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6.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URL] 在这座小庙的门口,有两尊麒麟,而在麒麟的前后,站有八个荷枪实弹的威风凛凛的卫兵,另外有一个腰间佩小手枪的人踱来踱去。王兴治知道,饭是佩戴小手枪的人就是大干部。他料想,这个人可能是他们师长。于是,他上前喊了声报告,然后举手行礼。 果然,这个人正是高炮师师长高凌格。他听说自己的一个校友要分来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在这座小庙的门口,有两尊麒麟,而在麒麟的前后,站有八个荷枪实弹的威风凛凛的卫兵,另外有一个腰间佩小手枪的人踱来踱去。王兴治知道,饭是佩戴小手枪的人就是大干部。他料想,这个人可能是他们师长。于是,他上前喊了声报告,然后举手行礼。

果然,这个人正是高炮师师长高凌格。他听说自己的一个校友要分来他们师,而且也是吴老的家乡人,就迫不及待地在指挥部的大门口迎接了。现在,他听见了熟悉的乡音,看见一个面目清秀、头发像刺猬,而满头大汗,军帽拿在手上的一个个字高高的年轻人,看见他,慌忙将军帽戴整齐,也在很规矩地敬礼,就上前去握住他的手:

“我盼望我的老乡已经很久了,在四十军,这个军是东北解放军改变的,主要是东北人,只有我一个人是四川人,确切地说,我是荣县富北乡的人,距离县城仅仅五里地而已,我们是小老乡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师长边说边将王兴治往指挥部里请,还亲自动手接过王兴治的行李来,不由他反对,已经扛在自己的肩头了:

“吴老的家人还有在荣县的吗?他的故居保护起来了吧?”高师长仿佛遇见了老熟人,其实,高师长有四十余岁了,起码年长王兴治一倍还多。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指挥部的指挥室里了。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不断有人员出入,他们给师长举手行礼,而师长尽管在说话,也是能够随口和他们说几句还能还礼如仪的。王兴治发现,他的师长是一个很随和的人。而在指挥室的门口,师长站住了,他对立面喊了一声:

“参谋长,给你要的人带来了。小老乡,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是叫王什么治吗?”师长侧着头问。

“报告师长,我叫王兴治,是……”“我知道了,你和参谋长谈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呢。我告辞了。”师长很忙,刚才他按在门口除开是接王兴治外,还在接一个更重要的人,就是军部来的信使,因为电话里说下午有信使会送来紧急的口信,是关于一场大战役的战场部署。

“你就是小王同志,我是这个师的参谋长,我姓石,叫石豪川。你是新来的,我找一个同志来带带你,算是你的师傅吧。过来,小秦。哦,给你介绍介绍。”个子中等,长相俊朗的参谋长回头去指挥室叫一个人的名字,显然,这个人姓秦,年龄应该比三十来岁的参谋长要小,要不参谋长不会叫他小秦了。

“到!”应声而至的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年轻人,王兴治总疑心他是一个女孩子,年龄在二十上下,也就是比我现在稍微年长一岁左右。

“我叫秦建,秦国的秦,建设的建,我们要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像秦朝那样强大的国家。你呢?”小秦边说便伸出他细嫩的手来,这也使得王兴治疑心他真的是女性了,他迟疑着没有去握他的手。

“哦,不要担心,我是真的男儿的,不是姑娘,你不要看我长得像是妮子,其实,我的劲儿可大了,你要和我握手就知道了。”

但是,王兴治到底没有敢去握这个秦建的手,而是给他行了个军礼,秦建也把自己的手缩回去了,改行了军礼。看来,他是经常遇到这样的尴尬,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了。他自顾自地说:

“男同志也可以长得很白净的嘛,古代的潘安、宋玉,不都是男人,他们就很白净,还有汉朝的开国功臣藤公夏侯婴也长得很白净的,还有……”

