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2025 第一卷 先头 第二十五章 国歌响起

hexdiad 收藏 14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size][/URL] 大汉的身后,有一名穿着牧师衣服的中年人…他原来就站在看热闹的众人之中…此刻正举着一把大号的手枪。 女人扶起约翰*布斯,上了牧师的小卡车,这才关掉遮住脸庞的小型全息投影仪,这女人之前曾经出场过,就是杨龙的秘书Rebecca。 断掉几根骨头,对经过基因改造的战士来说,并不算是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


大汉的身后,有一名穿着牧师衣服的中年人…他原来就站在看热闹的众人之中…此刻正举着一把大号的手枪。

女人扶起约翰*布斯,上了牧师的小卡车,这才关掉遮住脸庞的小型全息投影仪,这女人之前曾经出场过,就是杨龙的秘书Rebecca。



断掉几根骨头,对经过基因改造的战士来说,并不算是什么。

强悍的身体不仅仅体现在较快的反射神经、较强的肌肉力量上,还体现在人体所能承受伤痛的极限上。当一个正常的人失血超过自身血液的百分之三十就会休克,而如果受到了剧烈的撞击、或是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打击,也会自动的休眠,也就是昏倒。

但是,当精子的基因被修改,这些战士就不会产生过度损伤的自我保护,也就是休克、昏倒。相反的,这些战士会加速分泌肾上腺素,让他的身体更加的兴奋,加速血液循环,表现在战场上,就是能拼命,越伤越猛,就好像狂热的宗教战士一样。

被跑车撞断脊椎的大汉就是这样,他的下肢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也不能控制了,腰部还在不停的向外渗血,但他还是用爬的,爬到自己手枪掉落的地方,捡了起来。

“汽车,总是会有油箱的!”

但是,当他转头的时候,发现闪亮的汽车前保险杠已经到了他鼻子跟前。

“汽车,压人是很痛的。”

Rebecca很可怜的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后面的尸体,被汽车碾过头部的“人”,即使是最新的基因改造人,也无法存活下来,除非他的大脑并不是长在脑袋里。


“那么你就是牧师?”

Rebecca坐在小卡车驾驶舱中的后座上,怀里搂的就是瘫软如烂泥的美国总统。

“牧师之一,兰度。能够协助大名鼎鼎的使徒完成任务是我的荣幸。”

兰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而开车的,自然就是教士了。另一个教士,则开的是那辆大卡车。警察会在询问他之后,得出酒后驾驶,无意发生交通事故,被卷入黑帮仇杀的结论。这是组织的一贯作风。

——————————————————————

很多人不禁要问了,到底是什么组织,如此的神秘?

美国历史上唯一反对eva计划的总统,还记得吗?吉米*卡特,他是南方浸礼教会的信徒。这个教派崇尚自由独立,不受各地教会的控制,也反对政府对教会的干涉,是十七世纪上半叶产生于英国的清教独立派。在美国一直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是原先的统一教会在1845年分裂为南方和北方两个教会,而且真正信仰独立自由的人确实能让任何教会晕头转向。因为他们更看重自我,如果这个上帝并不能给他宽慰,他们并不介意换一个教会的上帝去信仰。

因此这个教派内部又分为多个小的教派。卡特总统就偏向原教旨主义教派。

就好像美国大部分的政党并不去操纵自己党员的选票一样,其他的教派对自己的教徒也都是放纵的态度,根本不会去管他们对一个国家计划——eva的看法。这也是为什么其他出自南方浸礼会的总统同意进行eva计划。当然,不可否认的事情是在美元和连任许诺的帮助下,这些总统们认为,既然上帝已经造出了人类,就已经同意人类在未来,分享他的权力。

