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消息 奥萨玛·本·拉登是美国“创造”出来的吗?[转帖]

而对 收藏 2 215
导读:奥萨玛·本·拉登是美国“创造”出来的吗? 关于美国曾为本·拉登提供资金的说法经证明是不正确的 美国没有“创造”奥萨玛·本·拉登或基地组织。美国支持阿富汗人民为争取国家独立而战——就像支持其他国家一样,包括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中国、埃及以及英国——但美国并不支持“阿富汗阿拉伯人”,即,那些出于其他目来阿富汗参加战斗的阿拉伯人和其他穆斯林教徒。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恐怖主义分析专家彼得·伯根指出,“阿富汗阿拉伯人采取独立的行动,并且有他们自己的资金来源”。他指出: 有报道指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应该为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奥萨玛·本·拉登是美国“创造”出来的吗?

关于美国曾为本·拉登提供资金的说法经证明是不正确的


美国没有“创造”奥萨玛·本·拉登或基地组织。美国支持阿富汗人民为争取国家独立而战——就像支持其他国家一样,包括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中国、埃及以及英国——但美国并不支持“阿富汗阿拉伯人”,即,那些出于其他目来阿富汗参加战斗的阿拉伯人和其他穆斯林教徒。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恐怖主义分析专家彼得·伯根指出,“阿富汗阿拉伯人采取独立的行动,并且有他们自己的资金来源”。他指出:


有报道指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应该为阿富汗阿拉伯人的崛起负责,这种指责虽然能成为吸引人的报道,但是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事实的真相要复杂得多,这种真相被种种表象所掩盖。由于美国希望否认中央情报局在资助阿富汗战争,它的支援都是通过巴基斯坦的三军情报局提供的。至于武装和训练哪一支阿富汗派别,这是由巴基斯坦的三军情报局决定的,而它倾向于那些最***化的和亲巴基斯坦的派别。阿富汗阿拉伯人通常会和这些派别并肩作战,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人指责这些阿富汗阿拉伯人是中央情报局创造的产物。


20世纪80年代后期负责中央情报局在阿富汗行动的前中央情报局官员米尔特·比尔登说,“中央情报局并没有招募过阿拉伯人”,因为他们根本没必要这么做。成千上万的阿拉伯人自愿为阿富汗战斗,而那些抱着“圣战”目的前来的阿拉伯人“是一些分裂分子…阿富汗人也认为他们是群讨厌的家伙”。同样,阿富汗人很高兴有资金源源不断从波斯湾地区流入,但却并不喜欢这些假仁假义的阿拉伯人,他们觉得这些人总是企图把阿富汗人转变为自己那种极端激进的穆斯林。自由职业摄影家彼得·约弗纳回忆说:“阿富汗人和那些阿拉伯人之间不存在什么被忘却的爱。一位阿富汗人告诉我说,‘每当我们和他们中间的一员产生矛盾的时候,我们就直接朝他开枪。这帮家伙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似的。’"


... 说中央情报局和阿富汗阿拉伯人之间有联系,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阿富汗阿拉伯人一向独立行动,并且有他们自己的资金来源。中央情报局并不需要这些阿富汗阿拉伯人,而这些阿拉伯人也同样不需要中央情报局。因此,认为中央情报局资助并训练阿富汗阿拉伯人,这怎么说都是一种误导。那种‘只要有错就一定得怪中央情报局’的想法完全是过高估计了中央情报局的力量, 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圣战有限公司:奥萨玛·本·拉登的秘密世界(Inside the Secret World of Osama bin Laden)(纽约:自由出版社,2001年), 第 64-66页。)


基地组织二号领导人艾曼·扎瓦赫里证实,在阿富汗作战期间,“阿富汗阿拉伯人”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美国的资金援助。在一本被形容为他的最后遗嘱的书――《先知旗帜下的骑士》(Knight under the Prophet’s Banner)――中(2001年12月起连载于《中东日报》),扎瓦赫里说,阿富汗阿拉伯人的资金都来源于阿拉伯人,这些资金高达上亿美元:

“虽然美国不断用资金和装备来支持巴基斯坦和穆斯林游击队派别,但是,年轻的阿拉伯游击队员们与美国的关系却完全不同。”


“...在阿富汗的阿拉伯游击队员开展活动的资金来源于许多民间组织的援助。这些援助数量极大。”

“阿拉伯游击队员不仅仅为自己的圣战提供资金,他们还把穆斯林的捐款带给阿富汗游击队员。奥萨玛·本·拉登还把阿拉伯民间组织为阿富汗游击队提供援助的数目告诉了我,据他说,在过去十年里,光援助的军用物资就高达2亿美元。由此可以想象,阿拉伯民间组织为他们援助的非军事物资,如,医药和健康、教育和职业培训、食品和社会援助到底有多少…”


