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爱拈花惹草的黄永胜上将

沉默的麻雀 收藏 23 19254
导读: 黄永胜的毛病特别明显,就是爱拈花惹草。就在抗战十分紧要时,他与一个地主女儿也打得火热,受到聂荣臻的严厉批评。正是为了生活作风的事,他感到没脸见人,想调到别处,正好第二野战军成立,黄永胜担任热辽纵队司令员。 黄永胜开国时被授上将军衔1980年11月20日至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依法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10名主犯: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 林彪反党集团中,除林彪以外,资格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黄永胜的毛病特别明显,就是爱拈花惹草。就在抗战十分紧要时,他与一个地主女儿也打得火热,受到聂荣臻的严厉批评。正是为了生活作风的事,他感到没脸见人,想调到别处,正好第二野战军成立,黄永胜担任热辽纵队司令员。


黄永胜开国时被授上将军衔1980年11月20日至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依法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10名主犯: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


林彪反党集团中,除林彪以外,资格最老、职务最高、唯一在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就是黄永胜了。他有过荣耀的历史。毛泽东1927年发动秋收起义,率领部队上井冈山,其中就有黄永胜。这批人员中知名度较高的有:罗荣桓、谭震林、杨得志、曹里怀、黄永胜等。但在“文革”之中,黄永胜紧跟林彪,网罗罪名,陷害老帅,打击忠良,劣迹斑斑。


1、战功赫赫,污点明显


1927年,是中国历史上最动荡不安并发生巨变的一年,北洋军阀基本上被打垮,革命犹如狂风暴雨席卷大江南北,革命的中心由广州北移武汉。有志青年纷纷投人革命队伍。家庭贫寒、只有初小文化程度的黄永胜,也随着革命浪潮从湖北咸宁入伍到武汉警卫团。9月又随军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一师的战士,12月又在江西遂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红四军中,他历任排长、连长、副团长。


由于在井冈山根据地建设中,特别是在五次反“围剿”中,英勇善战,屡建功勋,黄永胜的升迁很快。1931年他还是红军的一名团长,第二年便升为师长。长征到达陕北之后,黄永胜担任红一军团4师副师长,开始在军团长林彪手下工作,并参加了直罗镇战斗和东渡黄河作战。1936年6月,入红军大学第一期学习。1937年1月任红一军团第2师师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黄永胜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3军区副司令员。1942年2月,任晋察冀军区第3分区司令员,后又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2旅旅长等职。他在聂荣臻司令员的指挥下,迎击国民党的进攻,先后进行了绥远战役和反抢占战役。反蚕食斗争的4年里,他一直在聂帅身边工作,带兵打仗,虎虎有生气,有勇也有谋。


可他的毛病也特别明显,就是爱拈花惹草。就在抗战十分紧要时,他与一个地主女儿也打得火热,受到聂荣臻的严厉批评。正是为了生活作风的事,他感到没脸见人,想调到别处,正好第二野战军成立,黄永胜担任热辽纵队司令员。1946年8月,承德失守后,黄纵队划归东北民主联军建制,黄永胜从此投奔在东北王林彪的门下。


1947年下半年,黄永胜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第8纵队司令员。以后东北野战军成立,他又担任第6纵队司令员,改称第四野战军时任45军军长、第14兵团副司令员等职。他虽然为辽沈战役立过功勋,但玩女人的毛病始终不改。据说进城后,罗荣桓元帅发的最大的一次火,就是为黄永胜玩女人,说他这么大年纪,这么高职务,还不改,还要不要脸了?!


2、教唆孩子诬告罗、贺两家


全国解放后,黄永胜南下广西,任第13兵团司令员兼广西军区司令;第15兵团兼广东军区司令、华南军区副司令等职。抗美援朝时任志愿军第15兵团司令员。后任中南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担任广州军区司令员。


在二野时,黄永胜和罗瑞卿共过事,也许是这个原因,在林彪阴谋打击罗瑞卿时,黄永胜“作战”不力,林彪很不满意。叶群给他透了信,黄永胜赶紧给叶群写信:“我说得不好,跟得不紧,我不敏锐……你转来林彪的指示,我是蠢猪。”几个月后,黄永胜与老婆项辉芳感觉到政治风浪有变,决不能再失去林彪这只大船了。正好他们的4个孩子到北京串联,住在贺龙元帅家。黄永胜得知后马上命令他们返回广州,夫妇俩联名写信给叶群表示效忠。


林月琴那里,我们曾给孩子们打过招呼,不让到她家去,但不好把内情告诉他们。贺的情况,我们十一中全会以后才知道,孩子们早已外出。当然,就是在家也不便告诉他们。所以,他们糊里糊涂,被人拉着,经常去小龙那里!不知他们谈了些什么。待回来后,再予查问。总之,孩子们幼稚,容易上当,今后我们一定加强教育。


