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从另一个角度看袁崇焕!

wangzeguo 收藏 44 1689
导读:最早听说袁崇焕是在历史课上,在老师的嘴里和课本里袁崇焕无疑是一个大英雄,这个观点伴随了我二十年。 后来我在网络上看到了《窃明》这部小说,刚开始时,我对小说里关于袁崇焕的描写是不屑一顾的,认为这无非是作者为了点击和订阅玩的噱头。 再后来,关于袁崇焕到底是英雄还是奸臣的争论在网络上愈争愈烈,且双方都有各自的史籍资料作为支撑,小弟我不是学历史的,这左一本史书,右一本史籍,实在是把小弟我给弄糊涂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会儿觉得袁崇焕是个英雄,一会儿又觉得他不是个英雄,直到昨天我在百度里再次阅读关于袁崇焕

最早听说袁崇焕是在历史课上,在老师的嘴里和课本里袁崇焕无疑是一个大英雄,这个观点伴随了我二十年。


后来我在网络上看到了《窃明》这部小说,刚开始时,我对小说里关于袁崇焕的描写是不屑一顾的,认为这无非是作者为了点击和订阅玩的噱头。


再后来,关于袁崇焕到底是英雄还是奸臣的争论在网络上愈争愈烈,且双方都有各自的史籍资料作为支撑,小弟我不是学历史的,这左一本史书,右一本史籍,实在是把小弟我给弄糊涂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会儿觉得袁崇焕是个英雄,一会儿又觉得他不是个英雄,直到昨天我在百度里再次阅读关于袁崇焕的资料时,突然发现关于袁崇焕的资料前后差距很大,似乎很矛盾,但如果换一个角度来思考的话,似乎又能够说得过去。今天我就在这里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大家看看是不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袁崇焕出生在1584年,1619中三甲第四十名,赐同进士出身,授福建邵武知县,也就是说,袁崇焕本人绝对是通过正经的科举获得的官职,这一年他35岁,按照所谓的三十少进士,五十老明经来说,袁崇焕就算称不上天才,也是科举途中的佼佼者了。这个时候的袁崇焕虽然还仅仅只是一个县令,但他喜欢军事,按照夏允彝《幸存录》的说法,这时候的袁崇焕除了处理正常的政务以外,经常“日呼一老兵习辽事者,与之谈兵,绝不阅卷。或问之,则曰:士子宜中者,自有命在,随意抽取可也。斯岂执事必敬者乎?”[face=宋体]而明史中也记载他为人好谈兵,遇老校退卒,辄于论塞上事,晓其厄塞情形,自以边才自许。从这两段话中,我们大致可以猜测,袁崇既然能够在35岁时便考中进士,那么在他读书的这段时间里,应该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专门阅读军事书籍的,而上任之后,虽然好谈兵事,并且经常找到那些退伍的士卒谈论边塞的情形,但终究条件有限,所以我认为这个时候的袁崇焕应该是一个满腔热血的军事爱好者的形象。


三年之后,也就是天启二年,1622年正月,在御史侯恂的举荐下,袁崇焕被破格提拔为兵部职方主事,之后不久,广宁的明军溃败,朝廷商议扼守山海关,袁崇焕在没有知会任何人包括家人的情况下,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备陈关上形势和方略,并说:“予我兵马钱粮,我一人足守此!”于是在二月,袁崇焕再次被越级提拔为山东按察司佥事,监督关外的军队,并且发给他帑金二十万两,负责招募士兵。


看完这一段,以我的观点来看,越级提拔袁崇焕应该假不了,但给他二十万两让他招募军队这事估计就有点不靠谱了。但不论如何,这个时候的袁崇焕给我的感觉是一个难得的勇于任事的官员。要知道,当时明朝的读书人几乎已经被八股科举给搞得只会之乎者也,属于读书读傻了的那一种,且当时许多人谈起女真人便色变,在这个背景下,袁崇焕敢于亲自前往边关考察,并且自我推荐前往边关,在明朝朝廷里绝对是属于异类的。但同时,我也发现,袁崇焕的性格里有一种自负的情绪,认为只要能够掌握了权力,就没有自己办不成的事,实际上这也是当时明朝他这个年纪的读书人的通病。可如果夏允彝《幸存录》所说属实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的袁崇焕还仅仅只是一个喜欢军事的书生,说一句不太客气的话,连赵扩的水平都没有。


