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军官回忆94年小金门误击厦门事件

看官注意了:此文是通过台湾渠道得来,民国纪念,年份加11就是公元纪年。看时请代入。


八十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这天上午没什麽事作,很轻鬆,处长很难得的到我们办公室聊天;突然间来了个电话,说报纸登出金门守军前一天砲击厦门,并造成数人受伤。这就是当年的小金误击厦门事件,金防部作战处﹝三处﹞直到第二天才从报纸得知,我将以一个三处低级参谋立场,回忆我所知道的片段。


金防部有个设备完善的战情室,有各处组军官二十四小时驻守,三处固定有二名轮战情。记得当年尉官应是不能轮三处战情,但我有时会到战情室代替老哥们几小时,当然旁边还是会有一资深的三处军官。炮击的当天,我就是在战情室,印象中与这事件有关的就是民航机抱怨砲打到航道上了,所以小金的砲兵就改变试射方向,我心裡还想原来民航也不见得安全;没想到没打到民航机却打到厦门去了。稀奇的是,对方并没有还击,而我方竟是第二天才从报纸知道。


为什麽解放军没有立刻反应?一直等到第二天由我方澄清?若此误击发生在八十四、五年飞弹危机,甚至今日,结果可能大有不同。因民国八十三年的两岸关係非常缓和,刚开始交流不久,彼此颇有善意,当年我们在金门非常和平。金门农民多弃耕,走私大陆农产再卖给驻军,甚至有金门守军参加厦门一日游,却因海象改变无法当日返回,最后被法办之情事。小弟在三处的时间也亲见防区不断修改驱离射击规定,为的是务求降低误伤大陆渔民的可能性,换句话说,那时追求两岸和平的气氛,显然是防卫部的重点。


后来调查结果是说砲弹本应在空中爆炸,没想到落地后才爆,所以打到厦门伤了人。调查是由当时的陆军总部参谋长丁渝洲负责,三处处长也在台北待了一阵子。模煳印象中,最后是由一陆官五十二﹝或五十一﹞期的营长担起,报告中说他请示师及防卫部战情,师及防卫部战情均说不准打,但他还是坚持打了,蛮不可思议的。听说同期的前几年当连长时也一肩担了小金门屠杀越南难民事件,真是带种。这就是军中文化,你若是担当了过,虽不见得有好下场,至少有好名声,如军情局长汪希苓;你如果咬长官,一定没有好下场,说不定还死无葬生之地,如尹上校。我想尹桉再动摇十个国本也破不了。


该旅的旅长也被拔掉了,调来三处作副处长,专科班毕业但有旅长及战院资历,又是个大好人。


这件事闹的不小,还有监察院报告,还好两岸都非常自制。


 以下是引用龙无敌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gdxwzz 在第5楼的发言:
解放军不还击是因为解放军当时也吓呆了,根本想不起不击.

怎么还击?鼓浪屿上就一个守备连,迫击炮可以打到对岸吗?31集团军的重炮旅根本就不在厦门市区,怎么还击?等你把部队部署好,上面已经通知保持沉默了。你以为我们会把主战部队部署在一线,天天等别人偷袭啊?

对于此次事件,我有一些经历。当时,我在北京军区某部服役,我记得事件发生时,部队正在准备开展老兵退伍工作,每天除了日常的体能训练和队列训练外,就是没完没了的政治学习。那天,我连刚开始政治学习,营部通信员就同志连长到营部开会,一会儿连长回来宣布,停止学习,部队转入战备。从十一月到来年的三月,部队如果没有特殊任务,基本处于休整状态,这段时间的训练均不会动用武器装备,特别是我们炮兵,在十月结束当年的实弹射击考核后,每门炮都用黄油封存,部分炮还送修理部门检修。部队转入战备,就意味着所有的人员和装备必须进入随时能作战的状态,于是我们立即来到炮场将刚刚封存的大炮的黄由擦拭干净,又按规定为每门炮配备足够基数的弹药。由于当时的情况特殊,所有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思想动员工作由指导员一门炮、一辆车的去动员,听指导员说了,我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大家都很兴奋(包括即将退伍的人员),都以为我们马上要拉到台海了,因为我们部队一直有个传言,说我部随时都要到台海参战,并且通过对自己的训练内容的分析,我们对此说法深信不疑。白天进入战备,但部队一天都没有动静,晚上当地发起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我们刚上床,部队就拉响了紧急集合号。大家都想这下真走了,因为如果是平时演练,肯定是在人员入睡后再拉警报,今天还在刚上床,部队肯定是接到了命令。大家上车后,一直很兴奋,可以说是亢奋,一个比一个说话大声,后来发现车队开出几十里路又从另一条路往营区开,大家一下子都焉了。

第二天解除战备,通过指导员我们才知道,在发生炮击当天,部队接到了上级关于提高战备等级,做好开拔准备的命令,但当时事态不明,又有一线的部队在戒备,所以没有命令我部立即开拔。当天下午,上级实际上已通知我们将战备恢复到平时状态,可我们部队长认为既然部队已进入来状态,而且又有实际的敌情发生,不拉一拉太对不起这个机会了,于是部队的几个具头一碰头,就决定让我们晚上出去吹吹风。赶上当晚天公也做美,下起了雪,最后导致我们无比兴奋的吹了吹雪风。

说起这件事,在我的军旅生涯中,可以说是最刻骨铭心的事件,因为这是一次离战争最近的战备,紧张、兴奋、忙碌。那时,我在连队当文书,接到命令后,我不仅要为部队战备制定计划,还要为部队领取物质,发放装备、物质,保障装备的擦拭、调校,保障战士个人物资的分流运输等。在解除战备后,还要完成清点物质消耗、收集上交弹药,组织装备保养并验收入库、写总结材料等工作,一次拉动,我要忙前忙后跑几天。

本文内容于 2008-8-29 10:30:59 被小编I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