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69.地下室

wh0440 收藏 0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为什么龙老大要一下买那么多的临街老门市房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刀条说是因为我把迪厅的摇头丸清出这一做法,一定把龙老大和李杰激怒了,所以他们要在东街和我们抢地盘,要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对着大干一番。这虽然极有可能,但有一点我仍不明白,在东街这条文物古董级的老破街里,为什么他们不买那些相对新一点的临街房呢,却专买那些破旧的呢?而且专买的是那种日伪时期留下的青砖旧房呢?当年在抗日伪满时期,这些旧房基本上全是日本人住的,也有少数高丽贵族和中国汉奸住的,结构全是日式的,多是青砖,建得很结实,不象现在的豆腐渣工程没多少年就会变成危房,所以能保留到现在,再加之政府要保留这些日本人的罪证反省今人,对这些房屋进行了政策性的保护,虽然产权大部分归了个人但仍不能随意拆除,我们九龙录相厅的正面入口售票室和第一放映室就是这种房子。还有一个让我不太明白的事就是,买了这些房子后龙老大就让没命地刨地面,一开始以为是铺地面装修呢,结果刨过了也就没事了,也没有再铺上什么象样的地面,也没有再进行装修,更奇怪的是又纷纷挂出了出租的字样牌。难道是这条街要拆迁,他们在投机买房赚房地产商的钱?不过这也不对,临街门市房当时卖价有一千多元一平方米,但在拆迁时只和普通住房返一样的高的拆迁价,也只有四百多块钱而已,这不是找赔吗?再说从没听说这条古董一样的东街要拆迁呀。

我还是被搞得一头雾水,并开始向四处打听他们真正的打算,但所有回来的消息都说不知道。

这天,我正在电视台上班,刀条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让我马上回去俱乐部有急事,我赶紧跑回去,结果回去后又一个吃惊消息在等我,当我到了俱乐部时,我看到有个日本产的高级轿车停在我们俱乐部门口,我知道那是李杰的车。

我一进屋,李杰便客气地起身和我打招呼:“哦,王老弟,打挠你上班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不是有重要的事吗?”我心里却想这小真他妈的虚伪。

“是这样,我们想要在这条街做点生意,已买了好几个门市房,现在仍不够,看好了你们的,你看------”

“你们要是想我们对着干到底,我们就奉陪到底,玩这花样干什么?”刀条在一旁气哼哼地说,“房子不卖!还要明抢我们的地盘不成!?”

“呵呵,刀老弟,你误会了,我们这次真不是抢你们的地盘,我们这么做也难免你们会这么误会,要不这样吧,我们在北街的生意和黄金地段的房子你们随便挑,而且双倍奉上,这也说明我们绝不是抢地盘来的。”李杰仍笑呵呵地答着话,我最佩服这小子这沉着劲,怪不得龙老大重用他。另外我注意到李杰在说话时,不停地打量这房子的地面和墙角。

“真的?哦,是有点吸引力。”我嘴上有意露出点松动的口气,但心里在做另外的盘算。“这九龙俱乐部现在虽然对我们来说只是个小生意了,但这可是当年是我带着八个铁哥们硬拼来的,不管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这样吧,我和我的兄弟们商量一下,你看怎么样?”

“好,好,有商量就行,条件你们可以随意再提,什么时候给我信儿?”看得出李杰很急。

“三天吧,三天你等我的答复。”

李杰他们高高兴兴地走了。

“你真的打算把俱乐部卖了?”刀条有十分不解的样子问。

“呵呵,人家拿出两倍的条件换为什么不卖?!还可以再加点条件嘛!”

“条件是够诱人的,但我担心有什么阴谋。”刀条低声嘀咕着。

“看来我们的刀条也开始有心计了嘛,呵呵,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吗?”我拍着刀条的肩膀说。

“没有,从来没有。”

“那就对了。”我冲他挤了一下眼睛,周围还有几个后进的弟兄,我不能说太多的话。

晚上十点多时,我把刀条叫了出来,当时俱乐部正在营业,“走,跟我出去一下。”

“干什么去?”

“探险!”我神秘地说,“换上深色衣服,带上家伙。”

“哦,好,这就来。”看我这样紧张兮兮的样子,刀条也来了精神。

我和刀条乘着夜色,开始偷偷溜进那几个被龙老大和李杰收购的老房子。此时,光线昏暗,夜色阴沉,很吓人,从东往西,开始一家挨一家地摸进去。我们九龙俱乐部是位于这东街的西端,紧靠市中心部。

这些老房子,每一间有有五十年左右的历史,虽然白天看上去显得古香古色,但晚上却象个鬼迷宫。我们潜入第一家时,里面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见,我用手捂着手电筒,打开手电只让一点光射出来,开始仔细地观察这个老房子。而刀条此时,右手握着一支截管猎枪,左手抓着一把锋利的小刀,随时准备对来犯的危险发以致命的反击。这几年我对刀条非常的信任,刀条不只身手超人,而且极讲义气,虽然头脑稍简单点,但绝对是个最让我信得过的兄弟。我们的脚下出奇地松软,原来地上早已被挖得象春天翻的农田,我从腰里抽出长长的尖刀,慢慢地向地上插进,竟然没插到硬实的底,我拔出尖刀,用手电照了一下四周,屋子里除了地面以外,其它地方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时我看到墙角正好有把一铁锹,于是我抓过来就开始掘地,跟着新挖的松土足足挖了一米多时才挖到硬地方。也就是说,李杰他们把这房子里的地都至少挖了一米。

