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民主对民主,开战!

胡之聪 收藏 3 171
导读: 眼下,世界上发生了一点不大不小但有些典型意义的事情,俄罗斯人和美利坚人横眉相对,冷眼相看,怒气冲冲,摩拳擦掌,虽然暂时还看不出双方有意要进行热战的情形发生,但冷战的架势韵味颇足。谁怕谁呀?有本事放马过来! 原来以为俄国人和以美国人为首的西方人,只在前苏联时期有矛盾,主要是基于政治或叫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而产生的冲突,谁叫你俄罗斯人不走民主道路呢,搞什么共产主义,这个矛盾不可能调和,两家闹得不可开交,就差双方动手开战了,但是因为双方都有把对方毁灭好几次的能力,轻易谁也不会更不敢动手,总算没有真的打

眼下,世界上发生了一点不大不小但有些典型意义的事情,俄罗斯人和美利坚人横眉相对,冷眼相看,怒气冲冲,摩拳擦掌,虽然暂时还看不出双方有意要进行热战的情形发生,但冷战的架势韵味颇足。谁怕谁呀?有本事放马过来!

原来以为俄国人和以美国人为首的西方人,只在前苏联时期有矛盾,主要是基于政治或叫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而产生的冲突,谁叫你俄罗斯人不走民主道路呢,搞什么共产主义,这个矛盾不可能调和,两家闹得不可开交,就差双方动手开战了,但是因为双方都有把对方毁灭好几次的能力,轻易谁也不会更不敢动手,总算没有真的打起来,但都在暗地里摩拳擦掌,积蓄力量,用意志,决心,耐力和实力相互角逐,也就是在进行着我们所说的双方的冷战。

将近二十年前,前苏联解体了,因为俄罗斯人“响应”了美国人的“号召”,放弃了共产主义道路,走上了自由民主道路,看上去和美国人所走的自由民主道路没有什么很大的分别,不再是一党专政,特别是不再由共产党当政,实行生产资料私有制了,言论自由了,明妓暗娼有了,赌博业也合法化了,什么都开放了,大资本,大财团都出现了,两个国家好像真的没有很大的区别了,不过是一个国家叫俄国,一个国家叫美国,一个国家主要是两个政党通过轮流坐庄——-美国多少年来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通过选举上台执政,一个国家现有政党稍微多一些,但也是得通过选举上台执政———包括曾经的执政党前苏联共产党的接班党俄罗斯共产党在内,党派是多了一些,现在执政的可是前总统普金所参加的政党,因为拥有最多的民众支持,才通过了民意取得了执政权,和美国眼下的总统小布什一样,经由民众选举上来的没有什么两样。按说,这下美国人应该满意了吧,不过,事有例外,美国人还是对俄国人不依不饶,极力围堵,除了前苏联刚解体那几天,两个国家还挺热乎,好似蜜月中的夫妻,俄国人还吃了一剂美国人给开的猛药,结果吃坏了肚子,泄的够呛,身体闹得极度虚弱,因为美国人口惠而实不至,渐渐地两家的蜜月生活就结束了。

从那以后,世人一点一点看明白了,越来越明白了,俄国人还是被美国人视为另类,原来是共产主义的另类,现在则成了民主的另类,虽然有时候在民主的旗帜下,俄国人可以和这些西方国家并肩而立,甚至同床而眠,但却是同床异梦,俄国人的民主美梦老是被美国人给打断,惊醒,时间长了,谁能受得了,而且老是被人戏弄的一方不可能老是忍辱负重,必然要愤愤然,进而奋奋然,摩擦多了必然必然要生出火花,勾心斗角则怎么能和谐相处,渐渐俄国人明白了,美国佬原来并不想和我们相互包容,看吧,美国人不断率领自己的小兄弟们围堵俄国人,将俄国人昔日的小伙伴一个个拉过来,一个个变成自己战略棋局上的小卒子,充当自己的战略工具,对俄国人施加战略压力。不能和谐相处,矛盾丛生,这样下去难免要闹出更多更大的问题,格鲁吉亚事件就是在这种情况发生的,一个被人家堵门堵的越来越难受的昔日的北极熊,终于被这种战略上的挤压唤醒了自己的野性,难以再忍受下去了,伸出利爪挠了一下敢于冒犯熊威的昔日小伙伴,十分果断,五分凶悍加五分愤怒,挠的是格国,却是给格国背后的美国人看的,不挠一下不行了,否则就要被人当作小兔子耍了,或者可以说这么长时间里一直被人当小兔子耍,现在终于决定告诉对方,我是熊,不是兔子。