反正,他们只要向上帝忏悔,都会得到宽恕的。如果得不到,那他们就会换一间教堂,找个更加宽容的牧师,再跟这个上帝忏悔。

吉米*卡特的影响力当然不会随着他的卸任而消失。与之恰巧相反,卸任后,他的影响力在原教旨主义教派和其他几个保守的天主教、***的教派中进一步的增加。他热衷于宗教活动,并且积极的发展信徒,深化教义,设立规则。经过卡特前总统孜孜不倦的努力,在他临死之前,终于在南方浸礼会原教旨主义教派的基础上创立了一个独特的教派——***复兴主义教派,又称批驳会。外界的人士,一般管站在卡特阵营的教会、团体、独立人士所进行的一系列活动,统称为***复兴运动。

就好像军火集团和共和党共同组织的骷髅会一样,批驳会也是密党,却更倾向于民主党,更有一些古老的秘密教派和会党站在批驳会背后。隐隐的,批驳会在二十一世纪初成长为美国一支重要的在野力量。

而批驳会下属中有一个秘密的宗教裁判所,就好像中世纪的罗马教会一样,但是做的事情却并不相同。批驳会设立的宗教裁判所,只有一个存在的目的,那就是阻止eva!清除所有的改造人和非人!


美国不同于中国和欧洲,国家集权之上,而是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到。君不见只要给钱多,甚至能上天做宇航员。

大概是任何一个国家望子成龙的有钱父母都难免生出来“把我们下一代的基因改造完美”

的愿望。而能够实现的这个愿望的地方,也只有美国。不只是父母热衷于基因改造技术,保全公司的大老板们也是同样。以前,他们都是从孤儿院中挑选健全的孩子,现在则只需要多花些价钱,就买到基因改造过的孩子,而这些孩子,毫无疑问的将成为最优秀的战士。

所以,宗教裁判所的目标很多,而且基本上都是枪法超常、能力出众的战士和财富过人,身边都是保镖的少爷。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组织一直都被政府认定为恐怖组织而被通缉。

不过,批驳会自身就是秘密会党,而宗教裁判所更是其中的秘密,即使是在批驳会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在美国屡次掀起腥风血雨的组织就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会党。

教士,是宗教裁判所最低级的战士,随后是牧师,然后是祭祀、主教、红衣主教,最高的就是教皇。而教皇必须是批驳会的会长担任。而使徒,则是特殊的办事人员。

宗教裁判所的战士都是经受过严酷训练的忠实教徒,也是最正常的正常人类,他们甚至坚决不吃转基因的食物。而曾经刺杀过美国航天局三任局长的使徒Rebecca,无疑是这些工作人员中最有名的一个。

———————————————————————————

西经81° 北纬39° 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一个偏僻的小教堂中


听过Rebecca的回报,前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现任***复兴运动的领导人、批驳会会长、宗教审判所的教皇,克里斯*格兰特*卡特面色严肃,

“看来那帮子犹太军火贩子已经注意到我们了。不过,他们管我们叫做猎手,这倒是不错的代号。我们确实是猎手,而他们就是我们的猎物。”

克里斯说话的时候,紧紧的攒住拳头,就好像整个世界握在他的手掌之中一样。


“克里斯,你怎么也在这里?”

约翰*布斯终于又一次的醒了过来,他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与他争夺同一个位子的竞争对手,随后摸到脸上结痂的伤痕,这才想起发生过的事情。

那些令人恐惧、胆寒的杀戮就发生在他面前,甚至死神的镰刀也有两次划过他的脖颈。他看着异常美丽的Rebecca,如看到了噩梦的使者一样,惊声尖叫,

“啊~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

————————————————————————————

“当你被贫铀穿甲弹击中的时候,它绝对不会爆炸,而是会将你穿个洞,再击中你背后的战友,将他炸成碎片,却让你慢慢的享受死亡的临近。”

————————————————————————————

东经117°北纬24° 东兰市东

第一团的临时司令部外


李明因为头部被流弹击中,流血不止,刚刚被送到团司令部,还没来得及进去,他的警卫连长,也是李明的贴身警卫员就跑了过来。

“三排已经全没了,二营只剩下不到半个排了,三营还有不足八十个能动的!团长,怎么办!他们的火力太猛了!我们的阵地只有碎瓦烂墙做掩护,根本挡不住能穿透坦克装甲的贫铀弹!我们…我们会死在这里的!”

