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不知道 一去吓一跳 真实的朝鲜![转贴]

悲情撒旦 收藏 1 1487

我们这代人也从中学时的课本上就知道:朝鲜是一个真正的、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国家,农业实现集体化、水利化;医疗、教育、住房都是免费的,全由国家负担。中国改革开放后,国人可以跨出国门去朝鲜旅游了。然而,我周围去过的人回来后,对朝鲜却是截然不同的描绘。这使我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一直以千里马精神著称的朝鲜劳动党,在他们伟大领袖金日成、金正日父子"英明"的领导下,究竟把国家建设得如何?人民的生活又怎样?我很想亲眼去看看。


在朋友的帮助下,我通过沈阳海外联络部去了朝鲜。和我同行的有:沈阳外事局一位官员的太太和她在厦门大学读书的儿子小唐;带着老爱人和秘书的某省城已退休的张市长;再有一对是朝鲜族退休的高级知识份子。这是一对有趣的夫妻,男的姓韩原是吉林某医院中医主任,曾是汉城人,韩战时逃难到中国;女的姓金是妇科主任,原是朝鲜人,1964年因饥荒逃到中国延边,兄妹六个,除了带她一起逃出的二哥外,其他亲属都还在朝鲜。金医生是我们这次朝鲜之行的真实的导游和真相揭密者,因为她在二十一岁前一直生活在朝鲜,以后也一直与亲属有联系,所以对那里情况可谓知根知底。

社会主义的航空之旅


第一次乘朝鲜高丽航空公司的客机,真不敢恭维--一架破旧的高丽js155.刚上机坐下,美丽的空姐就发给每人一把纸扇子,开始还以为是纪念品,但看看不像,因为做工太粗糙。不久,我发觉大家拚命在扇风,原来飞机上的空调坏了没冷气。这几年,我少说也乘了三十多个国家航空公司的上百次飞机,第一次遭遇到发扇子这样的怪事。飞机上没有电视,一切设施如座位、地毯、墙纸、厕所等,都是陈旧的淘汰货。最令人担心的是头顶上的行李箱,没有门,敞开着,万一飞机在高空遇到气流颠簸怎么办?就连座位上的安全带也是旧得根本收不紧,等于虚设。飞机起动时麦克风里传来中朝两国语言: "敬祝我们伟大领袖金正日父亲万寿无疆!"


颤抖的飞机升空后,空姐端来四种饮料--咖啡、雪碧、啤酒、矿泉水,我们的航班是十一点半起飞却不提供午餐。出国前沈阳海外旅行社有关领导不断叮嘱我们:"不准带手机、不准带一切出版物;到朝鲜不要乱拍照、听他们指挥;那里食品缺乏,最好多带一些吃的。"当时大家都在沈阳机场寄存手机,购买食品。作为手机大国的中国人现在还真离不开它,大家也都不能理解北朝鲜为什么严禁带手机。究竟是什么原因?是国家安全问题还是封锁隔离的需要?或者是根本没有这种购买力?后来,听导游说:"朝鲜没有人用手机,包括有权有势的人"。一些中国丹东市做朝鲜外贸生意的商人把手机带进朝鲜,在靠近中国边界的新义州做边贸时偷偷摸摸地用,但用时总要躲藏在无人发觉的地方。因为我腿不便,食品也带不动,结果在飞机上看到人家都在吃带来的食品,真有点后悔,只好饿着肚子硬挺,旁边的金医生一定要我吃她带的食品。好在时间短,我翻着飞机上二本中文朝鲜画报消磨时光。画报内容全是歌颂金日成父子俩人的丰功伟绩,我看了一篇又一篇文章:"在金正日主席的怀抱里生活幸福无边"、"打败美帝国主义五十三周年成立大会"、"伟大领袖金正日的主体思想是必胜的宝剑"、"庆祝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光明星'一号成功"、"金正日送给寿星朴金玉一百岁的寿宴,老人激动地说:"遇到好世道,我能活到一百岁,享这么大的福 ‘"、"6月25日反美斗争日(1950年)平壤十万人誓师大会"......。我感觉还没有踏入朝鲜,时光已经倒转,仿佛又回到了四十年前自己曾走过的那个愚昧封闭的年代。


"在伟大领袖金正日领导下我们平安到达平壤!"


