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三章 轩辕台之死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二日后,龙、周二家到了湖光,这是旅游计划中的第二站。按照周峰的要求,龙行健一家都住进了周家。悄悄的,没有一丝的声张。

周峰父母跟周峰之弟周岳生活在一起,周岳早已成家,有三个孩子了,周家的生意已经交给了周岳打理。因为龙家来,周岳带着媳妇和孩子去了岳父家,将房子腾了出来。周家的房子经过了整修扩建,勉强可以住下龙家十口,但小爱必须和龙瑜同屋,小海也得跟蒙龙住一个屋。叫嚷不便的声音被黑着脸的龙行健压住,从嘉义回来,龙行健的脸色就没好过,因为林小薇,更为周峰烧掉了他的书稿。

周峰坦承书稿被他烧掉了,“没有办法。你这本书太出格了,别说皇帝,就是我也受不了。别怪崔静,她是为你好。而且,她也没料到我烧书。不相信?你可以问晓云,当时她在场。”

龙行健气懵了。书是他心血的结晶,在兰斯的几年,有计划地考察了兰斯政治军事经济文化诸多方面,思考神华帝国与其的异同。敌国的经验为什么不能借鉴?除了军事,龙行健对帝国的军事颇为自负,其他方面看来,颇有值得学习之处,尤其是他们民主选举的制度,可以让社会的每个阶层的人有表述自己意愿的机会,他们的权力制约制度也很完善,内部监察、外部监督,特别是媒体的力量很强大。兰斯遭遇立国以来的大败,却没有出现大的混乱,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主张武力对抗到底的光辉党在战后的选举中彻底失败,沦为二流小党,在兰斯的政治格局中变得无足轻重。还有他们的法律意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不善于吸收别国的长处,是不会进步的。潜心研究历史的龙行健开始站在更高的高度思考问题。不仅思考大陆永久的和平,而且思考帝国的长治久安和民生幸福。龙行健将自己的思考都写进了书里,准备呈给皇帝。

“我觉得你有时候是个白痴。据说天才都有白痴的一面。”周峰快速踱着步,“你写了些什么?要改革帝国的传统大政!要取消贱民和等级,要削减直至消除贵族特权!要给所有民众以平等的民主权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消除皇家政权基础,得罪所有的贵族,包括我!皇帝会准你这个请求?真是见鬼!行健,如果不是你,我一定抓起这个胡言乱语的家伙。”周峰打断龙行健的话,“不要提皇帝是明主,没有和自己过不去的明主!帝国靠什么维持权力基础?贵族和既得利益者。战争让大批军官进入贵族的行列!你这样做,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他们不愿意做的太过分,是因为军队支持你!这样做,谁支持你?啊?”周峰努力压制着火气,但声音还是很大。

崔静很担心,以为丈夫会暴怒,但怎么发火的却是周峰。

“士兵支持我!普通的农民、工人和教师支持我!”龙行键的声音很平静,“你知道兰斯工资水平和我们的差别吗?他们纳税的是有钱人,我们纳税的是普通人!你也见了,林小薇重度伤残,拿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是多少?250金元!一个为国征战将终身幸福毁弃的士兵拿到的国家补偿是250金元,是我这个帝国公爵年金的八十分之一!假如我活二十年,她只拿我的一千六百分之一!”

