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我不是一个好学生。

谈到学生时代,仿佛已经是好久远的事情。但是学生时代,对于我们现在这些能上网的人来说,应该是都不是很陌生的。把思想整理一下,很多的事情似乎就还是发生昨天,那份青春,那些笑语,好象一直都还是回响在耳边。

初中毕业后,我参加高中部的学习。我们那时的高中,已经分了文科和理科班,其实就是重点不一样而已。

等到我慢慢悠悠晃到学校的时候,文理科分班已经结束了,我到校门口公的榜前一看,我是分在理科班。因为自己一向对理科没什么兴趣,就很大胆的跑去找校长,要求换班。校长笑着对我说:我只管把你们招进来,至于去哪里学习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就不再管了。

年轻气甚呀,到底是年轻。我就自己跑到了文科班,找到了班主任,说明了自己的要求。班主任很高兴,因为我是自己要求换班的学生。当即就答应了我的要求,这也就为后面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出于第一次见面对我的好印象,班主任让我暂时负责班内的一些工作,也就是没有任命的班长。在虚荣心的指使下,我接受了任务。这样,也就和班上的其他同学更早的融入了集体。恰巧在参加高中学习后的第一次摸底考试中,我无意中(在次确实要用上无意中一词,因为在文前即有表示,我不是一个好学生)考成了班上的第二名,说实话,我自己都不怎么敢相信这个结果。这样的话更坚定了班主任对我的好感,在学生会第一次推荐中,班主任积极的推荐我成了学生会的干部,而且居然担任的职务是学生会学习部长一职(不过是副部长,正部长由而年级的老生担任)。

就这样,在模模糊糊中,我完成了高中部第一年的学习,当然,在职务的压力下,学习成绩还是勉强不错。

转眼间,第一年的学习结束了。我们成了二年纪的老生,新生又象第一年的我们一样进入了学校。学生会也进行了改选,我们也从副部长转变成为了正部长,副的部长自然也是从新生中选出来的。

那时我们一直在开一个玩笑,因为正副部长值日是在一起,所以都希望和自己值日的新同学能是一个异性,当然更希望能是一个漂亮的异性。我那时其实还是什么都不懂,不过,暴露出这一点,似乎是很丢脸的事,所以也跟着大家一起去期盼。

正式成立那天,新来的学生会干部中走来了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面容娇好的长发女生,这自然成了我们这些老生的期待焦点。我当时就说:这绝对是副学习部长。任命的结果居然正的是这样,我一下子到了云里雾里,会后才知道,该同学姓丁,是高一年级的学生。

学生会有很多的公共事物,最主要的就是每天上课前到各年级去清点人数,看看有没有人迟到,每每到这时,心中都会涌起一份自豪感,最漂亮的学生会干部和我在一起值日,那个美呀。每个星期四是我们值日的日子,我总是对这一天有那么几分期待。

后来真的发生一件事,有天下午我去上学,发现很多低年级的同学在起哄,要我请客。我细问才知道:丁同学对我也有好感,就在日记里写了很多关于我的事和想法,由于一时疏忽,日记被班上一个很调皮的同学看见了,而且在班上进行了宣读。

这在当时是很丢脸的事,毕竟我们都还是学生,而且人家还是女生。

学生时代,大家应该都知道小纸条(我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处理的,也许现在有了手机,可以发信息,但在我们那个时代,纸条是很盛行的传达信息的工具)。丁同学托人给我带了张小纸条,大意为向我道歉,由于她的疏忽,给我带来了影响。

当时的我已经做出了当兵的选择,虽然对丁同学有好感,但还是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和胆量。但是出于一丝青春时期所特有的豪情,于是向其他同学宣布:其实我也喜欢她。这样就避免了丁同学的尴尬。并且在学校组织活动时有意和她一起出现在了公共场合。

一直到我收到了入伍通知书,丁同学来送我时,我才告诉她,我们都还是太小,应该以学业为重(够老实的吧)的话语。我看到了她很不理解的眼神和离去时的无奈。

后来入伍后和她也用书信联系了几次,再后来也就没有了她的消息。退伍回来后,听同学说,她早已嫁做了他人妇。

这就是我和青春有关的日子,看到这里也许您会失望,傻不傻呀,当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青春,虽然有惊喜,虽然有无奈,但总归是进行了。

学生时代已经离我远去,我已经开始照料我的儿子开始了他的学生时代,希望他能比我精彩,希望他能比我少一些无奈。

在工作后,参加了自学考试,答辩时来到了武大的校园,感受到了那种与众不同的气氛,我在想,如果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再让自己的学生时代虚渡,我一定会让自己过得更精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