飞机进入朝鲜国土,我们向窗外张望,下面都是群山,绿茵茵一片,可是山上树木不茂盛,田地很少,农庄房屋也很少。飞机降落时,在触跑道的瞬间颤抖得很厉害,肯定是跑道不平整。大家紧紧抱着摇晃的座位惊慌未定时,耳朵边已传来麦克风的声音:"在伟大领袖金正日领导下我们已平安到达平壤!"


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简陋的机场:起飞降落都是在同一条跑道上,地面到处有修补的痕迹,跑道两旁几乎没有安全先进的设施,只有高低不平的玉米地。整个机场停了不超过五架小型飞机,候机厅也小得可怜,规模还不及中国一个大城市里的长途汽车站。下机后大家总算松了口气,排队进入安检。在这里,我发觉工作人员、警察几乎与乘客一样多,除了中国人,很少有其他外国人。这时一个奇特现象出现在我的眼前:所有朝鲜人胸前都佩戴了一个精致的金正日头像,就像四十年前文革中所有中国人都带毛泽东像章一样。安检很严,我的一根伸缩手杖就被安检人员研究了半天,结果被拉坏他也不道歉。大学生小唐不识相地在厅内拍照,照相机当场就被警察收走,幸亏老韩用朝鲜话不断解释才算脱险。


出口处有一群接机人,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一个举着牌子,害得大家像无头苍蝇团团转,一个个问过去,好不容易才找到接我们的朝方人员。在他们带领下,我们坐上一辆旧的十二人面包车。接我们八人的除了司机还有二个朝方工作人员,导游姓徐,另一位姓蒋,据说是派来负责安全的,实际是国安局人员。我是蒋同志帮忙拿行李先上车的,互相介绍后我唐突地问他:"你是否国安局的?"他脸色非常尴尬,支吾着说:"对友谊的中国人不会派。" 老韩拿着摄像机在机场门口摄影被蒋同志严肃叫回来,开车前,蒋同志宣布我们要注意的事项:必须交出护照、回程机票,由他们统一保管;不准议论有损朝鲜的政治性语言;不准擅自离队个人活动;不准随便拍照、更不允许拍不友好场景,特别是军事的人与物;不准接触无关人员等等--蒋同志还加了一句带威胁性的话: "出了事、后果你们自负。"尽管来朝鲜前大家有思想准备,但听了这些话后,中国人习惯性地小心谨慎起来。还没开始参观,朝方就过分严肃,给了大家一个下马威。为了打破车上沉闷气氛,徐导叫我们一起跟他朗诵:"敬祝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万寿无疆"之类的语录,还说些欢迎我们友好的中国人光临他们祖国的客气话。车开动后他开始介绍起朝鲜历史,当然主要是他们伟大领袖金日成父子的伟业和抗日、抗美的英勇经历,有趣的是他十句话里必有二句是伟大领袖的教导,跟中国文革年代一模一样。


半小时不到我们就驶进平壤市中心,按中国游客的习惯大家迫不及待想拍照,张市长坐在司机旁边几次想拍照都被二位导游阻止,说到了指定景点会给我们充分时间照相。我们都觉得莫名其妙,连拍照都受限制,大家纷纷提出交涉。最终还是张市长有水准,跟二位朝鲜人说:"这么美丽漂亮的平壤为什么不让友好的中国人拍照?回国后我们还要宣传朝鲜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和伟大呢!"两位导游听了笑眯眯地妥协下来,要我们自觉不拍丑陋的场景,如在等公车的长蛇似的人群,挤满人的破旧的有轨电车,走不动沿街坐在地上休息的老人小孩,以及穿着破旧衣服、背着沉重行李和拖着简陋小*车运输的人等景观。说实话,可能是司机开的路线刻意安排好的,出现在大家眼中的平壤,从外表看称得上"美丽"二字,因为它的市容和建筑与未进平壤市时沿路的其他地方相比差距确实很大。


