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二十二节 夹浦保卫战尾声 歼灭

xy99991 收藏 24 1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什么?装甲三连和机步三连才通过水口村,沿乡村一条大土路在向东,你们整整慢了二十分钟。” 刘副参谋长用电台与行进中的装甲三连和机步三连联系着。刘参谋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那里的路况很差,有两条小河,虽然河不大,但坦克是很难通过的。在之前虽然工兵连去进行了加固,并且架起了一座能通行坦克的浮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什么?装甲三连和机步三连才通过水口村,沿乡村一条大土路在向东,你们整整慢了二十分钟。”

刘副参谋长用电台与行进中的装甲三连和机步三连联系着。刘参谋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那里的路况很差,有两条小河,虽然河不大,但坦克是很难通过的。在之前虽然工兵连去进行了加固,并且架起了一座能通行坦克的浮桥,但过河还是需要时间的。在夹浦保卫战打响以前,刘副参谋长又不能让他们行动起来,被日军发现,那样日军会缩回长兴城的。那样,以后的战斗就越发难打了。

装甲二连现在已经向陈家桥进击了,控制了陈家桥就是切断了日军大队的归路。日军已不可能赶在装甲二连的前面占据陈家桥了。就算那里有小股日军留守,也不可能抵挡住装甲二连的坦克进攻,除了玉碎已不可能有别的出路。

刘副参谋长现在担心的是守卫夹浦的机步二连。他们面对的可是一个大队的日军进攻啊。虽然他们在火力上要占有极大的优势,并且郑雄说苑连长打仗鬼精鬼精的,不要担心,但他们面对的毕竟是敌五倍兵力的进攻啊。虽然陈家桥被占后,日军是无希望再回长兴了,但他们如果攻破夹浦镇,再依托夹浦的地形作垂死战,我军的进攻将会受到极大的阻力,如果不能迅速拿下,并回师攻破长兴城,我军只能在日军火力之下通过长兴城,向西边天目山区转移了,那样那长长的车队将行动困难也会伤亡巨大啊。

“苑连长那边正与敌进行胶着战,敌在我阵地前沿就是不退,并在左侧进行了增兵,敌虽伤亡很大,但仍战斗凶猛。我军现在伤亡增大。苑连长已投入一个预备班到左翼。”

战报不停地传来。

不过总的来看,强大的火力使得二连阵地得到保证。大炮是真正的战争之神。刚才二连又发来战报说已将四挺高射机枪投入了战场,对敌杀伤很大,已将敌打退五十米。虽然这四挺高机的投入效果很好,同样也是说明二连受到的压力太大了。这四挺机枪是专门用来防空的,隐蔽待机,好给日机突然的打击。现在这种突然性没有了。

郑旅长一脸严肃地站在地图前已经半个小时了,他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刘副参谋长知道他是在装酷。就像宜兴与亭子山之战一样,他说这是将指挥权交给刘副参谋长指挥的缘故,这叫用人不疑。但有这样不疑的吗?连个建议也没有,安慰也没有。什么人嘛?只知道抽烟喝水把个作战室搞得烟雾樟气的。还不能说他,说他,他就干脆站到门外,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宜兴之战就是如此,他楞是在帐外站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战斗结束。


“电告刘副参谋长并旅部,我军已经在敌侧后发动攻击,敌人很惊慌。”

指挥车上的刘涛连长得意扬扬地对报务员说。这个报务员真他妈的好看,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个中尉,只比刘连长低一阶。长得那个叫水灵,她刘副参谋长从师部带过来的,以前是团里的一枝花,现在是全旅的一枝花,刘连长完全是没想到,她会分到他们连。当然也说明刘连长的三连的运气好。刘连长拈阄,一拈就拈到了。这两天来心情这个叫好。虽然已连续行军作战了一昼夜了,就是不累。

