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第一章 第二十一章节 厮杀

月亮下的船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size][/URL] 数架‘雷’式轰炸机嗡鸣着从天边转了过来,雨点样的航空炸弹接连不断的落下来,点燃起熊熊不断的烈焰,那一抹抹冲天而起的火柱几乎让被照明弹刺亮得一片灼光四射的天幕变得火红火红。涌动着的烈火肆无忌惮的舔舐着那潮水涌来的俄国人的生命。 “开火!”萧扬微微扬起的左手猛然的下劈挥下。 整个防线上犹如刮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


数架‘雷’式轰炸机嗡鸣着从天边转了过来,雨点样的航空炸弹接连不断的落下来,点燃起熊熊不断的烈焰,那一抹抹冲天而起的火柱几乎让被照明弹刺亮得一片灼光四射的天幕变得火红火红。涌动着的烈火肆无忌惮的舔舐着那潮水涌来的俄国人的生命。

“开火!”萧扬微微扬起的左手猛然的下劈挥下。

整个防线上犹如刮起一阵金属风潮样,无数的子弹同时从黑森森的枪口间飞射而出。而炙热的枪口焰在寒夜里绽放出一片宛若烟花样的美丽。几乎所有的N28重机枪和班用机枪同时的开始泼洒弹雨。劈头盖脸的子弹嗡鸣着,如同炸了窝的马蜂样,汹涌着扑向俄国人的锋线。

冲锋的俄国人在这片暴风骤雨样的洗礼中,如同草秸样的被成片割倒。许多人哼有没有能够哼出声便被迎面而来的子弹给打得满身都是弹孔,飞旋而来的子弹肆无忌惮的飞舞着。

最前面的旗手浑身都是弹洞,飞溅的血肉洒满了雪地,是那样的雪白血红,零下数十度的低温让死去的人很快便被冻缩成了一团,高举着的三色双头鹰旗依然斜举着,旗杆已然和旗手一起被牢牢冻结起来。就像是插在基座上的旗杆那样。

遍地都是飞洒的猩红,而唐军的机枪火力依然舔动着红信,不断在俄国人的散兵线中扬洒起一片又一片的死亡。萧扬稍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从战壕的边缘伸出头去。

望着那不远处的俄军锋线,萧扬诧异的发现,尽管这道黑压压的散兵线不断在火力下崩缺出一个个豁口,可是俄国人并没有停下他们的脚步,依然是那样悍不惧死样的往前冲来。

“到底是在欧洲和德、法、英吉利纠缠了多年老牌悍旅,啧啧,颇是有些悍勇之色!”萧扬说着抬手顶了顶自己头上的钢盔。“让王海阳中尉和空军协调好坐标!”萧扬干咳了声说到。

忽然之间,大地猛然颤抖了起来。萧扬疑惑的看了看四下里,刚刚还在拼命射击的帝国士兵们都疑惑的抬起头来,四下张望着。没有人知道什么怎么回事。

“骑兵,是骑兵!”作为营附作战参谋的司徒涛猛然发出了惊呼“没错是骑兵!”

从远处的夜幕之中,无数的人影和马匹的身影伴随着冲天而起的烟尘,在大地的颤动声中,惊天动地样的飞卷而来。隆隆的马蹄声敲打了大地,夜空都为之而怵然变色。

“圣彼得枪骑兵团!”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萧扬指了指远处的那团尘埃。

“俄国人也真惦记着这宝贝,居然用这么多士兵的生命来为一个骑兵团的冲击做铺垫!” 营部情报官-贺平中尉瞥了瞥嘴。前方的俄国步兵正转向两翼,给圣彼得枪骑兵团让开通道。

“冲啊,冲啊!”伴随着俄国骑兵的叫嚣,整个阵线上爆发出一片“乌拉!”

俄国人的疯狂叫嚣让禁卫第1营的官兵们多少有些悚然,望着那冲天的烟尘和涌动的骑兵浪潮,甚至就连萧扬都有些本觉得恐惧起来。随着骑兵越来越是接近,大地更是疯狂颤抖着。

“稳住,全体稳住!”攥着手里的H-31步枪,萧扬沿着战壕走过,不住的鼓舞士气。

“预备!”在连、排长的口令声中,子弹被哗哗推上膛

“刺刀准备!”随着萧扬的口令,所有的帝国士兵到无声的抽出三棱军刺,并咔嗒一声卡上。

“方位紫色3,覆盖性轰炸,再次重复,覆盖性轰炸!”抱着电台,营部航空协调官-王海阳中尉几乎实在声嘶力竭的狂吼着“坐标,蓝色1,燃烧弹轰炸,再次重复,燃烧弹1”