当孩子们一回到广州,黄永胜就教训了他们一顿,同时叫他们给“林彪伯伯”和“江青妈妈”写了一封信,信中造谣说他们到林月琴家里,林月琴对他们特别好,并一再打听广州军区“文革”情况,这是别有用心。还说贺龙的小儿子小龙搞秘密组织,准备秘密串联,说罗家和贺家的人在调查、整理王任重的材料及关锋、戚本禹的讲话,等等。


林彪很欣赏这种全家式的效忠,不但原谅了黄永胜的不得力,还准备重用他。


事隔不久,发生了所谓的“杨余傅事件”,代总参谋长杨成武被打倒,黄永胜被扶上了总参谋长的位置。叶群及时将这个“好消息”透露给黄永胜:让你当总参谋长是林彪提议的,林彪早已有内定,林彪让我宣传你的历史和大节好。就这样,黄永胜后来居上,比另三大“金刚”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上贼船晚,却最受重用。


3、曾对罗荣桓感恩戴德


其实罗荣桓称得上是黄永胜革命的领路人。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黄永胜对此不但不否认,还经常说在嘴上,写在文中。1960年,他写过一篇《井冈山上红旗飘——连队生活回忆片断》的文章,回忆当年他当班长时,连党代表罗荣桓对他的教导。其中有一段描述他因动手打一名违犯群众纪律的战士,罗荣桓谆谆开导他的故事。文章写得情真意切:


……第二天一早,点过名之后,因下雨没有出操。连部的小传令兵忽然到班里找我,说罗党代表要我到连部去。我到了连部,党代表见我来了,把他坐的板凳让出一节叫我坐下,然后问道:“你们班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情呀?怎么深更半夜还吵吵嚷嚷、哭哭啼啼的?听说你还打了人?”


当时,旧军队的作风影响还没完全消除,我并不认为上级打部属是一件什么严重问题,何况说被我打的人又是咎由自取呢!我把事情的经过情形同党代表讲了一遍,最后理直气壮地说:“他犯了群众纪律,又不执行命令,我才打了他一巴掌。”


“唔!这么说你打人是对的喽?我提一个问题,不知道你考虑过没有?你当班长,如果不打人,有没有办法把全班管理好呢?”


这倒是一个新问题,我一时竟无法回答。


“怎么?没有想过吧?我再问你,如果你当士兵犯了一点错误,班长把你打骂一顿,你的心里会怎样呢?”


我一声不响,心里却在想着党代表提出的问题:是呀!如果我的上级把我打骂一顿,我的心里怎么会好受呢?我打人家不也是一样吗?


党代表接着说:“毛委员教导我们,用打骂来代替管理教育,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弟兄们有了缺点错误,要反复地向他们讲清道理,使他们明白为什么错了。要以理服人,不能以力服人。口服不如心服,只有心服了,才能做到自觉地遵守纪律。今后无论如何也不准打人了!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我讲的道理对不对?”


我原来一肚子的理由,被党代表这么一说,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终于在党代表和连长的面前承认了错误。这对我是一次深刻的教育,从那以后,我一直牢记着这件事情。那是我第一次打人,也是30年多年来最后一次打人。


说得何等好啊,一个充满着无限感激之情的黄永胜。但不到10年,黄永胜竟变得像害怕瘟疫一样怕接触“老领导”的遗孀,急忙割断哪怕是下一代之间的联系。政治扭曲了人。这不能不说是黄永胜的悲剧,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4、自告奋勇与林彪联姻


黄永胜从广州调到中央,对林彪自然是感恩涕零。1964年7月。项辉芳利用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杨梅生的爱人刘坚是原广州市市长朱光爱人余修的入党介绍人的特殊关系,根据叶群的授意,从余修家骗取了名人画卷共77轴,画册54本,碑帖8册,线装书63函另510册,精装书17册,还有其他一些文物,托人将这些文物全部装箱,送给了林彪和叶群,以表忠心。叶群见项辉芳懂些文物,态度积极,就委托她帮助收集古瓷和名人字画。以后,项辉芳利用红卫兵破“四旧”的机会,搜罗了不少名贵字画送给林彪、叶群。


这还不算,当叶群一张口要给林家选婿之时,项辉芳自告奋勇,加入了“选驸马”行列。她首先带着自己大儿子的照片跑到北京向林家提亲。但是叶群婉言拒绝了,理由很简单:黄家大儿子“个子太高,与豆豆不般配”。但从后来叶群谈话中,可以揣摩出其真实含义:她怕与高干结亲后,因联姻而影响政治前途,万一黄永胜要是倒了呢,岂不株连自己?