且不论其他,这个时候的袁崇焕总算是出关了,六月的时候,王在晋命令他移驻中前所,袁崇焕也确实有几分雷厉风行的做派,当天晚上就出发,四更的时候便入驻了中前所,可就因为这么一次夜行军,袁崇焕便被王在晋所倚重,题请升其为宁前兵备佥事。从这段话里,我们大概可以看到当时明军的士气是何等的低落,军官或者是军中的文官是如何的无能,否则的话,王在晋再怎么着也不会因为一次夜行军便准备升袁崇焕的官了。


王在晋当时商议在八里铺筑山海重关,袁崇焕以为不妥,力争。朝廷命大学士孙承宗亲往视察,六月二十六日,孙承宗抵山海关,驳回了山海重关之请。孙承宗召集关内外众臣公议,阎鸣泰主守觉华,袁崇焕主守宁远。孙承宗实地考察后,认为宁远乃山海天然重关,听从袁崇焕之议。


八月,孙承宗自请督师辽东,王在晋调南京兵部尚书。阎鸣泰升任巡抚辽东,袁崇焕调永平道。九月,孙承宗抵关。十二月,阎鸣泰令袁崇焕审核兵数,袁崇焕私斩小校,(《明史本传》,《三朝辽事实录》中记其杀二人)导致军营几乎哗变。孙承宗怒其以以监军专杀,袁崇焕请罪。


关于袁崇焕私杀小校这件事情,明史中也有记载,在我看来,这又反映了袁崇焕自负、喜欢专权的毛病,在他看来明军总是打败仗不是因为文官的指挥有问题,而是士兵不卖命,而士兵不卖命的原因则是武将吃空额,虐待士兵,所以这样武将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能说这些吃空额的军官不该杀,但问题是一来军官吃空额多少也有点被逼无奈意思,二来就算该杀也不应该由他来杀。按照明史的记录,当孙承宗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勃然大怒,并且怒斥袁崇焕道:“监军可专杀耶?”袁崇焕顿谢。由此可见,袁崇焕当时杀人是越权擅杀,但孙承宗除了怒斥了他一顿以外,似乎也没有给他任何实质上的惩处,不得不说,这给了袁崇焕一个极不好的信号,为日后袁崇焕杀毛文龙埋下了伏笔!


此后,袁崇焕在辽东的表现可以说是中规中矩,甚至还颇有功劳,主持修建了宁远城,并且在天启四年,叙劳进兵备副使,继又升至右参政。天启六年时,还击退了努尔哈赤的进攻,守住了宁远,虽然觉华岛失陷,但在事后追究责任时,名单上并没有袁崇焕的名字,所以在天启六年(1626年)三月七日,袁崇焕成为了辽东巡抚,并叙功加兵部右侍郎,荫千户。


有人说,在觉华岛失陷的问题上,袁崇焕要承担责任,但我不这么认为,当时岛上的明军是七千水兵,且不说和袁崇焕所率领的军队属于两个系统,光是之前的宁远守卫战,袁崇焕便打得极其辛苦,宁远通判金启倧甚至要依靠点炮自燃这种极端手段才能保证城墙不失,可见当时的宁远确实已经是没有实力再去救援觉华了。


写到这里,我要提醒一下大家,从1619年任授福建邵武知县(这个知县的品级估计连正七品都到不了。)到天启六年(1626年)袁崇焕被任命为辽东巡抚,7年的时间,他便从一个七品县令晋升到了二品的巡抚,而此时袁崇焕唯一拿得出手的军功便是宁远守卫战,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亲临战场,也是他唯一的一次实战经验。这一年,袁崇焕才42岁。(放到现在,就是42岁的省长)