下榻五星级宾馆


到平壤第一天,我们被安排住进涉外一级(中国五星级)西山宾馆,导游告诉我们前四天我们都住这里,最后一天住特级(特星级)羊角岛宾馆。大家心里一阵激动:友好的朝鲜人如此善待普通的中国游客,出这点费用居然让我们享受中国高级官员的待遇。下车后看到环山围绕的宾馆,风景相当美,说心里话,上海所有五星级宾馆都没有这样美丽的外部环境,在二位导游进大堂办手续时,大家还恋恋不舍地在外面欣赏西山宾馆的黄昏美景。这时,金医生就向我们泼冷水:朝鲜的涉外星级宾馆都设在无居民居住的山坡绿化丛林中,从宾馆向外走很久才能看到行人,原因很简单是要把我们彻底与朝鲜老百姓隔离开来。整个情况就像中国文革年代的上海一样,少数能到中国来的外国人只能住在锦江宾馆、华侨饭店,购物则进华侨商店。伴随外宾的只能是外事旅游局人员、公安人员,普通中国人是不允许进入这些场所和接触到外国人(包括华侨)的。


而后的事实诚如金医生所说,我们高兴得太早了。


走进三十多层高的豪华宾馆,里面静悄悄的,甚至有些死气沉沉,宽大华丽的大堂内空无一人,外宾食品部门还没到下班时间就已关门,外面的停车场也只有五辆旧车。导游说:饭厅人员要下班,我们得抓紧时间先吃晚饭,领我们进了二楼宽大的餐厅,大家眼睛也为之一亮,如此富丽堂皇!绝对不比国内五星级餐厅差。伴随着雄壮的迎宾曲,大家受宠若惊,兴致极高地抢拍餐厅的设施,并邀请穿着艳丽民族服装的漂亮女招待一起合影。我们坐下喝茶时,观察到诺大餐厅的四十多张大圆桌,只有三张有客人,二桌中国人、一桌伊朗人。电视大荧幕在播放着大型团体操《阿里郎》;金正日同志的名言语录一条条在朗读着;一会儿,荧幕中有个女兵用激昂的歌喉唱《我们的将军天下第一》,歌词结尾是"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将军,第一呀!第一呀!啊!天下第一!"随后又有男女军人歌舞画面,老韩夫妻为我们翻译画面的文字:"先军文化、先军时代是实现新变革的创新时代"、"以金正日同志为主体的先军思想是社会主义建设的总方针"。我对先军思想理解不透,请教张市长,他说,这是金正日的所谓创新马列主义,打破了传统的共产主义理论,把军人排在工农前面,金正日认为,朝鲜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不同,军队不仅夺取了政权、保卫了政权,还建设了政权,朝鲜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建设应以军人为主导,所以叫先军思想。在接受了半小时的政治教育后,大家都饥肠辘辘地等待着享受一顿丰盛的晚宴。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令人遗憾的是菜与环境完全无法相比,上来三种朝鲜泡菜,一盆碎肥肉、一盆油炸鱼块、一大碗没有多少米的薄稀粥、十几只掺苞米粉的馒头。"变修"的中国人已不习惯艰苦奋斗,几位有所准备的队员拿出国内带来的食品充饥,而我只有半饥半饱地退席。真是一顿刹风景的晚餐。


