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二十三节 缺口的魅力

xy99991 收藏 18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坦克二连在张强连长带领下已冲进了长兴城。 这是师部收到的最新战报。彭师长自昨夜到现在一直呆在作战室。整个作战室忙成一团。作战参谋不断地在作战地图上作出新的标识。 太快了,独立旅的动作太快了。每隔一个小时,新的敌我态势都在发生着变化。今天早晨时起,独立旅成了南京战局的焦点。 蒋公看到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坦克二连在张强连长带领下已冲进了长兴城。

这是师部收到的最新战报。彭师长自昨夜到现在一直呆在作战室。整个作战室忙成一团。作战参谋不断地在作战地图上作出新的标识。

太快了,独立旅的动作太快了。每隔一个小时,新的敌我态势都在发生着变化。今天早晨时起,独立旅成了南京战局的焦点。

蒋公看到了一个缺口。

白崇禧曾说过,蒋公可以做一个很好的班长。想是以班长的水平也是可以看出这个缺口的。

前些日子,从南京坐飞机到武汉,蒋公说不出的怆惶与失落。上海之战明明打得很好,却被日军从杭州湾登陆,蒋公怕被抄了后路,命令国军撤退。不想这一撤就撤成个大崩溃。日军顺势追击,国民精锐在上海到南京的途中,大量被歼,大量溃散。以至于南京城无兵可守。更无守住的信心。那时的蒋公可以说是脑中一片空白。对南京方面一连串的战况通报,蒋公是视若无睹。败,还是败。看了也无用。蒋公的那句名言都无力骂出。但就在这时,一封莫名其妙的战报,把蒋公警醒。那就是宁国独立旅收复宜兴的战报。当时这封电报还没有确认。但这封电报给了这个很好的班长以刺激。他模糊地感觉到了什么?它是什么呢?在确认后,蒋公还是没有想清楚他脑中闪过的感觉是什么。他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国防部,让他们研究。

随后收到独立旅已进军长兴县的战报。一切豁然开朗。

顾祝同也在蒋公的电报中看到了这一缺口。第三战区一败涂地。从上海到南京,一败再败,国军精锐,尤其是他第三战区的精锐几乎是被一扫而空。要不是老头子念在旧情的份上,他死十回也不多。现在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对的,这是一个机会。一个不大但可以挽回一点面子的机会。

顾祝同电令从上海退入浙江莫干山的第十九集团军军长薛岳,第一,在十七日凌时前,必须派出有力之一部,(不得少于一个师)对湖州发动一次攻击。第二,以驻守安吉的李延年师进至南林场,威逼泗安,配合独立旅攻占长兴、泗安地区,以达到封闭日军太湖南岸的战略通道。第三,二十军进驻安吉康山地区,随时准备进入长兴泗安地区增援。

顾祝同电令宁国独立旅务必于十六日对长兴发起攻击,并占领之。并任命郑雄上校为长兴、泗安地区司令,统一指挥李延年九师,及后续部队。

这一次顾祝同动作很快。

直到今晨十点,日军还在对南京方向对依托当涂、芜湖通道向外撤的中国部队和平民百姓进行着疯狂的攻击。但今天早晨十点后,当涂、芜湖方向的日军突然停止了攻击。日军也许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尤其是担任左路进攻,而现在是担负对当涂、芜湖中国军队撤退路线主攻任务的日军第十军,感到了危险的临近。他的两条后方补给通道宜兴与长兴两个重要的节点,宜兴已被中国军队占据,还有长兴现在也可能受到威胁。冈田大队已向进入其境内的中国军队发起反击。但疑虑总是产生了。恢复宜兴保证后方通道,这似乎已是当务之急。追歼中国从南京撤出的军民,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这时日军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的头脑忽然冷静了下了,重新审视自已的兵力部署。不禁一身冷汗。很明显的一个大缺口出现在他的眼前。

虽然这个缺口不是致命的,也不是那么急迫,毕竟长江水上通道及沿江通道是中国军队无法切断的,中国军队自上海溃败后,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集结如此多的兵力兵器,作如此大的动作,但中国军队可以以此进行局部反击,以达到迟滞帝国军队向中国内地进军的步伐,进而优化重整部队,对武汉进行防御。更重要的是这支中国军队的反击战,如果在局部地区获得成功,这种成功哪怕是暂时的,这也有可能极大地振奋中国军民进行战争的信心,从上海与南京溃败的巨大阴影中走出来。如果这样,帝国军队的进一步作战将遇到极大的阻力。由此,封闭此缺口,并将这支支那军消灭,已超出了战术本身的意义。凡是敢于向大日本帝国挑战的,一定要让他毁灭。

