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5.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1 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王兴治他们五个经过短暂的新兵训练,在一九五零年的十一月十日抵达朝鲜青川江。五个人被分到了三支部队,王兴治和张剑生是分在一个营,这个营是属于四十军高炮师的一个营。而王兴荣就分到了海军一个医院做了医士,当时的话叫卫生员。而干奎宁与王兴培就被分到了空军,他们自然是从事地勤工作。而王兴培和干奎宁的具体工作还不同,王兴培是在地面做宣传方面的工作,而干奎宁就从事保卫方面的工作了。

多情自古伤别离,但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这离别在即,五个兄弟紧紧地把手握在一起,只是说了一句话:多杀敌人,我们保重。

王兴治和赵铁生各自背上自己的背包,乘坐了一辆解放战争中缴获的美制大道济汽车,一路向四十军的驻地开去。四十军的军部在妙香山。

冬天的青川江,水很少,蜿蜒流动着,好似一传图画。清澈见底的江面下,游鱼细石相互掩映。而水草也是最多见的,懒懒地漂浮在水面上。这还使得人不以为自己看见是环境。青川江的水是青色的,可能是织女姑娘打翻了青色染料吧,将这里的水、石头和人们的心灵都涂染成青黛色了。

妙香山属于朝鲜的威普市,虽然正值冬季,天气也有些冷,但妙香山这里已经传来了春天的气息。王兴治他们的汽车行驶在颠簸的土路上,荡漾在微绿的山峦之间,好像隐约沉浮在雾气之中的一条小船,而山好象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那是温泉涌出的泉水与冷空气相遇后产生的湿气而形成的迷雾。当你在山丛间穿行,在高处随意向后眺望,可以看到远山起伏叠嶂,绵绵悠长。树林深处透着幽深宁静,不时有飞鸟从林中掠过,鸣叫声在空旷的山谷间回响。细耳聆听,潺潺的流水声宛若玉珠相撞,细碎而动听,那是刚刚开化的小溪在流淌。身入山中,有如走进仙境。我们大家相互招呼着,向山顶爬去。

从山上下来,妙香山脚下有一群庙宇。在庙宇里,除了供奉观音菩萨、四大金钢等神灵塑像外,还陈放着不少石碑,碑文的内容是说明和介绍普威市的来历。那些庙宇的石碑和门匾都是用汉字写成的。而四十军的军部就是在这座寺庙之中。现在,这里因为战争,早已经没有僧侣,更没有了香客和游人。几门高炮和原木搭成的掩体以及随处可见的机枪让王兴治完全打消了刚才以为自己是在游山玩水的念头。

但是,这里是军部,并不是王兴治他们的目的地,只是汽车不能再往里走了。王兴治他们下了车,一起要去他们营的战友共是五个人。而他们五人就开始一路踏着青色,向他们营的阵地走去。时间已经是十一月的十三日了。他们入朝也是第四天了。自从在十一月二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攻克了联合国军在轻触按键爱那个的防线后,联合国军遭受到巨大的损失,被迫撤退一百公里。美丽的青川江暂时恢复了祥和和安逸。

而敌人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志愿军也没有停止自己的武备。源源不断的人马从祖国各地像云一样汇集过来,集中在以平壤为圆心的一个圆弧上。而四十军也是在这个圆弧上的一个重要的位置。

妙香山是一条山脉,长度大约在三百公里,相比起中国的名山大川来,妙香山脉就是一条小泥鳅。而在弹丸之国的朝鲜,妙香山俨然就是一条很雄壮的大山川了。王兴治不是很习惯走山路,因为荣县虽然也有山,但是主要是丘陵地貌,像妙香山这样是石灰石为主的山峦,他们那里几乎没有。

开始出现一条条的战壕了。而王兴治他们走路也得在战壕中穿行。当然,虽然战士们依然保持着警惕,但是,谁都知道,韩国人和所谓的联合国军都远在二百里外,所以他们都是站直了行走的。在穿过一个掩体,一个个机枪阵地、小炮阵地后,王兴治看见一溜高射炮。二十四门四联高炮,上面插着各色树枝,上面还有一挺机枪,是绑在炮管上的,一根炮管上绑一挺机枪,四联的高炮,上面就有四挺机枪。然而也走过去了。在高炮后面,是一个很大的依托溶洞修建的掩体。那是这个营的营部所在地。

当王兴治他们进入掩体后,门口的四个荷枪实弹的战士,立刻上来了一个,他要王兴治他们出示相关证件。王兴治拿出了他证件。那个可能是干部的人,因为志愿军的军服上没有任何的军阶标志,军长和马夫看上去都是一个样的。在看完他们五个的证件后,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人是一个干部了。因为他马上安排张剑生去营部找参谋长分配工作。而另外三个人都被分到了营后勤连,负责炮弹保管和输送。他们三个说:

“我们不想干保管,我们要去打仗。”

“服从分配,你们是军人,不是农夫,再说,以后有的是你们的仗打。水手都是从洗甲板开始的,不想干炮兵,就回国抱娃娃去。”

那个人是笑着说后面的话,他自己来朝鲜都是经过许多周折的,他深知这些人来了就不可能想回去的话,除非是受伤、还是重伤,或是阵亡,马革裹尸,还有就是凯旋而归,不然,他们是不会回去的。所以,他就笑骂着说了后半句话。那三个人听完也笑了,他们看见自己的将来,充满了希望。

“嘿,真带劲,打他龟儿子的美国飞机。打他个稀里哗啦的。”他们三个得意地离开了。因为兴奋,他们连和王兴治他们俩再见也没有说。直到走出老远,回过头来,看见王兴治他们俩还在原地看着他们,他们这才想起,急忙敬了军礼,有往前跑去了。王兴治他们也回了个军礼,不说话,张剑生要和王兴治告别了。他也走进了掩体里。

现在,只剩下王兴治一个人站在那里,而那个干部,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干部,走过来对王兴治说:“我们是这个营的教导员,王兴治同志,刚刚接到师部的电话,因为征兵处刚刚发到师部的电报里称,你是一个文章的好手,还写得一手好字,所以,师部临时决定,不把你分到基层部队了,你现在到师部去报到吧。”

王兴治虽然很怅然,但是,他可能是一个天生的军人,什么话也没有说,行一个军礼,转身就走。而那个教导员也给王兴治回了一个很规矩的军礼,叫住王兴治说:

“你以后就是我们的上级了,我派一个战士给你扛扛行李吧,你是荣县学堂的高材生吧,我们师长也是那个学堂毕业的,他可是吴老的亲传弟子呢。来人。”

个子高挑而显得有些瘦削的王兴治说了句不用了,就大踏步向着他来过的地方回去了。他知道师部在他们刚刚经过的一座小庙里。王兴治在心中,我们的军部在一座大寺庙里,师部在小寺庙里,我们的军师长难道都是和尚不成。想到这里,他自己也笑了。

王兴治一路往师部走不提。很快,他就来到了师部的大门。在大门前,有两门高炮,炮口直指苍天,炮身上也是插着各色的树枝的,而这些炮是单管炮,炮口的口径要大得多,地盘看上去也要沉重得多。虽然插着树枝伪装,但是炮衣确实被揭掉了的。王兴治来到了门外,里面到底有什么命运在等待着他,他也不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