吃完饭大家回房间,电梯慢吞吞地爬,在电梯里,我们碰到了几个广东口音的中国人,但他们都很紧张,也不跟我们打招呼迳自回房。进了客房,我仔细研究起房内的设施来:床上没有席梦思,硬邦邦的;电视机、空调都是中国八十年代制造;房内一只旧的大衣厨,门都拉不开;冰箱空荡荡没有一点食品与饮料;连起码的介绍旅馆的手册都没有,没有笔、没有纸;卫生间最不敢恭维的是卫生纸---卷发黑的卷筒草纸;二块发绿的再生小肥皂-- 怎么也搓不出泡沫。几个队员不断来敲门,互相打听导游住哪里。因为不是这间电视机打不开,就是那间空调开不出,而我的卫生间热水始终调不高。找不到导游,也联系不上服务台,大家只能扫兴回房。我盖着又硬又旧的被子,一夜没睡好,想看电视解闷,荒谬绝伦的是这个国家只有一个朝鲜语国家电视台,翻来覆去播放宣传一个内容:伟大的领导金家父子的丰碑;老金是再生父亲、小金是二十一世纪的太阳等等。


遇到晨练的广东同胞


第二天早晨,我睡不着起得很早,天刚亮我就偷偷走出大堂,因为我迫切希望碰到一些在这里生活的中国人,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个国家的一些详细情况。


幸运的是在宾馆外大花园里,我碰到了昨晚在电梯上遇见的几位广东同胞,他们正在晨练。交谈后才知道:他们是受广州外贸局派遣来援建制糖厂的,住在西山宾馆,已有一年了。在朝鲜这样一个封闭的国家,能见到自己的同胞,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们警惕地向四周观察,发现没有人才与我交谈起来。从他们嘴里我知道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几个人齐声告诉我六个字:"封闭、静止、愚昧。"虽然他们住在星级宾馆,但吃得很差,更没有自由,心里实在想家、想回国。可是有二年劳务合同,又不愿放弃国内发的较高工资,每天只能在这里像木偶一样耗着。他们比喻自己过着软禁一样的生活,没有手机,想与国内亲人通话都很困难。每天工地宾馆两点一线,陪同他们的翻译和朝方安全局人员几乎寸步不离,只有晨练一小时是最自由的,因为二位跟屁虫还在睡懒觉。他们告诉我:昨天在电梯里陪同我们的姓蒋的也是安全局的人,因为他也曾经跟随过他们。这涉外西山饭店的工作人员大多是国家安全局派来监督外国人的,我们每人房间都设有监视器、窃听机。我听了吓一跳,问为什么这样?他们说:"不放心呗!你文革总经历过吧?这里所有一切都是学文革一套,是翻版,并有过之而无不及。文革中我们人人戴毛泽东像,他们佩金家父子像;文革中我们天天读语录,他们也读金氏名言;我们把毛泽东比红太阳,他们把金正日比作二十一世纪的太阳;我们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他们管金日成叫爷爷,管金正日叫我们的父亲;我们有八个样板戏,朝鲜也有八个样板戏《血海》、《卖花姑娘》、《党的好女儿》、《金刚山之歌》等;总之什么都一样。这里有钱买不到东西,所有食品日用品都跟中国文革时一样,配额定量供应,我们看到当地人排队领各种配给的东西,油、鸡蛋、肥皂......。"广东人还说,朝鲜人民一直坚持每日每周的学习制度,各单位都设有"主体思想学习室"。在工地上他们看到朝鲜工人上班前都要集中在"学习室",由书记带领高唱《金日成将军之歌》,随后是半小时的主体思想学习,向领袖表忠心。下班后还要集中到学习室,总结汇报一天的工作和思想情况,每个月还要写出书面总结汇报,就像中国文革的"早请示晚汇报"。包括他们现在出门离开平壤都要有朝鲜有关部门开的路条证明,并由安全局人员陪同。因为现在西方人极少来这个国家,所以他们把中国人当老外。朝鲜人会像我们文革时陪外宾一样,带你们去看最好的、粉刷过的、包装过的东西和场所,但不会让你接触任何朝鲜老百姓,除了他们指派的。广东人还叮嘱我:"你记牢,导游的话十句中一半是假话、谎言,特别不要买他们带你去的所谓涉外专卖店的东西,砍中国人的刀很厉害的。"这些他们都经历过。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很快走进宾馆,因为朝方工作人员都要起床了,当时我听其中一个广东人指着鞋子说:"倒楣,今天又踩地雷了。"我低头一看,他的鞋底好像踩上了大粪。


