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一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雪兰,请你不要这样子说,我想一定会有办法的,相信我!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和家里好好的沟通,让我父母可以接受你,我想一定可以的。我们决不轻言放弃,好吗?我们的感情虽然有很多波折,但是我坚信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相信我,请相信我雪兰!也请你支持我!我们一起度过这个难关好吗?”吴德义的心里十分矛盾,一边是自己的女朋友,一边是自己的父母。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该倾向哪一边呢?眼看着妈妈为自己的事情都气昏了过去,难道还让她再受一次刺激吗?这边是陈雪兰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也是为自己等待了3年的女人,自己也是绝对不可以辜负她的。面临两难的境地,自己该怎么办呢?到底该怎么办呢?吴德义郁闷到了极点。


“德义,不是我给你压力,是我真的感觉到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希望,我也真的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而你是那么的优秀,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好的多的女孩子。德义,请你忘了我吧,就当作是做了一场梦。现在,我们都应该醒过来了,就当是这场梦已经结束了,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就让我们在梦醒之后,成为反方向的两个陌生人吧!还是忘了我,忘记和我在一起的每个日子,一定要学会忘记我!学会忘记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光。我想这似乎不是很难做到吧,只是时间问题,时间会冲淡记忆,时间也会冲淡往事的。我也要学会慢慢的忘记你,在我们彼此都忘记对方以后,我想只有这样,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也只有这样,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陈雪兰在电话的那一头哭诉着,要知道她对吴德义说的这番话,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说的。那就是陈雪兰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感情,把双方已经搞得疲惫不堪,已经感到精疲力竭了。出于这种无奈,也是出于这种伤心,陈雪兰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她只感觉到累。这似乎也是放手的时刻了,在陈雪兰的眼里,感觉到既然彼此相爱得这么痛苦,那么还不如早些放手。或许在放手之后,彼此又都找到自己的幸福。陈雪兰考虑到了很多,不是她对吴德义和她自己的这段感情没有信心,而是事实证明他们之间的感情虽然有牢靠的情感基础,虽然彼此相爱,但是,在陈雪兰的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刚开始的时候,她感觉这个问号是表明了自己和吴德义的感情纠葛似乎很麻烦。连她自己也不报什么太大的希望,将来能够和吴德义在一起。后来这个问号,在陈雪兰的心里渐渐变成了叹号。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使得陈雪兰不得不重新看待和吴德义之间的事情。最后理智和现实告诉自己,她和吴德义是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在陈雪兰的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而这短短的几句话似乎倾诉了陈雪兰全部的想法


“雪兰,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做到。我可以也必须和你在一起,请给我时间,请你相信,你从西藏回来的时候,也就是半年之后,你和我一起走向红地毯。相信我,再给我半年的时间。”在吴德义的心里,现在主要考虑的就是,一定要和家里沟通好这件事情,而且方法一定要得当,再不能像今天这样,再导致妈妈昏倒。还有半年的时间,自己一定要想尽办法,要父母接受陈雪兰,接受陈雪兰和自己的婚事。吴德义相信,只要自己肯坚持,应该能达成自己的心愿。


“德义,你不要再说了,真的,求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我知道你爱我,我也很爱你。我也相信你能为了我付出一切。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会等你的,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的,我会等你一辈子,我想一定会等到你迎娶我的那一天。德义,我真的好爱你!呜呜呜呜。。。。。”陈雪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在电话那头痛苦起来。这是委屈的泪水,也是激动的泪水,吴德义的表白,使她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爱她。此时此刻,在陈雪兰的心里,只有吴德义,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只要吴德义跟自己在一起,哪怕让她等成老太婆,哪怕让自己就这么一直的等下去,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不管是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愿意等,直到吴德义和自己结婚的那一天。


