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太子 第一卷 第一章 死亡使者

北京钢铁男儿 收藏 1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5/[/size][/URL] 读者朋友,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的七大洲是连接在一起的,叫做联合大陆。在联合大陆四周是无边无际的广阔海洋。联合大陆的东面有一个万山共和国。这个国家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经济发达。我们的故事就是从万山共和国开始的。 杨玉生是万山共和国扬帆市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他生年二十五岁,长得面容清秀,体态匀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5/


读者朋友,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的七大洲是连接在一起的,叫做联合大陆。在联合大陆四周是无边无际的广阔海洋。联合大陆的东面有一个万山共和国。这个国家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经济发达。我们的故事就是从万山共和国开始的。

杨玉生是万山共和国扬帆市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他生年二十五岁,长得面容清秀,体态匀称,风度翩翩,好似玉树临风。八月上旬的一天傍晚,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个声音嘶哑的老人。他对杨玉生说:他姓简,叫简广文,住在海滨百花山下的百花堂。今天上午,在百花堂的院子里忽然长出了一棵奇异的植物,好像是长生草。老人又讲:他听说杨玉生是专门研究人类长寿的,他请杨玉生赶快去看看。

接到这个电话,杨玉生兴奋起来。他的工作就是延长人类的寿命。而长生草是传说中的神草。据说,人只要吃了长生草,就可以活一千岁。现在,老人的家里居然长出了长生草,他当然要去看看。

杨玉生兴致勃勃地出了研究所,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百花山。

这是一个闷热潮湿的傍晚。天上布满了乌云,田野上一片昏黑。空气沉甸甸的,好像是粘稠的米汤,憋得人喘不过气。时间不长,出租车就赶到大海边,来到百花山的山脚下。

杨玉生下了出租车。他朝山上观看。

百花山长满了巨大的松柏,整座山都是黑乎乎的,阴沉冷寂。山坡上矗立着一座古老宅院。那宅院有一座大门楼,大门上有一块牌匾,上面是三个大字:百草堂。

杨玉生暗暗点头,那就是百花堂。

杨玉生走上山坡,来到大门外。他准备按门铃。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他觉得,百花堂的气氛不对头。在这座古老的宅院里,好像隐藏着什么凶险的东西,埋伏着可怕的生灵。它们随时准备攻击进入宅院的人。

杨玉生觉得奇怪了。简老人要他到百花堂看长生草,可这里的情况却显得有些怪异。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杨玉生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了门铃。

门铃响了。随后,大门慢慢地打开了。杨玉生朝门内观看,心里又是一沉。大门里边没有人,大门好像是自动打开的。

杨玉生忍不住叫喊了一声:“简先生,您在吗?”

没有人应答。大门里是一片沉寂。

杨玉生更觉得奇怪了。按理说,简老人应该来迎接他,可是,老人怎么不露面啊?

杨玉生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眼前是个苍老冷清的院子。正面有五间大瓦房。房顶上长满了衰败的杂草。两厢是萧条落寞的厢房。在东厢房的南面有一个车棚子。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声息。

杨玉生又问了一声:“简先生,您在吗?”

院子里鸦鹊无声,还是没有人理睬他。

杨玉生感到情况不对头了。他转脸看了看车棚,顿时吓了一跳。

车棚里躺着一个老人。他的身上只有一条短裤,全身上下布满了伤痕,鲜血淋漓。他瞪着眼睛,满脸都是恐惧。

杨玉生的心骤然狂跳起来,叫喊了一声:“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老人张了张嘴巴,吃力地说道:“你是杨大夫吗?我是简广文。”

杨玉生大吃一惊。这就是简广文老人。他让自己来看长生草,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杨玉生赶紧问道:“简先生,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啊?”

简老人说道:“我正在等你,有一个歹徒闯了进来,把我打伤了。”

杨玉生急忙问道:“歹徒在哪儿?”

这时,杨玉生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冷森森的声音:“我在你身后。”

杨玉生慌忙回头观看。

他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年纪在二十岁左右,头发却脱离了一大半,几乎歇顶了。他的面颊消瘦,目光黯淡,身体显得很瘦弱。

杨玉生惊讶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年轻人用沙哑的声音说:“我是死亡使者。”

杨玉生打了个冷战。这个年轻人怎么以死亡使者自居啊?这样的名号太古怪了!

他恼怒地说:“你为什么伤害简先生?”

死亡使者冷笑了两声,脸上现出杀气,说道:“因为他干了很多坏事,必须受到惩罚!”

杨玉生气愤地说:“你这是什么话?简先生是个老人,能干什么坏事?就算他干了不好的事情,也应该由警察局和法院惩办他。你伤害一个老人,你是在犯罪!”