这次谈话对我触动不少,看来我从朝鲜旅游回国的朋友及金医生嘴里听到的话与广东人所说的一模一样,为了证实所有这一切是否真实,我多了个心眼,准备继续细心观察。


早餐时,大家纷纷述说这倒楣的一晚上,声讨这五星级宾馆的一切设施。最后还是金医生的话安定了大家的情绪,因为她曾是朝鲜人,最有发言权,她说:"朝鲜整个经济发展已基本静止、物资奇缺。这类涉外宾馆平时根本就没有多少客人住,这里一切都是公家的,没有客人,宾馆哪里有钱维修与添置新设备?大家将就些,不要奢望贪心,我们现在享受到的已经是朝鲜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了。来这里就要有思想准备,多看、多想、少问、少说,好戏还在后头呢。"


极权之都--平壤


在我们第一次进出平壤时就被一个军事检查站拦截,看到许多当地人与车辆在等候检查,大家既好奇又有点紧张,拚命向窗外张望。只见徐导下车出示自己证件和一张外宾特殊通行证,军警没有上车检查,就让我们的车子很快顺利通过,许多人向我们投来好奇和羡慕的眼光,估计路边排队的车辆已经等了很久了。这使我们好奇地向导游打听原因。原来朝鲜人是不能随便进出平壤的,因为这个国家长期处在半军事化状态。熟知这里情况的金医生悄悄告诉我,能在平壤居住、生活是朝鲜人的荣耀,这里都是衷心爱戴金日成父子的模范百姓;而那些出身不好的,类似中国文革时的四类分子及家属,是没有资格在平壤居住和出入的。金医生还告诉我一件荒唐的事:她弟弟有个女儿,三岁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条腿走路,却只能把女儿养在靠平壤的郊区农村。根据朝鲜劳动党政策:残疾人不能居住在革命首都平壤市,在平壤市区的中区、平川区和江区等中心区不允许有残疾人。据说这一"最高指示"是朝鲜人民伟大领袖金正日下达的,理由是不能给外国人留下不愉快的印象。当今世界善待残疾人、为残疾人提供各种社会服务和优惠政策已是衡量一个国家先进与文明的重要标志,而在这个自称为真正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民乐园"国家里,这个自称朝鲜人民"父亲"的所谓伟大领袖,竟然把残疾人当作"不应该出生的人"。


第二天,我们参观平壤市主要景点,车驶在大街上,大家都在静静地观察。朝鲜男人服装基本上是四种颜色--黄色(军人服)、白色(衬衫)、黑色与灰色(全身),比我们文革时只有黄与蓝二种颜色好些。大街上到处能见到军人,漂亮建筑的站岗人也是军人、城市进出口公路检查站都是军人。导游一路上不断宣传朝鲜劳动党的伟大事业,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天堂。说朝鲜的义务教育很早开始,1975年起全面实施十一年制义务教育,保证新一代起码能掌握中等以上的知识;朝鲜是一个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看什么样的病都不要钱;朝鲜的住宅也是国家免费提供的,人民根本不需要做"房奴"。我们听了都羡慕得不得了,不少人笑盈盈地向二位导游申请:争取移民到朝鲜来。因为现在教育、医疗、住房这三座大山正压得中国人喘不过气来,既然兄弟邻邦没有三座大山,中国人当然乐意来。我们还调侃金医生傻瓜,天堂生活不过,却逃到中国来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导游还说朝鲜没有任何私有制,一切都是公的,在农村,土地、生产资料、包括住房都是公的,他们的合作社等于我们过去的人民公社,作业班等于生产队,事实上朝鲜很多体制和制度就是沿袭过去苏联与中国的一套。大学生小唐听后嘲笑地说:朝鲜人民始终如一,"一切为革命",而中国如今是"为钱疯狂",大家笑了起来。


