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十六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六



最后一座正在修建的炮楼再向左约200多米处,是刘刚射击队的伏击阵地。该阵地在山顶与山坡的棱线上,距公路约240米。


刘刚见他们所处的位置前山坡较其他几处要陡峭许多,便对郑少海说道:“郑大哥,咱们的任务不仅仅是要干掉这60多个修炮楼的鬼子,还要在一定时间内阻截有可能从莒县增援上来的鬼子,你带两个弟兄把这四颗跳雷埋在鬼子炮楼右侧的公路上吧?”


郑少海寻思了一下道:“前面的阵地不埋雷么?你有把握光靠枪能消灭这些鬼子吗?”


“我看差不多。这的地形对咱们很有利,居高临下不说,距离又在三百米以内,弟兄们用速射的打法一个人仅够两个目标,四排的重机枪和我们的三挺轻机枪,再加上你们三个人一共二十多支步枪,这样的火力加上这样有利的地形对付一个小队的鬼子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好吧。”郑少海看看手表道:“现在是差十分七点,我们三个从山顶上绕过鬼子的炮楼到那边山隘处的公路上去埋雷,八点之前肯定回来。”


半个多小时后,郑少海三人以及负责掩护的一小队回到了阵地并在指定的位置上埋伏了起来。八点整,左侧几公里处准时打响了第一枪。多半分钟后,右前上方监视日军炮楼的副队长王大龙等三人如约放到了消息树并从山顶上跑了回来伏在刘刚的身边道:“62个鬼子一个不少地呈两列队形一溜小跑去支援鬼子的老窝了。你看,那不是露头了?”他向右侧呶呶嘴。


“两边传令下去,”刘刚看看右边二百米处露面的日军小跑步的队形,又看看眼前的公路,面对左右两边的一小队长和二小队长道:“让步枪的弟兄们吊鬼子纵队外列的高点,排列顺序不变,里面的这一列让给三挺轻机枪和重机枪,听到我的第一声枪响后一起射击!”


“吊高点”是射击队的内部行话,即打人头,“吊中点”是打心脏,“吊下线”是打膝盖或脚面。刘刚刚才下的命令是让用步枪的士兵们专打两行队列靠外一行日军士兵的头,因为他发现他们所处的地势的高度,正可以居高临下看见日军在200多米的山边公路上并排行走靠外侧那人的人头,虽然在这个距离上日军士兵的人头也仅仅是巴掌大小、三寸左右高的目标,但对于射击队的队员们来说已经是富裕的很了。再说,此次的伏击万一有的士兵稍稍失了水准、子弹打得偏下了一点,也还有里面这一队日军士兵的头颅或身体挡着,也不用担心会浪费了子弹!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从射击队的中间跑到最左侧的刘刚发现这队小跑步的日军队伍前面持着指挥刀并不断吆喝上面的小队长正与自己基本上快成一条直线时,他单腿跪地平端步枪对着那二百多米外的目标打出了子弹!随着日军小队长身形猛地一栽,这边急不可耐的众士兵用二十三支步枪、三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一起向二百多米远的日军队列狠狠扫射了过去!


众多的枪弹是随着刘刚的第一枪几乎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射出的,因此,日兵们的反映再迅速,也让山上密集的火力给打了个七零八落!先是靠外侧的二十几个日兵正行走间,突然听到一声脆响,然后就是更猛烈密集的爆响,便觉得自己的脑壳处像是被火烫了一下就什么也不再知道了!然后三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将子弹如暴雨倾泻般地向日军小队拦腰扫去!


该伙日军猝不及防,在先头失去了指挥官、又让山上的“吊高点”给掀开了20多人的头盖骨,余下的又让四挺机枪把队形给打了个乱七八糟,剩下侥幸没死的急忙卧倒、侧翻、打滚、爬行才算暂时躲过了要命的子弹!然而日兵的翻身之地却更加的要命———他们身后的公路另一面是一人多高的土崖子,而身前和俯身之处又是一片基本上是毫无角度的平草地,只有再前面冲过将近50多米宽的平地,才能躲到坡度很陡、可以躲避子弹的山体下!但是目前,这些日兵伏在地上想举枪还击都很艰难———趴在地上举枪只能打在前面的半山腰上,要想把子弹射到偷袭者的阵地上,则必须要站起身子并且要高抬起头!


