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南进之意

望蓝 收藏 2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赵木等人进入太原城内以是下午时分了,但见城中道路相错,四通八达,到处都是人声鼎沸,繁华异常。赵木从小就在西蜀偏僻的山村中长大,本来就少接触大城市的繁华,更何况是太原这样闻名天下的名城,更是让其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初次到此地,人生地不熟,倍感不便。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孙武虽然也是初来匝道,却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赵木等人进入太原城内以是下午时分了,但见城中道路相错,四通八达,到处都是人声鼎沸,繁华异常。赵木从小就在西蜀偏僻的山村中长大,本来就少接触大城市的繁华,更何况是太原这样闻名天下的名城,更是让其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初次到此地,人生地不熟,倍感不便。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孙武虽然也是初来匝道,却似乎对这座城市了如指掌,对周边的有名建筑更是如数家珍,介绍起来毫无生涩之感。更奇的是,孙武带着他们在城市的偏僻小道中往来穿行,也毫无陌生之感,这让赵木甚为诧异,心想:难道孙武曾经到过此地?

不多时,孙武就带着二人来到了一处人群川流不息之地,对他说道:“少主,这里就是太原城中最为繁华的杭州路!”

“这里就是杭州路!”赵木惊道,看着四周高楼林立,锦绣非常,街上万人空巷,水泄不通,当真是一等一的繁华之地

“是!”孙武道。

赵木轻叹一声,说道:“早年在西蜀听司马叔叔谈论天下人文风情的时候,就曾听说北晋贪恋江南繁华,于是以南唐国都命名此街,以激励国人南进之意!实在是用心良苦啊!”

孙武不动声色的指着前面的一座金碧辉煌的茶楼说道:“那就是北晋上流人士最喜欢聚集的茶楼——眺湖轩!”

“眺湖轩!”赵木皱皱眉头问道:“此名似乎隐有眺望西湖之意!”

“正是如此!”孙武轻轻的说道:“这些年来,南唐为了暂避兵锋,想方设法对北晋君臣曲意逢迎,不仅年年臣供给北晋大量的金银,还送来大量的特产和美女,极力讨好北晋朝廷。北晋帝木达叶深知其意,一方面利用南唐君臣的怯落,肆意榨取;另一方面,又为了防止臣民贪恋南唐之物,以至玩物丧志,失却进取天下之心,所以下达严令:对南唐平常之物克以重税,限制其在市场上的流通,而且除了个别由政府指定的场所以外,禁止销售和使用南唐的奢侈之物,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就连这些王公大臣在家里也不可自用吗?”赵木惊问道。

“是!”孙武答道:“北晋帝木达叶生性节俭,在其宫中就少有使用南唐进贡之物,因此,各位王公都比较克制。据说,北晋前一位宰相,正是在自家举行的小型聚会中,用私藏的南唐上等好茶,为自己最亲密的故人沏了一壶茶水,被木达叶知道后,就直接罢免了他的官职,并要将其全家问斩。后来因满朝文武为之求情,木达叶也感其旧功,不忍相害,才使那位宰相死里逃生,被罢免了官职,扁为庶民,拣回一条命来。从此,满朝震动,再也无人犯忌!”

赵木脸色沉重的点点头:“北晋令行禁止,已是不易;再加上木达叶心智远大,君臣齐心,当真不愧为春秋大陆霸主之尊啊!”

孙武点点头道:“而此茶楼正是太原城中,唯一一家获准经营南唐上等茶叶的茶楼,因此北晋很多王公贵族,富贾商贵也常常聚集于此。所以,在这里常常能获取一些通常不易得知的消息。”孙武看了看,赵木脸上反应,轻声问道:“少主!您看,我们是不是也进去歇歇脚,或许还能有些收获也说不定!”


赵木心中叹道:南唐国弱,风气靡乱,得过且过,偏安一隅;而北晋兵强马壮,已有席卷天下之势,但仍然不苟富贵,贪享乐而失却进取之心;此等强国,可是南唐可比。想到这里,不禁又对北晋帝木达叶多了一分崇敬,要是南唐君臣有其半分雄心,以南唐之富,何以沦落到今天这种任人欺凌的地步啊!”

想到这里,赵木轻轻的点点头,孙武在前领路,一行人向眺湖轩走去。


走进茶楼,一路上所见之物非金即银,连地上所用地毯也是南唐最上等的织品。众人不禁感其奢华至极。

赵木叹道:“只此一茶楼,如此用度,还是有些太夸张了吧!”

孙武道:“据说,这里的设置虽然以南唐茶楼为参照目标,但是却刻意的比其奢侈百倍,让那些见惯了大场面的有势之人都惊叹不已,留恋忘返。而且凡是没去过南唐之人在游历这里之后都有这么一个印象:大家都认为南唐任一平凡之地都有此景,也因此在民间有个名号叫做‘南唐一景,人间天堂’!”

赵木心头一沉,低语道:“北晋君臣用心何其良苦,要是有朝一日,北晋再兴征南大军,这些贪恋富贵的无知之民,也会因为南唐的繁华而跟着趋之若骛了吧!”

孙武低声回答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北晋对南唐江山算计已久,这条小计策也不过是其全盘计划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两人正说着,从远处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三人放眼望去,只见一个商人打扮的胖子,对着茶楼的歌妓一掷千金,惹来了周围人议论。

其中,离他们较近的地方有两个武人打扮的人小声叫骂。一个人面有不甘愤愤的骂道:“又是一个炫耀其富的南国小民!想我北晋强盛如此,在自己的国土上却还要受此等势力小人的闲气,真是气煞我也”

另一个说道:“气什么,想我二皇子大元帅早已运筹帷幄,大军训练多时,如今兵强粮足,早晚就将向南征伐,待征服南唐之日,定要将这般势力之人杀个干干净净,以泄今日之恨!”

两个人叫骂着走出楼去了。

赵木一听,气的直摇头。

孙武小声的说道:“北晋民风朴素,南唐之民由此常讥笑其贫寒。据说,在北晋居住的南唐富商也经常聚集于此,往往一掷千金,彼此炫富,较之在国内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历。因此时常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非议。”

赵木脸上一沉,心中顿时一痛:北晋狼子野心已是路人皆知,而南唐君臣深知祸之将近,却依然如此文恬武嬉,不思进取。就连一般小民都如此猖狂,可知国势垂危,非药可医啊!

想到这,赵木突然觉得爷爷居然把自己一身的理想托付给这样的国家,竟然是为了这些人,呕心沥血,最终被其君臣所猜忌,落得个含怨而绝的下场,或许真的是一种悲哀吧!难道江南的万里锦绣山河终究是守不住,南唐真的已经没有半点希望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