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暮色风雪中盼儿归巢的妈妈

依然阳光灿烂 收藏 22 2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暮色风雪中盼儿归巢的妈妈


在前段日子里看了一些写关于母亲话题的帖子,每次看的时候,都会为作者发自内心的深情而感动。我的脑海中也总会浮现多年前伫立在风雪中为我等候的母亲的身影。这时,常会感觉眼上有股温暖的热流汩汩涌现。如果是在深夜里,我会任由泪水汩汩滑落。

刚刚看到那个叫什么呀呀哇妖抓的家伙写的《女儿要上小学了》,我为文中作者流露出的真情深受感染,突然想到了已有一篇现成的帖子,其中也倾注了自己的感情,遂一起来凑个热闹吧。

记得那是二十年前我上初中一年级的初冬的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与一帮好友在放学后没有回家而直接到一位同学家帮忙栽油菜。那会,我与同学的关系比较融洽,也经常相互结伴去同学家玩或者在农忙时帮同学家做些农活。如帮插秧、收油菜籽、割水稻、栽油菜苗,拔苎麻等。当然,重体力活不用我们担心,有同学的父辈或邻居代劳了。自然而然地,我们常走到一起的同学们自成一个小集体,平时的互动相对更多。

那天下午,天色比较阴沉,下着濛濛细雨。我只穿了一件衬衣与夹衣,尽管不冷,但还是能感觉一点点凉意。第二天上午,我们栽完油菜苗之后,天空居然开始下起了小雪,慢慢地,鹅毛大雪不期而至,很快地,房外成了一片白色世界。尽管常在同学家留宿,也渐渐地适应在家以外的生活。不过,也会有偶尔想家的念头。那时,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因为和同学们相处得很快乐,以至于忘记了要回家,也没有人可以捎信回家。再过一天就到周一上学了,心想到时再回家也不迟。(那时,人们之间的即时联系不会有现在这样方便通过电话就能轻易地找到对方。 我家在湘北农村,当时,每个村都装了一部手摇式电话机,而且有专人管理,以免让小孩因好奇而弄坏。打电话时要通过乡总机再转各地,通话质量也不佳,常常不叫“打电话”,而称之为“喊电话”。)

周一起床时,衣着单薄的我感觉到了些许凉意,但仍然谢绝了同学爸妈善意拿来的同学的衣服。早上我刚到学校,比我低一个年级的邻居拿来了一个布包,并说那是我妈托他帮我捎来的衣服。我咕嘟着埋怨妈管得太多了,还要人家带个布包过来,好难看。自己已长这么大,爸妈可以不管了,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出于礼貌,我接过衣服道了谢。课间的时候,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凉,脚上的低腰球鞋也不能从根本上抵御寒冷。我便拿着妈妈亲手编织的毛线衣跑去厕所里穿上,顿时,一阵暖流涌上心头。回到教室后再换上水鞋,效果立时即现,寒意让妈妈的衣服驱赶得无影无踪。写到这里,我不禁又想起了多年后到大西北当兵时,因为带去了妈妈编织的一件毛线衣,寒冬中同样能从千里这外感受到妈妈手心的温暖。

那时,同学们都是走读。我家离学校不远,只有不到三公里,一条约六公里长的笔直的公路贯穿全村,是我们那一带几个村的主干道,我家就住在公路附近。冬天断黑早,正好那天有些作业在放学后才做完,等往家赶的时候,天快黑了。我与几位同村的同学在村口分手后,此时的公路上已不见其他行人。满眼中都是银装素裹的世界,能见度也很低。风仍然在刮,吹得脸上有点刺骨的痛。雪花还在飘,落到脖子上时不由让人打个冷颤。我一个人走了一段路之后,远远地看见公路中间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白色的雪地中是那样的明显。哦,一个过路人。离家两天没有见到爸妈,这时我也有点想家了,于是,我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然而,我发现那身影们如雕塑般一动也不动地站在路中间。不会是妈妈吧?我的第一感觉想到了妈妈。我转而一想:我家离那还有一段路程,并且天这么冷,妈妈不会出来,此时应该在家烤火,可能是一位住在路边的邻居大婶赶鸡回笼吧?走近点--,走近点--,再近点--。啊?是妈妈!我的妈妈!我看到妈妈头上裹着一条围巾,双手操在袖子里。她一看到我,就连忙关切地问我冷不冷?怎么才回来,前两天到哪去了?不等我回答,她就站在风上头一侧带我回家。妈妈还嗔怪我为什么不回家也不先捎个信回来,让她和爸爸急得要死。对此,我都一一作了回答。回到家,爸爸表情仍然与往常一样,坐在板凳上围着火榻烤火。(我一度认为父亲对我漠不关心。在多年之后,我终于了明白父爱的深沉。)弟弟在桌边做作业,沙发一侧却空着。我就坐在软软的沙发上贪婪地喝着妈妈端来的热气腾腾的辣椒酱豆汤,然后感觉暖和顿现。我回家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二十年。多年在外漂泊,不论自己曾是多么的落魄,但家,总是游子在第一感觉中的最可放心的地方。现在,我亦为人父,有了自己的小家。我们仍然是长年在外,我家七岁的小子就在爷爷奶奶的关怀中度过了六年。去年回老家接小子过来时,我感觉是从父母怀中白白捡来的果实一样。自己没有为家里为父母做些实事,却总是从父母那里不劳而获,心里比较难受。

值得庆幸的是爸爸妈妈都平安健康,甚至还要亲力亲为地做些农活,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孝顺,不用为与子女关系操心。子女永远是父母心中长不大的孩子。往家里打电话的时机一般选择小子在家的时候,那样可以让爸妈听到可爱的孙子的声音,小子也能多体会一些叮咛、一份关注。自己不怎么爱在父母面前说很多话,只是在更多时候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深藏心中。

妈妈心地善良。在儿时记忆中,我们老家常有讨米过活的老年人。每次,妈总是有求必应。或许是因外婆去世得早的缘故,妈妈对乞讨的奶奶更多一份关心。记得有年冬天,妈妈两位白发斑斑的奶奶在乞讨时借宿,妈妈一口应承,让我们兄弟仨睡一个铺,把我们兄弟几个房间的另外一张床让给那两位奶奶睡。尽管我们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然而,奶奶们一睡下就不想走了,每天乞讨到天黑时就回来了。正好那段时间下雪,妈妈总是安抚我们要懂得关爱需要帮助的人。两位奶奶直到那年除夕前一天才离开我家的。我家乡有个习俗:过年时不能有外人在家里,否则不吉利。

妈妈经常教育我们要记得别人的好,哪怕只是受人一点小帮助,也会记在心里,并在一切可能的前提下回报别人。或许是因曾受传统教育多的缘故,本人对很多很多所谓时令的洋节并不感兴趣。然而,对于“母亲节”、“父亲节”“感恩节”,我虽不顶礼膜拜,但感觉人应该学会感恩,懂得尊重与感谢给予自己生命与方便的人。

如今,妈妈头上已生白发,妈妈慢慢地变老。我们兄弟都在外地,很少在家。妈妈常常在电话中安慰我们不要牵挂家里,做好我们的事就是对爸妈最好的回报。至此,我还能要求什么?那就自强不息、奋斗不止吧!

人生中可以忘记太多的事,但是,暮色风雪中盼我归巢的身影至今仍时不时地在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那就是――我的妈妈!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21:30:25 被依然阳光灿烂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