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丈夫落魄,妻子红杏出墙了

丈夫落魄,妻子红杏出墙了


1975年,徐静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高中毕业后她未能如愿以偿地考上大学,在父亲的工厂里做了一名临时工,但她的心一直都是不安份的,整天就想着怎样才能过上舒适富庶的贵人生活。刚满 20岁那年,她结识了做钢材生意的陈建新,对这个年纪轻轻便已腰缠万贯的男人一见倾心,并下定决心攀上这棵大树。不出半年时间,两人便开始同居了。结婚后,徐静辞掉工作,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她所渴望的生活,终于属于了她。


一个活生生的女人,20出头就成了“笼中之鸟”,丈夫又因为有生意缠身得经常在外边奔忙,她内心深处那份空落是难以忍受的,大多数时候都感到无所事事,空虚至极。就在婚后的第二年,她的人生因一场轰动一时的选美赛而转入另一番天地。


2003年元月,由两家颇具实力的电视台联合举办的“玫瑰杯”选美大赛正式拉开维幕。自第一次看到报名启事起,徐静的心就有些跃跃欲试了。从小到大,她对自己的身材和长相都非常自信。学生时代,不知有多少男生为她倾倒,为她魂不守舍;年轻有为的陈建新之所以心甘情愿娶她为妻,也是被她出类拔萃的美色迷了心窍。


没有跟丈夫商量,徐静独自到电视台报了名,由于组委会规定参赛者必须是未婚女子,她还费尽周折弄了份虚假介绍信。预赛在骄阳似火 的6月进行,她凭着超凡脱俗的长相、气质以及未加雕饰的表演天赋,一路过关斩将闯入了决赛圈,成为12名幸运儿的一员,离最后的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然而好梦难圆,就在决赛日期日日临近之时,刚从广州回到长沙的陈建新得知真相后,坚持反对妻子去搞什么选美。特别是看见妻子暴露度极高的泳装照在各报刊大幅小幅地刊出时,他很快就恼怒了,觉得徐静的做法简直是在践踏他的尊严和脸面。为此,夫妻俩第一次大吵大闹了一顿,各执已见,互不相让。


最后,陈建新使出杀手锏,向组委会揭发了徐静弄虚作假隐瞒婚史之事。如此事来,徐静即便实力再强也无缘到决赛中去作最后一搏了。


接到组委会取消其参赛资格的通知,徐静昏天黑地地大哭了一场。当然,自己会因此而进一步名声大噪却她是始料不及的。就在被取消参赛资格和第二天,她再一次成为省城各大报刊及电台的“焦点人物”,正反两面的报道纷纷刊出。某晚报的资深记者还撰文为她鸣不平,称“真正的玫瑰小姐是无缘决赛的第13人”。


一些广告公司纷纷上门找到徐静,想用重金聘请她做广告模特,远在北京的一家唱片公司甚至还有把她包装成歌手的想法。人的确就是这样,有了媒体的大肆炒作,想不红都难。从默默无闻到大红大紫,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徐静感觉像是在做梦,以致辞于面对来人都显得手足无措。见妻子因祸得福,陈建新没有任何欣喜,更多的是觉得无奈,他一直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成为公众人物。正好那段时间他因为一笔失败和生意亏了近百万,心情很不好,而徐静依然对他耿耿于怀,在吵吵闹闹中,两人的矛盾进一步升级。最终,徐静半赌气半自愿地接受了那家唱片公司的邀请,远赴北京进行培训和试唱。


事实上,徐静并不具备做歌手的天赋,虽然她有着出众的相貌和曼妙的身段,外表形象可以吸引众多少男少女的目光,但没有哪位音乐人愿意在“偶像路线”上对她下太大的赌注,毕竟女人青春期都很短暂,没有起码的唱歌实力根本就不可能给公司创造价值。两个月的培训结束了,那家唱片公司婉言拒绝了与她签约,只是象征性给了她5000块钱作为往返路费和补偿。


流落北京街头,徐静的心头不由地涌上阵阵苦涩和无奈,她是心有不甘的,根本不想就此打道回府,因为那样肯定会遭到丈夫和旁人的嘲讽。但是,作为一个省级选美大赛捧出来的“红人”,其影响力尚未能波及全国。在北京她只是芸芸众生的一分子,没有人会主动给她送上一只“金饭碗”。当身上的盘缠所剩无几时,走投无路的她还是沮丧地踏上了开往长沙的列车。她想,回到长沙或许还能借助选美大赛的余波另辟蹊径,做个广告模特说不定也可以扬名敛财。


正如徐静开始预料的那样,回家后她便遭到丈夫的百般讥讽和挖苦。这极大地伤害了她的自尊心,相处不到半个月,两人的矛盾已到了不可缓解的地步,她开始有了离婚的念头。其中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近两年来随着国家加强对钢材市场的整顿,陈建成机关报的生意早已陷入困境,非但没有赢利,把以前的一些积蓄也赔了进去。


徐静是个很实际的女人,在断定丈夫不可能兑现婚前对她许诺的种种好处后,另攀高枝的欲念慢慢占据了她的头脑,而期间刚好她认识了一个大富豪,叫何向冰,两人很快就打得火热。徐静向陈建新提出离婚,陈建新却坚决不肯,已从事业顶峰滑入低谷的陈建新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如花似玉的妻子,他不断向徐静忏悔,希望徐静能够收回决定,徐静见谈不妥,提出上法庭了断婚姻,却意外地被陈建新的一番威胁之言挡住,陈建新告诫她,上法庭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只会把她的名声搞臭,到头来谁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两人为离婚之事纠缠数月仍旧没有结果,陈建新也知道了徐静已与何向冰相好,他感到很悲哀也很气愤。他对徐静说,何是个有家室的人,不可能给你名份,充其量是包养你做“二奶”。徐静却以何已向她保证会尽快离婚对陈建新反唇相讥。事到如今,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陈建新绝望了,但她又不肯轻易放手,于是就想趁机敲诈何向冰一笔, 向徐静索要30万离婚费。


离婚心切的徐静仗着何向冰有着厚实家底,自作主张地答应了陈建新的无理要求,只是为了能有喘息的机会,把付款期限规定为两年。2005年9月15日,两人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其中就包括“离婚费”一项,第二天,他们到民政局办妥了离婚手续,他们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