我和刀条又来到第二家、第三家,结果全是一样,所有的房子都是被挖了一米多的地面,除了捡到几个旧式的枪支子弹外,没有任何收获。

我和刀条忙到后半夜一点多才回到俱乐部,一点俱乐部基本打烊了,很静。这时我和刀条毫无睡意。我们没惊动其它弟兄,自己动手煮了一锅方便面,又开了两瓶啤酒。

“你猜他们这么挖这些小日本盖的老破房子干什么?”

“照这个挖法,妈的,我看一定是挖宝呗?呵呵。”刀条喝了一口啤酒,半开玩笑着说,方便面刚煮好有点烫,刀条没法先吃方便面。

“挖宝?挖什么宝?”我自言自语,一边往自己的碗里挑面。

“是不是挖文物呀,对呀,这帮王八蛋是不是偷挖文物呀。”刀条突然对自己的想法也很吃惊。

“这个地方,以前是小日本住的地方,能有什么文物?好象我们这只有边城的城西那边才有,那个地方以前是高丽国的一个老城,但好象我听老人说刚解放时就被咱国家考古的给挖过了。”我努力地想着各种可能也排除着各种不可能。

“那小日本就不能抢点或偷点我们国家的宝贝呀,那时候那帮王八蛋侵略咱们国家还少干了这样的事儿啦?操!”刀条这时一边往嘴里塞方便面一边呜了乌噜地说.

“对呀!”这句话一下提醒了我.“刀条,有锹吗?”我无比兴奋地问.而且这时我也同时想到一个更重要的线索,这着实又让我大吃一惊:龙老大他的亲妈是日本侵华日军军官的遗孤!

“后院锅炉房有,干嘛,你也想挖地呀.”刀条不太理解地问.

“对呀,他们能挖,我们为什么不能挖?!”

这时就见刀条一下把吃到嘴里的面条笑喷了出来,还不住地面跺着脚,“操,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这时我才注意到我们的地面是水泥的.

“这下面是地下室,怎么你忘了?这能挖吗?”刀条补充道.

这时才想起来,我们这个日伪时期的房子和东街其它的老房唯一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们有地下室!

“对!地下室!‘我差点大声喊出来,‘别吃了,快下地下室.”

“去那干什么?里面又潮又黑的,啥玩意也没有.以前豹子把一些破烂全扔里面了.”刀条贪婪地吃喝着,显然此刻,只有吃喝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

“别吃了,我们要干大事儿了!”拉起刀条,刀条这时又补充了一大口啤酒才起身和我一起来地下室的入口,地下室的入口在这间日式房子的最里面的一个隔间里,平时那个隔间里我们都是放些不常用的东西,我和刀条费力地挪着那些个破烂,刀条还在叨唠着,“这么晚了,别折腾了,明天弄不行吗?我还饿着呢.”

“别费话,快干!”我这时有点急了,因为我隐隐约约感到问题的严重,有一个天大的问题就在我们的脚底下!

“我不知道龙老大找什么?但我知道有很重要的东西在我们这儿!”我提醒着刀条.这时刀条被我的严肃认真给弄清醒了,也忙不迭地帮我.我们很快找到那个地下室的入口,费了很大的劲才打开那个地下室口,那是个生铁铸的门,那地下室的样子就象东北农村家家搞的菜窖.里面乌漆麻黑的,刀条打亮手电筒就急于下去.我拦住了他,“等会儿.”我放了一会风,长时间不进人的地下室会有二氧化碳沉积,人急于下去后会窒息的.

放了一会儿风后,我把着地下室的入口跳了下去,以前我听豹子说过这有个地下室,但没什么用,豹子就把一些破烂扔里了.进去后,我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递给在门口的刀条,让他倒到一边去,我要倒空这地下室.里面无非都是以前录相厅用的破彩电,破椅子之类的东西.现在录相厅用的多是投影机和沙发了,所以那些老式的破旧彩电和破椅子就被豹子扔这了.里面的破烂很快都腾出去了后才发现,原来这个地下室还真的不小呢,足有三十多平方米,四面墙全是水泥,头顶和脚下也都是水泥的,极其坚固,我让刀条找一把铁镐也下来了.

我开始用刀把一点点地敲打墙壁,刀条提着铁镐在一旁看得直傻眼,不知我在搞什么东东. 我认真仔细地敲打着每一寸墙体,墙体发出清脆的“当当”声.整个墙体我用了半个小时才全敲完,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时在一旁早已泛困的刀条开始笑起我来了,把铁镐随手一扔,沉重的铁镐头落在地上发出清“当”地一声,而铁镐的木柄倒地时却发出了“咚”的声音.这时已疲惫的我又一下被这一“咚”声再次激醒.我忙捡起那把铁镐,用镐把轻轻敲打地面,果然在这地下室的一个角落里方圆四五平方米的地方发出了空空的闷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