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狼心美智子

李伟新 收藏 1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美智子跳下山崖那一瞬间,手脚也极快,撕下内衣,一下子就绕着头,包扎好两只伤耳。刚包扎好,人也就“叭啦”地撞入了水。算她够运气,跳着的地方,江水够深。

只感到一股寒冷刺入她的身骨,她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骚娘儿不要命了。”当时,李绍嘉就道了一句。

龚破夭笑笑,“狗急还跳墙,何况是人?”

“哼,像她这种骚娘儿,还是人?”李绍嘉哼哼道。

他们走到美智子跳水的崖边,往崖下的江水看了看,自然看不到美智子了。江水湍急,不知将美智子冲到哪里去了。

坐到地上,两人背靠崖石。

李绍嘉掏出香烟,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递向龚破夭,“抽一支如何?”

“不抽。”

“嘿,好仔不抽烟。”李绍嘉突然冒出一句粤语。

“你说什么?”龚破夭听不懂,问。

“我说好儿子不抽烟。”李绍嘉复用国语道。

“听你说粤语像唱歌。”

“是么?那有机会我介绍个讲粤语的姑娘给你。”

“免了吧你。”

“粤语真好的。”

“我知道,要不白水寨的黑玫瑰,怎么会被你诱骗上当?”龚破夭笑说。

李绍嘉就对龚破夭昂起了头,“不是吧,老大,你看我是诱骗良家姑娘的人么?”

“人不可貌相,谁看得出来?”龚破夭故意道。

“别逗我了。你明知我很丑,却相信我很善良、很温柔。”

“嗯,说真的,你真看上黑玫瑰了?”龚破夭望着他问。

李绍嘉的脸上浮上一朵兴奋的红晕,“是啊。等打完仗,我就去娶她回来。”

“娶她回来?”

“是啊,难道你要我上门入赘不成?”李绍嘉不满地反问。

龚破夭的目光望入夜空的深处,“也许入赘会更好。”

“为什么?因为我配不上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

“呵呵,只是一种感觉。”

“感觉?你的一种感觉就要我去入赘?”李绍嘉跳了起来,“我才不信你的感觉。到时我还要八大轿去接黑玫瑰回我们村子。”

龚破夭也站了起身,“到时再说吧。现在我们得考虑如何脱身。”

李绍嘉四处望望,林子静悄悄的,江上也没有日军的军舰,脱身一说,从何谈起?

但他仍禁不住问,“是美智子的手下摸过来了?”

龚破夭摇了摇头。

李绍嘉一脸茫然。

龚破夭往林子深处瞧了一眼,“今村均的警备联队来了。”

“嗬,不就一群小日本么?咱再日他娘的,干他们一把。”李绍嘉充满斗志地说,手也拔出了盒子炮。盒子炮闪着一层冷光,仿佛也急于要喷吐烈火。

龚破夭对李绍嘉笑了笑,也不答,身子一飘,就往山崖下飘去。

李绍嘉感到不可思议,嘟哝道,“怎么话都不说一句,就逃得比兔子还快?”

话音刚落,狼狗的“汪汪”声就从林子里传了过来。

李绍嘉愣了一愣,然后听声辨息,顿然感觉到,横成一排的日军,正朝他这边围了过来。

这是人多欺人少的人海战术。

不敢再逗留了。

李绍嘉也纵身往崖下飘去。

龚破夭在崖下等着他。

沿着江边,两人迅速往下游的方向飘飞。

美智子悠悠醒转,耳边就传来对话——

“还是把她丢回到江里去吧。”男的说。

“既然救了她,干嘛还要丢?我们做人做到底吧。”女的道。

“可她不是我们的人。”男的说着理由。

“什么我们他们的,只要救的是人就行。”女的开解男的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可是——”

“少唠嗦,快煮点姜汤,让她暖暖身子。”女的打断男的话。

美智子闻到了一股鱼腥。

鱼腥来自小木船。

来自身上的衣服。

心下不由一惊:他们帮我换了衣服?

悄悄伸手摸裤子,裤子是干的,是粗布,并非她的呢子军裤。

上身的衣服亦是。

显然,她身穿的是鱼妇的衣服。衣服也就散发着淡淡的鱼腥。

偷偷睁开双眼,她看到鱼妇正一脸慈祥地望着她。

“姑娘,醒了?”鱼妇关心地问。

她没吭声,扭了头,目光落在船头的男人身上。

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小老头好丑,肤色黑黝黝,双手粗糙。小老头正在生火,准备煮姜汤。

没有感激。

美智子想到小老头粗糙的手触摸过她的身子,一股无名的怒火顿然升起:我这大和民族的天骄,怎么能让这两个东亚病夫触摸?

“姑娘,你哪里还不舒服?”鱼妇继续关心地问。

美智子暗暗运了下气,觉得身子还是好好的,劲道还在。眼角却挤出一滴泪。

“姑娘,你咋啦?”鱼妇俯下身子急问。

美智子一声不吭,继续挤泪。

“是不是想着你的东西?你的东西都在。”鱼妇边说边从旁边拿起美智子的匕首,然后放到美智子的手上,“你看看,这是你的东西吧。”

“吧”字刚出口,美智子锋利的匕首,已经插入了鱼妇的心窝。鱼妇连吭出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美智子的手法太快了,当她的匕首插入鱼妇心窝的同时,另一只手就捂住了鱼妇的嘴。

鱼妇软趴在美智子身上。

美智子掀开鱼妇,小老头正低下头,朝灶里吹火。

船舱很低,美智子只能弯身跃到小老头身上,寒光一闪,就割下了他的头。脚一蹬,小老头的身子就被蹬落到江里。而他的头被美智子提着,眼睛还在恐怖地转动。

美智子的手一扬,手中的人头就被飞到岸边的崖壁,“嗵”的一声,人头被撞得四裂。

转身回到舱里,美智子将鱼妇的身子拖起。

鱼妇死不瞑目,双眼瞪着美智子。

“傻婆,瞪什么呢?早进天堂早享福,我这是成全你了。”美智子心道,将鱼妇丢下了江。

解开缆绳,美智子撑着小船,往下游飞驰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