趴在地面上无法还击并不断被山上的子弹随时威胁着宝贵生命的日军士兵们一个个都很明白:如果不立即还击或者组织起来冲到前面不远的射击死角处,旁边连续中弹的尸身下一个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于是,战术素质高并且身体素质好的日军士兵在快速、利落、超凡并矫健地滚动爬行之中不时地试图想呈半跪姿势或站起身举枪还击,但往往他们拿好姿势身形稍稳的瞬间,也正是山顶上的枪口定住目标的同时。二百多米的距离,日军士兵的身体犹如一具伫立在旷野之中的半身靶子,只是主动地射击与被动的还击之间仅仅差了一秒或者半秒的时间差,因此,山顶上射击队的队员们在平时的三百米练习时、打半身靶定位常用标尺一般都是轻而易举地指哪打哪,现在用速射的枪法打这些近距离的目标简直成了一场射击比赛!甚至一些新兵觉得大有便宜可占,也顾不上稍稍地瞄准定位,均按照平时他们的队长刘刚所说的眼、心、手、目标,出枪就定位然后就开枪的原理打一枪看着目标的倒下然后再在心里做着一个实际的体会,因为他们的一枪如果打不到目标,队里的四挺机枪早已经又扫射了两个来回让他们没有了再一次补枪的机会,因此,等这些新兵放了两三、想再多一点的找感觉时,,却发现自己的射界处已经失去了活动的目标!


从刘刚的第一枪到最后一枪,整个的射击队加上工兵组和四排的五名配属士兵用清一色的步枪和轻重机枪仅仅花了不到四分钟,而他们的伤亡也仅仅是三名士兵负了轻伤!


听听左侧三排仍在响着激烈的枪声,刘刚及郑少海对自己前面的战斗让人十分意外地顺利结束均感到了有些诧异,俩人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看了看然后郑少海道:“完事了?”


“我看是完事了。”刘刚道:“没料到这伙鬼子这么不经打,也没想到弟兄们的枪法这么厉害!毫无防备的小鬼子被压在既上不来又不好打枪的境地,实在是无法施展战斗力呀!”


说到这里刘刚听听左侧的枪声对郑少海说道:“郑大哥,我带三挺轻机枪去三排那里看看,你也去吗?”见对方点点头之后,刘刚对王大龙喊道:“王大哥,你带二、三小队打扫一下战场,多划拉一些子弹,完事后去三排找我们。”


几分钟后,从山顶上跑到三排阵地上的刘刚以及郑少海遇到了二排长王志刚。王志刚说道:“我正和三排长打了招呼,要带一些弟兄到你们那里看看,没想到你们更快,已经到了三排的阵地上了。怎么样,打得还算顺了吧?”


“多谢王大哥。”刘刚道:“还算顺利,只是有三个弟兄负了轻伤。一排长他们呢?”


王志刚指指七、八十米外的坡下,只见戴云飞正和李小山说着什么,刘刚见状连忙说:“我下去和两位长官打个招呼。”


“一起去吧。”王志刚点点头招呼了一下郑少海,于是,三个人偏着身子带着一些士兵望山下蹭。刚刚到了戴云飞以及李小山所呆的地方打了个招呼,忽听左前方———也就是二排刚才打伏击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手榴弹的爆炸声音!


“怎么回事?”戴云飞眉头紧皱,举起望远镜向左侧望去。这时,王志刚的神色立即就冷了下来!他赶忙回头招呼一个本排的士兵道:“你快去问问孙排副,发生了什么情况?快来报告,妈拉个巴子的!”


几分钟后,孙喜几个人跑了过来,他一见全连的排级军官都聚在了三排的阵地前,匆匆地敬了个礼打了招呼,便伏在王志刚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只见王志刚听罢脸“刷”地一下沉了下去!


“怎么回事?二排长?”戴云飞问道。


“弟兄们打扫战场,一个鬼子伤兵撞响了手雷,炸死了排里的两个弟兄。”王志刚小声道。


“操他奶奶的!”戴云飞不知是骂谁地吼了一句道:“三排长,叫上弟兄们带着战利品上山吧,二排长,让弟兄们抬着阵亡弟兄的遗体,和三排、射击队一起回驻地,我让孙元山带一班的弟兄断后,马上行动吧。”


在十几分钟回程的路上,这一队百十多人的队伍分明地表现出两种迥然不同的精神状态———一排、射击队的士兵们兴高采烈、眉飞色舞但压低了声音地谈论着他们自己的战绩和颇丰的收获。二排、三排因各战死了两名、一名士兵,本排的排长以及该班的正副班长均铁青着面孔一言不发地在队伍前行走,这种情绪也极大地感染了其班排里的士兵,他们也是默默无语地在山林里行走着。


到了前天晚间离开的临时驻地,四个各排抽出看马的士兵一下子就围了过来,见一半的士兵们高兴得眉开眼笑,而另一半的士兵却愁眉苦脸,均感诧异,只是片刻就有本班排的士兵小声地告知了原因,于是这四个隶属各排的士兵们也相应地受到了截然相反的情绪感染。


“上马立即撤退,绕过院东头、从牧马池返回里庄营地。”戴云飞待左侧的一班和右侧射击队的王大龙等人撤回来后大声下了命令:“取出干粮和水壶,在路上边走边吃饭,路上不得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