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三章 轩辕台之死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龙行健接到帝都的急电,命他速返帝都。没有讲原因。龙行健二话没说就决定和婉儿动身折返,其余人留下继续未完的旅程。周峰有点担心,商量后决定不顾几个孩子的抗议,全部都回。他们折返嘉义,龙行键接到张念祖的保密电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想,皇帝病重!

嘉义机场已经停着从帝都飞来的专机。龙周二家登机后便起飞了。龙行健脑子里不停回放着和轩辕台相处的情景,从商家堡的第一次会面,到好望港迎接他脱险归来,君臣契合,几近完美。论个人感情,说情同父子,盖不是虚言。

婉儿忍不住掩面饮泣,后悔不该出来旅游,应当陪伴在父皇身边。“可临走时他好好的啊,”婉儿泪眼模糊。

“没事,爸爸会挺过去的。”这个时刻,龙行健无暇去想皇帝去世后的政局,更多的是关心轩辕台的安危。

机场接机的是太阳堡派出的官员,接了龙行健和公主速去皇宫。其他人在忐忑不安中回家了。

到晚上从宫中传出消息,皇帝病情好转了。

说来也怪,当龙行健回到轩辕台身边,陷入昏迷,让太阳堡忙乱成一团的轩辕台竟然苏醒了,随即神智清醒过来,让医生暗呼奇迹。

病情一直被努力控制的轩辕台在8月13日突发心脏病,在此之前,皇帝的心脏还没发生过大问题。经紧急抢救,心梗状况平安渡过,但肝脏,肾脏都出现大问题。轩辕磐冷静地命太阳堡医院的院长和主治医生,皇上是否有性命之忧?必须实话实说。院长和专家也深知干系重大,承认皇帝的病情异常复杂,综合症导致用药艰难,“能否度过这一难关,要看太阳神的旨意了。”

8月14日,皇帝有短暂的清醒,口授了算是“遗命”的交代,“我死之后,轩辕磐即位为帝。政事多咨询卢秀,军事多咨询龙行健和崔煜,”皇帝剧烈地喘息着,“召回龙行健!”然后又陷入昏迷。

一直到15日龙行健返回帝都,轩辕台一直昏迷着,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令人惊讶的是,当龙行健来到病床前,几分钟后,皇帝苏醒了。一直陪侍在病床前的张念祖不禁想起那个流传在帝都高层的传言,龙行健是轩辕台的护卫之神!

“爸爸你醒了,”焦急中的龙行健和婉儿大喜。闻讯赶来的轩辕磐也喜出望外。

“睡了一大觉。”轩辕台喃喃道,“你回来啦,好,好。”他想伸出手去拉女婿,手臂无力竟然太不起来。龙行健伸手握住了皇帝的手,软绵绵的,很冷,血液似乎不再循环。“爸爸,”龙行健哽咽了,面前的老人既是他的岳父,也是他事业上的导师,他的领路人。如果龙行健是千里马,皇帝就是慧眼识才的相马人。龙行健清楚,没有面前的老人,自己不过是个乡野小子,种几亩薄田,寂寂无名终老一生。

“哈哈,”轩辕台竟然笑出声,“且不说我还没死,就是死了,也用不着哭。自问我轩辕台还当得起英雄二字,所以,不必以俗礼相见。”皇帝的神智出人意料地清醒,医生准备测试皇帝的几个体能指标,被皇帝拒绝了。

“我少年快意恩仇,不喜读书学习,专爱结交天下豪杰。得蒙父皇赏识,立为太子,立志文武双修,将帝国带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轩辕磐转过另一边,坐在皇帝身边,侍卫官赶忙记录皇帝的话,也许这是最后的交代。“太阳神护佑,使我得脱大难,终于成就我一生的梦想!磐儿,为父的功业都摆在那里,外患既除,内政却不甚完美,帝国生齿日繁,论到平均,尚不及兰斯,也比不上扶桑------这是我心中唯一的隐痛。望我儿即位为帝后,亲贤臣,远小人,力修内政,富强我帝国臣民。”

轩辕磐在侍卫的帮助下跪倒,哽咽着说,“儿臣谨记父皇训导。”

龙行健见皇帝对皇子交代遗言,起身退出,被轩辕台叫住,“婉儿,行健,念祖在,其余人出去!”

屋里似乎更加安静了。“我子嗣艰难,如今只剩你们兄妹二人,当守望相助,勿使我遗恨九泉!”婉儿嚎啕大哭起来,被龙行健一把捂住嘴,低声说,“别刺激爸爸。”婉儿拼命忍住哭声。

“行健,我视你如子,没有你,我早已化骨为灰。你跟随我征伐天下,屡立奇功,轩辕家欠你良多。磐儿,我家祖训,绝不负功臣。行健既是你妹婿,又有大功于国,万不可负他!”眼睛看着轩辕磐,轩辕磐再次跪倒,“父皇教诲,儿臣谨记在心。”

皇帝微微点头,眼睛转回到龙行健身上,“天下滔滔,知你者寥寥。兰斯国情与我不同,绝不可照搬照抄。如今我大限将至,你发个誓言,忠于帝国,生死不渝!”