之后的天启七年,可谓是一个多事的年份,就在这一年,袁崇焕和王之臣因为战略问题起了矛盾,最后经过朝廷的调解,袁崇焕主关外,王之臣主关内。后又因为是否应当和皇太极假意议和,趁机修筑锦州大小凌河的问题,两人再起矛盾,这一次,朝廷站在了袁崇焕这一边,召回王之臣,关内关外之事尽付袁崇焕便宜行事。(由此可见,这一次和皇太极议和,明朝廷是知道的。)同年,皇太极趁着议和之机,出兵攻打朝鲜和毛文龙,袁崇焕救援不力,四月的时候,袁崇焕又要求在宁远、前屯两地为魏忠贤修建生祠。到了七月,腾出手的皇太极,出兵攻打锦州、大小凌河以及宁远,经过激战(明军方面满桂身中数箭,尤世禄战马亦被箭伤,清军方面贝勒济尔哈朗,萨哈廉、瓦克达等亦受创。打到这种程度,双方交战不可谓不激烈。),明军虽然丢掉了大小凌河(城还没有修好呢,怎么守?)但成功的守住了锦州和宁远城,总的来说这一仗应该是明军胜利了,但奇怪的是袁崇焕却以暮气难鼓、不救锦州等原因受到弹劾而辞职。(个人估计可能跟救援朝鲜及毛文龙不利有关)


这里有两件事情被贬袁的人所反复提到,一是不救朝鲜和毛文龙,二是给魏忠贤请立生祠。我姑且相信袁崇焕在第二件事情上只是为了辽东的形势而向魏忠贤妥协,摆个姿态。我主要说说我对第一件事情的看法。


前面我曾特意提到过,袁崇焕从一个县令升到巡抚,实际上他只参加过宁远一战,而这一战虽然导致了努尔哈赤的死亡,但在战略上,这一战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无非是后金军队来攻,袁崇焕孤军守住了宁远城,是一次被动的防御战。但在这次战斗中,袁崇焕却发现了将大炮设置于坚固的城墙之上,能够发挥出火炮最大的优势,这个观点不能说不对,但显然缺少战略素养的袁崇焕在心里夸大了这个作用,他以宁远之战的经历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不需要依靠任何外力的帮助,只要能够不断的在辽东建造坚固的城池,并且为这些城池配备上足够的火炮,就可以活活把后金困死。以袁崇焕自负和轻视武将的性格,这条经验被袁崇焕无限的放大了,为了达成自己心中的战略构想,袁崇焕这才不惜放任皇太极攻击朝鲜和毛文龙也要修好锦州以及大小凌河,反正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战略构想能够实现,朝鲜和毛文龙都是可有可无的,与其去救援他们,还不如趁机把锦州的城墙再修高点。


到这里,袁崇焕的表现虽然有失据的地方,但总得来说还是一个敢战敢拼的形象,但显然,天启七年的这次意外去职,给袁崇焕的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阴影,估计他也从后来皇太极肆无忌惮的攻击锦州看出了援军牵制的作用。


天启皇帝死了,崇祯登基了,然后就是著名的平台召见,但我第一次从明史里看到平台召见的全过程时,我心里却打了个寒战,袁崇焕有些变了。以下是明史——袁崇焕传中关于平台召见的原文


七月,崇焕入都,先陈奏兵事。帝召见平台,慰劳甚至,咨以方略,对曰:方略已具疏中。臣受陛下特眷,愿假以便宜,计五年,全辽可复。”帝曰:复辽,朕不吝封侯赏。卿努力解天下倒悬,卿子孙亦受其福。”崇焕顿首谢。帝退少憩,给事中许誉卿叩以五年之略。崇焕言:“圣心焦劳,聊以是相慰耳。”誉卿曰:“上英明,安可漫对。异日按期责效,奈何?”崇焕怃然自失。顷之,帝出,即奏言:“东事本不易竣。陛下既委臣,臣安敢辞难。但五年内,户部转军饷,工部给器械,吏部用人,兵部调兵选将,须中外事事相应,方克有济。”帝为饬四部臣,如其言。