“人和人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周峰的口气和缓下来。

“那也没有那样大的差距!凭你一个人能打赢一场战役?笑话!别忘了龙支队是怎样生存下来的,别忘了我们是怎样发展壮大的!依着薛军、安波那些人的搞法,我们在齐宗连半个月都坚持不下来!你信不信?反正我信。”龙行键站起来,走近几步,逼视着周峰,“少年军校的学生,乃至帝国各军校的学生,有几个出身普通的农民工人家庭?如果我没有机缘巧合救了陛下,我能和你成为同学?即使我参军,你也会命令我扛着炸药包去炸敌人的火力点,去趟敌人的地雷阵!我早已是无数阵亡者的一员,像小如他哥哥,尸骨难寻!”龙行键激动起来,“我被困奥伦堡,在最后的关头,133师无数的士兵为了我的安全,拖着饥肠辘辘伤痕累累的躯体和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他们为什么?我龙行键给了他们什么?扯淡!是的,他们是军人,应当为国捐躯,但帝国给了他们什么?上千万的家庭失去了父亲、丈夫和儿子,更多的家庭接回了残缺不全的亲人,他们有没有权力向帝国掌握权力的人索要他们的付出?你家庭富裕,但你不敢面对那些贫困者,就是号称富甲天下的鼎湖,有没有食不果腹者?有没有因战争而陷入困顿者?我不能像鸵鸟,将脑袋埋入沙堆而无视屁股将遭遇的危险!峰子,我思考了很长时间,帝国的权力架构不同于兰斯,大陆最合理的架构正是我们的敌人兰斯!海因茨是参谋总长,他没有什么贵族头衔,他的薪金也没那么高!他的一笔不合理的军需采购受到了议会的追究!我们有几个人敢追究崔总长的决策?对,皇帝,皇帝可以。如果陛下不追究呢?士兵将拿着残次品跟敌人搏斗!”

周峰再次在与龙行键的辩论中败下阵来。“可是,我们打败了兰斯,我们的武器质量不次于兰斯。”

“是的。帝国军人是最优秀的军人,帝国有着一流的军事研究机构和一流的军事工业。我们还有最好的将领,还有英明的统帅,郎衡会战陛下冒着大败的风险支持了我,奥伦堡大败皇帝仍然授予我勋章,最后获得了最高军衔和爵位。如果不是陛下,是轩辕寂或者什么人在皇位呢?我能像现在这样呼风唤雨?我想,我们的政治制度会让我们打赢战争,但不会让帝国永远强盛!因为帝国的强盛需要一个基础,这个基础是全体国民的强盛,而不是几个贵族!”

周峰吃惊莫名地看着龙行键,这个让他追随半生的伙伴、上司是那样的陌生,“阿龙,我搞不懂你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真的。因此我感到很累,很茫然。我惧怕战争,惧怕一切非正常的死亡和流血。就像林小薇那样。我能让林小薇后半生衣食无忧,但我不能让所有的林小薇衣食无忧。那要靠帝国!靠我们这个国家!”

窗外的婉儿脸色苍白,苏洁、林小如和崔静都感到一种恐惧。孟晓云推推婉儿,婉儿会意,推门走进去,柔声说道,“你们不要争论这些没用的了。夫君,我们是来旅游的。周峰做的对,那本书,就烧了吧。我知道你心里苦,但你管不了这些,是不是?我们不能没有你,孩子们也不能没有你。”

“好吧,”龙行键举手,“我投降,投降。不谈了。”

晚饭分开吃,孩子们被水氏招呼到一边,崔静、孟晓云带着他们,崔静用少有的严厉语气警告大家不准提起爸爸和周峰伯伯的争论,其实他们中除了蒙龙没人听到龙、周二人的争论。

周峰、龙行键和周父、孟父及婉儿苏洁林小如坐了一桌。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争论,龙行键跟周峰的二位长辈谈笑风生,从二十年前的鼎湖之战讲到了现在。菜肴是水氏精心准备的,非常简单但色香味集于一体,都是地道的鼎湖小菜,发丝牛百叶,鼎湖水鱼裙边,米粉肉,米豆腐,雪菜黄鱼------主食是鼎湖一绝千层饼,龙行键胃口大开,一连吃了二张饼,让婉儿等人欣慰异常。

“想起周峰跟晓云的婚礼,就像昨天一样。”龙行键不能喝酒,婉儿替丈夫敬周孟二位长辈,“祝周叔叔,。孟叔叔健康长寿。”