李明的警卫连刚刚拼光了,在他受伤的时候,他的贴身警卫员同时被贫铀弹将整只手臂打断,但依然作为临时指挥员接替了李明的职务,并且带着他的警卫连冲上了一线阵地

一营完全被打光,预备队上,预备队死光了,从楼上撤下来的二营上,阵线稳不住了三营上!后面还有伤兵,还有团司令部!

面对着敌人堪称恐怖的武器,李明束手无策,他从前一直没有发现,人命是如此的脆弱。


李明看着只剩下一只胳膊、鲜血和泥土将战袍染得腥土的警卫员,上下嘴唇颤抖着,却抿着嘴,一个字也没有说。

“撤?”

这个字太沉重,也太深奥,李明说不出口。

就像救面前的一个人还是救身后的十个人一样,这绝对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因为情感告诉他要救下面前的一个人,而理智却劝说他去救背后的十个人。救下一团剩余的好战士,还是为三十师多留下一点儿准备的时间,救下更多的战士,这则是李明现在面对的问题。

他选择了理智。


李明整理了一下警卫员的军装,将他的领子弄正,又擦了擦他脸上的鲜血、泥土和泪水的混合物,转身拿起很早之前就放在身边石头上的自动突击步枪。


“一团司令部的,跟我上。坚持就是胜利,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不能丢掉祖国一寸土!”

冲进了临时指挥部,李明喊了口号,刹那间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催命鬼,唱着送葬的哀歌,所以率先冲出了一团的临时司令部,一个有幸并没有坍塌的地下室,里面还有几个之前受伤的伤兵。


镰刀的子弹能过穿透2米厚的混凝土墙,穿透几百毫米厚的坦克装甲,然后再爆炸,纳米黑索金则能让弹片的爆炸初速度达到每秒一千九百米,这速度要比号称威力巨大的AK47的子弹出口速度还要快一倍多,瞬间产生的动能更是两倍以上!而AK47的子弹脱离枪口时的速度只有每秒七百九十米。也就是说,镰刀在爆炸的时候,就像在爆炸地点向四面八方同时用调高了三倍威力的猎枪开枪。

当时在生产这种武器的时候,美国康特军火公司的推销商是这样介绍的:

“镰刀射击目标的方圆二十米内,绝不会存在任何幸存者。这可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哟!”

实际应用情况并不如广告,但绝对杀伤半径也绝对大于十米。


被纳米黑索金炸药炸碎的贫铀动能弹片在二十米内能够穿透两层防弹衣,或者一顶最棒的钢盔,几乎瞬间就能造就出一个无人地带,更不要说每秒钟三百发的射速,简直就是屠杀。

镰刀的设计理念就是对付俄罗斯和欧盟的大规模坦克推进战术!只要有装有这种武器的直升飞机存在,或是防守部队占领了一个有效制高点,无论敌人有多少坦克,又有多少与坦克密切配合的士兵,都不可能轻易突破防线。

事实上,美国军方对这种武器极具偏爱,最早是A10上的多管机炮,接着是直升飞机上的六管火箭弹(说到这个,总是让我想起蓝波,这个不是人的家伙),接着是更加轻便的高射速大口径重型机枪,到现在成了介于炮和枪之间的武器存在。


沙皇在射击时,甚至不需要精确瞄准,这武器的杀伤范围实在太大了!而三十师一团的战士就算做出最标准的战术动作,也不能幸存!仓促而成的防线,在沙皇在尘土喧天中举起死神的“镰刀”时,就被打得千疮百孔。


而罗杰的协调性热能枪却是打乱一团战线组织的力锤!是他的先发制人,在五秒内,连续射中两名营长和一名连长,将他们的头打穿,也将一团的前线“大脑”打穿,才让一团的战士们陷入了瞬间的混乱,也正是这种混乱,让一团错过了撤出过于简易的阵地,重新布置防线,层层阻击外籍军团的机会。