说平壤漂亮,主要还是绿化地带、马路整洁干净,几乎没有一点垃圾。所有街面不细心看好像没有一间商店,因为商店都没有招牌和门面广告。朝鲜是配给制社会,合作社商店规模极小,一切生活资料都是按配额的,所以更没有什么超市,除少数涉外商店,整个社会商业活动是静止的。平壤市交通畅通无阻,因为公共车辆极少,特别是货运车与计程车,即便有一些小汽车也都是政府机构和大中型国有单位的。自行车也很少,公车站上排着很长的队伍,大多数居民是步行上班,行人习惯性地乱穿马路。美丽的模特女交警是平壤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是所有外宾抢着拍照的物件。市内到处是绿化,蓝天白云,没有环境污染,空气特好,与中国大城市呈明显的反差。整个平壤看上去就像一道装饰配置得很完美的布景。当我们住了五天后,又发现平壤治安特好,没有乞丐,不用担心小偷、骗子,这些方面在中国随便哪个城市都是无法相比的。当然,随着我们旅游的深入,所有这一切漂亮的摆设也逐渐揭开谜底,这些都是朝鲜广大人民以丧失巨大的人权和自由的代价换来的。


平壤最高建筑是柳京饭店,这是个不伦不类停工的废建筑,高105层,是与法国人合作的大项目。1989年建造,现在巨大的建筑残骸在平壤市中心静止地躺着,据朝鲜人说是因为美国的挑拨打压,促使法国人破坏并停止了这项工程。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例,表示这个国家与它一样,静止地躺着。


金日成体育场前大马路中央是凯旋门,建于1982年4月,高60米、正面宽50.1米、侧面宽36.2米,是一座雄伟的石砌纪念碑,正面背面都刻满了金日成的丰功伟绩,据说比巴黎的凯旋门还高大。


在平壤市的一条江上停了一艘美国军舰,导游指着它自傲地说:"这是我们人民军缴获到的美国间谍船!"然后夸大其词地说了朝鲜人民军十八名战士俘虏了美军八十人的故事。


"主体思想"的统治


我们的车经过金日成体育场时,导游告诉我们,这里可接纳十万人,早二十天来就能看到世界规模第一的团体操《阿里郎》,参赛者达到十万至二十万人。据说《阿里郎》称得上一部吉尼斯记录的大杰作,是溶朝鲜名曲、优美的民族舞蹈、艺术体操、杂技、迷人的背景美术、现代化的装置和照明手段于一体的大型艺术体操。导游说,排演朝鲜革命样板戏和大型团体操是每个青少年的荣耀,每个表演者都经过严格挑选,并要长时期不断排练。从 1961年开始,朝鲜就不断创作出大型团体操《劳动党的时代》、《千里马朝鲜》、《跟着党的旗帜前进》、《人民歌颂领袖》,演出的同时,还有上万人组成的人工背景,在统一指挥下打出各种衬托的画幕,整齐划一,令人惊叹.在全世界的艺术家们追求独具个性的创作的同时,朝鲜的少年儿童却在一代接一代地、日复一日地重复练习着这些团体操。


大门广场上,有几百男女学生兵在操练,导游告诉我们:这些是刚从学校出来服役的学生在集训。在朝鲜每个男孩16岁、女17岁,必须服兵役,除非残疾人。兵役期男十年,女五年,考上大学的人毕业后服三年,服兵役往往离开家乡南北对调。大学生小唐听了吓一跳,说:"十年?一个人的青春不是全泡在军队里了吗?"可导游却说:"当兵可是朝鲜青年人的荣耀。"导游又向我们介绍:在朝鲜离婚需要组织上批准,并且只有一种理由容易批准--生不出孩子。朝鲜女青年找男人的标准也是"三高":个子高、工资高、学历高;还有二个重要政治标准:劳动党员、当过兵。在朝鲜,革命军人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国家的水利、铁路、公路、农村大面积坪地、重大工程、军事设施、金家父子的各种丰碑、巨型纪念馆都是人民子弟兵的血汗凝结的。入党是每个朝鲜人的一生追求和荣耀,但比较难,年轻人都是通过十年兵役磨练、参加各种突击队,速度突击队、生死突击队之类的考验后才能入党。导游告诉我们,朝鲜每个青年都要继承白头山(金日成革命基地)精神。