孟父连忙说,“这可不敢当,公主折杀老朽了。”

“周峰与我夫君情同兄弟,你们当然是婉儿的长辈,晚辈敬长辈,理所应当。”婉儿微笑着说。

周福成喝了几杯酒,红光满面,“周家祖上有德,竟然能两次接待公主殿下。就是龙帅,也是大贵人哪。现在湖光谁不羡慕我周家?峰儿的成绩都是跟着龙帅得来的,我心里有数。”周峰的官职是鼎湖有史以来最高者,如今周福成见了地方官那是一个牛气,没人敢小觑周峰上将的父亲。

“明天到哪里玩?”孟父见龙行键似乎不想听周福成的唠叨,问周峰。

“爬鼎山吧。这两天尽在湖上玩了。”周峰对龙行键说,“鼎山不高,你可以的。”

龙行键笑笑,“那就去。你们别嫌我拖后腿就行。”

晚上孟晓云和周峰谈起下午的争论,被周峰严厉制止,“永远不许提这件事!阿龙这个人啊。”

“我想看看同学们,行吗,明天我不去鼎山了。”

“可以,你不要提我回来,更不要提他来。”

“我晓得。”孟晓云睁着眼睛想了半夜,临到天亮才迷糊睡着。

第二天,孟晓云从韩栋那里打听到昔日同学的地址,打了电话给王怜儿,由她约在鼎湖的同学。刘丽跟着丈夫文林刚从军了,杨凌被调到帝都日报,继续当他的记者,据说有点名气了。韩栋保卫龙行键重任在肩不能来,再加上马林、周峰以及在太平州的毛若兰,赶来见孟晓云的当年同登鼎山的只有陈萍萍和常平。

他们在王怜儿家见面,都是步入中年了,算起来已经七八年未见了。

“周峰没跟你回来吗?”常平问。

“没有,他没空。”平生不善撒谎的孟晓云感到脸上发烧。

“是啊,你家周峰也算大官了。”常平说,“经常在报上看到周司令的消息呢。”

“喊什么司令啊。”孟晓云觉得她跟常平之间立了一堵厚厚的墙,“都是同学嘛。他让我带好给你们呢。”

“本来就是嘛。”常平朗声一笑,“说起我竟跟周司令是同学,还见过龙行键元帅,老婆硬是不信,亏得杨凌给我作证。那时他还在鼎湖工作。”

“啊,恭喜恭喜。”孟晓云不知道常平已经成家,连忙道喜。

“也没啥。找了个寡妇,带着个孩子。就是咱湖光人,还是萍萍给介绍的。她原来的丈夫在衡东战死了,是个上尉。”

孟晓云掏出一百金元塞给常平,“我的贺礼,你怎么不吭一声呢?怕喝你的喜酒?”

常平不收,孟晓云不高兴,“这就是你看不起我了,我结婚可是收了你的礼。”

“太重了。”常平捏着钱,不好意思。

“收下吧,想我们周大司令不在乎这点钱。”王怜儿劝常平。

常平将钱装起来,这差不多是他农场一年的工资。

说起同学们的下落,刘丽,毛若兰,马林------都过的不错。只有陈萍萍跟常平比较困难些。陈萍萍的工厂打仗那几年好一点,现在又陷入困境了,工资经常拖欠。常平的荣军农场更是,勉为温饱而已。不知不觉,孟晓云想起昨天龙行键跟周峰激烈的争论,“------士兵支持我,工人农民支持我------”孟晓云胸口堵了块东西,憋得慌,许多准备好的话题也说不出来了。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悄悄给了陈萍萍一百金元,“给孩子买点好吃的,有机会来帝都玩。”二十年前无话不谈的朋友,如今的差别难以言述。

一个保安总局的警员找到了她,“周夫人,请速返家,他们马上要动身回帝都了。”

孟晓云惊问,“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晓得。”警员开着车来,“快走吧,他们等您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