“凭着非官方的广大民众的援助,阿拉伯游击队员们建立了训练中心,以及传播信仰的基地。它们构成了新的前线,训练并武装了成千上万的阿拉伯游击队员,为他们提供了生活费用、住所、出行和组织。”(《中东日报》, 2001年12月3日 对外广播新闻处,GMP20011202000401)

阿卜杜拉·阿纳斯是一位阿尔及利亚人,作为阿富汗阿拉伯组织者的最初组织者之一、阿卜杜拉·阿扎姆的女婿,他也证实说,中央情报局与阿富汗阿拉伯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2004年9月12日,在做客法国电视节目“禁忌地带”时,阿纳斯说: “如果有人说中央情报局和阿拉伯人过去常常会面、商谈并且一同筹划行动,那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种事从来就没发生过。”


在1986年至1989年之间,米尔特·伯尔登一直担任中央情报局驻巴基斯坦情报站站长,负责为阿富汗人开展秘密行动计划。在他的回忆录《首要之敌:中央情报局与克格勃最后摊牌之秘闻》(The Main Enemy: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CIA’s Final Showdown with the KGB)一书中,伯尔登说到,美国、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中国、埃及以及英国是援助阿富汗行动中的“主要参与者”。伯尔登写道: “[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于1980年促成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国王达成一项协议,美国每向阿富汗援助一美元,沙特也同样援助一美元,后来 [里根政府时期的中央情报局局长]比尔·凯西又继续将这一协议维持了多年。”(《首要之敌》(The Main Enemy),第 219页)


从1983年到1987年,穆罕默德·尤索夫准将一直负责指挥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的阿富汗部门,负责巴基斯坦援助阿富汗游击队员的秘密项目。在他的著作,《捕熊陷阱:阿富汗不为人知的故事》(The Bear Trap: Afghanistan’s Untold Story)一书中,尤索夫准将证实了美国和沙特这一份协议的存在,他写道: “美国每援助一美元,沙特阿拉伯政府也追加援助一美元。两国合起来的援助资金每年高达几亿美元,这笔钱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汇入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控制的秘密账户中。” (《捕熊陷阱》(The Bear Trap),第81页)


伯尔登证明,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行动计划并没有资助任何一个阿拉伯人或其他穆斯林参加圣战:

“和人们想象的相反,中央情报局从来没有招募、训练,或者是使用过阿拉伯志愿者。阿富汗人更愿意自己去战斗——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满足他们。” (《首要之敌》(The Main Enemy),第243页)


作为米尔特·伯尔登手下的一名案件官员,马克·赛奇曼在1987年到1989年之间一直和阿富汗游击队员进行密切合作。在他的著作《恐怖分子网络探秘》(Understanding Terror Network)一书中,他写道: “没有任何一个美国官员曾经和外国志愿者联系过。他们完全是在不同的领域活动,从来没有出现在美国的雷达显示屏上面。他们有自己的资金来源,和巴基斯坦、沙特官方以及其他穆斯林支持者之间有他们自己的联系渠道,而且,他们和不同的阿富汗抵抗组织领导人之间也有他们自己的交易。在阿富汗,他们的人数很少,没有参加过任何重要的战斗。”(《恐怖分子网络探秘》(Understanding Terror Network),第 57-58页。)


中央情报局发表过一份声明,明确否认曾经和奥萨玛·本·拉登有过任何关系。针对“中央情报局是否曾向奥萨玛·本·拉登提供过资金、培训和其他支援?”这个猜测和疑问,中情局声明道:

“没有。最近媒体上有无数条评论在反复报道一个流传很广、但是绝对错误的说法,指责中央情报局曾经和奥萨玛·本·拉登有关联。事实上,根据记录在案的资料,我们应该知道,中央情报局从来没有雇佣、支付,或者与本·拉登维持任何关系(原文中用了突出强调标识)”。

总结:


美国的秘密援助是针对阿富汗人、而不是针对“阿富汗阿拉伯人”。


“阿富汗阿拉伯人”的资金来源于阿拉伯渠道,不是由美国提供的。


美国从来没有和奥萨玛·本·拉登“有过任何形式的联系”。


“创造” 奥萨玛·本·拉登和基地组织的不是美国,而是苏联侵略阿富汗、阿拉伯对“阿富汗阿拉伯人”的支持,以及本·拉登自己的决定。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