柳川中将命令集团军部作战室在参谋长田边盛武少将亲自负责下,在十二点前,务必拿出一个全歼该支那军的作战计划。参谋长田边盛武少将于十二点前果然拿出了一个作战计划。柳川中将在审视此作战计划时,独立旅坦克二连在张强连长带领下已冲进了长兴城。柳川中将接到此战报,不禁一怔,手中的计划书差一点掉到地上。


前进、前进、前进。

这就是装甲二连连长张强的性格。在占领陈家桥,留下两辆坦克和一个班的兵力留守后,全连向长兴城进发。二十分钟后,全连就抵达了长兴城下,对日军东门的守军展开了攻击。

长兴城位于太湖西北角,步牛山在长兴城的东北侧。长兴是一大块平原,从军事角度看,是易攻难守。要守长兴,得守东边的父子岭,南边的云峰山,北边的泗安。但日军依仗其强大的炮火,与航空兵,自以为这平原之地即是中国军队的死地,故此只将主要兵力部置在长兴城中,而城外一千米不到的步牛山上只布置了一个班的警戒阵地。

张强根本不顾步牛山上的警戒阵地,直扑长兴城。坦克直接撞翻日军城门外的哨所,撞开还没来得及关上的长兴城东门,一路杀了进去。进入长兴城后,一路纵队,沿着街道往里打,一时间长兴城中枪声炮声大响。

十分钟后,坦克连就在连压带撞扫射炮击冲到城中心。张强将坦克连分成三部分别向西、南、北三门冲去。步兵有的坐在坦克上跟进,有的跟在坦克后面一路小跑。

装甲连打通十字通道也就意味着长兴城内的日军已完全被分割。只能各自为战。装甲连在各个路口,依托坦克建立防御阵地的同时,找来长兴城内的中国人询问城内日军驻防的情况。一个明白人被带到十字路口的张强的指挥战车前。这是一个很沉着的年轻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穿一身白大褂,看来是个医生。

“你是医生?”

“是的。”

“是中国人?”

“是的。”

“那你愿意加入我们独立旅吗?”

“只要你们打鬼子。”

“我们当然打鬼子。那你叫什么名字。”

“陈伯先。”

“那好,我问你知道日军指挥部在哪吗?”

“在城南刘家大院。”

“你能带路吗?”

“行啊。还有一个事报告长官。”

“说。”

“城西有一个战俘营。”

张强于是命令二排长姜文先攻城南日军指挥部。自己带一排去战俘营解救战俘。带路去战俘营的是另一个长兴人。三辆坦克前后间隔二十米,两侧是随行的步兵。刚拐过路口就一串子弹打在装甲上。

张强合上顶盖命令继续前进,车左转向后,发现前面有一路障,路障那有一挺重机枪,和二门掷弹筒,还有十几个日本兵。张强命令抵近到一百米处停下炮击。机枪子弹敲得坦克车叮当乱响,间或还有掷弹筒被弹开后的爆炸声。坦克的机枪在疯狂地扫射。张强从观察孔里看到日军阵地上血肉横飞。

“停车。”

“开炮。”

张强一震,坦克内立刻腾起一阵轻烟。接着是炮弹壳掉落的声音。轻烟很快被抽烟器排出。张强透过观察孔一看,日军阵地上一片狼藉。重机枪歪倒在一边,射手和旁边的日本兵成了一片碎肉。

“前进。”

日军掷弹筒手还在发射。张强的坦克已经冲到他们的面前,张强看到几张惶恐的脸,转身想跑却被机枪打倒。

一路向前。张强的坦克在压过几道阻击线后,终于来到战俘营所在地。这是一片民居改建的,房屋之间拉起了铁丝网,前方是个木栏大门。日军正在里面来回跑动,他们正在屠杀战俘。

