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67中门朝北-忆当年北京67中的那些事(初中版)(三) 未完待续

huke999 收藏 5 168
导读:第四篇 我们原来赛神仙 三十九层天外天 白云深处有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 只怕凡人心不坚 这首偈语传说是弥勒佛的化身布袋和尚留给我们广大尘世间的肉体凡胎诸等俗人的,大意是告诉我们神仙都是了不起的凡人不畏艰难险阻,披荆斩棘,刻苦学习,勇攀高峰,终于铁杵磨成针似的成了神仙,到天上享福去了。 历经二十几年世间沧桑不堪回首,几度风雨,几度春秋,看来神仙死活也是作不成的,享福就

第四篇 我们原来赛神仙


三十九层天外天


白云深处有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


只怕凡人心不坚


这首偈语传说是弥勒佛的化身布袋和尚留给我们广大尘世间的肉体凡胎诸等俗人的,大意是告诉我们神仙都是了不起的凡人不畏艰难险阻,披荆斩棘,刻苦学习,勇攀高峰,终于铁杵磨成针似的成了神仙,到天上享福去了。


历经二十几年世间沧桑不堪回首,几度风雨,几度春秋,看来神仙死活也是作不成的,享福就更别提了。但最要命的是,我对生活的理解与菩萨们的善知识正好相反,从踏入中学校门到步入不惑,正是一个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快活小神仙在父母,老师,社会的重压下,终于一步步成长为现在的凡世间受苦受难的正人君子。假设让当时的我们一成不变地走进现在的社会,一定个个仙风道骨,在各位凡夫俗子眼里那如果不是白痴,还不就是神仙吗!反倒觉得菩萨说的也未必对,应该是:


少年本是小神仙,


不幸落入尘世间


凡人本是神仙做


只怕神仙心不坚。


如若诸君对我所言有微词,那不妨看看我们班最典型一号大仙——老秃子。


老秃子并不秃,原名林虎,初一刚入学时身高处于第一集团,与祁红利同桌,那时侯长的比较丰满,但不算肥,脸部两腮一边一块圪塔肉,使得他胖胖的面庞显得凹凸有致,不用咬牙切齿,胜似咬牙切齿。这模样代表我们伟大祖国不仅繁荣昌盛,而且坚强如钢。老秃子的性格是乐天派中也罕见的乐天派。虽然身体长得十分匀称,但人家硬是把自己打扮成上长下短。办法是上身穿件较长的“军大褂”(别人穿的那叫军服),下身不就显得短了嘛。最有趣的是动作敏捷,全得益于他独家绝技,小碎步快跑。我在课间经常能欣赏到他那矫健的身影,两脚紧倒腾,上身左侧右闪,在教室里横七竖八的课桌椅排成的八卦阵中,纵横其间,好不潇洒,恍惚间仿佛从他那脚步下流淌出美妙的京剧的锣鼓节奏,绝对是一种享受。


记得刚上初一时,各科老师为了了解一下新生的学习水平,纷纷举行各种规模的摸底测验,到成绩出来时,老师就会在课堂上当场放榜,一边念你的名字,一边公布你的分数,然后示意你上台拿回自己的卷子以作纪念或学习资料。刚开始同学们的成绩都不会太差,所以一般都大摇大摆走上讲台,顺便让大家认识一下。当然,也有个别像耿杰那样拿了99分也哭鼻子的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每到此时,我发现右前方的一位林虎同学不用老师叫名字,一到自己的卷子发榜时,老师还没发话他就“噌”的一下窜上讲台就把自己的卷子拿回来了。也听不到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得多少分。一回座位马上把卷子藏的严严实实。看到如此奇观,我百思不得其解,虽说他坐我前头,那也是从后数第二,离讲台八丈远,他怎么知道老师拿着的就是自己的卷子?有特异功能?不像啊。后经仔细观察,原来每当老师发卷子时,会有时一怔,这时老秃子就不失时机地冲上去,屡试不爽地把自己的那份拿了回来。那么,各科老师为何会有这不约而同的一怔呢?原来,老师发现本班某一新生的试卷上署名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后来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我军元帅——林彪。当年正是公审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时候。难怪老师一看这名号一下还就反应不过来,难免一怔。这也怪老师收卷子时偷懒,让我们把卷子从后面传上去,每当林虎的卷子传到老师手里,便定有好事者在他那“虎”字上添三撇。好事者谓谁,祁红利也。因为林元帅英年谢顶,和他差三撇的林虎便沾了他老人家的“光”,成为本年级大名鼎鼎的——“老秃子”。不过估计人家这不同寻常的经历由来已久,久而久之便有了这老师一怔而起,百发百中的独门绝活。