死亡使者骄横地笑了,说道:“你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杨玉生吧?你少跟我打官腔。我要你马上滚蛋!”

杨玉生的火气上来了,斥责道:“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啊?你打了人,还要我滚蛋。”

死亡使者把脸一沉,用威胁的口气说:“你要不滚蛋,我对你就不客气了。”

杨玉生感觉可笑了。对方身体瘦弱,病病歪歪,还想跟他较量,岂不是荒唐吗?他轻蔑地说:“你还想对我不客气。看你这个弱不禁风的样子,你是我的对手吗?”

死亡使者做了个鬼脸,说道:“怎么,你不服气我吗?好吧,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死亡使者突然狂笑起来。随后,他的脑袋开始膨胀,转眼之间,竟然变得比雄狮的脑袋还要巨大。他的头发飞舞起来,变成了千百条色彩斑斓的毒蛇,这些毒蛇摇晃着脑袋,吐着信子,恶狠狠地盯着杨玉生。他的脸也开始变形,眼珠子消失了,眼睛变成了两个阴惨惨的黑窟窿。鼻子开始溃烂,变成了一个烂西红柿,惨不忍睹。他张开了嘴巴,这张嘴巴猛烈扩张,变成了血盆大嘴,他伸出血红的舌头,那舌头越伸越长,好像一把利剑在空中飞舞。他的双手长出了黑茸茸的粗毛,长出了锋利如刀的指甲,活像野兽的爪子。他的身体也在变幻,生出了粗硬的鳞甲。

杨玉生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使者变成了怪物,不禁毛骨悚然。按照自然规律,人是绝对不会变形的。死亡使者怎么变形了?杨玉生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恐怖可怕的怪物。他慌乱地说:“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眼前的怪物咆哮起来。它的吼声狂暴凶残,简直像是狮子在吼叫。随后,它伸出利爪,要抓杨玉生。

杨玉生吓得魂飞胆散。他惊叫一声,掉转头逃出院子。慌乱之中,他的脚绊到一块石头上,栽倒在地上。

杨玉生只觉得眼前发黑,心脏狂跳,手脚颤抖。他万万没有料到,百花堂里竟然发生了凶杀案,出现了面目狰狞的怪物。杨玉生的脑海里又闪过了一个念头:他到了百草堂以后,总觉得心神恍惚,难道,他是在做梦吗?他赶紧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他感到很疼。显然,他没有做梦。

年轻的研究员愣了一阵子。他想到应该报警。他赶紧拿出手机,敲了警察局的号码。电话占线,没有通。杨玉生想再敲一次,院子里忽然响起简先生凄惨绝望的哀号:“救人哪!救人哪!”

杨玉生眨了眨眼睛。他意识到,死亡使者又在伤害简老人。他觉得,不管那个怪物多么可怕,他不能不管简先生,他应该解救简老人。于是,他爬了起来,鼓足勇气,重新走进院子。

杨玉生再次愣住了。

院子里又是一片空荡,那个变了形的死亡使者不见了。

杨玉生稍稍松了一口气,回到车棚前。他瞠目结舌。受伤的简先生也不见了,地上的血迹全都消失了。

杨玉生感到困惑不解。简先生踪迹全无,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他被怪物抓走了?

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孩子,海边是个危险的地方,这里有黑暗势力在活动,他们要伤害你。你赶快离开这里,回市里去吧!”

杨玉生再次紧张起来。他看了看四周,寻找讲话的女人,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有人要害我?”

杨玉生没有发现讲话的女人。女人也不回答他的提问,只管说自己的:“孩子,海边是个危险的地方,这里有黑暗势力在活动,他们要伤害你。你赶快离开这里,回市里去吧。”

这一回,杨玉生听出来了,声音是从西厢房的北面传过来的。杨玉生悄悄地走了过去。他发现,在西厢房北墙的地上放着一台录音机。女人的声音是从录音机中播放出来的。

杨玉生的心翻腾起来。这录音机是怎么回事?这讲话的女人又是谁啊?她在警告自己。可她为什么要警告自己呢?

杨玉生迟疑了片刻,还是想报警。但是,他也知道,只有当事人遭到人身伤害,或者丢失重要财产的情况下,警察才愿意立案侦察。自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也没有丢失财物。他如果对警察说,他看到简先生被打伤,看到一个年轻人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随后,怪物和简先生又都消失了,恐怕只能让警察不耐烦。说不定,警察还要怀疑自己神经错乱,那可就麻烦了。但是,如果不报案,刚才的局面也太恐怖可怕了。

杨玉生想来想去,打不定主意。他决定,先离开百花堂,找个安静地方仔细考虑一下。于是,他走出了百花堂。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