装甲三连和机步三连的进攻迟了十五分钟,但那是没办法。谁叫咱是在宜兴地区作战呢?以前保安团的时候,旅长总是讲在山区与水网地带作战,这机械化部队是如何如何受限制,弟兄们听了是多高兴,但那会大家怎么会想到自己的部队有一天也会成为机械化部队,成为坦克部队,如果那样的话谁都不可能开心得起来了。过河的时候,刘连长亲自上车,开过去五辆坦克。不放心哪。这么重的家伙要是翻到河里那可就是倒过来的王八翻不了身了。这长兴地区还算好的了,要是到了咱宁国,这坦克部队,不用说定是寸步难行了。除非有谁能背得动。这里总算还有公路,总算公路旁边的小山坡不大不陡,多数可以开上去,就是绕也绕不了几里地。旅长早就说过,打仗不是急的事,而是组织得是否好的事。组织得不好,快了反会出问题,会增加不必要的伤亡,组织得好,看起来慢一点,到真正战斗打响时,就不一样了。

现在好了,终于到地头了,终于听到枪炮声了。刘副参谋长鬼啊,他就知道将日军吸引到这个地方来,这里几乎是一马平川。那就展开队形放开来向前推进吧。机枪声响了,是那台坦克在射击?刘连长还没适应坐在坦克里听枪声。要是在外面,刘连长早就知道是哪个班的枪响了,什么方向发现敌情了。刘连长推开指挥车的顶盖,探出头去。呼,外面清冷的空气真舒服。刘连长顺着枪响的方向看去。应该是三排的坦克在射击。警戒的几个日本兵在坦克前直窜,左右摇摆着迈动两条小短腿,死命的跑,但还是被一个个击中了。再看自己的坦克队形,刘连长那个叫气啊,一个个乱七八糟的,不过还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撞车现像,还没有自己炮击自己的情况。好啊。刘连长自得的赞了一句。刘连长一点也不脸红。前方小山坡上发现了大量的日军,在来回跑动。狗日的,现在是你们尝还血债的时候了,为曾在此血战的川军二十三集团军,为牺牲在界牌的饶国华师长。刘连长用旗语指挥,慢速向前开进,自由射击。机械化连也已展开了队形,跟在坦克后前进。

在行进中干掉这些畜生。


“射击,十点方向。”

副班长梁栋喊道。副班长梁栋是观察手。他指挥着全车。吴江在梁栋的指挥下,不断地发射着长点射,弹点抽打着日军的肉体。

“行驶方向左一点,前边有块石头。”

杨浦也看到了。

陈和在不断地向敌群发射着炮弹,但落点很差,梁栋不断喊着,又歪了,但歪打也有正着的时候,只有二、三百米的距离啊。大家都看到了敌人的肉体随着炮弹炸点,飞起又落下。日军外围警戒阵地十分钟后就在装甲连的履带下了。坦克爬上小山岗。

梁栋大喊:

“连长命令停止前进,对敌群进行炮击。”

杨浦一踩刹车,摇动手柄换档。坦克车身一震,陈和开炮了。杨浦从观察孔里看下来的地形,现在坦克车有点向下,正好可以看清,小上坡上除了有几块石头外,没有什么防碍行车的。

这才看敌阵地。二百米外的敌阵一片硝烟。敌二、三百人在脱掉了上身军服,穿着白衬衫,呐喊着向这边冲来。吴江的机枪不停地在敌群中扫射。所有的坦克都在开枪开炮,左右是机步连及坦克连的随行步兵的火力。这二、三百日军一会就被打倒了。杨浦很佩服日军的英勇。他不知道自己面对这种情况,是不是敢于发起这种进攻。

“连长命令,全体坦克慢速出击,不得与步兵脱离,不得离开进攻队形。”

梁栋喊道。

杨浦摇动手柄,换上一档,轻踩油门慢放离合器。坦克慢慢地动了。又进了二档,车速略快了点。

梁栋从顶部探出头左右扫了一眼,合上盖说:

“略慢一点。”

