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六章七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7 姜良驹从办公桌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爬了多半夜纸格子,点完两根蜡烛,白金龙的个人先进材料总算脱稿了。他放下笔,看着写好的一叠子稿纸,心里总感到没有底气,觉得缺少点什么,到底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姜良驹在材料里轻描淡写地叙述了白金龙对当前政治形势的态度,即不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姜良驹从办公桌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爬了多半夜纸格子,点完两根蜡烛,白金龙的个人先进材料总算脱稿了。他放下笔,看着写好的一叠子稿纸,心里总感到没有底气,觉得缺少点什么,到底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姜良驹在材料里轻描淡写地叙述了白金龙对当前政治形势的态度,即不违背上级的指示,又不跟当前的形势相抵触。他写这段时,迟迟没有提笔,他想了很长时间,经过仔细地琢磨和推敲,最后,他才下了好大的决心,明知是自己欺骗自己,写了一些不符合事实的内容。他感到内疚,又感到心安,虽然自己违背了心愿,是出自对白金龙的负责,是政治形势所迫。他用大部分篇幅描写了白金龙一个共产党员大无畏的精神,热爱边防,爱护战士,建设哨卡,在恶劣的环境中,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舍小家顾大家,吃苦在前,忘我拼搏,带领战士们奋斗在边防第一线的感人事迹。

他看看手表,已经深夜三点钟,他每次写完东西,大脑仍处在兴奋中,没有一点睡意。他点着一支烟,习惯的在屋里走来走去。这时,有人轻轻地敲门,这么晚了,是谁来了,姜良驹站在门口,问:“谁?”

“是我,白金龙。”

姜良驹上前开门,让白金龙进来。

“白指导员,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你不是也没有睡吗。”

“我已经习惯熬夜了。”

“我睡不着,查岗回来,看见你房间的有亮光,知道你又加班加点了,顺便拿了两桶牛肉罐头,一瓶酒,给你送夜宵来了。”

白金龙拿了二个茶杯,拧开酒瓶盖,倒了多半杯。一边打开罐头一边说:“别小瞧这两桶罐头,是哨所的唯一的奢侈品,是专门招待客人吃的。”

“白指导员,你来的正是时候,材料刚刚写完了,让你亲自审阅,提提意见。”

“咳,我就不看了,你们搞文字的,总会把粉涂在脸上,决不会擦在屁股上,宣传我个人,有啥意思,那还不是吹棒我,抬举我。”

白金龙双手端起酒杯,狠狠地喝了大半杯酒。

姜良驹通过观察和揣度,白金龙好像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又不好意思直接问,说:“白指导员,我不是抬举你,战士们拥护你,爱戴你,你不愧是我们边防部队一位优秀的政工干部。”

“狗屁,我不是,我不配。”

白金龙把茶杯往桌子上猛地放下,用力过大,白酒撒在桌面上。他一改往日的沉稳,性情急躁,动了真情。姜良驹用惊异的眼光望着白指导员,不知说什么好。

“小姜,我没有把你当外人,掏心窝子话,我不配当什么好党员,好干部。十年了,我在边防整整十年,你看看,咱们的边防哨卡和十年前没有什么两样,还是当时的破房子,烂摊子,武器落后,通讯落后,设备落后,战士们生活清贫,物资匮乏,文化生活单调,这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作为一名干部,没有建设好哨卡,我失职,我有罪呀。”

“白指导员,这责任不在你身上。”

白金龙又灌了一口酒,说:“眼看着边防落后,生活艰苦,但我不能说,不敢说。天天打肿了脸充胖子,说些违心的话,什么形势大好,好个屁。”

“白指导员,你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也没有喝醉。憋在心里的话,今天不说出来不痛快,你听我说,今天搞这个运动,明天搞那个教育,我都搞怕了,搞腻了。眼下又要到了大雪封山的季节,解决战士们吃饭、御寒、给养是燃眉之急,气候恶劣,环境艰苦,这并不可怕,战士们吃不饱肚子,四季吃不上青菜,人是铁,饭是钢,再硬的汉子也受不了呀。咱不说战士们一年内看不到电影,洗不上澡,接不到家信,没有汽油,上级配的发电机,是个摆设,战士们忙了一天,寒酸的连一支蜡烛都没有,黑灯瞎火的过日子。煤、柴供应不足,寒冬腊月里战士们穿着棉衣睡觉。小姜,你知道不知道。我心里急呀,急的我心都要碎了。”

原来,白金龙怀着一颗火热的心来到喀喇昆仑山上,他当上了哨卡的指导员,心中的火苗燃烧起来,决心大干一场,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把哨卡建设好。他亲自搞了一个规划,给边防哨卡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他想先给哨卡按上自来水,盖一间房子当洗澡间,他向上级打了一个报告,要几百米铁管子和十几袋水泥,一等就是一年、二年....五年,至今没有一点音信。要办一件事这么难,他心寒了,心中的火苗熄了,憋在心中的话,没有地方发泄出来。

“人活着要有一点精神,要有奋斗的目标,我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哨卡。我伤心,我苦恼,我无能为力呀。”

两行晶莹的泪水含着苦涩,从白金龙这个硬汉子的眼窝里慢慢地流出来,他为了哨卡,他为了边防战士而流泪。

白金龙今晚确实喝多了,醉了,酒后吐真言。

姜良驹把他扶上床,盖好棉被,又把自己的皮大衣压在脚下,他活的太累了,让他好好睡一觉,忘却心中的烦恼吧。

这时,天已经亮了,姜良驹离开房间,爬上在高高的雪山之巅,这时太阳从东方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哨所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他相信,总有一天,白金龙指导员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这时候,姜良驹心里才明白,材料中缺少的是什么了,是一颗边防战士火热的心,是一颗共产党员赤诚的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