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林虎同学那永远旺盛活力和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就在刚上中学的那年冬天,天寒地冻。当时老天爷还是比较负责的,不像现在,该冷不冷,该热不热,而且还没个准。当时大家一说话满嘴直冒水蒸气,每个孩子嘴上好像挂个小烟囱。天一冷,课间到教室外面去的人就少了,都喜欢围着炉子。母校当年教室相当简陋(和现在比),教室里虽然生着火炉,但温度还是跟外面相差不大。我下课时最多到门口站站,以免睡意朦胧地上下一节课。可就在这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寒冷的季节,我们班老秃子不知吃了什么蜜,抄起班里唯一的涮抹布用的破铝盆,特有节奏地踩着京剧里才有的锣鼓点,锵锵锵锵锵锵哐其得锵,跑了。不一会,又锵锵锵锵锵锵哐其得锵,回来了,跑到教室门前大约6,7米左右的空地上,向与教室平行的方向小心翼翼地一倒,一滩水迹留在地上,紧接着,他二话没说,又掉头锵锵锵锵锵锵哐其得锵,跑了。虽然老秃子矫健的倩影让我们十分享受,但也确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大冬天的给什么植物浇水那,冬小麦?不能吧,那是我们做操的圣地,早被洋灰和水砸结实了,就是夏天也长不出苗啊!你问他吧,人家没工夫理我们,全身心沉浸在艺术的海洋里。按我们教室到厕所的距离,老秃子来回三四趟就响上课铃了,于是,每到课间你都能看到林虎那忙碌的身影。莫名奇妙的弟兄们看两个课间就不耐烦了,第三节课间,当林虎端着水锵锵锵锵锵锵哐其得锵跑过来时,祁红利健步上前,飞起一脚,原来可能是想把盆里的水来个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击,只可惜大祁当年还小,基本功不行,抬腿过了50度早就没了力道,再加上老秃子像捧着鸡汤一样端得高高的,等大祁的脚尖够着盆底,也只是轻轻一磕,盆中荡起一圈涟漪,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只见好老秃,双手忽的往前一送,一条白练划过空中。也怪我少见多怪,这种水盆一晃荡就泼出去的生活小窍门到现在也没见过第二个人用过,百米开外端来的水,就算洒一半到我身上,要泼?不是神仙,谁想得开?就当欢呼声响起来的时候,林虎很谦虚地呵呵笑着,又锵锵锵锵锵锵哐其得锵,端水去了。第二天,谜底揭开了,就在林虎精心浇灌的地方出现了个迷你溜冰场,1米多长,半米宽,只见老秃子右腿绷,左腿蹬,一会从左滑到右,一会从右滑到左,自己欢呼着,乐此不疲地玩着他的溜冰圆舞曲,只看着我们目瞪口呆,从此,这一幕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后来我们长大成人,当二十几年后,我们又相逢时,林虎已是我军某总医院一位设备维护工程师,踏踏实实地当了一位凡人。可我总忍不住地想,如若当年那位小神仙泼水造冰的故事般到医院里,那将给广大医患带来多少欢乐。不过,当真如此,那他离三病区也不远了,那是精神病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