张强的坦克冲毁大门,对日军士兵不停地扫射,后续部队也跟了进来,对各个点的日军进行清除。

刚才还是刽子手的日军士兵,现在成了被屠杀者。刚才上演的是最后的疯狂,现在对他们而言就是世界末日。

坦克连解救了二千余名国军士兵。但就在坦克连攻进长兴县城时起,日军就屠杀了五百多中国士兵。

张强命令战俘营的中国士兵,能动的立即拿起武器,跟着坦克连去杀鬼子。其实这根本不用命令,血海深仇已经告诉他们,只有杀尽鬼子才有活命的机会。

张强带着这些愤怒的士兵,左转,向城北扫去。二十分钟后,长兴城内的战事结束。这时张强才派出三两辆坦克,带着二百个战俘营出来的士兵,向步牛山的日军警戒班发起进攻。没有悬念。那十几个日军士兵被战俘营出来的愤怒的中国士兵撕成了碎片。

在派出部队进攻步牛山的时候,张强才从容不迫地向旅部发出胜利攻占长兴城的战报。把看到这个电报的刘副参谋长惊得从行军小马扎上跳了起来。


长兴城的攻战,使得苏南浙北的上空无线电信号突然密集起来。

薛岳中将拍案大叫一声:

“好。”

野战中全歼日军一个步兵野战大队,并于同时攻下长兴城,痛快。这难道是一个独立旅所能为?

薛岳中将自上海大战以来,一直打得很窝囊。都是那些窝囊废瞎指挥耽误战事,一败再败,使得他的十九集团军的侧翼受到攻击,在撤退的途中损失惨重。几乎丢失所有的火炮,和大量的部队。他的集团军也因之战力大损,只能退入莫干山区,集结待机,并堵截日军西进,但对于日军北进的洪流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从杭州北犯的日军腰腹处受到重击,已经从太湖南岸被独立旅截为两断。如此至少可以打击日军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振我军心民心。

薛岳中将立即命叶肇的159师立刻前出湖州,威逼湖州城,使之不得快速增援长兴。薛岳中将命令叶师,五小时后,战斗必须打响。同时命令谭遂160师,跟进,掩护叶师的行动。并命令李延年师,必须在六小时后赶到长兴地区,接受郑雄的指挥。二十军全军前移,八小时后,必须到达南林场,准备接应独立旅。


这是我第三战区的部队,二十六小时内连续作战,收复宜兴、长兴两县城,并连续歼敌达二千余人。一周内攻击近五百里,横扫日军控制区。敢问自抗战以来,哪个战区有这样的战绩?哪个战区有这样的强军?只有我第三战区。

顾祝同在战区作战部内,听着情报官宣读着一份份战报,头不禁越抬越高,神态越来越庄重。来回踱着的步伐也越来越稳健。他全然已经忘记一件事,就是在两天前,他还不知道谁叫郑雄,独立旅在哪。现在的情况好像是独立旅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郑雄就是他最优秀的学生。而独立旅的一系列行动就是他亲自策划至少是批准的,就是他的杰作。是啊,就是他批准的一次反攻行动。战报上不是都写着奉师部命。七十七师一定是将这份作战报告上交了,而这份上交了的作战报告,在战区司令部转移的时候丢掉了。战区司令部在转移的时候丢掉的东西太多了。


蒋公面前现在正放着一个卷宗。这是戴笠连夜收集来的。上面写着这样的几行字。

郑雄,男,汉族。今年二十一岁。宁国人。父,郑仁和,宁国县县长。郑仁和为官平庸,于地方无建树。郑雄少时为宁国一霸,宁国人多恨之。三年前为宁国保安团团长。期间无详细消息。

“他是我黄埔第几期的?”

蒋公说。

“学生查了,不是我黄埔学生。有一个刘理中校,原是七十七师派去做联络参谋的刘理中校,是黄埔九期的。”

“我说嘛,没有我黄埔的学生,部队怎么可能打得这么好。”

“我听说这些作战计划都是郑雄负责制定的,刘理只是执行者。”

“是吗?”

蒋公话音拖得很长。戴笠硬着头皮说:

“是的,我已向刘理中校确认过此事。”

“一个泼皮能有此能耐?”

蒋公生气了。戴笠连忙叉开话说题说:

“郑雄对党国还是很忠心的。”

“哦。”

“我的情报人员说,独立旅在进攻宜兴城前,曾全体对着南京城跪下,发誓雪此国耻。”

“英雄出草莽啊!民国士绅的代表!”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