也这种混乱,随后被沙皇手中的镰刀利用,一排连射的贫铀弹打过来,一线阵地上瞬间就损失了三分之二的战斗人员。很多被贫铀弹洞穿的士兵高声尖叫着,在地上胡乱的抓来抓去,用看得到的任何东西去堵住胸口、腹部的洞。当死亡降临的时候,没有经过战火的士兵们也会感到害怕和惊恐。

也许是看到了战友还有一线升级,也许是看到某些只是被弹片击伤的好朋友,有些士兵心火上涌,勇气冲天,用最标准的匍匐动作凑了上去,想要拉出几个活人来。可结果却并不乐观,往往连他们自己,都变成了尖叫和惊恐的半死人。

随后,又有想要上前抢救伤员的战士被外籍军团精准的射击击伤、击毙,然后又会有人冒险去救,从而形成了一个极其不好的循环,一个“死”循环,死的循环。

罗杰的狙击同时在任何官衔的军官“点名”,只要有人发号施令,只要有人挥手动脚,他看到手就打手,看到脚就打脚,誓将一团的临阵指挥彻底打废!

一团的剩余人员,终于从一线阵地上撤了下来,或者说是被打散了,打退了,打了下来。

枪声也渐渐的稀疏起来。没有凑在一起的密集人员,沙皇也不想浪费自己镰刀的子弹。这种大型号的子弹,这次只是带来了三千发,全速射击的话,也就是十分钟的量。


当警卫连冲上来的时候,躺在被贫铀弹射出来的大弹坑中的,已经有九十多人了。

见义勇为,在战场上只能被称作鲁莽,所带来的后果,很可能不止意味着你自己一条性命的消失。不过,很可惜,警卫连并没有人在军官培训班中进修过,大部分人同阵地上的其他战士一样,连个像样的军演都没有参加过。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去阻止死亡地带的继续发展,反而成建制的冲了上去,豪气万丈的想要夺回一线阵地。结果自然是惨遭重创,因为靠着反复冲锋,利用人肉来做拉锯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军的卫戍部队有多少十年没参加过军演的?这个数目恐怕会让人吃惊。预备役级别的军演不算,那种东西,不如说是过家家。)


一个团的司令部能有多少人?

满打满算也就十个人?二十个人?能干什么?


带着这二十多个人,李明回到了第一线。

原本千多人的队伍,李明大致的数了数,现在只剩下还不到一百人,可他却没有在这些躲在废墟后面的残兵败将中看到工兵连的一个士兵。

“工兵连呢?”

李明询问他的警卫员。

工兵连没有冲在一线的习惯,也没有留下断后的能力,这支部队应该在战线后方,而不是前方!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让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响亮的国歌骤然响起,瞬间就被巨大的爆炸声所替代。

工兵连抱着他们的炸弹,躲在着火的废墟之中,避开了敌人利用红外线进行生命扫描的仪器,突然冲出,用自己的生命和意志,狠狠的痛击了抹上第一战线的敌人。十倍于将楼房炸塌的纳米黑索金炸药,自然也能够隔着几米远炸死穿着三层防弹衣的美国外籍军团。


贝肯刚才还在和沙皇探讨着镰刀的性能,现在却吃惊的看着前方几十米外新出现的大坑。他派过去到前面阵地探探路的二十几个人,无一幸免。

所有外籍军团士兵身上的单兵电脑都同时报出了一个数字,

“412。”

也就是说,“台湾”(美国)外籍军团第一营,被一个团的三流部队消灭了将近五分之一的力量!

贝肯憎恨他现在的对手,不但打乱了他设定的作战计划,而且大大的重创了他的队伍,又浪费了他的时间。如果等到风眼过去,台风再次来临,上面给的任务,就肯定不可能完成了!

贝肯恶狠狠的不知道对谁在说,

“如果你把路让开,我就留你一条生路,如果你仍旧带兵阻击我们!我就要灭了你们!”

————————————————————————————————

赶出来五千四百字。

抱歉了。

28日说好的八千,实在完不成了,喝了不少酒,困得要死。

明天起床,努力的完成任务,我会尽量的补上欠账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