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42.html


我趁着间息与秦虎、秦牧等将官讨论此战得失。“屯将大人,我认为应该加强各军之间的联系手段。今天的事就有些危险,由于意外情况,将军这边不得不提前一刻发起攻击,而我部刚刚到位,虽然最后胜利了,但因此增加的伤亡是显而易见的。”秦虎建议道。

“还有我军攻击的速度和力量还应加强,我就认为给秦虎部半个时辰去埋伏太长了,实际上他们三刻也就到了,如果多加训练应该还可以更快。至于弓我认为还要加重,这次战斗发现胡人精锐的弓并不比我们的弱,我在家时就听人说北边胡人里有很多能开三石步射弓的猎户。”秦牧补充道。

“不错,你们说得很好。训练是要加强,但马力也不可不重视,现在从俘虏的马中选出两百余匹,待兵员补充足后便可一人双骑。至于联系方式近者鸣镝、远者狼烟,不过偷袭时有些麻烦,最好能用鹰,这要从胡人那想办法,夜晚就举火为号,三长两短。回去后马弓力加到二石,连续射二十只为合格。”我总结道。

大致研究完后我指着围绕营地的缴获的大车向秦虎问道:“匈奴人怎么会有如此高的车?轮子足有六尺高。”

秦虎答道:“屯长说得不错,这些不是匈奴人本有的,乃是丁零人所作,车轮几近马背,因此丁零人又被称为‘高车’,这车应该是落罗部从丁零人那抢来的。其实落罗部应该算鲜卑,他只有其头领贵族据称是匈奴,所以一般鲜卑族也不把他们当外人,这和匈奴父鲜卑母的铁弗匈奴不一样,我们杀的只是落罗部的一只小部落,本部在北边很远。此间女子中有黄发碧眼者,想来便是从丁零人那抢来的。”

我恍然大悟,难怪看到三十多个蓝眼睛的女子,其中二十几个还是金发。秦虎似乎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道:“自我大汉光武帝中兴以来,匈奴日益困顿,丁零和鲜卑、乌孙、乌桓人互相联合,不断打击匈奴,一部分丁零人离开北海(贝加尔湖)向南到达我大汉边境,其居于阴山者因地处敕勒川故又自号敕勒族,其他散布于边郡者又有并州丁零、中山丁零、北地丁零等。不过,并州主要是南匈奴的地盘,南匈奴占据河套,实力尚强,丁零人只有挨打的份。”说到这里,秦虎仰头灌了一口酒,接着红光满面地说道:“说起胡人女子,我还是喜欢鲜卑女子,皮肤白、鼻梁高、身材高挑丰满,最妙的是眼眉虽较似丁零人,但大多还是黑眼珠,头发也黑,不像丁零女子动不动就黄发碧眼,瞧着别扭。”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的男人都大笑起来。我心中一动,对秦牧问道:“你为何还不娶亲,这群胡女中有中意的吗?”秦牧抹了一把嘴上的油答到:“其实也没啥,俺只是想找一个聪明勤快善持家的,长相嘛,起码不能比我妹子差。这些个胡女倒是有一些可人的,不过语言不同,又不会咱汉人家务,做妾可以,正妻可当不得!”

我闻言大笑:“莺儿可算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你小子的要求也忒高了!”“管他言语通不通,买张软榻上榻干事就成了,你日的装什么蒜!”旁边有人起哄道。秦牧不理那些人,眼睛突*光打量着我(乖乖,不会有断袖之癖吧),缓缓说道:“你真的觉得我妹子还行?她三月份就满十五了,你愿不愿意娶她?”

我一听这话差点没呛着,讶道:“才十五就成亲,太小了吧。”秦牧回答道:“哪里小了,女子十五岁及笄便可婚配,朝廷还专门规定女子年满十五仍单身者税赋翻两番,要近600文钱呢。”

“朝廷也是为了增加人口才这样做,不过华安,你的话我就不懂了,黄帝内经有云,女子七岁发育至十四岁有经水,此后便可生育。你是学道的,不会这也不知吧。”秦虎奇怪的问道。

“我。。。。。。。”好嘛,黄帝内经都抬出来了,我又不是日本人,喜欢搞援交,专找学生妹下手。看来我必须扞卫我的信念,于是我答到:“经上只是说十四便可,并未言明最佳,我道派经研究得知应以18岁后为宜,22至30岁为最佳生育期。”

“原来如此,难怪这第一胎夭折、病弱的比较多,原来是这个道理啊。”秦虎若有所思道。

秦牧没有管这些,继续对我说道:“俺妹子可是挺中意你的,不过咱家不富裕,不可能养个大姑娘,你倒是给俺一句准话,到底要不要俺妹,俺可以和爷娘说道说道,再等两年。”

