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二章 新兵连的军军旅生活 第六节 新兵连(四)

cnkhtd163 收藏 1 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新兵连的生活说实话真得是很苦,也许没当过兵兄弟不这么认为,就那么三个月挺一挺就过来了,其实挺一挺很简单,但是也有受不了的,成天价吃着半生不熟的馒头,做着大体力的训练,再加上训练做的不好,被班长给训或是打,这些都给这些新兵添加压力,现在当新兵没有打得了,但是在那时确是很流行的事情,你做的好也或多或少的打你一下,你要是不长眼神,那你就等着吧,老兵就算不找你的靶饼,也会不经意的找你的碴打你一顿,轻的就打你一锤,重的打得你头破血流,你还不敢说人家打的,就得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上面对这些事情也不太管,都是男人嘛,火气大了也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你要是敢告,就算是上面把打你的人给处理了,那么回去没准打得你更惨,但是你放心绝对的不会打你的脸,给你留着面子呢,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嘛。

有些新兵,尤其是年纪小的新兵实在受不了,这个时候你要是不和他谈谈或是做一下工作,那么就很容易出事情,这不,我们的李乐同志就受不了了,原因还是在我们的刘飞同志,在下午的训练时,李乐因为在单杠上动作做的不规范而让刘飞给跺了一脚,这一脚就把李乐给跺倒了,看来刘飞是带着上回的鸡蛋事件的情绪给跺出去的,好像刘飞把上一回丢脸的事儿都结算的样子,一下子就把李乐给跺倒了,当时蒋辉还去扶他,当然刘飞也给了他一锤,这种小事可以说是很平常的,但是李乐确是受不了,他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的哭泣,而是没有说话,漠漠的站了起来,继续训练,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不平常的这一点,还是继续的训练,从那时起李乐就下定决心要在今天晚上逃跑,逃跑回他那做梦也想回到的家。

到了晚上,刘飞非让新兵们加餐,这种加餐就是所说的加强训练,一般都是搞一些体能训练什么的,今天晚上刘飞让大家搞伏卧撑,和以前不同的是刘飞先让大家在地上铺上一张报纸,然后再爬到报纸上做,当然,是有标准的,你做伏卧撑是体能训练,是体能训练就得出汗,刘飞的标准那就是把面前的这张报纸给用自己的汗水滴湿,最起码也得滴出一个人脑袋的形状,你要是做不到那你就别想睡觉,只见这些兵们都爬在地上上下起伏的做着伏卧撑,相对的来说,来自东北的新兵还好一点,个高人壮,你像大个子何东做了不到十下脑门就见汗了,做到十几下,一滴汗珠就“嗒”的一下掉落到报纸上,不出四百下那张报纸就被何东那“辛勤”的汗水给打湿了,而相对来说来自南方的几个兵还有偏瘦的几个兵都不沾光,你像孙长全这几个来自SC山区的新兵,可以说是比较耐热的,做个四五百下脑门上才见汗,还有蒋辉和李乐,他们两个也是比较偏瘦的那一种类型,所以要比别人多做不少才能完成标准,蒋辉和李乐差不多是在做了一千多下时才完成的标准,李乐虽然有点骄气但是这几天比以前可有了很大的进步,虽说瘦但是身子轻,做起来也不算多难受,但是完成刘飞的标准也累得差不多快起不来了,而孙长全和几个南方兵呢,做了七百多下还是不见向下滴汗,就看着脑门上有汗可就是不向下掉,孙长全心里急得不提了,于是他偷偷的观察了刘飞一下,刘飞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喝着水,没有太注意他,于是孙长全把自己的嘴张的大大的,让自己的哈拉子口水,向下流,这样用自己的口水哈拉子把报纸打湿,孙长全又做了一百多下,这时汗也下来了,再加上口水哈拉子报纸就差不多了,但是就在这大功马上就要告成之时,孙长全就感觉在自己的背上有一股千斤的压力压了下来,一下子把他给踩在了地上,那些从他的嘴里流出来的哈拉子口水,连着自己的汗水一下子就都贴在了他自己的脸上,那种粘了巴几湿子巴几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日你个先人,那一个龟儿子,踩老子!”孙长全在心里骂道。孙长全抬起自己那粘满了哈拉子口水和汗水的脸一看,一个穿着军装戴着士官军衔的人正用一只大脚踩在自己的背上,这个人正是刘飞,刘飞瞪着他那一双大大的眼睛怒视着孙长全,“程雪青,来来给孙长全同志换一张报纸,你小子别再玩什么花样,要不我就让你再来两张报纸。”孙长全那里敢说话,低下了头,继续做着他的“工作”。

