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六章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姜良驹来到哨所有一个星期了,他和战士、干部座谈、聊天,有关白金龙指导员的先进事迹收集了一大本本。他热爱哨卡,热爱战士,从他身上看到了一名边防战士的胸怀,他情系边防,看到一个共产党员的赤诚。白金龙的事迹,使他受到了教育和鼓舞。可是,材料中的前半部分仍然是一片空白。姜良驹构思了很久,他找到白金龙,说:“白指导员,你当政工干部经验比我多,政治觉悟比我高,对当前的政治形势的看法,我要好好向你学习。既然,上级发指示,下文件,要开展批判‘唯武器论’的活动,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在哨卡不搞点形式,恐怕....”

“姜干事,你有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你的事迹材料中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肯定是通不过的。我经过反复考虑,来一个‘突击式政治运动’,哨所利用一个晚上,在食堂的墙上写‘批判唯武器论’六个大字,把战士们集中在一起,你带头发言。对了,我带来不少这方面的文章,给你一份,随便挑上一段文章念一念,再让一、二个战士先后发言。我动动脑筋,拔拔高,上上线,这事将就着过去。你对上级有个交待,我也好向领导交差。”

“‘临阵磨枪,不亮也光’,亏你想的出来。”

“这叫‘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好吧,就照你说的这么办。”

晚上,哨所的发电机提前点火发电,食堂里灯光明亮,全哨所的干部、战士集中在食堂里,等着开会。

二排长值班,他组织战士们唱歌。

“我是一个兵,预备唱。”

战士们声音嘹亮,歌声划破夜空,在“世界屋脊”上空荡漾。

白金龙亲自主持批判会,他念了一段姜良驹带来的报纸,算是对当前的政治形势发了言。

开始,会场很安静,轮到战士发言时,战士中间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解放二十多年了,咱们还是半自动步枪,再批判‘唯武器论’,就要赤手空拳和敌人拼了。”

“看人家外国,都研究出激光导弹了,咱们还用手榴弹,真要打起仗来,非吃大亏。”

“邓小平为部队办实事,武器精良了,国防强大了,有什么不好。”

“批这批那,真没劲。”

平时,白金龙对战士严格要求,今天,他看到战士有的打嗑睡,有的开小会,食堂里乱哄哄的,没有加以制止,战士们对开这样的批判会不理解,不感兴趣,他们没有什么错。

批判会完了,二排长宣布解散,战士们说说笑笑的离开会场,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会后,姜良驹终于卸掉了一个大包袱,感到轻松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