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府][铁血双英]是谁谁都受不了这些女人

yangguihua 收藏 15 348
导读: 大学毕业,我换过几届房东,得出的结论是:再次证明了“林子大什么鸟都有”这句话的正确性。 第一届:疯女 这是我遇到的最绝的一娘们。毕业了,摸摸口袋我就开始在学校周围的帖子边乱窜,搜寻我可以接受的容身之处,但我所需的也是大众所需的,所以竞争很激烈,这不亚于找工作,我觉得这是古都和羊城最大的区别,古都很小,市区更小,所以对没积蓄和刚工作的人来说房子的身价贵的吓人,除非你有心住到白下区即将被拆迁的老房子去,或者去江宁,更或者去江心洲陶冶性情也行。通常去看房时会出现先下手为强争房的局面。羊城虽乱,但至少,



大学毕业,我换过几届房东,得出的结论是:再次证明了“林子大什么鸟都有”这句话的正确性。

第一届:疯女

这是我遇到的最绝的一娘们。毕业了,摸摸口袋我就开始在学校周围的帖子边乱窜,搜寻我可以接受的容身之处,但我所需的也是大众所需的,所以竞争很激烈,这不亚于找工作,我觉得这是古都和羊城最大的区别,古都很小,市区更小,所以对没积蓄和刚工作的人来说房子的身价贵的吓人,除非你有心住到白下区即将被拆迁的老房子去,或者去江宁,更或者去江心洲陶冶性情也行。通常去看房时会出现先下手为强争房的局面。羊城虽乱,但至少,不行了俺就钻进城中的村子一躺,好歹还是在市区里啊。

在价位接受的前提下,看在是同校的一哥们这一点上,我住进了这哥们所剩的一间迷你房间内。房子的破旧程度可以用吃酸菜的感觉来形容,但这对我并不构成打击,反正又不是我家的房子,你要掉皮就掉皮吧,你要生锈就生锈吧,老婆也不住这里,对我来说能上网就行。

我住进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是有内人的,内人就读于家里蹲大学,说要等这位研究生毕业才出山,我一算,和我一届呢,那就是说她至少要在这里修炼两年半,或许,更长,或许,功夫已经修炼了有几重了。

我瞅了一眼他们的房间,我想起了丐帮。我踮脚走了猫步曲线去阳台晾衣服,因为没有让我可以踏全脚的地方,这时我着实傻眼了,他内人对着电脑,重点不在她对着电脑,而是电脑前放的是那种老式的长条凳,而这位女人,竟然呈马步蹲在凳子上,对着电脑眼睛眨都不眨。我内心无比震撼的到了阳台,地上全是瓶子,塑料的,玻璃的,全身的,半身不遂的,一堆像被凌辱过的书趴在角落,还有让我想不明白的半袋子石头,难道这要制造一种艺术意境不成?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位仁兄还真是体谅他内人,阳台没有晾衣服的地方,所以就别出心裁的用可以弯曲的一小截铁丝弯成两边的钩子随便胡乱的钩住一处,挂几件衣服在上面,然后隔一个地方又是一小截铁丝,其它到处就都是半截的绳子,塑料皮,衣服根本就不能成间距晾开,全都在绳子的最低处紧密的堆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钟摆。我看没有地方晾,就挂进自己房间里了。这中间,没有任何的交流。。。。。。

三天后,我敲门去阳台,没人应,我又敲,还是没人理,我就推开门,她头都不抬的呈蹲式,我径自去阳台,衣服还是我三天前看的那些,绳子似乎要被压断了,我还是没地方,于是忍不住了,就对那女人提示了一下,她甩头跳下凳子就冲了过来把衣服一把一抱,扔到床上,然后又爬到凳子上去了,没和我说一句话。留下足足傻愣了两秒的我。

厕所是我最不喜欢的地方,因为这里写满了一个字:黑。我很奇怪为什么他俩的牙缸脏兮兮的,那不是每天都要用的吗,怎么会脏呢?还有女人用的护肤品之类,上面沾着黑黑的污垢,我不敢在这里放任何的洗漱用品。有一次,那女人来大姨妈了吧,那种扔的垃圾居然就敞开丢在厕所的娄子里,我差一点恶心的昏厥过去,而那位校友竟然无动于衷,我很钦佩在两个大男人呆的地方她可以这么的泰然自若。

我从没有看她穿过完整的衣服,因为她从来都只穿睡衣在房里走来走去。

一次周末早上,我特意10点多才去敲门,开门的是那位男人,然后他的内人趴在床上睡成大字,是和床的正常方向垂直的,头垂在床沿下,散乱的头发像飞舞的蜘蛛网向我迎面扑来,我不禁后背一阵发凉。

我真的很佩服这对夫妻,我也只有不得已要去敲门的时候才去敲,我曾经看到她做的一盘菜长霉了还在桌上放着,我很想知道他们还在吃吗?

