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之巅的三个背影

吕伟明 收藏 3 322
导读:[center]历史之巅的三个背影 文/吕伟明[/center] 有人说,中国已经走进史无前例的盛世时期。当代中国若以财富而论,已经远超“文景之治”时期,汉帝崇尚黄老,与民休息,国库里连穿铜钱的带子都朽烂了,但却不知何用,不如今天中国将财政收入用于最基本的国计民生;若以人口而论,已经远超“贞观之治”时期,贞观十三年中国人口1235万,还不如今天的上海;若以安定而论,已经远超“康乾盛世”时期,乾隆皇帝做了“十全老人”,终其一生边疆并不太平,反观当今中国已数十年未逢一战,界碑

历史之巅的三个背影




文/吕伟明



有人说,中国已经走进史无前例的盛世时期。当代中国若以财富而论,已经远超“文景之治”时期,汉帝崇尚黄老,与民休息,国库里连穿铜钱的带子都朽烂了,但却不知何用,不如今天中国将财政收入用于最基本的国计民生;若以人口而论,已经远超“贞观之治”时期,贞观十三年中国人口1235万,还不如今天的上海;若以安定而论,已经远超“康乾盛世”时期,乾隆皇帝做了“十全老人”,终其一生边疆并不太平,反观当今中国已数十年未逢一战,界碑却安然无恙。照此看来,中国确实从各个方面已臻于鼎盛,然而从历史的角度来说,盛衰之变往往快如石火电光,无论多么强大的政权,转瞬之间便成了纸老虎。《二十四史》,便是二十四个警世钟,悬挂在空旷的历史长廊里,不断地被后人敲响。


中国往往在承平日久以后,积弊也随之加深,因此掌握权柄的人物往往面临许多不得已的选择,当他们在历史之巅失去了方向感,所思所想在当时人看来不甚了了,可百年之后的史书上写得清清楚楚。于是,许多权势人物的身后境遇远远不如生前风光,而许多在当时人看来无权无势、穷困潦倒的人却赢得了百年声名。历史往往是如此公正又如此无情。


如果从历史的书页里找几个人出来,一起回味千年以来中国历史的巅峰感觉,再在登峰造极之后突然面临万丈深渊,让千百年后的后人悠然神往又惊出一身冷汗。我想这样的人非刘彻、李林甫、和珅三人莫属。




刘 彻




司马迁惹了天怒,受了腐刑,可是一部《史记》爱憎分明,千秋之后我们可以看清一切是非。因此,我们更容易认定:汉武帝刘彻得罪了司马迁。《史记》读来回肠荡气,却不问青红皂白,隐隐将民生凋敝归罪于刘彻的穷兵黩武。


然而,在刘彻之前,汉帝国与匈奴的军事态势几乎是“一边倒”的,长城以北匈奴所向披靡,疆域辽阔,远胜于汉。汉高祖刘邦帐下人才济济,逼得西楚霸王乌江自刎,尚且被匈奴铁骑围困于白登山。后来的吕后、文帝、景帝更不敢有所作为,只能忍辱负重,靠“和亲”来维持现状。即便如此,匈奴骑兵经常性地越过长城南下,使汉帝国的控制区域比秦帝国还小。如果没有刘彻,中国历史怕是到汉就已经中断了。如果没有刘彻的坚决反击,中原的农田可能早已成为匈奴人的马场。


刘彻的反击起初是自救,开始的时候是建立起长城防线,将匈奴势力驱逐到漠北。可随着不断的军事胜利,刘彻的壮志雄心随之勃发。霍去病夺得祁连山,卫青攻击龙城,中国军队进行着一次次史无前例的远征。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刘彻,是英雄们膜拜的偶像。匈奴自此元气大伤,再无侵扰中国的实力。而中国为消灭强敌,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仅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一役,汉士卒死者数万人,马出塞十四万匹,生还者不满三万匹。但是自此以后,刘彻接连降服西羌、南越、东越、车师、朝鲜,开疆扩土,成为一代雄主。


刘彻与匈奴单于的对决是位于历史之巅的决战,无论谁胜谁败,都无后路可退。决战的战场从漠北到西域,连绵万里之遥,结局是刘彻占了上风。可惜的是,当举目四顾、天下再无敌手的时候,刘彻便自然而然的放松了,他不知不觉走上了秦始皇的老路:巡视全国,东巡海上,修封泰山;派方士入海求仙,一无所获;造建章宫,楼台高达五十丈。晚年刘彻,性情残忍,巫蛊案起,太子与皇后均自杀。刘彻从一代雄主到一代暴君的蜕变,是一个王朝由盛转衰的先声。当司马迁受腐刑的那一年,关东义军纷起,大者数千人,小者以百数。汉帝国颁行“沈命法”:“群盗起,不发觉,发觉而捕弗满品者,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主者皆死。”因此,地方官与小吏多隐匿不报,以全身避法。国境以外的辉煌战绩竟然无法抵消内政的危机。


一千年后,司马光评论刘彻一生,在《资治通鉴·汉纪十四》中有载:“孝武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盗贼,其所以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然秦以之亡,汉以之兴者,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受忠直之言,恶人欺蔽,好贤不倦,诛赏严明,晚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乎!”刘彻在一千年后终于得到了一句公道话。


刘彻在临死以前,怕生“主少母壮”之患,赐钩弋夫人死,却在无意之中打开了外戚干政之门。刘彻之后,汉帝国在匈奴不足为患的境况下,走进了不断的内耗循环之中。




李林甫




李林甫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小人。唐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李林甫依靠宦官结交武惠妃,又深结玄宗左右,知帝动静,奏对称旨,是年与裴耀卿、张九龄同任宰相。公元736年,又以李林甫为中书令,他在任上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召集谏官,“令不多言”。于是,唐玄宗与真实的国情之间失去了直接联系。在李林甫任中书令的第二年,宦官赵惠琮矫诏命河西节度使崔希逸出兵袭击吐蕃,使唐蕃和好中断,这便是下情不能上达的明显证据。