前苏联解体时,我当时亦喜亦忧,喜的是,北极熊这个在很长时间内威胁着我们国家安全的大帝国,终于寿终正寝了,可以减少我们北部边境的威胁,两国如果再能够和平相处,实现了和睦,友好,多少年都渴盼不可得的好事,同时,我们国家南部边境也要安宁起来,因为小鬼子没有了大鬼子的支持,肯定要老实起来了,这些年的事实也真是这样。有一喜必有其忧,忧的则是,恐怕这个国家走上所谓的民主道路以后,别和美国佬合起手来整我们。不过,从前苏联解体以后俄国人的走向看,还真的挺好,真的象走上了民主道路,再不像前苏联那样霸道十足地威胁邻国,中俄两国边境问题也很快得到解决,这样双方都解脱了。反观美国人,因为前苏联解体,有段时间很是牛逼哄哄,对中国也不客气了,没有用了嘛,而作为剩下不多的共产主义国家中最大的一个了,在美国人眼中应该将中国升格了,上升为主要的战略对手和敌人。

从那个时候起,中国仿佛又要进入一个困难期,内有贪官,外有强敌,处理好很难,处理不好更难。不过,应了那句老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正当美国人要率领众兄弟围攻中国人时,中东地区出事了。伊拉克军队入侵科威特,整个国际局势马上转向这个方面,极大的减轻了中国的战略压力,真是天助中国。其实也不尽然,伊拉克政权,就是在美国人为了自己的战略需要而极力扶植并渐渐强大起来的政权,萨达姆则是在这种扶植下成长起来的一个地区强人,这些年在美国人的支持下,他的野心不可遏制地膨胀起来,最后狂妄到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样就极大地损害了美国佬的战略利益,不能为美国佬所容,所以他入侵科威特的行动并不出人意外,反倒是美国人在收获着自己播下的苦果。

写到这里,可能有看官要说你说这些东西什么意思呢?我要说的是,美国人一惯拿民主这个东西来折腾人,等到你真的响应了它的号召,搞什么民主了,他并不会真诚地对待你,把你作为民主的伙伴,美国佬要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甄别,区别对待一切跟着他跑和想要跟着他跑的人,一般的国家能够放心的国家作为小喽罗,而象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就不会象那些小国家那样接纳,那么大一坨,自己能摆弄了吗?进了我的团伙,以后谁说了算,搞得我内部失衡怎么办?等等问题,都是美国佬在民主之前要思考的问题。而从美国人这样思考处理问题特别是国际问题,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人的战略私心和高唱民主调调的虚伪。

曾有过一段时间我对美国人的民主之类的东西颇有好感,觉得美国人自己运用民主这个东西把自己国家的事搞得挺明白,最起码是保证了自己国家的安定,强大,在这个世界上占了上风,现在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这让人很是羡慕,直想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这样才好。不过,这几年从俄国人的遭遇看,再加以一些思考,使我对这个想法大加检讨,想的不对呀,大错特错,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了,坏菜,真的要坏菜,可以想见,中国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事实告诉我们,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不是个无条件就能成为好东西的好东西,民主只是一个手段,是一个形式上的东西,其内容最重要,其与实际的结合最重要,我们要特别警惕一些国家和人们利用这个东西谋取私利,利用这个东西搅混水,利用这个东西给你添乱,利用这个东西实现自己的战略企图。美国人就是这样干的,一直在干,干垮了前苏联,干垮了前南各国,始终还在惦记着没有干垮中国这个它眼中的威胁,我们要注意了,俄国人现在和过去所遭遇的一切就是对我们的提醒和告诫。

翻翻历史,我们也许能够从中找到一些足以让我们对当下国际问题有更深刻理解的参照物,那就是,国际问题的产生,特别是世界战争的爆发,不仅仅因为独裁,也不是有了民主就能够被禁绝,这一切的关键还是在人类最关注的东西上——利益,一切都由利益而牵出来,由利益而生,由利益而扩大,而爆发,最后在一方的利益满足,一方的利益受损而暂时中止。人类社会进入所谓的自由民主时代,已经有几百年了,几百年来,世界上的问题解决了没有呢?战争被制止了没有呢?国际上的问题得到什么公平合理的解决了吗?什么都没有解决,因为民主这个东西解决不了利益问题,特别是解决不了国与国之间的利益问题。因而,我敢说,即使那些现在的发达国家,几百年占了无尽便宜的国家,现在以民主自由自诩的国家的人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世界上的问题,国际上的问题,关乎利益,就很难解决,更不可能靠什么民主之类的东西来解决,靠的是强权,强力,强势,在利益面前,公平是个弱者,在列强横行的年代,可以说是没有一样能够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现在,这些国家成了所谓的民主国家,其实质不过是民主的帝国,民主的列强而已,因而也依然很少能够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