我此时可是左右为难,说实话,作为我来到这个时空见到的第一个年轻女孩,秦莺儿还是很得我心的。不过为了早日实现我的宏图大志,我是不能娶这样出身卑微的女孩为正妻的。我需要的是一个有雄厚家底的豪族女子,利用妻家的资源快速冒起,作为日后和各诸侯争雄的资本。虽然可能为人所不齿,但这也是身逢乱世不得已的保命之策。“与道德无关。”我心里自我安慰说。

秦牧看我不答话,叹口气说到:“俺晓得你心气高,瞧不上咱这乡下姑娘,可这是俺妹的心事,女娃脸皮薄,俺这作哥的不能不和你说道说道。”听到这话,我把心一横,说道:“阿牧,给我三年,三年后我要是还活着,不管怎样我都要娶莺儿,疼惜她一辈子!”“中!我就和爷说让莺儿留在家三年,赋税我出。有我在,你小子不会死的!”

解决了秦莺儿的问题,我舒了口气,正要休息,秦虎又对我说到:“屯长,兄弟们都快四个月没碰女人了,你看是不是。。。。。。”说着向那些女俘瞟了两眼。我暗叹口气,答道:“也好,传令下去除伤者外每人一名胡女,用完后就归他了,为妻为妾皆随其便。记住,挑三十个最好的,准备送给郡守、郡尉还有庄主大人。”

“好咧,其实除了重伤的不能干外,那些轻伤的都巴不得呢,我来之前有好几个撺掇着要我和你提呢。庄主那要不了那么多,送给大少爷行了,多余的女奴我看就卖给庄主以抵偿先前给我们的马。”

我心里发笑,说道:“你小子算盘挺精的啊,又忠心为主,该赏你点什么呢。”秦虎笑道:“我那敢讨赏呢,你要真是觉得我有功,就赏我点缴获的金银器吧。”

“那可不行,这些都是要用来抚恤死伤和有功将士的,即使有多的也要作为购买军需之用。”我拒绝道。秦虎马上改口道:“那就多赏我个女奴吧,这些胡女很对我的胃口。”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我说你怎么明知故问啊。“好吧,都伯以上再加一女,一视同仁。”我看着秦虎还不离开,皱眉道:“还有什么事?有屁快放,别老是拉屎拉半截!”

“那您要几个,小的给您挑去。”

“嗬。。。。。。”我一阵气闷,拉长声调问道:“那你认为几个好呢,秦都伯。”

“那就四个吧,这样才够得上您的身份,您要是今天不太舒服,也可以留着以后。。。。。。”

“留个屁留,都拿来,我还不知道你们,还会留隔夜粮?”“好咧,我这就去为您选,我秦虎的眼光不会差的!”说这屁颠屁颠得走了。

胡女送来了,两个金发的两个黑发的搭配,都高挑丰满、肤白唇红,大大的眼睛会说话。酒壮人胆,我什么话也不说,一把她们都推到毡毯上,扒掉衣服,肆无忌惮地揉搓、亲吻;渐渐地面前的身体发起热来,在火盆火光的照耀下愈发显得娇姿欲滴,那可人儿也发出沁人心脾的呻吟,我低吼一声,抓住那白雪之中一点红的山峰,越过那平坦的原野,找准入口,缓缓地将身体压了进去。可人儿发出一声娇吟,死死的揽住我的脖子,生怕我离开似的,这时帐外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女人嘶叫声和男人的呼喝声。“你们这些兵痞,老子还会输给你们!手搏(汉代拳脚功夫称为手搏)你们谁当得了我三招?女人的肚皮上你们更不行!”这样想着我加快加重了动作,我顶,我顶,沉重的呼吸声充斥帐篷。

英雄在马背上书写着历史,拿破仑曾经说过:男人的事业在女人的胸脯和马背上。我算是明白了个中三昧,昨晚的消耗的确很大,但我并不觉得疲惫,相反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难怪,禁欲快二十一年了,在前世只是有虚伪的道德教条束缚,其实我身心已经很饥渴了,大学里男生有哪个不看片子,女生据可靠消息都有不少。

“哈哈哈哈哈。。。。。。”士兵们欢快的大笑声传入我的耳中,我不禁哑然失笑:“难怪尼采(德国哲学家)说崇拜和倾倒的肌肉最发达,看这些家伙一个个精神奕奕、生龙活虎,比我给他们赏钱的时候都兴奋!”