其间,陈和的炮和吴江的机枪一直在发射。杨浦也没有空看他们,只是透过小小的观察窗看前面的路况。他可不想翻车。梁栋说刚才上小山坡的时候,连里翻了一台坦克。

离敌阵地越来越近了,只二百米嘛。不时有日军从弹坑里跃起,向坦克投手雷,但那些手雷能炸得动坦克吗?这些日军被毫不客气的击倒。但有些日军还是冲到坦克近前拉响手雷,但一两颗手雷的破坏力太小了,只是让车中的人受到一点震荡。看来日军现在大概有些后悔他们装备的是手雷而不是手榴弹了。手榴弹五六颗绑在一起威力还是很大的,这是国军士兵对日军坦克的主要兵器。

日军主阵地已被突破了。就在这里。前方是三个中队与机步二连拚杀的地方。开过去开过去。连长果然下令了。战车在缓慢地向前运动着,时不时停下进行一阵炮击。日军在两面的击打下,精神上崩溃了,他们站起身,或向机步连方向,或向坦克进攻的方向发起了自杀式进攻。

居然没有溃散,也没有逃跑。一具具尸体倒在进攻的路上。


苑凯冷血地手执望远镜查看着自己阵地前的一切。日军现在一个个跳出他的隐身其中的坑洞和沟壑,向自已阵地,以及对面的坦克车。这些跃起的身影被毫不迟疑地枪弹击中。二连的战士们打得很沉着,只有几个在看到自己的坦克车高兴得站起身狂呼,从而被日军轻易的击倒。也不能怪他们,他们大多是那些补充兵,他们以前在战场上,只看到日军的坦克横冲直撞,而他们的战友只能抱着炸药包手榴弹捆向前去炸敌坦克。多数的战友被敌机枪打得血肉横飞,还有的被击中炸药包被炸得尸骨无存。

现在在战场上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坦克,看到敌人被机枪和炮火毫不迟疑地撕碎,他们能不激动吗?能不兴奋吗?但这是战争,兴奋与激动是要付出代价的。战争,战争中的士兵不再是一个普通人,他需要的冷静,是冷酷,是无情,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战争中生存下去,并战胜敌人。

在过去的二十分钟里,二排的阵地险象环生。敌进攻的两个中队似乎找到了进攻的节奏,不断有敌军突入二排战壕。二排的战士和枪刺与冲锋枪手枪将其消灭。如此二排的伤亡也大了起来。苑凯只好将预备队又投入一个班。在坦克部队出现前五分钟,苑凯将最后一个班也投进去了。连部现在所有的后勤人员在副连长的组织下,已拿起步枪,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场。

坦克终于在敌后出现了。苑凯于此时并未发动反攻,他下达了命令,没有看到信号弹,不准出击,而是继续用火力杀伤敌人。短兵相接是苑凯所反对的,同样也是保安团与独立旅所反对的。虽然保安团有许多刺杀高手。

坦克在不断地抵近射击,日军不断地从藏身之地跃起,然后被击倒。这是屠杀。而不是战争。但这还是战争,因为这是军人对军人之间的撕杀,而不是军人对平民。日军攻入南京的部队,现在还在对南京城中没来得及撤走的人员,无数的百姓进行着空前大屠杀。虽然因为日军在宣城地区的迟疑,英勇的川军兄弟在当涂芜湖建立了坚固的防御阵地,使得日军十八师团,不能突破,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难民与军队从此通过,但是南京城中的屠杀还是发生了。从南京撤出的部队用电报向全世界报告着大屠杀的真相。

眼前被屠杀的是日本士兵,一个个被枪弹炮弹击成碎片的。没有同情只有仇恨。仇恨没有因为屠杀而消退,却因为这屠杀而增强。这里屠杀的只是一千多鬼子,已是如此的惨烈,那南京城中,数十万的被屠杀,又是如何的人间地狱。只要他还是人,他能干出这样的事吗?

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是人。

是畜生。

对畜生没有怜悯,只有杀、杀、杀、杀、杀、杀、杀。

不接受投降,不接受道歉。

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