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八零 谁是内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为了弥补台湾战区地面部队的不足,在中国人控制下的印尼军队决定出动雄兵百万,配合台湾战区的六十万大军一起登陆日本本岛。

爪哇岛、苏门答腊岛海面上,千舫竞发,一艘艘满载着陆军战士的登陆舰艇和商船,往冲绳本岛和奄美大岛的方向开去。还有一百多艘各种商船,满载着首批四十万吨军需物资,运往冲绳本岛和奄美大岛。

一百六十万人的登陆战,需要近三百万吨物质。幸亏张大宇和江浩东他们早有准备,才使得首批军用物资得以及时送往两个大岛。

这些军用物资中,有大批的轻重武器、弹药、粮食、饮用水、医疗品、油料、钢材等。包括一批英国制造的奇伏坦主战坦克,这种坦克是仅次于M-1坦克的世界上最先进的坦克;还有法国制造的幻影F-1战斗机、幻影III战斗机;以及英国的海鹞式战斗机、美国的A-6攻击机等。

那些“印尼”军队,原来都是国内的红卫兵,经过多年的战斗,他们成长为优秀的战士。由于陆云飞和李海蛟的正确部署,使得在最关键的时刻,获得一支力量超过台湾战区的精锐部队,而且这支部队没有动用到国内一分钱。刚刚经过动乱的国内,没有更强的经济实力提供这场战争,如果不是江浩东和张大宇他们提供的武装,中国歼击机航空兵在几年内都难以恢复元气,更谈不上和苏美等国争夺日本的地盘。

就在中国、“印尼”联军紧锣密鼓准备发动攻击之时,在国内的李海蛟正在准备解决最后的一点问题。

办公室内的李海蛟,一根接一根抽着烟,桌子上面的烟灰缸里,堆满烟蒂。他脑子飞快的运转,心里思索着一个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要去抓捕那个日本特务的时候,却被日本特务给跑掉了?难道自己身边真的有敌人?

目前最重要的是,敌人的下一个目标将是谁?按自己的云飞兄弟所说的,敌人的下一个目标将是邓公。对于自己那个兄弟所说的,是去过未来归来的,他所说的不久的将来,上台的将是邓公?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自己的云飞兄弟确实是从未来归来。

想到这里,李海蛟叫来黄斌,对黄斌下了命令:“你去准备一下,在这段时间内务必保护好邓公的安全!我们任务的代号就叫03号计划。”

一听到此话,黄斌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首长,邓公不是被解除一切职务还没有复出吗?为什么不保护那些老帅而要保护他呢?”

“被解除职务只是暂时的!邓公迟早会复出!你按我的命令去执行就是了!”李海蛟说道。

“首长,您怎么知道邓公会复出呢?”黄斌不解的问道。

李海蛟刚想要说是云飞兄弟所说的,突然想起一件事:据妻子汇报的情况,有日本特务进入台湾,企图执行什么“未来计划”,只不过目前日本特务还没有找到他们的目标。难道,云飞兄弟真的是去过未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进入台湾的日本特务的目标肯定就是他!而自己身边的敌人尚未揪出。想到这里,李海蛟大声斥责说:“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你执行你的任务就是!”

“是!首长,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黄斌说道。

黄斌下去后,马上做了部署。他叫了情报二处的刘成元科长过来,对刘科长说:“小刘,首长要求决定执行代号03号计划的行动,是保护一个神秘的首长。你现在带上一百名战士,去准备一下!一定要保护那个首长的安全!”

“是!”刘成元回答道。

刘科长下去后,马上带上一百名战士,来到邓公住所附近布置防御。刘科长带的那些战士,换下了邓公原来的卫兵,代替他们在哪里执行保护任务。第二天中午,黄斌过来换下刘科长他们,刘科长他们回去休息,由黄斌换班。

夜幕降临,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后,几条黑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邓公住所门口,看到外面巡逻的特种兵战士,那几个黑影放弃行动,又消失在夜幕之中。

过了两个小时,站岗的战士正在换防交接,三条鬼鬼祟祟的鬼影趁着战士们换防的时候,翻墙而过,进入院子。那三个鬼影也穿着解放军的衣服,进入院子内之后,一个流动哨的战士看到这几个家伙,见他们面孔生疏,冲锋枪对准他们,大喝一声:“站住!你们干吗的?”