巍然屹立在平壤中心的大型烽火塔叫主体思想塔,据说它比美国华盛顿纪念碑还高一米,导游说,它象征着以人为中心的政治哲学--主体思想的伟大和永垂不朽。它是1982年4月为金日成70寿辰而建立的,也是迎接创立主体思想而建。导游还对我们说:"这是世界上惟一象征思想的一种塔,世人瞩目,我们要献花鞠躬。"


参观金日成故居时,我们看到一大群少先队员双膝跪在柏油马路上,我奇怪地问:"孩子们干什么?"导游说:在打扫卫生。其实这条路非常干净,再走近孩子,我看到令人吃惊的一幕,十几个人一排,共有四排孩子在用手绢或小刷子,趴在地上慢慢地一寸一寸细腻地擦刷地面,他们真正做到了一尘不染。导游看到我们大惊小怪的神情,告诉我们:这是少先队员向金爷爷表达由衷的爱戴之心,每天都有学校组织孩子来为爷爷打扫故居。大家心里在问:"有这必要吗?肉麻又夸张!"我想起文化大革命的拜神运动,组织人民向伟大领袖"早请示、晚报告"、"跳忠字舞",一千多万佩戴红袖章的红卫兵先后多次,在天安门广场朝圣毛泽东,挥舞着语录,发疯似的狂呼"万岁!万万岁!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场面。三十年后今天,朝鲜还在维持着这种愚昧无知的做法。


1994 年7月8日凌晨两点,朝鲜的太阳神,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50年)的领袖金日成因病去世,噩耗有如晴天霹雳,这天朝鲜人号啕恸哭。金日成去世后,金正日这孝子,按中国二十四孝的故事,"奇异地"度过了三年守孝期,那三年正是全国饥荒肆虐,几百万人饿死的情况下,而朝鲜国家元首却处于空白状态,西方称为"二十世纪末的谜"。我想:如果在西方任何一个国家,人民早让他卷起铺盖滚出总统府了,而这个号称社会主义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竟然上演了一幕中世纪的父业子传的荒唐戏。金正日孝顺地把父亲的尸骨做成木乃伊永久保存,以供朝鲜人瞻仰,把父亲的出生年定为 "主体元年",改西元为主体年,把父亲的生日定为"太阳节",在朝鲜建造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永生塔"供人民拜祭,宣布父亲是朝鲜"永远的国家主席"。他还强迫每个朝鲜人每年要过二个节,父亲的"太阳节"与他的"亲爱领袖节"。他告诉朝鲜人民万物生长靠太阳,在朝鲜的天空有三颗太阳,一颗是靠核聚变发光发热的太阳,另两颗是靠脑子里不断冒出来的"主体思想"发光发热的金家大小太阳。金正日公开执政后,发展了父亲的主体思想,创造军事为先的政治方式。而盲目个人崇拜的朝鲜人说: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一致公认他们的伟大领袖金正日为二十一世纪的领导者和太阳。金正日是世界上杰出的思想家、伟大的政治家、所向无敌的统帅、科技大师、文艺天才,是当代无与伦比的伟人,而金日成是伟人中的伟人。


在平壤市中心、主要景观地虽然没有看板,但都有太阳像,永生塔。据说每个城市、街道、合作社、大企业、大单位都有永生塔,就像每个朝鲜人都带领袖像章,每个家庭都挂金家父子像一样,因为时时刻刻要朝拜。我们在朝鲜到一些主要宣传金家父子丰碑的纪念地,都被要求掏钱买鲜花。大约朝鲜人知道现在中国人有钱,一把花卖30元人民币,在朝鲜我们先后被迫五次买花祭拜。我问平壤百姓平均月收入多少?导游说自己200多人民币;金医生告诉我平壤人月工资不超过60元人民币;生活在平壤的广东人说只有 30元人民币。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