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第八十七章 到底你们是什么人?

guohj92 收藏 10 2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今天老有事,坐不下来,内容短点,各位大大将就看吧,明天补上。再次征求书中龙套的姓名,有感兴趣的大大赶紧报名) 我这句回答把那个中年人气的鼻子都歪了,不过作为俘虏,他还是很有自觉性的,站在我的屋檐下,不低头能行吗?他一赔笑。 “小将军,您说笑了。” “我说什么笑了?难道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今天老有事,坐不下来,内容短点,各位大大将就看吧,明天补上。再次征求书中龙套的姓名,有感兴趣的大大赶紧报名)

我这句回答把那个中年人气的鼻子都歪了,不过作为俘虏,他还是很有自觉性的,站在我的屋檐下,不低头能行吗?他一赔笑。

“小将军,您说笑了。”

“我说什么笑了?难道我不是大汉人?”

“您是大汉人。我是想问你们是哪里来的啊?打的我们这么惨,您怎么着也要让我们知道自己是败于谁的手中吧?”

“行,告诉你,我是赵统。”

“赵统?怎么没听说过啊?”

那中年人郁闷了,也是啊,我才多大啊,声名要是传到这里,我不成神仙了。看这中年人这么郁闷,旁边张苞凑过来,在那人面前晃晃自己的黑脑袋

“喂,他无名之辈。”

用小指头指了指我,紧接着又用食指反指着自己的鼻子。

“看看,认识我?”

那中年人摇了摇头。

“不认识。”

“不认识?太遗憾了,竟然不认识我!我乃……”

咳咳,张苞不知怎的咳了咳。

“告诉你啊,刚才我咳是怕你吓着,让你有所准备。听好了,我祖籍乃是幽州涿县,你家张爷爷姓张名苞。”

废话,张苞还能是李爷爷。

“哎哎,你听说过没有。”

和那中年人绑在一起的那个九尺大汉眼珠子一瞪。

“没听说过。”

气的张苞一蹦老高,落下来后,弯下腰,盯着这两个人,那中年人说了:

“看你的模样和兵刃,你莫非就是喝断当阳桥,吓死夏侯杰,惊走曹操的张飞张将军之子。”

这下张苞乐了。

“哈哈,没错。三弟,看看,大哥我比你有名吧!”

那中年人眼光一亮,很是肯定的问我:

“那将军就是长坂坡七进七出曹营,视百万曹军无物,独挑54员上将,忠心救幼主的赵云赵将军之子了?”

我点了点头。

“在下正是我父不肖长子。”

那中年人一惊,脸色变了变。我的手指头还有点麻,刚才针灸的人太多了,救这么多人不是人干的活啊,我边揉指头边问那人。

“你们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打的不错啊。”

旁边的高宇也在点头。

“我在南中一带还未遇上如此强劲的对手啊。”

中年人脸色一红,很是正经的说:

“败军之将何敢言勇!我,姓孟,叫孟节,我身边这个胖大的高个是我二弟孟获,断腿的那个是我三弟孟优。我祖上本是楚人,家里世代相传最早的祖上乃是楚国荆襄一带孟氏大姓家族,秦灭楚后,祖上不愿在秦王统治之下生活,就往西南迁移,直至朱提,躲在了秦军未到的夜郎国境内朱提一带。祖上和当地蛮人多代通婚,人口逐渐繁衍,子孙众多。后来我们这一支就继续南迁,在建宁一代定居下来。我们这一支在建宁到我们兄弟三个已经3代了.节也一直向往中原文化,内心虽然还认为自己还是个汉人,可经过这么多代,在外人眼里,我们早已是真正的蛮夷了。”

说到这里,孟节自我嘲笑的摇了摇头。

“建宁离中原相隔万里,朝廷的统治在这里名存实亡,一向是当地夷帅和大姓说了算。不夸张的说,我们孟家在建宁可算作是第二大姓,第一大姓就是雍家,他们仗着有人在朝廷做官,掌握了建宁实际统治权,连我们孟家也要受他差遣。此次出兵牂柯,他自己不但不出兵,却要我们孟家和其他各洞出兵,甚至连粮食都要我们自己出,我还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想趁机削弱我们而已。”

“我从小也习练了一些武艺,又好读兵书,祖上海传下来一些练兵之法。平常我就集合我们孟家的子弟和依附于我们的青壮习练战阵,再加上我二位弟弟还算武艺高强,特别是我二弟,手中大刀在建宁一带还从未遇上敌手,各夷帅也都是很佩服他的武艺,并且我们这支孟家军在建宁一带历次争斗中还未遇上对手,也还算小有名气,可是,今天你们这般小将才让我开了眼界,论战阵,杀的我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论斗将,那位将军一斗二而不败,唉,惭愧啊!我,井底之蛙啊。”

我的妈呀,这是孟氏三兄弟啊,前一世我诸葛师傅南征就是擒的他家老二啊,还弄了个七擒七纵。可可,他们为什么来这牂柯郡啊?

我就问他:

“那你们为什么从建宁跑来牂柯郡?”

“为什么?你以为我们愿意来?我们被逼无奈才来的。雍家告诉我们要是我们不来,就要联合吴人灭掉我们,并且允诺此次所抓之人可分三成与我们几家。既然如此,我们就来了。正是为了减小损失,在我的建议下,我们才围而不打,准备用最小代价尽量抓活的。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明明他们已经青壮尽出,不可能有援兵了,可你们又从天上下来,还把我们打了个惨败。我们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我微微一笑。

“孟先生,也巧了,我们也是刚刚赶到。这就叫天不灭他们啊。”

说话间,庞统师叔他们也过来了,沙摩柯这次没过来,那边确实有些奸细还在里面,已经找出十几个来了,他在那里正在收拾他们。庞统师叔一来到这里,我就懒得先和这帮人说话了,赶紧拉过吴普师兄,介绍了我刚才处理伤口的情况,吴普师兄了解了情况,就赶快安排那些救护人员去整理那些伤员去了。

胡驹把那个老士家的公子哥穿在大棍上给扛来了,老远就能听见那个公子哥在嚷: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这个臭家伙,轻点,疼死我了。”

一看就知道,胡驹在路上没少折磨他,那公子哥给绑了个四蹄朝天式,胡驹的大棍就穿在那绳子中间。胡驹看来是看那家伙不顺眼,边走边故意把他荡过来荡过去,一会儿那公子哥的脑袋撞在路边的树干上,一会肚皮碰在路上鼓起的石头上。到了近前,那家伙脸上已是被树枝划了不少血痕,衣服也磨破了不少。看看到了我们跟前,胡驹一顺大棍,就把那家伙从大棍上摔了下来,疼的那家伙又是大叫一声,嘴正磕在一块石子上,弄得满口是血,嘴皮破了。

我招了招手,过来一个救护队员,赶紧给这公子哥处理了一下伤口,好让他说话清楚点。这时高宇过来说原先孟节的中军大帐已经收拾出来了,让大伙到中军大帐说话。庞统师叔就带着我们,胡驹押着这几个俘虏一块往中军大帐走去,边走,我边介绍了-孟节的情况,庞统师叔点头示意他知道了。坐定之后,胡驹拖过那个公子哥来,庞统师叔就问他到底什么人。那公子哥一开始还昂着个头,要充好汉不回答,旁边可惹恼了张苞,他抽出肋下宝剑,让胡驹把那人的手给按到桌子上,他做势准备砍那公子哥的指头,那公子哥吓坏了,赶紧放了软话。

“别砍,我说还不成?”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