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嫁衣 悲剧的开始 美丽的谎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夜色渐渐地降临,冷风吹得人有些冰凉,却又禁不住地让人感觉到神清气爽。


小芒正坐在婆婆家里的阳台上,静静地,认真地看着纶纶发过来的手机短信,心里从未曾有过的喜悦,和那浓浓地相思缠绕于她的心里。


今天的天色真美,你看到了夜空中那两颗闪烁着的星星吗,那就是我和你。


我们永远都在一起,都在美丽的夜空中穿行,记得,左边的那颗是我,右边的那颗是你!


只要想我的时候,到外面去看看那美丽的夜空,你就会看到我的笑容,正在为你绽放。小芒生疏地用小手指在手机的键盘上一停一顿地按着。


此时的纶纶,正坐在那座大宅子里的一处凉亭里。徐徐的北风有些冰凉,轻轻地,像一缕柔软的丝绸,在他穿着单薄的身上轻轻拂过。不由地让他坚实而又强壮的身体感到一阵的轻颤。


必尽已经接近年底的日子了,空气中,无处不留露着丝丝的冷意,再加上他穿着的单薄,又怎么能抵御得了深冬时的寒冷。


雪融化的时候,总是显得异常的冷,有的时候冻得手阵阵的生疼。


家乡的天气,由于处于福建的东南部,气候相对温和了许多。


这个地方,一年四季,基本以温热带气候为主,每天的平均气温总会保持在十几度以上,仅尽他在离开家乡之前,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带够了御冬的衣服,可这些从气温温和的地方带出的来衣服显然无法充分地抵御在处于严冬的南京城那冰冷的气候。


现在,他唯一庆幸的就是,当时很聪明地给小芒买了件可以充分抵御寒冷的羽绒服。


当小芒捧着手中的一件崭新的羽绒服,兴奋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那一刻,不知道他的心里有多么的甜美,虽然条件暂时差了一点,但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免受磨难,便是此时的他,唯一的信念,也是永远的信念。


小芒穿上了那件崭新的羽绒服,阵阵的温暖袭遍全身,多日来,饱受的寒冷,正因为这一件漂亮的羽绒服,让她的身体再也在正常感觉不到一丝的冷冰凉,反而透过那有些肿胀的布料,一股股温热的感觉阵阵地涌起,温暖着她原本有些冰凉的肌肤。


哇,没想到这件衣服这么神奇,以前只听说过有这种衣服,听别人说的有多么的厉害,可以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严冬的寒冷,那时,我还不相信呢,想不到今天自己穿上了,才真正地感觉到,真的很神奇。


当小芒怀着兴奋而又惊喜地在纶纶的额头上留上了深情的一吻,随后便要拉着纶纶也给纶纶买上一件同样温暖的衣服时,却被纶纶认真地拒绝了。


你是女孩子,所以比较怕冷,我是男孩子就不一样了,天生对这些东西都不惧怕,你看看我,就怕把外套去掉也感觉不到冷。


纶纶小心地甩掉了小芒拉着的手,故作豪爽地脱掉了套在自己身上的那件单薄的茄克。其实并不是他真的不怕冷,相反地,他无时不感觉到冰冷的存在。


只是城市的发展水平实在太高了,人们的消费水平相较于从大山中走出的他们来说,也就更加高得出奇。


一件好几百块钱的衣服,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衣服了。


也许就是因为对于小芒真正的疼爱,他才会那么认真地背着小芒独自一个跑到了一家大型的商场里,认真地给她挑选了这一件对于他来说,就如同无价之宝的羽绒服。


回来之后,将衣服将给小芒的时候,他还认真地骗着小芒,说这一件衣服,还不到50块钱,尽管他已经将衣服的价格降低了不止近十倍,可换回的仍是小芒惊讶的嘘唏声。


单纯从这一点便可完全地看出来,两个从大山中走出的年轻人,对于生活实在过得有些节省。


最后,当纶纶将单薄的茄克重新套在自己的身上时,背着小芒,在严冬的空气轻拂下,他那已经彻底变得冰冷的身体都已没了什么知觉,总感觉全身上下,异常的生硬,仿佛很难再受之于自己的控制,也许可以按成一句“优雅”的词语---像只冰棍。


当然这一切,小芒并不知情,单纯的小芒深信了纶纶的谎言。在小芒之后的几次劝说下,无奈总禁不住纶纶的坚持,她更加深信了,也许男孩子和她们女孩子真的不一样,不会感觉到严冬的寒冷。


然而她却不知,此时的纶纶,正躲在宿舍的被窝里不停地颤抖着,就连牙齿,也发出阵阵“咯咯”的声响。

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情的小芒,她仍然相信自己心爱的纶纶说不冷就一定不冷,因为从小到大,自己的纶纶总是顶天立地的,就像一名真正的男子汉。她也相信和坚信,纶纶是不会欺骗自己的,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永远都不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