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梦醒何处 回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车过五岭,进入广东地界,袁崇焕慢慢开始着急起来,毕竟此袁崇焕非彼袁崇焕,连袁刚都时不时提起怎么病了一场,二叔的武功大涨。袁崇焕无法回答,只能把这一切都归咎于那一场病了,好在袁刚粗线条,也没再追问。过了韶关,换成走水路,沿北江向东莞进发。一路上袁崇焕开始悄悄地给袁刚打“预防针”:“二叔大病一场后,很多事情都不太记得了,到家的时候,你要给我小声提醒,免得我失礼于人。”,“哦,我知道了。”,袁刚回答道。说着便给袁崇焕逐个说起家人的情况,袁崇焕用心记住,对家里的情况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慢慢有了点底。反倒是叶芸开始不安起来,袁崇焕理解到叶芸的担心,拍拍手,小声安慰。


船到佛山,换乘马车直奔东莞。临近日落时分,快到了,袁崇焕从车里探出头来,远远地已经看见东江。“东江,我回来了!”,袁崇焕大声喊道,惹得三个人哈哈大笑。


“到了!”,“老豆!妈!”,袁刚跳下车,向在村头的地里忙路的一对中年夫妻跑去。“刚儿!”,中年妇女扔下手里的农具迎接儿子,把儿子抱在怀中,中年男子憨厚地笑着也走过来迎接。袁崇焕暗想,中年男子该是袁刚的父亲袁之焕了。


袁崇焕跳下马车,向袁刚一家三人走去,叶芸、张铮也跟在后面。“大哥!大嫂!”,袁崇焕快步走上前去,握住袁之焕的手。“元素,你终于回来了,一路辛苦了。这两位是?”。不等袁崇焕回答,袁刚松开母亲,插话道:“我来介绍,这位叶芸姐姐,不不不,是未过门的二婶。”,一句话,把叶芸搞了个大红脸,只得低声招呼道:“大哥、大嫂,你们好”。袁刚父母一怔,“好、好”。袁刚拉过张铮对父母介绍道:“他叫张铮,我的结拜弟弟!”,原来这两个家伙非常投缘,路上竟然自行结拜了,连袁崇焕都蒙在鼓里。张铮上前跪在义兄父母面前,恭恭敬敬地喊了声:“爹、娘。”,袁刚父母平白无故多了个儿子,喜的合不拢嘴,连忙招呼道:“孩子,快起来。走,别站在路上了,回家说,回家说。”


家,一座相当于普通民宅3倍大小的宅院,并不奢华,很难想象是原朝廷三品命官、兵部右侍郎的府第,看来历史对袁崇焕不贪财的评价所言非虚。走进大门,一位三十多岁、相貌端庄、身着素服的中年妇女在门口迎候,大概就是袁夫人了。袁刚抢先喊了声:“婶婶”,袁崇焕跨进门来,中年妇女眼眶发红:“相公,您可回来了。”,袁崇焕应了声:“夫人。”。


堂上坐着一位一身素服、白发苍苍的老夫人,听到声音,摸索着站起来:“元素、元素,是你吗?”,袁崇焕大步上前,跪在老夫人面前:“母亲大人,孩儿给您请安了。”,老夫人摸着袁崇焕的脸庞,老泪纵横,“儿啊,你可回来了,你爹走了一年多了,娘的眼睛也看不见了,让娘摸摸你。”,袁崇焕泪如泉涌。一旁的人也陪着摸泪。好一会,老夫人才停下了说:“儿啊,你为国家做事,娘不怪你,去,给你爹上上香。”,“是。”,袁崇焕起身回答道。


堂上的佛龛旁边,摆这牌位,上面挂着袁老先生的画像,袁崇焕上香、鞠躬,然后跪在牌位面前,看着画像上的袁老先生,暗暗发誓,此袁崇焕虽非彼袁崇焕,但定将光大袁氏一门,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


“相公,起来吧。”,说着对后面厢房招呼道:“准备吃饭”。这时,袁夫人才注意到一同进来,也是身着素服的叶芸,“这位姑娘是?”,叶芸倒也落落大方,分别行了个礼:“老夫人,大姐”,袁夫人一头雾水,袁崇焕连忙把她拉到一边,告诉了她叶芸的事,袁夫人开始虽好像打翻了醋坛子,但知道叶芸的身世后又转成了同情。走过去拉着叶芸的手:“妹子,虽然你还没过门,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来,见过老夫人,再给老爷上柱香”。叶芸双眼发红,一一照做,袁崇焕心里的一块大石也落了地。袁夫人又发话了,“来、来、来,吃饭了。吃过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给老爷上坟。”


吃过饭,几个袁姓的侄辈小伙子过来串门,缠着袁崇焕要讲辽东打仗的故事,袁崇焕只得答应他们,按自己的记忆东扯西拉地讲了一些琐事,小伙子们听得津津有味,等到袁夫人开赶,小伙子们才四散离开。


次日清晨,袁崇焕被村里小伙子们练武的声音唤醒。(地处南蛮之地,时有海盗、外敌骚扰,广东各地练武的风气很盛,一则为强身健体,二则为保卫家园)。起床、换洗、用过早餐,袁夫人一早备齐了上坟的贡品,袁崇焕带着叶芸、袁刚、张铮出门,看着朝阳中一群练武的小伙子,袁崇焕心头忽然有了一些想法。


给袁老先生上过坟,坟旁的寮屋里,其它人都给打发回去了,剩下袁崇焕一个人,拿出带回的地图和书籍,袁崇焕开始了丁忧的日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