龙行健没有犹豫,跪倒,将手放在胸口,“我龙行健,忠于帝国,终身不渝!”

“好,好。”轩辕台似乎用尽了力气,“磐儿,首相府,军队,都是久经考验的良臣,政事多问卢秀,军务多问行健,帝国必将更上一层楼!”他剧烈喘息着,似乎还想说什么,婉儿劝道,“爸爸,你歇歇,歇歇。”轩辕台最为珍爱女儿,“好,好,”说了二声,再次陷入了昏迷。


皇帝病危的消息已经传遍帝都,大臣们纷纷来太阳堡探望,都被张念祖挡了架,虽然没有公布皇帝的真实情况,但从龙行健和永平公主一直未离皇宫,只有首相卢秀进去过一次的情景看,皇上恐怕真的危险了。

帝都居民自发地用神华民族古老的祈祷仪式焚香祷告,祈愿太阳神降福吾皇,神殿山神庙和市内的几所神庙也拥满了发愿之人。轩辕台在帝国臣民心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位期间选贤任能,虚心纳谏,打败宿敌兰斯,征服罗卑和卡玛,武功之烈,远迈先祖。对内政治清明,人民生活安定。实为轩辕王朝帝王中极为出色的人物。当得起治下臣民的真诚怀念和祝福。

皇帝自15日短暂的清醒后,一直昏迷着,随时都有不测。帝国的核心重臣在卢秀主持下开了个秘密会议,请轩辕磐正式监国。组成一个国务委员会的小集团对监国负责,成员有卢秀、许期中、龙行健、高天明、上官清波、高天成和张念祖。轩辕磐算是接过了帝国的最高权力。政务一如旧制。

在这个七人委员会中,只有龙行健没有什么“具体”差事。他的国防委员会只任命了二名副主任,一名是他提名的张志诚银星上将,从黄旗军参谋长位子上调来,另一名副主任是轩辕磐推荐的一名叫王祖禄的人,此人是王致中堂叔,年龄比王议长还小。原任财政部副部长,按照级别算是连升二级了。国防委员会的级别比陆军部高半格,陆军部比财政部高半格。张志诚和王祖禄已拟出国防战略委员会的机构设计和职能分配,送至皇宫交龙行健审阅。但这段时间龙行健衣不解带地守候在轩辕台病床前,无心料理公务。他那个衙门尚未正式运转,帝国的军政大事都有自己的轨道,也没人过问。

婉儿又开始担心丈夫的身体。女人是奇怪的动物,嫁了人的女人,正常思维的,总是将丈夫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无论是生自己的,还是自己生的,在她们的心中,总不如毫无血缘关系的丈夫。

婉儿从丧父(虽然轩辕台尚未咽下最后一口气,她已经相信父亲再也醒不过来了)的悲痛中清醒过来,因为她发现,丈夫因过度的悲伤陷入一种谵妄状态,整天(包括晚上)坐在轩辕台床前,仿佛浑身的力气被都抽干了,目光呆滞,别人问他,跟他说话,显示一种从未有过的迟钝。这种状况吓坏了婉儿,婉儿跟他说话,他显得心不在焉,答非所问。她跟张念祖说了,张念祖知道龙行健陷入对轩辕台即将弃世的巨大悲痛中,也无可奈何,劝了两次,希望龙行健回家休息一下,被龙行健拒绝了。

皇帝很难有自己真心的朋友,臣子也很难跟皇帝成为朋友。这个铁律却被龙行健打破了。在皇帝即将去世的时候,龙行健才发现这个老人在自己心目中是多么的重要!他不仅是自己的统帅,自己的岳父,而且是自己心意相通的朋友。自逃亡到好望港,投身于他的麾下,就在实现着自己的理想!打败卖国政府,收复南五州!龙行健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轩辕台激昂的口号下有自己的私念,皇位是什么?一言九鼎!财富,美女,操纵所有人的生死!但是轩辕台的所作所为符合自己的理想,他不是为轩辕台而战,而是为自己的理想而战!

龙行健没想到自己和轩辕台的关系越来越复杂了,他的爱女不顾自己身边已有女人的事实爱上了自己,而轩辕台显然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龙行健清楚,自己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背后有轩辕台的影子,如果他不是准驸马至驸马,在家天下的靖难军,未必能如此呼风唤雨。部队给最强的,装备给最好的,人事自己说了算,补充总是最优先的------自己所谓的不败名将,完全是眼前这个人给的啊!龙行健怀念那些年的征战岁月,不考虑自己的后背,完全不用。一切都有眼前这个人担着。

如今他要去了!龙行健心痛如绞。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值得他尊敬,那就是这个人,有谁值得他爱戴,那就是这个人。有谁真正理解他,也是这个人。甚至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还在眷顾着他。这是一种怎样的爱?

但是,他要去了!龙行健感到自己被抽空了力量,没有了他支持的龙行健,还是那个令敌人胆寒的不败名将吗?他茫然,不知所措。他知道,轩辕台再也醒不了了。

标志着皇帝生命体征的那条曲线终于在大陆历1030年8月19日凌晨3时30分变成了一条直线。

神华帝国于1030年8月20日正式发出讣告,举世震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