一个家伙说:“我们是首长原来的警卫员。”正在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家伙从背后绕上去。

那个战士是个特种兵战士,反应很快,听到背后的动静,正要转身扣动扳机,却被另外一个家伙按下枪机保险。两个家伙一前一后上去,一个捂住他的嘴巴,另外一个向他太阳穴一拳打去。那个战士躲避过这一拳,可是还有一个家伙,突然冲上来冷酷无情的一刀刺入他的心脏。那个战士嘴巴被一个特务死死捂住,没有发出声音就这样白白牺牲。

三个穿着军装的特务很快冲入小楼内,用匕首杀害一个过道上的战士,很快就准确的来到邓公的卧室前。三个特务一脚踢开房门,拔出无声手枪对准里面床铺上“扑扑扑”连续开枪。

射出子弹后,一个特务走上前一把掀开被子,这才惊奇的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堆衣物!“不好,我们上当了!”那个特务大喊一声。

“不许动,全部举起手来!”那三个特务只听到背后一声炸雷般的怒吼声。那是李海蛟带着几个战士来到他们后面,李海蛟冷笑着说:“幸亏我早有准备!不然首长就遭到你们的毒手!来人,把这几个特务带下去!”

战士们上来,正要把那几个特务带下去,却看到那几个特务纷纷倒地,瞬间毙命。几个战士上前,掰开那几个家伙的嘴巴,却发现他们嘴里藏有毒牙,当战士们从背后包围他们的时候,那几个特务已经咬碎毒牙自尽。

眼看就要到手的鱼又没了,李海蛟恼怒的吼了句:“把这三个特务拖下去!”

原来,李海蛟早就秘密安排,把邓公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些日本特务前几天因为要优先对付老帅,没有时间盯着邓公。而现在江集团已经覆灭,再盯着老帅已经没有意义,所以他们改变了目标。按小犬蠢田一的想法是杀害邓公,将使得以主张政治运动为主的现任领导人的领导权一直维持下去,那样的话迟早将会把中国带入一场新的政治运动之中。

首长被转移到国家安全局情报二处内,由黄斌和刘科长担任负责首长的安全。这个黄斌和刘科长,都是李海蛟最信任的人。

第二天中午,忙碌了一个晚上的黄斌忍不住打起哈欠,他看了看表,都十二点半了。他骂了句:“那个小刘怎么一回事?十二点半还不来换班!”

正在骂的时候,刘科长走了过来:“处长,不好意思,刚刚从家里出来,群众都在游街庆祝粉碎江集团的胜利,堵车堵了半个多小时。”

“好吧,现在你换班,我得回去睡觉了!注意点,出了问题你要负责!”黄斌命令道。

“是!处长您放心!”刘科长敬了一个礼。他带着几个战士上来,换下了黄斌的那些战士。

夜幕渐渐降临,漆黑的夜晚没有月亮,深秋的风发出肃杀的“飕飕”作响声。当大壁钟发出十二声“当当当”的钟声时,五个鬼鬼祟祟的鬼影来到情报二处门口。门口的站岗的那个战士被他们杀害,那几个鬼影闯入大院内内。闯入大院内的那几条黑影轻车熟路的躲避过大院内巡逻的暗哨,顺着水管爬上二楼。

刘成元带的那几个战士正在过道之中巡逻,那五个黑影拔出毒针枪,连续杀害三名战士。他们走到在门口打瞌睡的刘科长面前,拔出手枪一枪柄打晕刘成元。然后用无声手枪对准门锁射击,“扑扑扑”几枪打坏门锁。