那一天晚上,孙长全差不多又做了近两千个伏卧撑才完成了刘飞的标准,当然孙长全差不多也是让蒋辉等人给抬回床上去的,这时差不多都十二点了,于是大家都睡下了,很快的酣声四起,能不累吗?训练了一天了本身就够累的了,到了晚上刘飞还非得来一个加餐,得!累到了极点快点睡吧,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睡着,这个人就是李乐,他计划好了就在今夜逃跑回家。

李乐计划是在快两点的时候,假装上厕所穿上衣服,然后再下楼,因为这时老兵们在院子里的游动哨正是换岗的时间,这时上哨和下哨的老兵就会的兵楼前换哨,从大门出去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岗哨很严,都是老兵们站岗,如果让院中的游动哨发现了也不行,只有这个换岗的时候,从兵楼内的后门溜出去再通过楼后面的训练场跑到墙根下,这样即能躲开流动哨,也不用从大门那里跑了,只要爬上墙头,墙头上有玻璃碎片,他把自己的棉衣给铺到墙头上,这们防止自己被玻璃碎片给划伤,然后翻墙到后山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再下山,沿着公路向东走就能到达BJ城,他身上还有五百元钱,这些是他当时没有交上去的钱,一直都在他的内衣口袋中,这些钱完全够他坐火车回家的了,别看这些天来,李乐训练不是多好,但是身力上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的,这个墙翻过去没有问题,想到很快的他就能回到自己的家了,李乐不由的乐了起来。

一点半多的时候,李乐开始穿起了衣服,当然是轻手轻脚的穿,他麻利的穿好衣服,正要开门出去。

“乐乐,你小子等我一下。”一个声音响起,当然也是小声的说话,这可把李乐给吓了一大跳,扭头一看是蒋辉,原来蒋辉也在正在穿衣服,看来他要起夜,李乐没有想到,一下就征在了那里,看着蒋辉穿好衣服跳下铺来,走到他的面前。

“走啊,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急啊!”蒋辉说道。李乐反映过来了,跟着蒋辉走了出去。

厕所在走廊的尽头,“啊!~”蒋辉打了一个大哈欠,“唉!我说乐乐,你天你表现的真不错。”

“什么,我表现的不错?”李乐征了。

“对啊,今天下午,刘飞那么打你,你竟然没有哭,你说这是不是进步了,还有今天晚上的体能训练,你不也是撑下来了,程班长在睡前对我说你今天表现不错。呵呵!”说到这里蒋辉笑了一笑,可以看出这种微笑是真心的。

李乐没有想到今天下午被刘飞打时没有哭,竟然还被班长给认为成了进步了,这一点他没有想到,他当时光想着逃跑了。

“我说乐乐,我们现在真的是很苦,但是我的感觉还不错,总比在学校里乱七八糟的好,你说是不是。啊!”蒋辉解开的衣服,提着尿了起来,李乐也假装解开了衣服,此时,蒋辉问道。

“是,是。”李乐应付道。

“唉呀真舒服啊!回去吧!大冷天的。”蒋辉看到李乐还征在那里,就说道,此时蒋辉已经把衣服整理好了。

“呕,知道了。”于是李乐跟着蒋辉回到了宿舍,蒋辉一回到宿舍就上床了,而李乐则是躺下,但是并没有脱衣服,困为李乐还是想跑。

“唉!我说乐乐,你想家吗?”蒋辉说道。

“我,,,我,,,,”李乐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提家李乐那眼泪就下子出来了,但是他没有哭出声。

“我也想家,想爸爸妈妈,但是我们即然来了我们就不是小孩子了,现在我们是军人,我从小就有这种想法,当一名军人,为国奋战上沙场,呵呵!虽然现在苦了一点儿但是最起码很充实,你看这几天训练,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变的强壮了,如果要是再和张英朋打一架的话,我一定两招之内干倒他,唉,乐乐你也不错嘛,要是再回学校去上学的话绝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呵呵!”说到这里蒋辉笑了起来,“行了行了,不说了明天还早起呢,乐乐你小子也赶快的睡吧。”说到这里蒋辉一翻身就睡了。