我终于忍不住提前走了,原因除了我不想忍受这里,还有水电我和他们是平摊的,而之前没有和我提过我不可以做饭,也没有提过那位女人,是每天生活在屋里喜欢一整天对着电脑并同时开电视的动物。

第二届:抠太

我迫不及待的想找一间大点的房子,于是不得已掉进了一位老太的魔窟里。老太是把自己看的忒高那种,言下之意就是这是她的房子,所以她时时就是主人。谈的挺好的,住进去就变颜色了。原来老太要我是因为看我没任何的家用电器,所以,当我弄了台电脑进屋时,老太肥呼呼的脸就忍不住抖动了。我白天上班,晚上回来只能对着电脑,每天过了十一点,老太就会准时在我的房间门口转悠不知弄的啥东西啪啪的响,提醒我已经很晚了,再晚一些时候,她还会爬起来巡视一下我是否已熄灯。我不习惯早睡,所以老太找我谈了政治思想问题。

我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洗澡,因为此时是冬天,所以在我觉得老太有些古怪时,就开始想万一不能在老太家里洗澡就去学校澡堂,但还是远了点不够方便,所以就跟老太提了提洗澡的事情,让我嘴巴张大的是原来房租水电是不包含洗澡费的,我洗一次就得交钱,理由是我使用了热水器这玩意,老太还用她吃亏的态度说,要不这样吧,便宜点,你一个月交30块。

一样的不能做饭,连水都不能烧,因为她说她帮我烧,每天她会烧几壶开水,但常常等我用时只有半壶有水,还好我是男的,这点水就够用了。

一次老婆过来了,那时候她还在实习,发烧了就过来在我房间里躺了一天,开了一天的灯,晚上我回来老太就找我谈话了,谈话不是因为她来,而是开灯的问题,我忘记嘱咐老婆了,这里老太是不天黑不许开灯的。

我总是本着她是老人能忍就忍了的态度,但我还是被打败了。老太总是有意无意的敲开我的房门找我说话,对我说她以前的房客怎么怎么样,谁谁给零花钱给她用了,谁谁的父母来看儿子请她吃饭云云。刚开始我以为她老了,想找我唠叨,就任她说,我就不时的嗯一声回应,但后来简直觉得是干扰,就干脆晚些时候回去,回去就把房门锁起来。

我终于打算离开了,导火索是一次老婆过来看我,在我房间里咯咯的笑,然后老太就啪啪的敲门,不许我们笑,说她心脏不好。于是我被打败了,想走了,跟老太说了,但是老太不同意,说她是老婆子一个,不会上网也不会认字,我得在一个星期内帮她找到下一个租客我才可以走,于是我广发帖子寻觅租客,终于找到了,我以为这下可以开心的走了,结果老太说,那个租客一个星期后才搬进来,我现在就要走,她的房子要空好几天,是我先违约的,押金只退我一半,我终于明白了老太为什么在我面前唠唠叨叨了,原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钱,希望我也能给她一些什么好处,可是我不是大款,所以我无能为力。我在心里想就算给她买药吧,头也不回的走了,后来老太还给我打了一次电话,好像是想让我去她家做什么事情,我找了个借口挂了。

第三届:无法定义

要合租,只能忍受。

又是一对儿住隔壁,好在是她的男人在外地,只是每个月过来几次。这个女子喜欢睡地上,好几次我去阳台,她都是躺在地上,而床空空的。我本以为这次我找到安宁的地了,因为她的上班时间经常是下午到晚上,甚至有时彻夜不归,所以每天下班回家,家里静静的,那种感觉对折腾了许久的我来说,无疑是美妙的小曲儿。

一次半夜,大概3、4点的样子,突然大门怦怦的乱响,一个男人在外面拼了老命似的乱喊乱锤,我被惊醒了,我本来想去开门,但忽的觉得不安全,莫非是来找谁讨债的吗?或者是她的仇家?在我听清了喊的是隔壁女子的名时,我去敲门了,那女子终于醒了,她吓的哇哇叫,扯着更高的嗓子问是谁?答曰,你开门,我是谁谁,开门了,是她男友。我很无语,关房门,睡觉。难道她男友偷偷回来查房?汗。。。。。

某天,她说,她放假了,我终于知道她是在培训学校给人补习的。然后第二天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来了,她说是她男友的弟弟,在这里住,玩两天就走。然后又过了两天她男人也回来了。三人住一间房,每次去阳台,我不知怎的,看着他们觉得挺别扭。这三人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一个月,夏天。

当这位女子的灶台糊上厚厚的油渍,菜堆在地上变味,蚂蚁排队似乎开始打算去近旁我的房间跳舞时,我接到了公司让我南下的通知,于是我欢喜的又搬家了。

我发现我不适合群居,所以,这一次,我决定了,打算一个人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