那五个黑影冲入房间内,用无声手枪对着床铺射击。突然,房间内灯光大亮,一道暗门打开,里面冲出一群战士。一个鬼影刚要开枪射击,被一个眼疾手快的战士一枪击毙。李海蛟站住那群战士后面,对着剩下的四个特务大吼:“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那四个特务见大势已去,全部咬下毒牙自杀。李海蛟刚要发射麻醉枪,却根本来不及,那四个特务已经全部倒在地上。

李海蛟带着战士们,来到门口被特务打晕的刘成元面前。那个刘成元摸了摸脑袋,慢慢苏醒过来。他慢慢睁开眼睛,却猛然看到李海蛟站住自己面前。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解的问道:“首长,刚刚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自己说!为什么值班时间在睡觉?”李海蛟怒吼道。说完,他转头对战士们说:“先把这个家伙带下去!准备好好审问一下到底怎么一回事!”

战士们上来,缴了刘成元的手枪,把他带去审讯室。李海蛟走进审讯室内,他亲自审问刘成元:“说,你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值班时间在睡觉?”

刘成元努了努嘴,看样子他是害怕说出怎么回事。当他抬头看到李海蛟那威严的目光时,他低下头,嘴里发出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昨天晚上和几个朋友打牌打了一个通宵。”

“明知道今天要夜班,还打牌打通宵?”李海蛟怒吼道。正在这个时候,闻讯赶来的黄斌走进审讯室内,刚好听到他们的话。

黄斌走到刘成元面前:“打牌打通宵?说给谁听?明知道今天有任务,昨天还打牌?”

刘成元连连大喊冤枉,他说:“真的,不然你们去找我那几个朋友打听下,一个叫贺争,一个叫王卫红,还有一个女的叫林红梅。”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可以和他们串通?”黄斌吼道,“还有,那些狗特务杀害我们的战士,为什么却唯独留下你的狗命?”

“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杀我。”刘成元颤抖着说道。

“哼哼!”黄斌冷笑道:“那么简单的道理,谁不知道?你就是他们的内应!他们舍不得杀你!”

刘成元无话可说,垂头丧气的耸拉下脑袋。黄斌说完,走到李海蛟面前说道:“首长,其实道理非常简单,他就是内鬼!你想想,他借口昨天打牌打通宵,今天好打瞌睡放那些特务进去。而且转移邓公的事情,出了我们几个外,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而敌人的特务进入院子,居然能躲避过我们的暗哨,还能准确找到房间!不是他是内鬼还有谁?”

李海蛟点了点头道:“这事确实十分奇怪,怎么我们今天早上才通知小刘来这里的,怎么晚上敌人就找过来了?”

“就是啊!敌人真够狡猾的!这个刘成元中午还故意迟来半个小时!一开始说是堵车,现在又说是打牌打通宵!我看肯定是他得到消息后给敌人报信吧!”黄斌说道,“正因为他是敌人的人,所以敌人没有杀他,而是打晕他。”

李海蛟点了点头说:“确实,目前刘成元的嫌疑最大!不过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刘成元真的是内鬼的话,那些特务刺杀邓公就完成了任务,他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留着他,只能让特务的处境更危险!按道理,那些特务应该杀他才对。可是为什么那些特务不杀他?难道是想嫁祸给他?所以我觉得,内鬼应该另有其人!”

“首长,可是我觉得内鬼肯定就是刘成元!就算首长您分析的敌人应该杀他才对,可是事情哪里有那么巧合的?都碰在他身上了。至于敌人不杀他的缘故应该是他就是特务头子!”黄斌说道。

李海蛟思索了下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日本特务肯定不是笨蛋!我看这样吧,还是先关押他几天,我们再好好审问一下再说。”李海蛟说完,他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连续几天了,他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现在实在是困得不行。

第二天天刚亮,李海蛟醒来,正要去洗漱时,一个战士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报告说:“不好了!刘成元畏罪自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