“秦同志,你的历史学得真好啊。我得向你学习学习哈。”王兴治伸出自己的手,我的手也并不粗糙,因为他的家境是很好的,几乎就没有做过什么体力活儿,自然不会粗糙了。

“学什么哈?哦,你是说,你跟我学了会变哈,哈儿,你们四川人不是叫傻瓜才是叫哈儿的吗?你是说跟我学当哈儿,那我就是一个哈儿师傅,你就是我的哈儿徒弟了哦。”小秦很善于开玩笑,还是一个自来熟的那种人。王兴治也不是一个怕生的人,他很喜欢这个长得像美女的小师傅。他没有回话,而是爽朗地笑了。

“师傅,我在军部下车的时候,听说什么一次战役,是不是还要打二次战役啊?”

“嘘,不要问,这是机密。等你我到了里面才可以说的,你以后是机要参谋,不问的不要乱问,部知道的就……就,还是不要知道的妙啊,知道多了不好。该你知道的,你就一定要知道。”

师傅果然是师傅,这番话让王兴治如坠五里云中,连东南西北也摸不到了。看见王兴治一脸的茫然,秦建笑了起来:“这是对你说我是哈儿的报复呢,你不要叫我师傅,好像我很老似的,我才十九岁,和你一样大的,你是几月的啊?”

“我是双十二的。你呢?”

“我还是大你一点,我是双十的。是辛亥革命纪念日出生的,你是西安事变纪念日出生的,我们俩真有缘分啊。你说呢?”

说话间,机要室已经到了。这是一间后堂的小屋子。寺庙虽然不大,但是道路弯弯曲曲,竟然走了这样久,王兴治心想,幸亏是小秦带路,要不然我久要迷路了。在机要室的墙壁上,是一张很大的地图,是布用手工绘制的那种。而在地图下,就是一溜电台,旁边还有三台手摇发电机。几支步枪,枪口插着菊花,很是随意地放在枪架上。

“喔,你问一次战役啊,你才来,可能布知道,我给你说说吧。”秦建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说到。

1950年10月25日~11月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在朝中边境及其附近地区,对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韩国)军突然发起的进攻战役。

联合国军"向朝中边境分兵冒进 1950年10月上旬,“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向朝中边境推进,计划在西线(太白山脉以西)占领平壤、东线(太白山脉以东)占领元山后,两线部队东西对进,会合后再向北推进。15日,美国总统H.S.杜鲁门和“联合国军”总司令D.麦克阿瑟在威克岛就朝鲜战局举行秘密会议。会后,“联合国军”加快进攻速度,17日占领咸兴,19日占领平壤。于是,麦克阿瑟宣称要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占领全朝鲜,并迅即改变其原定作战计划,命令部队以最快速度向北推进,先控制边境要点,堵住朝鲜人民军退路,防止中国军队介入,尔后再行全面占领。据此,东西两线部队采取以师甚至以团或营为单位,分兵多路向朝中边境冒进。此时,“联合国军”地面部队为23万余人,其中用于“三八线”以北作战的13万余人。其战役布势是:西线为美军第8集团军,有6个师另1个旅、1个空降团。其中:美军第1军(辖第24师、英军第27旅及南朝鲜军第1师)由平壤地区向新义州、朔州、碧潼方向推进;南朝鲜军第2军团(辖第6、第7、第8师)由成川、阳德地区向楚山、江界方向推进;美军骑兵第1师(机械化师)及空降第187团为第8集团军预备队,位于平壤、肃川地区。东线为美军第10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军第1军团,有4个师。其中美军第10军(辖第7师、陆战第1师)由咸兴、利原地区向江界及惠山镇方向推进,南朝鲜军第1军团(辖首都师、第3师)沿海岸铁路线向图们江边推进。

见王兴治惊讶地舌头伸出老长,就说,你不要为这样的数据发呆,我是机要参谋啊,以后你也可以这样的。但是,看王兴治的表情依然,他才知道他是在担心战役的结局,就微微一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