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三十一

woshi3suo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甦文在地下赌场里来来回回地下注,众人都看到他有输有赢,但给人的感觉是输比赢多。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赢是输。最后一把,甦文赢了五千多,散场的时候他的心思已经到了英治的某个饭店里了。今晚吃的什么内容,饭后有什么安排,该说一些什么样的情话。打算起来好不愉快。他步履轻快地走出了地下赌场所在的单元,招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知道了,我一定谨记尚伯的教诲,好好教导小女成人成才。”韩琛正色地回答道。

尚则义:“有空呢,就多抽时间陪陪小孩子,如果不注意,尤其是单亲家庭,会养成不好的性格的。”

“是,我也很想,”韩琛点点头,缓了一下,“但是现在社团的事情很多,生意很忙,实在是走不开喔…”

“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呢?”尚则义似乎是不满道。

“我是社团的人,社团的事情,当然是我的事情了。我只有一个女儿,但社团有这么多兄弟,我想,女儿要是长大了,也会理解我这个做爹地的难处的。”

尚则义的双眼几乎眯起来了,像个蜡像一样坐在那里。

“尚伯…”韩琛坐直身来,认真道:“现在我生意上遇到一点麻烦,不知道该怎么做。”

尚则义没有说话。

“是这样,”韩琛知道这是尚则义默认他继续了。“我,和内地的朋友在广州合伙做了点小生意,前两天被那边的地头给封了,有人说,是山西佬做的。”韩琛说完便观察着尚则义的表情变化,但让他失望的是,尚则义没有任何动静。

“嗯,大陆那边有人过来,就是那帮山西佬,姓桑的。他们想进来,听很多人说,他们别有用心。也有人说,他们只是单纯想过来做生意。我现在判断不了,所以也不知道该怎样打发他们。”

“上门都是客,全靠打发,也不行的。”尚则义漫道。

“我知道。不要说是大陆,桑家在东南亚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现在他们要过来,我如果是不给这个面子,到时候吃不消的。”韩琛似乎有点恼,“但现在,如果随便就把他们放进来,我怕他们把HK的市场搞乱了…”

尚则义像睡着了一般。

“现在我怀疑他们对我不满意,叫人封了我广州的生意。这不要紧啊,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我就不做广州的生意咯。再退一万步,我哪里也不去了,就在HK混,混到老死,这样总行了吧?”韩琛略略激动了一下,马上又缓下来,“现在不是这个问题啊。我怕别人说我里通外人,抢自己人的饭碗啊…”

“谁这么说?”尚则义突然抬了抬头,问道。

“没有,现在还没有。”

“没有人,你自己说的算什么?放屁啊?”尚则义问。

韩琛感到不妥,但仍是镇静道:“但是不久以后,就难说了。不是难说,是一定有人说!”

尚则义又恢复了平静,问:“说什么?”

“尚伯,”韩琛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别人要来做生意,我们拦不住的。‘市场’不是我们[和胜义]的,是大家HK人的。这个是大势所趋,我们很难阻止得了的。就算现在不让他们来,九七之后,政府出面,该来的不是还得来?”

“你看准了没有?”尚则义平静地问。

“不是啊,尚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韩琛把椅子往前拉了一下,几乎是把自己夹在椅子和桌子中间。“我有我的难处啊…”

尚则义:“做什么?”

“我的生意没有了,是山西佬做的。我一个人搞不定啊…”

尚则义抖着小腿,连韩琛也感觉到了桌子在动。

韩琛说:“我现在只想搞定生意,让我马步的兄弟有饭吃而已。”

“你自己的生意…”尚则义卡住了。

“是,是我自己的生意。但我也是社团的人嘛,人家欺负我…”韩琛觉得这个措词不好用,“那,我该怎么办?”

“既然是你自己的事情,那你就自己去搞定。”尚则义冷冷地道。

“问题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啊…”韩琛为难道。

“我送你四个字。”

韩琛往前挪了挪身子。

“以和,为贵。”尚则义最后用轻轻地手杖柱了柱地板。

“以-和-为-贵?”韩琛打量着这四个字。

“现在时代不同了,什么都是谈的生意…”尚则义张了张嘴,又停住了,“你,去处理好来吧。”

韩琛刚要垫脚走人,突然缓下来又坐了半分钟,才沮丧地道:“那我回去了…”

===========

“什么环境?”韩琛一上车,文松便关心地问道。

“没。”韩琛板着脸。

文松不信,还问:“以后怎么办?”

韩琛:“你不是说一直都会支持我的吗?”

“啊?”韩琛把文松的原话换过了,文松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说‘没有’那是不行,说‘有’那以后有什么麻烦也会算到自己头上。

“怎么?”韩琛逼问道。

“我都不知道尚伯传授了你什么私密,又怎么敢指手画脚?”

“哦。”韩琛应了一声之后便闭目养神,晾下文松。

“丢…”文松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韩琛:“尚伯叫我有事找你商量啊。”

文松听得韩琛迷迷糊糊地说了这么一句。暗度这里面的文章非同小可,心想今晚一定要想办法找尚则义问个究竟,但眼下总要答复韩琛才好,便道:“这么说,尚伯同意你和山西佬谈啦?”

韩琛:“他要我自己去处理。”

“自己去处理?那即是放手给你去做咯?”文松问话的样子有点难看。几乎把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去。

放你老木,韩琛心里骂着,嘴上却道:“呵呵,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吧。”说完睁开眼睛,用得意的眼神看着文松。

“那你打算怎么弄?什么时候谈?”

“我急什么?我现在不用急了。”韩琛干笑两声,“我等他来找我。”

“恭喜你喔,那么大的转机!”

“也离不开你的帮忙啊。”

“呵呵,既然这么说,那你有什么表示啊?”

“请你去喝下午茶咯。”

“下午茶就不必了,欠我个人情吧,呵呵。”

“好。那现在怎样?送你回去先?”

“嗯,为了你这个事情做完都没睡好,今天上午也不得安生,丢,回去睡觉算了。你什么时候得拿两斤燕窝过来给我补补。”

“好,没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