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9: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9:00之前。


舒梁怀着兴奋的心情也走了,他刚才进学校的时候,发现校门口有一家永和豆浆,他决定去那里,一边走还一边摸了摸裤兜,里面有钱。

这是有生以来的头一次,舒梁因为饥饿而感到无比的兴奋。

。。。。。。

进入了永和豆浆的店里,舒梁发现人还不少,他在收银台点了几个自己想吃的东西,选择了一个向东的临窗户的位置坐下了。太阳照耀进来,舒梁感觉到很温暖,店里人来人往的,也给舒梁一种久违了的踏实。

不一会儿,点的早餐都端了上来,舒梁开始了几天以来的第一次早餐。

豆浆很好看,舒梁几乎能从碗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样很好,这样很温暖。

舒梁几乎忘记了之前的一切恐惧。

。。。。。。



“站起来!”政委突然间大吼了一声。

刘庆都被吓了一跳,杨兴荣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

政委用的是问话时很常用的一种手法,杨兴荣自然也不可能克服过去,被政委突然间的这么一声,吓得跳了起来,脸色窘迫的看着周围,眼神不敢在任何一个角度做过多的停留。

“你坐下吧。”政委说道。

杨兴荣不敢坐下,似乎就像一个犯罪嫌疑人似的。

“小伙子,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把知道的如实的告诉我们,我们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帮助你。”

杨兴荣这次坐下了,而且没有再低着头,而是抬起头来,看着刘庆和政委,似乎肚子里有委屈,也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刘庆看着杨兴荣,这孩子应该长得不难看,头发比较长,是那种以前都流行过了季的乱蓬蓬的发型,面色憔悴、苍白,眼睛有血丝,看上去已经眼中的缺乏睡眠了,一直在熬着、挺着的感觉。

“你们?你们能帮我?”杨兴荣说话了,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有底气,但是却充满了对政委和刘庆的不信任,甚至是不屑。

“怎么不能?你以为谁能帮你啊?”政委说。

“哼哼!帮我?谁也帮不了我!”杨兴荣靠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微的张开了,看上去就像要睡觉似的。

“哎哎哎!你干什么?睡觉啊?”政委有一些不耐烦了。

杨兴荣没有理会,保持着这姿势,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睡着,脑袋都耷拉到一侧了。

刘庆看着政委有些焦急,他伸手按住了政委,示意他别着急。政委坐回了位置,双手按着自己的膝盖,盯着杨兴荣。

刘庆知道杨兴荣为什么会那样说,因为他猜想这两个肉眼凡胎的警察能有什么三头六臂,怎么能理解他的遭遇呢,刘庆估计是这样的情形。所以刘庆心里也想好了对策。

。。。。。。


张主任在办公室外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他其实也很着急,毕竟学校里死人了,这件事对于一所大学来说,死了好几个学生,又失踪了好几个,这是一件相当眼中的重大事件,学生的家长这几天总到学校来,人家父母来找学校要孩子呢,张主任这几天也是焦头烂额的。自从前几天,政委他们离开之后,他还以为会有什么帮助呢,没想到都是一筹莫展。

张主任的叹气声传的很远很远。

。。。。。。



刘庆看着杨兴荣,慢慢的说道:

“我们都是噬魂岛上的游魂,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这句话就像一颗当量巨大的炸弹,随着刘庆的脱口而出,杨兴荣就像被气浪掀起来了似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杨兴荣瞪大了双眼在四下看着,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惧,皮肤的毛孔似乎都在张开了。刘庆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也吓了一跳,他对杨兴荣有所反应是有准备的,但是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强烈。

“你没事吧,冷静冷静啊!”刘庆抓住了手足无措的杨兴荣,按回了沙发上。

“不要带走我!不要带走我啊!不要带走我啊!”杨兴荣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浑身颤抖着。

“你怎么了?谁要带走你?”政委问道。

“我睡着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能睡,我不能睡!”杨兴荣好像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似的,神神叨叨的重复着自己的话。

“你睡着了吗?睡着了怎么了?什么错了?”

“我不能睡着,我不能,我不该,我错了,求求你,别带走我啊!”

“杨兴荣!你冷静点儿!”政委喊了出来。

杨兴荣似乎好了一些了,抬起头看着刘庆,问道:

“你刚才怎么说我们都是噬魂岛的游魂?”

“是啊!是我说的。”刘庆点着头。

杨兴荣转身看了看办公室的门,有看了看政委,问刘庆:

“那他呢?也是吗?”

政委有些糊涂了。

刘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

“他是,他又不是。”

“你是?”杨兴荣问道。

“我是!”刘庆说的这些话,自己听上去都有些淡淡的慎人。

“你也能看到他们吗?”杨兴荣似乎和刘庆找到共同语言了似的。

“谁们啊?你看到什么了?”