李乐听完,眼中噙满了泪水,但是他没有哭出声,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再一个前半夜的加餐也让他的体力消耗到了极点,再听完蒋辉的那一段话,感觉这里的日子也不是那么的苦,还有是人关心的他,他主要的就是一个心理上的安慰,于是就打消了今夜逃走的念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还没有到6点跑早操的时间呢,“嘟~~~嘟~~~!”不到5点半就听到一声哨响,还真把刚起来的蒋辉给吓了一大跳,从来没有听过啊,这时只见睡觉死出了名的刘飞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程雪青也是立马就跳了起来,两个人马上穿上了衣服,其他的新兵也都跟着要起来。

“现在还没有你们的事儿,你们还是睡你们的,到点再起来。”刘飞命令道,于是新兵们都停止了穿衣服,看着刘飞和程雪青起床。

然后,他们两个就下楼去了。

到了6点出早操进行五分里越野的时候,新兵连长马洪确很意外的没有出现在队列的面前,更加意外的是而指导员孔建国也没有来,只有一排长李克点名,再一看除了一排长别的排长和各个班的班长们大部分也都没有出现,只有几个少数的老兵班长出现在队列里,还有二排六班的全体新兵和班长没有来,情况和以前不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一排长李克只是草草的点了名,就命令队列出发,大家都怀着一个莫明其妙的问号跑在队列之中,出完早操回来,大家都排着队进食堂打饭,这时就看到很多老兵都回来了,正坐在桌子上吃饭呢,每一个老兵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都是低着头吃饭,新兵们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又不能问,就开始了打饭吃饭,吃完就出训练去了,休息时,孙长全告诉大家了一个很震惊的消息,早上连长、指导员还有很多的老兵没有出早操是抓逃兵去了,那个逃兵就是二排六班的新兵,名字叫做陈朋,是JL人,只有16周岁,他是在夜里四点多的时候趁着流动哨换岗的时候从后门溜出去的,用棉衣铺在墙头上翻过墙头从后山跑的,五点多时,班长起来小解发现陈朋没有了,一摸被窝是凉的,于是乎就马上报告了排长和连长,当即马洪就吹响了集合哨,调了一些老兵和军官们由他带队开着车去抓这个逃兵,剩下的人还是带着新兵出早操,当然,这个逃兵在逃跑后没有超过三个小时就给马洪所带领的老兵在山沟里抓着了,当时这个陈朋看到有部队上的车过来就逃离了公路,刘飞正好在这一辆车上,下车就向山里撵去了,陈朋没有跑得了,这个是肯定的,你也不想一想那么高的山,那么远的公路,你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跑出大山,离了公路你就能找得准方向,没吃的没有喝的你能保证走得出大山,结果可想而知。

听孙长全扯着那浓重的SC话,这个陈朋一被抓住,有几个老兵就开始动了手,陈朋好像是被架着上的车,头破血流的拉了回来,马洪在军营里见到了这个逃兵,问他你为什么要当逃兵,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说,有什么问题不可以向上面反映,而陈朋说自己受不了训练的苦实在是受不了,马洪就没有再说什么,对老兵们说了一句,看着办吧,别出大事就行,结果在送警统连的时候陈朋就已经给打得不行了,听说现在还在警统里让老兵给揍着呢,当时听到孙长全带来的消息,李乐吓了一大跳,心想我的妈啊,得亏昨天没有跑,要不然那现在躺在警统连里的人就是两个人了,想到这里李乐出了一身的冷汗,要不是蒋辉起夜没准李乐早就逃跑了,这时他看了一下蒋辉,蒋辉当时也在看着他,蒋辉冲他一笑,李乐低下了头,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无论在那一支部队里面,“逃兵”这个词都是很可耻的,尤其是对于一名军人来说,逃兵那决对的是罪无可渎,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的原因,都不能成为当逃兵的借口,陈朋最后还是被开除出了部队,对于一个逃兵来说这也许是他最想要的结果,当然皮肉之苦是受是免不了的,先是被抓住他的老兵们打了一个头破血流,然后送回驻地又在禁闭室里让一些班长们打了一顿,送到警统连也被警统连的兵给打了一顿,可以说当逃兵是处处挨打,最后由政治部开具命令提前退伍,只当了几天的兵还没有挂上列兵的军衔就提前的退伍了,这也许也是对张朋的一种讽刺,其实提前退伍只是一种说法,最实际的就是开除出了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