的,我想这一点你不必怀疑。今天西河的局面如此糜烂,是他一手造成的,可是主动权还在皇军的手里。我们犯错,八路也犯错。当他们并没有能力控制西河局面的时候,急急忙忙的建立政权,这是极大的失策。八路的所长是游击战,他们既然建立了政权就要保护它,就要和我们打阵地战。所以我敢肯定,他们必败无疑,只不过我们的动作要快。”

“今天的会上,我透露了消息,我想于镇长已经知道了我的用意。当八路知道这个消息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准备?”小野说,眼睛盯着于得水,看看这个蛮有心机的人,和他想的是否一样。

“太君的意思是,今天的消息八路一定知道?”于得水问,投出去的目光是怀疑的,他认为今天参加会议的人是可靠的,不会有人泄露消息,小野太多疑了。

“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在西河的活动效率很高,酒井君的扫荡之所以失败,这也是重要原因。皇军刚刚出动,所要抓捕的人就一个都不见了,显然整盘计划对方都知道了。”小野声音冰冷的说,抓起一只烟放在嘴里。

“我不明白,既然太君知道消息一定泄露,为什么还要公布呢?难道太君有意让八路知道?”于得水问。

“不!但是我要赌一把。”小野说,然后把烟点着了,轻轻的吐了一口,见于得水一脸雾水,他的眼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心想:如果于得水看不出来,肖鹏也不一定能看清楚,毕竟于得水在身边啊!“以你的猜测,如果八路得到了消息,会怎么做?”

“好像没什么新招数,把人转移,上次他们已经做过一次了,酒井太君一个人也没有抓到。”于得水自信的说,同时看看小野,他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问题,小野为什么要问?难道这里有什么玄机?

“干部的都走了,政府不是瘫痪了?工作谁的来做?”小野目光闪烁的说,脸上带着狡狤的笑容,像是猫戏老鼠。

“扫荡结束了,他们立刻就会回来,不会影响工作的。”于得水说,心里的疑惑更重了。他感到今天的小野怪怪的,以往他们在一起谈话,小野总是向他请教一些问题,今天的小野好像目的不在这,他要干什么?

“扫荡的时间表在我的手里,如果我不开始行动,他们是不是要永远的躲起来?”小野又问。

于得水一怔,他也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如果小野一直在引而不发,那就会吊着运河支队,使他们无法工作。你想啊!他们回来,怕皇军扫荡,这些干部是他们的宝贵财富。但是话又说回来,他们不回来,工作又无法进行,这些人就失去了价值,反而成了八路军的包袱。于得水的眼睛瞪大了,这才揣摩到了小野的用心,心说这一手真高明。不用出一兵一卒,就会让八路军的政府工作瘫痪,古往今来,很多政治家用恫吓的手段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最近的列子就是希特勒了,他没有出兵就吞并了奥地利,捷克的苏德台地区。而小野这么一个小小的陆军军官,尽然掌握了政治家的讹诈伎俩,不能不让于得水不刮目相看了。“高,实在是高,这就是孙子兵法上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也,太君给肖鹏出了一道无法破解的难题。”

“你们的孙子不是早就说过,上兵伐谋。战争较量的就是智谋,这种讹诈可用,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你的实力要远远强于对方。其实这个套是共产党自己下的,在他们没有绝对实力的时候,为什么要好大喜功?这似乎不是他们的风格。”小野感叹的说,和肖鹏打了很多次交道了,他的思维一向很严密,做事很少冲动的,不知道这一次那根神经出了问题,不去阻止他的领导做出这样幼稚的决定。

“利令智昏啊!这是规律。”于得水也发出了感叹。

“不过,我们的重心还是要准备扫荡,靠恫吓只能得逞一时,真正的胜利还是要靠实力来争取的。按照规律,八路军一定以为我们会把扫荡的时间定在春季,因为青纱帐起来对他们有利,如果我们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就会把不利变成有利,你的说,是不是这样?”小野问。

到了这会,于得水才摸准了小野的脉搏,不由连连点头,从心里往外佩服,感觉到小野的确非同一般。肖鹏虽然很是厉害,看起来和小野比,还是差了一大截,有点像诸葛亮和司马懿。“非常正确,打破常规才能出其不意。”

“从现在起,你的大张旗鼓的征集粮草,做出马上就要扫荡的态势,在心里上给他们造成印象,他们一定会紧张的准备,我们却只是干打雷不下雨。有几个来回,他们就会觉得我们是在虚张声势,就会麻痹了,就像《狼来了》那个故事里说的,谎话说多了,真的也假了。”小野说到这,哈哈的大笑起来,很为自己的计谋而得意。因为换位思考,他觉得自己也无法破解这个难题。

“好,我一定照做,只是我一个人做还嫌不够,军队也要有所举动。”于得水说。

“兵法上说,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从现在开始,所有的部队都进入静默状态,进攻张庄的部队也停止行动,不再挑衅,这不是最大的举动?”小野说。

于得水想想,眼睛又张开了。“果然是最大的举动,他们会以为在为扫荡做准备,高。”

得到了于得水的赞同,小野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肖鹏就是诸葛亮重生,张子房再现,恐怕也无能为力了,谁能打开这个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