曾几何时,英国人为了改变自己贸易出超的局面,向中国贩卖鸦片,换取中国的真金白银,因为中国人禁烟,阻碍了英国人自由贩卖鸦片毒害中国人,为了贩卖鸦片的自由,英国国会通过决议向中国开战,发动了著名的鸦片战争。本来是民主象征的国会,这会儿成了霸道的代言人。法国大革命兴起,拿破仑挥军四下征讨,为的可不是什么自由民主,而是自己和自己国家的利益。八国联军侵入中国,痛打了满清王朝,实行了最可耻的掠夺,其中,有一些是什么帝国,但由于些则是什么实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国家。而上个世纪的世界大战,参与其中的,不乏所谓的信奉自由民主的国家,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的希特勒也是通过民主选举登台执政的,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同样是通过选举上台,推动自己的国家和二战另外两个元凶国家德国,日本结成魔鬼协约国,发动战争,在全世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

二战结束后,人类看似接受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成立了联合国,设置了什么安全理事会,负责人类世界的安全问题,再加上民主势力的胜利,好象人类世界应该消停一些了,应该实现人类世界的自由,民主,和平乃至融洽,让人类生活在祥和与康乐之中。但是,人类世界从什么联合国成立的时候起,就没有实现过所谓的和平,很快,朝鲜战争爆发,为了自己的战略利益,美国人利用联合国组成所谓的联合国军,干涉朝鲜半岛的内战,其后,世界上的一些强国仍然利用联合国这个机构发动战争,干涉世界上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事务,借机捞取自己的私利。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非洲的刚果民族主义运动高涨时期,那些殖民主义国家的后代们,以什么联合国部队的名义军事干涉,并和军阀勾结杀害民族主义运动的领袖卢蒙巴,残酷地镇压当时的刚果的民族民主主义解放运动。

民主是个什么东西?那些成天高唱民主之歌的人们唱与做的矛盾之处,把不能彻悟其中之妙的人们搞糊涂了,看他们气势汹汹高举民主大旗征讨世界的时候,民主大旗下的大军却直往自己利益关切之处,而很多真正需要人们关怀甚至迫切需要这支民主大军去关切的地方,因为于自己的利益关联甚少,这支大军是不屑于过问更不屑于前往的。非洲地区因为种族矛盾,因为极端宗教势力发难,因为当年殖民主义者留下的烂摊子,因为误食民主毒果常年闹动乱,闹饥荒,闹人道主义危机,这些国家们怎么没有那种干涉中东,干涉巴尔干半岛,干涉世界上很多地方的那种积极性,反倒成了缩头乌龟,不闻不问,高高挂起,任其如何危机,如何发展,好像这些东西于自己无关,于自己经常标榜的东西也无关。

如果说过去,这些民主大佬们所干的事让我们还不能够看得很透的话,如今我们有理由说,我们终于看透了,一切都很明白地告诉我们,这些民主大佬们假借民主的名义干了太多的坏事,干了太多以民主的名义干的非常不民主的事。对他们来说,民主是原则,是口号,是道义的大旗,而利益是目的,是根本,是一切之中的一切。到了关键时刻,到了叫真章的时候,一切都要为利益让步,这个时候的民主要为利益提供掩护,提供理由,提供借口,提供烟幕,如此而已。

难怪俄罗斯人无论怎样做都不能让美利坚人满意了,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民主与否,而在于利益,战略利益,经济利益,势力范围等等,两家的冲突太多,太强烈,太不可调和。其实,眼下的俄国人未必有与美国人争什么高低的心思,因为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经济发展的问题以及一些地区事务的问题对他们来说更为重要。但是美国人不行,人家的战略眼光比较远大,看得比较远而深刻,真正象中国人常说的那句话一样,“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把很多将来有可能没可能的事情都想到了。

俄国人怪谁呢?要怪就怪他们的老祖宗,怪那一代代的老沙皇吧,过去极力扩张,把自己的版图搞得那么庞大,一个领土巨无霸的国家,一个两次依靠自己庞大的领域提供的战略回旋余地特别充分并以此战胜侵略者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是利益的天然敌人,对那些动辄以大欺小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不能不防,所以,美国佬不放心俄国人也是没有办法的。

所以,民主不民主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民主解决不了世界上全部问题,利益更是民主管不着的一段儿,利益要有解决利益的办法,只是时不时要披上民主的外衣,只是如此。对这个问题,我们自己要有清醒的认识,别跟着别人的路走,俄国人就因为先前跟着别人走,吃了大亏,现在决心不再听那些了,自己干自己的。所以才有今天在俄格之间的战事,才有民主的俄国和民主的美国尖锐对立,看上去,比美国和前苏联那会儿来的还要强烈些呢?

现在,俄国人效法美国人肢解前南一样,支持格国分裂势力的独立,就是对美国人说,世界上的事,你干的,我也干的,咱们自己干起来看!从现在起,咱们是针尖对麦芒,不再退后一步,让我活得不痛快,你也获得别舒服。

世界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