有了一夜的休整,我们只花了半个时辰就赶到了秦家北牧场,将预留的马牛羊都交接给管事后,我和将官们商议,今天就不走了,在牧场过一夜,我也好看看这可能使我以后第一支骑兵部队战马来源的秦家牧场。秦家牧场横跨沱河、位于夏屋山南,南北十里、东西三十里,绝大部分土地都在沱河北岸,牧场在沱河边上建有供人畜居住的坞堡,并在河上架起一座小石桥,通过这里可以不经雁门郡城直接到秦家老庄,快马三、四个时辰就可到达。我仔细的观察堡的设置,不得不对设计者表示钦佩。整个牧场没有老庄那么险要的地势,不过却巧妙的利用三座不过四五十米高的小山包,筑墙圈地,关键地方设置五座九米高、上台方12平米的石碉堡,里面最多可驻扎三十人,从台上箭垛射击,中间一座坞堡供人和大部分马匹居住。出于后世的我对城堡没有很深的认识,很多时候都要秦虎给我解说关键。

“抵挡两千胡骑三天没有问题”秦虎自豪地说。我笑了笑:“为何要抵挡啊,这里自先秦开始就是我华夏之地,赵李牧驻守雁门、代郡,那时地方还要北些,尚且破匈奴并各胡人,拓地千里,这里乃是我大汉子民世袭之地,我们总不能当败家子,把他们都丢了吧?”

秦虎一愣,随即答道:“屯长说的是,不过这边塞越来越干旱,不宜农耕却也是原因之一,老辈相传光武帝以来北边雨水少了三成,边郡民都住不下去了,不断内迁,这才将地方空出来给了胡人。屯长既有此志,虎愿追随旗下,风餐露宿,不敢言苦!”

我知道了,这就是气候学家所说的小冰期,我又问道:“你不是秦家家奴吗?怎么脚踩两条船,向我表忠心了?”

秦虎抬头,双目盯着我说:“我家早已被庄主解除贱籍,现在是在秦家报恩罢了。况且驱逐胡人,保我故土乃是所有边境人的心声,庄主更是如此。”“好啊,民心可用,胡运乃穷。你先下去吧,我自己在堡内走走。”“诺”

这座坞堡依着一座五十多米高的一座土山修建,分两层,内城高三丈而外墙只有六尺,估计是考虑人丁有限,存着实在不行就退守内堡,先保住性命再说,外墙只是起到阻挡马匹的作用,同时给内堡射手一个好的狙击环境。我正在内堡中的一片松柏林边游荡,顺路绕道东面,突然,我的心猛地一跳,眼前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一袭鸭卵青(很淡的青色,接近于白)的曲裾深衣蜿蜒缠绕衬出优美的腰臀曲线,衣上绣的花纹仿佛盛开的牡丹又像娇羞的海棠,曲裾处露出来的水红内衣更衬得人娇姿欲滴,深衣外又披着一件藏青色对龙对凤纹经锦袍,头梳双环“高鬟望仙髻”、饰以金簪,耳挂南海合浦珠,瓜子脸,柳叶眉,明眸皓齿,顾盼生辉,恍如仙女下凡。。。。。。

我不禁脱口而出:“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登徒子,好生无礼!汝是何人带进内堡来的?”我循声望去,那“仙女”背后冒出一个二八少女,我仔细打量着她:也是一个美人胚子,湘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脚上奇怪的穿着鹿皮马靴,圆圆的脸蛋上一对调皮的大眼睛,嘴角微翘,宜嗔宜喜。

“还看!再看把你的眸子挖出来喂狗!”少女喝道。“仙女”眉头微蹙,向那少女责道:“小妹,你怎可言语如此粗俗?”

我掸掸戎衣上的尘土,好整以暇的答道:“在下李靖,得郡守大人和秦老庄主厚爱,忝为郡兵屯将,昨日出征胡人,得胜回城,路过贵庄,暂休士马,若有不得体处,还望两位小姐海涵。”说完躬身一礼。

那“仙女”啊了一声,裣裾还礼,随后说道:“原来你就是李将军,家兄时常提起你,说你可比古之良将,前程不可限量。”那活泼少女也高兴的叫嚷道:“原来你就是李靖,我道是什么粗犷大汉呢,原来长了一副儒生像啊。有一点你弄错了,我姐已经嫁人了,你应该称呼她夫人。听说你这次杀了不少凶恶的胡人,真了不起。”

原来“仙女”已经嫁人了,也是,未出阁的女子是不应该穿着这么华丽的,我眼神一黯,答道:“不敢当,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若非那些胡人蛮横无理、抄掠我边民,我也不会下此辣手,苟能制侵凌,岂在多杀伤?”

“仙女”听闻此言,若有所思的抬头望向我,发现了我那灼热又带着一丝哀伤的眼神,不禁脸颊一红,正不知所措时,我身后传来秦虎的叫喊声:“屯长,你在哪?”那“仙女”闻言道:“可是将军的部属来寻?如此就不打扰了。”说着拉着少女的手娉娉婷婷地走了。

我怅然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对背后气喘吁吁的秦虎问道:“她是谁?”秦虎一愣,仔细望了望,回答道:“这就是我们秦家的三小姐和四小姐啊,你怎的不识?”“你知道名字吗?”“三小姐未出阁时闺名娉,四小姐婷。”原来是她,真是人如其名,我心里叹道。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