1969年7月9日,项辉芳奉叶群之命,以总政文工团招演员为名,去长沙特招“合格的候选人”。她到了长沙,立即组织人在长沙、益阳、常德、株洲等地挑选。但最后还是在北京部队找到一名年青军医,她觉得很满意,便亲自打电话布置政审,并把材料送到林家大院。


林豆豆本来已在空军有一个男朋友,对叶群选婿毫无兴趣。无奈吴法宪奉叶群之命,将她的男朋友发配外地。项辉芳以选保健医生为名,将这位青年军医送到了毛家湾。


就在这一年,项辉芳又帮助“老虎”林立果相亲。在广州,她凭着黄永胜的地位,动员了广州军区的大批力量,几乎把广州军区文工团、歌舞队的人都投人了。她自己则坐镇广州指挥。然而,广州大地独特的风土使这里出生的人多半是高颧骨、黑皮肤、深眼窝,这与叶群选媳的条件相去甚远。好事虽然没有办成,黄、林两家的关系却更加密切了。


然而正当项辉芳全心投入政治斗争之际,没想到后院起火了。她既把叶群当做她的知心人,就把黄永胜喜新厌旧的事写信告诉叶群,想让她替她“做主”,好好教训教训黄永胜。她哪里知道,这也成了叶群控制黄永胜最有力的武器。


5、李必达事件


不久,黄永胜的秘书李必达揭发黄永胜等人问题的信落人叶群、黄永胜的手中。不久前还与黄永胜大动干戈的项辉芳又回过头来,加入了帮助丈夫过关和挽救败局的活动中。


1969年4月30日期,在押解李必达到广州的飞机上,李必达在《毛主席语录》最后一页纸上写了“因为我揭发反革命集团罪行,所以被害,要求革命同志帮助我向毛主席报告”。机组人员在飞机上拾到语录本,交给吴法宪。吴法宪交给叶群。叶群又把黄永胜和项辉芳叫到毛家湾研究对策。项辉芳受叶群指使,向黄、吴、叶、李、邱写报告,给李必达罗列盗窃机密、企图谋害总长、散布流言蜚语的罪名,指使看守人员加紧了对李的看管和审讯。


黄永胜被捕后,项辉芳也于1971年12月由中央专案组审查。1978年6月,黄永胜由中央专案组定为林彪死党,敌我矛盾,开除党籍军籍,送到安徽省白湖农场监督劳动。同其他被告家属一样,中纪委于1979年9月宣布对项辉芳进行重新审查。后来黄永胜判决后,项辉芳同他离了婚。


6、紧跟林彪迫害老帅


1967年4月,“文革”“二月逆流”之后,军队中一小撮人开始反对老革命家,谋取军权。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来到北京。一到毛家湾,林彪热心接待老部下。他启发性地问道:“对于当前部队和地方某些群众组织的关系比较紧张,你看应如何处理?”


黄永胜不假思索:“我看就是重申八条,贯彻八条。支持八条中的不准以任何借口冲击军事机关,不准随意揪斗军队领导干部。”


林彪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说道:“只靠八条是不解决问题的,现在需要有新的东西,向全国发出一份新命令,规定几条。”


黄永胜连声附和。很快,林彪炮制的“十条”出笼了,几天之内就发到全国各地。“十条”的发布等于是给冲击部队的群众组织火上浇油,这正好适合林彪唯恐军队不乱的意图。


5月27日,黄永胜回到广州后,伙同政治委员、第二书记刘兴元组织专案小组,开始迫害军区领导干部,制造了文年生、相炜、江民风、陶汉章反革命冤案。


不久,黄永胜一伙又制造了“广东地下党”冤案,受到诬陷迫害的人达7200多。其中包括我党早期著名农动领袖彭湃烈士的母亲、儿子以及烈士的侄儿、堂弟、堂侄等。


黄永胜进京不久,就主持总参党委扩大会议,在会上说:“总参出了不少坏人,有黄克诚、罗瑞卿、张爱萍、王尚荣,现在又出了杨成武”。12月25日,他在听取总政军管小组汇报时说:“你们要交待政策,利用矛盾,分化瓦解,各个击破”,“总政是水浅王八多”。


在此期间,黄永胜以总参谋长和军委办事组组长的身份,秉承林彪旨意,成立材料组,罗织罪名,并且停发军委几位副主席的文件,收缴中央军委的全部印章。他在总政制造冤案792起,受诬陷迫害的达839人,其中军以上干部52人。


与此同时,黄永胜在林彪的指使下,歪曲历史事实,诬陷聂荣臻是“华北山头主义”后台,11月又说:“每一个大转折总有些人出来反对主席的正确路线……聂荣臻这一辈子也没有干什么好事。这些人是不会死心的,一有适当的气候就会起来搞名堂。”


1968年5月,黄永胜在对贺龙专案组人员讲话时,大肆鼓动说:“贺案很重要,他是大土匪,大军阀,大阴谋家。这案很大,面很宽,有很多人,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努力。搞案子本身就是一场阶级斗争,要把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挖出来,要猛打穷追,要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并扣压了贺龙元帅写的8封申诉信。


最惨无人道的是1968年8月,黄永胜与吴法宪召集罗瑞卿专案组开会,传达林彪诬陷“罗瑞卿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十分狡猾,可恶至极”。他还在原罗瑞卿专案组写的一个关于推迟罗瑞卿手术治疗的报告上批示“同意”,赞同对罗瑞卿进行不间断的审讯和斗争,待秋后再动手术。这使将军的左腿失去了安装假肢的可能,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在处理彭德怀一案中,黄永胜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