崇焕又言:“以臣之力,制全辽有余,调众口不足。一出国门,便成万里,忌能妒功,夫岂无人。即不以权力掣臣肘,亦能以意见乱臣谋。”帝起立倾听,谕之曰:“卿无疑虑,朕自有主持。”大学士刘鸿训等请收还之臣、桂尚方剑,以赐崇焕,假之便宜。帝悉从之,赐崇焕酒馔而出。崇焕以前此熊廷弼、孙承宗皆为人排构,不得竟其志,上言:“恢复之计,不外臣昔年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守为正著,战为奇著,和为旁著之说。法在渐不在骤,在实不在虚,此臣与诸边臣所能为。至用人之人,与为人用之人,皆至尊司其钥。何以任而勿贰,信而勿疑?盖驭边臣与廷臣异,军中可惊可疑者殊多,但当论成败之大局,不必摘一言一行之微瑕。事任既重,为怨实多,诸有利于封疆者,皆不利于此身者也。况图敌之急,敌亦从而间之,是以为边臣甚难。陛下爱臣知臣,臣何必过疑惧,但中有所危,不敢不告。”帝优诏答之,赐蟒玉、银币,疏辞蟒玉不受


不知道诸位看到这里,有什么感想,反正我认为袁崇焕的心理真的出问题了,他居然敢当着皇帝的面忽悠,如果仅仅是为了安慰崇祯的话,君臣奏对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安慰崇祯,但袁崇焕却居然敢给出一个具体的年限——五年。这还是次要,从他后来和许誉卿的对话中可以看出,袁崇焕说自己五年可以复辽时,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把握,甚至可能连一个比较清晰的计划都没有,他所做的就是要人、要钱、要权。


估计可能是受到之前宁锦之战的影响,袁崇焕的战略思想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之前他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坚城大炮思想,但此时却对盟友以及牵制力量格外的重视起来,出于自负和轻视武将的性格,为了将东江镇这支主要的牵制力量掌握在手中,他不惜杀了毛文龙,为了得到蒙古人的支持,他不惜向蒙古人贩卖粮食(可能在他看来,就算这些蒙古人真的投靠了后金,自己也能凭借这种拉拢的手段,把他们重新从后金的手里争取回来),不过可惜的是,他的这些所作所为非但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的作用,反而因次让后金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等到崇祯二年,皇太极绕过赵率教的防区,突破喜烽口,攻陷遵化的时候,袁崇焕傻了,变得进退失据了。估计是想起了许誉卿那句“上英明,安可漫对。异日按期责效,奈何?”


是啊!一年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五年可以收复辽东,一年后,后金军居然就打到了北京,这算怎么回事?而皇太极绕道的举动,让已经进退失据的袁崇焕更加的毛了手脚,也许袁崇焕在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产生了一种放清军到北京城下,以证明不是我明军无能,而是清军太厉害的想法,又或许是他在经过了详细的考虑之后,认为如果能够放清军到北京城下,然后再聚而歼之,或许能够利用这次大胜来摆脱之前清军入关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吧。(个人认为,极度自负的袁崇焕估计早就有了偏执狂的特征,估计都有些偏执狂了)当然,我们也要承认,如果这个设想真的实现的话,那么五年收复辽东还是比较可能的。


也许有人认为我这是在污蔑袁崇焕,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不可能,从袁崇焕被罢官之前的经历来看,袁崇焕无疑是自负的,他也有自负的资本,35岁考中进士,42岁便成了巡抚,但你如果给一个自负的人,连续两次严重的打击,尤其是两次都在他极为得意的时候给以致命的打击,那么这个人在心理上产生一些变化是极有可能的!你能指望一个精神上可能有问题的人,还能正常的指挥军队吗?


如果有懂心理学的朋友能够证明这种可能性,如果我的猜测不幸成真,那么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除了袁崇焕自身性格上的缺点以外,早期对他的提拔过快无疑也是重要因素!


以上就是我个人对袁崇焕前后表现相差如此之大的一点想法,欢迎讨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