回到临时营部的萧扬定了定神,战壕的坑壁在骑兵的冲击马蹄声中微微的颤抖着,不时散落下一阵阵的泥土,大地似乎都在抖动之中发出痉挛。萧扬不由得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

-咻咻-子弹开始从头顶上飞过,纵马狂奔的俄国枪骑兵开始用卡宾枪的集火射击进行压制。铁蹄的沉闷声更加的接近了,俄国人的骑兵群正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轰…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大地猛然的发生一团震颤,夜空中再次被点燃起一片昏黄之色。涌动的火光在翻滚着,在袅绕着,在铺天盖地的席卷着。

一阵接着一阵的巨响接连不断,几乎让人的耳膜都被刺得生痛。萧扬远望过去,只见一架架‘雷’式轰炸机从远方呼啸而来,几乎是低空擦过俄国人的骑兵群的上空,挂载的航空炸弹雨点样的落在俄军的马队之中。巨响伴随着火光将一片又一片的骑兵吞没在其中。

残肢碎片伴随着火光四下飞溅,根本分不清哪是人体的碎片,哪是马匹的残骸,猩红的血沫到处喷溅,惨叫声,马匹的哀鸣声响彻着整个天空。到处都是死亡降临下来的阴影。

“炸得好,炸死这些愚蠢的俄国野蛮人!”一些禁卫军的士兵们挥着拳头怒吼着。

紧随着而来的机群飞掠过第一波战机投下的炸弹所点燃的那片浓烟烈火,继续狂暴而又粗野的轰炸着整个战场。‘雷’式轰炸机的两门6管N25式12.7毫米机枪以及一门25毫米机炮喷吐出的火链在雪地上扬起阵阵雪雾,连带着飞溅着的烂泥一起扫掠过俄国骑兵群之中。

一枚枚重磅航弹和凝固汽油弹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天而降。

猛烈的空袭并没有阻止俄国人前进的脚步,骑兵、步兵依旧像蚁群样纷涌而来,这是完全不顾惨重伤亡样的冲锋,这是决死样的骑兵冲击。顷刻之间,从火光中冲出来的俄国骑兵就已经到了禁卫军的阵地前沿。萧扬几乎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俄国人的面庞。

“开火,开火!”萧扬高声的喊道,各连、排军官亦是匆匆忙忙的喊出来。

炙热的火焰同时从阵地上腾起,一整排一整排的子弹带着破空而出的强大动能飞扫掠过那些冲来的俄国人的骑兵的队形,许多俄国骑兵哀嚎着纷纷坠下马来。

“开火,打死这些狗娘养的。”军官们大声的喊道。作为火力支撑点的N28重机枪-哒哒哒-的吐着火舌,无数的子弹炸窝样的飞扑过去,更多的俄国步兵被吞没在金属热流之中。

而俄国人手中的卡宾枪也同时的喷吐出对射的火光,子弹密集狂暴而来,阵地上许多禁卫军士兵哼都没有能够哼出声便在飞溅的血箭中瘫软了下去。

82毫米的迫击炮不断的将炮弹砸落下来,炸起一团又一团的火球。从阵地侧击的掩体内钻出来的‘幻影’轻装甲车、‘龙马’高机动车、‘蝰蛇’步兵侦搜车不断倾泻出阵阵的弹幕,火链样的弹雨在骑兵群中扫过,一片血肉横飞、人仰马翻。

而席卷而来的俄国骑兵则是同样还以最为狂热的子弹,7.62毫米卡宾枪打来的弹雨如同疯狂了一样。一些疯狂的俄国人则是干脆大背起了卡宾枪,挺着两米长的骑枪便嚎叫了上来。飘扬在枪尖下的黑黄两色小旗帜据说是来源于俄罗斯帝国和德意志的姻亲关系,可笑的是,两国似乎从来就没有真正共处过几天的和平时光,倒是战争一直不到。

怪嚎着冲过来的骑兵们转眼之间便被纷飞的子弹给打得血肉飞溅,一头坠下飞奔的马去。也有几个幸运的家伙突破了火网。当他们手中的骑枪狠狠扎透了唐军士兵的胸膛,并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将敌人钉死在战壕壕壁上的时候,这些骑兵甚至还来不及抽出他们的马刀,便被三棱军刺给捅下马来。

战斗是激烈,同时也是极其残酷的。双方的士兵拼命绞杀着,搏斗着。子弹纷飞在夜空之中,而显然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激战,西萨彦岭上的第36空降师(鹰扬军)开始以猛烈的炮火轰击俄国人的骑兵群,D-30型105毫米轻型牵引榴弹炮纷落下来的炮弹一发接着一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