“我不能睡觉,我只要一睡着,他们马上就要来抓走我。”杨兴荣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刘庆的胳膊。

“为什么会这样?”刘庆问道。

“我也不知道。”

“没关系,这一会儿先不要睡,你先告诉我,那天你是怎么从这里离开的?”

杨兴荣撒开了手,他不敢闭上眼睛了,他看着刘庆,从刘庆的眼神里,杨兴荣似乎看到了一种神秘力量的召唤,他想说出实话。

。。。。。。



舒梁很快就吃完了。

走出永和豆浆的时候,舒梁的腹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他微笑着走在阳光铺满了的路上,脚下别提有多轻快了。

舒梁的手伸进了上衣的内兜,摸了摸那两个本子,他又笑了笑,殷月很好,有爱真好。

舒梁重新走进了建工学院的大门,他凭借着记忆,顺着大路走向了教工办公楼。此时应该有的学生都已经上课了,所以学校里的路上,行人不如刚才一进来的时候多了。十一月份的北京,只剩下松树和柏树了,路两侧都是大梧桐树和杨树,这是北京各个大学里最流行种植的树木了,叶子掉的差不多了,舒梁看着地上的落叶,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大家都很喜欢的那个游戏,拔根儿。

舒梁蹲下身子,在地上捡了几根比较粗壮的杨树叶,自己和自己玩儿起拔根儿了。舒梁玩儿的很投入,拔断了一根就再从地上挑一根儿,就这样拔来拔去,他要决出一个冠军老根儿来。

舒梁自己也是一边玩儿一边笑,很久都没有这样轻松了。

学校里的楼都差不多,走着走着,舒梁觉得自己走的路好像不对,他想打电话给政委来着,但是转念一想,这点儿事都搞不定,路都能迷了,还不得让政委笑话啊,所以,舒梁没有打电话,他决定自己再找找,实在不行就问别人。

。。。。。。



杨兴荣说了。

“我那天是从窗户上跳出去的。”

“这是四楼啊?跳出去不就完了吗?”刘庆说着。

“是四楼,不过您现在去窗户那看看,就知道了。”

政委和刘庆狐疑的走到了窗户前,推开窗户向下看,果然,下面是一大片沙子堆,很高很高,虽然看下去仍然很高,但是跳下去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难怪那天不知道,那天是晚上,黑灯瞎火的看不到楼下有沙子堆。

“这是什么时候的沙子了?”政委问道。

“这沙子堆有好长时间了,说是要在学校建游泳馆,也一直没有用,就堆在这楼下,我跳的时候就知道没事,所以我才跳的。”

“那你为什么要跳楼呢?”

“我不想被你们带走!”

“你是怕你们在华峰青年旅舍的事情被发现了,是吗?”政委问道。

杨兴荣停顿了一下,说道:

“有这方面的原因,再有,就是我害怕。”

“害怕什么?”

杨兴荣抬起头,看着政委和刘庆,问道:

“你们相信有鬼吗?”

。。。。。。



舒梁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这路很陌生,人倒是不少,可是和刚才坐车经过的路不一样。

舒梁站住不走了,他看到一个迎面走来的男学生,问道:

“对不起,同学,请问教工楼怎么走啊?”

“哪个教工楼啊?”

“具体我也不知道,就是教工楼。”舒梁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对答了。

“那你往前走,第一个丁字路口向右拐,那有一座教工楼,如果不对你再问问吧。”

“好的,谢谢啊!”

舒梁继续向前走,想丁字路口走去。

在丁字路口向右拐了,舒梁拐过来了,不远处有两座楼,这和刚才下车的位置也不一样,舒梁有一种迷路的紧张感。

旁边又经过了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舒梁急忙迎上去问道:

“请问您,教工楼怎么走啊?”

“教工楼啊,就在前面,左边的楼就是。”

回答的很干脆。

“谢谢啊!”

舒梁加快了步伐,一般人在迷路的时候往往会加快步伐,不知道为什么。

舒梁明知道这座楼不是刚才下车时的那座教工楼,但是也还是进来了,楼门里很暗,也许是刚才在外面阳光太充足了,舒梁的眼睛很不舒服。

前面走来一个女人,三十岁上下,舒梁迎上去就问:

“对不起,请问您教工楼怎么走啊?”

“教工楼?这里就是教工楼!”

“是不是有很多做教工楼啊?”

“是啊,有好多呢,你要找哪一个啊?”

“我也说不好。”

“那你穿过前面的楼门,继续向里走,那边还有。”

“好的,谢谢啊!”

舒梁继续向楼里走,要穿过那个楼门。那个女人拐弯上了楼梯,不时的回头看几眼,楼道里光线暗弱,那个女人,逐渐的消失在楼梯上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