一个小人坐上了权倾天下的位置,能有多大的能量不言而喻。既然李林甫靠皇帝身边人的线索取悦了皇帝,自然会将这些关系网牢牢控制住。公元744年,高力士向唐玄宗进言不可以大权委李林甫,玄宗不悦,史称高力士自此不敢深言天下事。李林甫真正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刑部尚书韦坚、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被诬陷为谋立太子为帝而遭到贬逐之后,李林甫在朝中一手遮天。公元747年,玄宗命通一艺以上之士到京师考试,李林甫故意刁难,结果无人及第,李林甫遂上表贺“野无遗贤”。在他故意排斥的学子里,诗圣杜甫名列其中。


归根结底,李林甫的权力毕竟还是来源于皇帝的宠幸,靠小心翼翼窥探上意而得宠的李林甫与皇帝之间的关系,终究还是不如靠杨贵妃的枕头风得宠的杨国忠与皇帝更近一些。杨国忠与李林甫的共同点就是:两个人都是小人。不同点在于:杨国忠的后台比李林甫更硬,也更加无法无天。在权力的争夺中,李林甫败给了皇帝的大舅子。公元752年,户部侍郎王鉷领二十余使,为李林甫、杨国忠所忌,鉷弟銲与邢縡谋发兵杀李、杨,事败均被处死。杨国忠办此案,使囚犯作伪证,使引李林甫与王鉷兄弟往来。李、杨相仇,唐玄宗自然疏远李林甫。是年,李林甫死,为相十九年,给后人留下的是“口蜜腹剑”的成语。


李林甫虽是一个小人,但小人自有小人的作用。在《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二》里有这样的记载:“林甫与禄山语,每揣知其情,先言之,禄山惊服。禄山于公卿皆慢侮之,独惮林甫,每见,虽盛冬,常汗沾衣。林甫乃引与坐中书厅,抚以温言,自解披袍以覆之。禄山忻荷,言无不尽,谓林甫为十郎。既归范阳,刘骆谷每自长安来,必问:‘十郎何言?’得美言则喜;或但云‘语安大夫,须好检校!’辄反手据床曰:‘噫嘻,我死矣!’”能让安禄山惧怕的,在当时也只有一个李林甫了。


然而,一千年之后,无论是李林甫,还是杨国忠,甚至是安禄山,都不是我们同情的对象,因为是他们三个人联手,使古老的大唐盛世急转直下,分崩离析,从此沉沦千年之久。




和 珅




嘉庆帝是一个很小家子气的皇帝。如果不是那句“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唱词流传得街知巷闻,嘉庆帝也不会落得一个“占便宜”的名声。


当时人传言,和珅家产有八亿两白银之巨,然而这个数字毫无疑问是被夸大的。雍正朝末年补清亏空,库存有余,为乾隆留下白银2400余万两。乾隆帝有了这笔巨款,才可征战四方,奢侈无度。如果八亿两的数字成立的话,那么雍正朝库存银两只等于和珅一人贪污总数的百分之三,这是很难让人相信的。而乾隆后期每年财政收入在5000万两左右,和珅二十余年的贪污总数,占乾隆朝20年财政收入总和的80%,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一切的传言都起因于嘉庆帝的授意,不将和珅推到罪不容赦的绝境,和珅就死不了。在行政架构已达圆熟之境的清帝国时代,权力就等于金钱,和珅身在帝国中枢二十年,党羽、门生遍布天下,一向被乾隆皇帝所信用,委以心腹之任,位极人臣。他完全有资格蔑视除皇帝之外的任何人,包括太子。然而,和珅又是八面玲珑之人,在乾隆六十年公布太子人选之前,和珅提前向太子呈递一柄如意,表明自己有拥戴之功,结果适得其反,更为嘉庆帝所忌。


可是无论如何,乾隆朝是清帝国的极盛时期,乾隆之后国势江河日下,朝政紊乱,一发不可收拾。和珅居相位二十年,恰恰便是帝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和珅没有贪污八亿两那么多是肯定的,但如果说和珅一点也不贪污受贿,那也是不可能的。乾隆帝晚年脑子不太灵光,但和珅一直是清醒的,他对国事比乾隆帝更清楚,然而他钻在自己用二十年时间编织的网罗里,受制于自己的角色,再也出不来了。一个人用尽千方百计向高官厚禄处钻营,等到他真正得偿所愿,想重新廉洁是根本不可能的。更何况那是在晚霞夕照中的清帝国,何况那个人是弄权二十年的和珅!


和珅被赐死后,嘉庆帝宣布不因和珅问题别有株连,从前因热心躁进,一时失足者,不加罪责。这说明,除了和珅一个人赐死之外,整个帝国仍然维持原状,没有出现任何革新的曙光。腐朽的政治已经无药可救,白莲教起义蔓延全国。和珅之死离鸦片战争仅仅剩下四十年的光阴了。




历史中人留下的背影是如此悠长,既然当世之人不能完全准确判断当世之事,那么还是交给历史最好。自古以来,中国人有无数个选择的机会,有人选择了流芳百世,有人却选择了遗臭万年。问题的关键不在选择的对象是谁,而是每一个选择在当时看来都是正确的,因此有些人至死都执迷不悟。就像刘彻、李林甫、和珅一样,他们在有意或无意中扮演的角色,使他们不幸成了中国历史上三个盛世的终结者。




2008年8月28日1点28分



本文内容于 2008-8-29 0:13:30 被吕伟明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