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农民XX连施34起强奸案后被抓获”想到的……

xy11034 收藏 0 27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刚才在图书馆看杂志,封面上的一条标题赫然醒目:农民XX连施34起强奸案后被抓获。见此我大为吃惊,倒不是因为这个XX的强奸记录,而是他名字的前缀——“农民”。我不知道作者是出于什么“好意”,为什么不直接写“XX连施34起强奸案后被抓获”,而非要标明这个XX的“阶级”呢?假如这个作案的XX是一个城里人,我想作者是大可不必画蛇添足给作案人挂上一个标签的吧?为什么要特意标明是“农民”?因为这样可以吸引读者的眼球!因为这样一个题目符合“农民”这个群体在很多读者心目中的印象——农民没素质!


前一段时间去河南调研,朋友开玩笑说,火车进入河南境内后,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都变成了“骗死你、骗死你、骗死你……”当火车真的驶进河南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去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可等火车驶出河南的时候,我再试着去听,还是那个声音。这到底是我的听力出了问题呢,还是河南人给我种下的那种印象先入为主?


无独有偶,几年前,我们那个地方出了一起谋杀案,这样的事发生在治安状况极好的我们那儿,是自然要被电视台搬上银屏大肆宣扬一番的,我清楚地记得播音员在新闻的最后是这样结束的:“……经查明,作案人XX系东北人。”记得当年网上恰好流行一首歌,叫做《东北人都是黑社会》,一时,“翠花”和“黑社会”成了东北女人和东北男人的代名词。


我的家乡在和东北一海之隔的山东,一提起山东人,我想诸位马上想到的一定是“梁山好汉”、“大碗喝酒”“豪爽”“实在”……以至于和朋友出去吃饭,每每我不胜酒力之时,朋友都这样激我:“你还算是山东人吗?”


我算是山东人吗?有时候我都不算是男人!那次,一位女性朋友用我的电脑,我发现她一直在翻我的文件夹,我便问:“你找什么?”“毛片”“毛片?就你对我的了解,我的电脑里会有毛片吗?”“哼,是个男人就看毛片,天下乌鸦一般黑!”


好一个“天下乌鸦一般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你一旦被动地被划入某一群类之后,就不需要再进一步细分了。人就像是贴上品牌的商品,农民都是素质低下的,河南人都是骗子,东北人都是黑社会,山东人的酒量都是很大的,男人都是喜欢看毛片的……民众的“品牌”认知度就是这么高!这都不是以偏概全了,而是“以普遍推测特殊”。


而农民是不会认为自己素质低下的,河南人自然也不肯承认自己是骗子,东北人也不会标榜自己是黑社会。有趣的是,那些认为农民素质低下的大多没接触过农民,那些揣测河南人都是骗子的也没被河南人骗过,而那些认为东北人都是黑社会的也自然没被东北人干过。更有趣的是,一件没素质的事一旦发生在一个农民身上,一个骗子恰好是河南人,一个东北人一旦杀了人,人们立马就会上升到全体农民、河南人和东北人,这比“一人犯法,株连九族”都可怕。法律上讲“无罪推定”,这里讲的是“有罪推定”。你要做的就是,如果你是农民,你就要证明自己的素质并不低;你是河南人,你就要证明你并不是骗子;你是东北人,你就要证明你不是黑社会……


河南人也好,东北人也罢,是哪里人是不能由你选择的,你只能自认倒霉了。可从事什么职业你总能选择吧?是可以由你选择,但你仍然要时刻小心因为你从事的职业而受人歧视。我讲一个埋藏在我心底好多年的故事,记得那一年,我如愿以偿地和XX成了同桌,我们的关系好得要死,真可以说是如影随形了,直到那一天。那天的一个课间休息,我正埋头背单词,他凑到我耳旁,神秘地和我说:“任明杰,你脚底下有一块钱!”我顺势看去,发现脚底下空空如也,我知道自己被耍了,可他竟得意洋洋地对我说:“你果然和你父亲一样贪!”我听到这句话后怒火心中烧,二话不说,站起来就给了他一耳光,然后警告他说:“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父亲!”他可能本想和我开个玩笑,我也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惊呆了,我竟然打了我最好的朋友!我站在那里,看着委屈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是以前的好朋友了,尽管现在照了面还要照例寒暄一番,但这种寒暄是那么的勉强和无奈。都怪我不是管宁,为什么要管地下有没有一块钱呢?都怪他不是重耳,至今都记着我的一箭之仇。还要怪我父亲,为什么要做一个商人呢?更要怪“无官不贪,无商不奸”的社会观念,会如此强势地侵入一个中学生的思想!我父亲是商人就一定奸诈吗?我是商人的儿子就一定耳濡目染,和商人一样追名逐利吗?都不是!那次事件后,我开始明白,我的父亲和我就像是犹太人,我们逃避纳粹追杀的唯一手段就是尽量不提及自己的身份。尽管我没有身份,我还是很讨厌别人问我“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初二时,我们有次去劳动,是很费力的体力活,我干了一段时间便汗流浃背,而且干得不怎么样,班主任王景文要别人替我,我承认我没力气,可班主任竟说:“你就一花花公子!”我听后虽然怒不可遏,但他是班主任,我没机会再像那次一样诉诸暴力了,可我还是说:“我从小到大的经验是,只要四肢比我发达的,没有几个比得上我头脑复杂的!”我知道他出身贫困,可能就是那种日积月累的“仇富”心理让他既仇视我父亲,又瞧不起我。但我想告诉他的是,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比他更贫困,我姥姥当年甚至因为我父亲一贫如洗而坚决反对我母亲嫁给我父亲,二十年后,我姥姥为她当年的阻扰不成而倍感庆幸。我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有没有钱,我也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有多少钱。我只知道我父亲的每一分钱都是用血汗赚来的,直到现在,他比谁都辛苦;我还知道我们家里老有所养,少有所教,我的生活费是我同学们的平均标准,我长得丑,穿着破烂,跟同学们相比真的不值一提,我唯一骄傲的是,在我母亲的支持下,我在初中时就几乎读遍了西方文学名著;我更知道我们家真的很省钱,但在孝敬老人,教育子女方面从来不吝惜钱财。我们家真的没什么值得你瞧不起的,你更没资格称我“花花公子”!


我现在仍然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从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我的父亲甚至我呢?我父亲是一个很辛苦,很讲信用的商人,从没吭过一个人;我是商人的儿子,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商人的儿子……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