“雪兰,你不要哭,你不要这样子,我心里很乱。但不管怎么样,我请你相信一件事,就是这一辈子,我只会娶你,而且也只能娶你。请你放心,你一定会成为我的新娘。”吴德义也是包含着泪水说的这些话。他知道陈雪兰在那边有多伤心。因为他可以相像得到,陈雪兰这次为了自己,做出了多大的牺牲,也做出了多大的让步,一个女人,能对自己说,要等一辈子都可以,这是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这是雪兰在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赌注。自己绝对不可以辜负陈雪兰,自己一定要做到对陈雪兰的承诺。要给她一个真实的承诺,要让她成为自己最美丽的新娘。由于时间真的很晚了,吴德义又安慰了陈雪兰几句话,就挂掉了电话,吴德义也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居住地。到了家里,吴德义躺在床辗转反侧,真的很难入睡。于是,他打开冰箱的门,里面还有半瓶没有喝完的芝华士。他把瓶口打开,一口气就喝光了瓶子里剩下的酒,依然是睡不着。来到客厅做下,抽了一支烟。看着烟雾缓缓的散去,吴德义宁愿自己像这烟雾一样,慢慢的消失在这令人窒息的空气中。他也感觉自己很累了,自己的感情道路有太多的波折,有着太多的磨难,好累,真的好累啊!也许是这半瓶酒起了作用,也许是时间真的太晚真的困了。在客厅坐了十几分钟后,吴德义缓缓的睡去。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依然很平静,父亲也没有找过自己,一切都那么的平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连续几天都是这样,吴德义在这几天基本上每天都给陈雪兰打去电话。两人离得这么远,联络感情的唯一方式似乎也只有这电话。今天是星期五,又是一个周末。下午的时候,吴德义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自从上一次和家里谈到那件事以后,他就没再给妈妈打过电话,他考虑的是,他妈妈会生气,所以说,他想过些日子再跟妈妈详谈一次。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妈妈今天主动给他打来了电话,而且告诉他说晚上回家吃饭。吴德义答应了妈妈,在下班之后回去。


晚上回到了家,竟然看见柳如梦也在。吴德义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这又是妈妈的一次刻意的安排。由于几天前自己惹了妈妈生过很大的气,所以吴德义的心里虽然有想法,但是他并没有从脸上表示出来。大家落座,在吃饭的时候,吴德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坐在妈妈的身边,手机就在桌上放的,从来电的任命可以看到是陈雪兰。妈妈也看到了,于是,妈妈拿起手机挂断了电话。


“妈!。。。。”吴德义有些生气,因为自己是知道是陈雪兰打来的电话,而且妈妈也看见了,但是妈妈挂断了电话,不让自己接听,所以,吴德义显得有些生气,但是,考虑到上次妈妈的状况,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满的情绪。


“你看你都已经下班了,就不能在家里好好的吃顿饭吗?”吴妈妈是故意这样说的,原因很简单,她知道是陈雪兰打来的,但是柳如梦又在这里,所以她挂断了电话。随后吴妈妈看了下柳如梦笑着说道:


“没什么,是他公司打来的。你看现在的科技发达了,什么电话的,手机的,联系起来人和事情都很方便的。但就这么点不好,要每天24小时的待命,就算我们吃饭的时候也是不得安稳。德义啊,你要和公司里的同事们好好说说,以后在你下班以后就尽量少来电话。公事再重要也比不上如梦重要啊,你现在有时间的话就应该多陪陪如梦,不要总是工作,工作的,你要多陪陪如梦,来,我们先吃饭,事情在忙也要吃饭啊,吃完饭再说。”妈妈故意这样的说道,她看了吴德义一眼,发现儿子似乎有点心神不定的样子,为了避免柳如梦察觉出吴德义的异样。妈妈又说了写别的话题,但是柳如梦似乎并没有听到吴妈妈的说话,而是对吴德义说道:


“德义,你公司的事情有这么忙啊。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千万不要累坏了啊。你也该和吴叔叔说下啊,不要让他给你这么辛苦啊。”柳如梦用关怀的眼神看着吴德义,她站的很爱吴德义,所以,他在说话什么的完全是站在吴德义的立场上的。另外她看到吴德义每天都在忙碌,也确实害怕吴德义因为操劳过度而累坏了自己,她哪里知道刚才的电话并不是公司打来的,而是陈雪兰打来的电话。


“公司没有亏待他,只是德义对工作是非常的敬业。一直都闲不下了,他爸爸也对德义很欣赏,因为德义在公司做的非常的出色。以前呢,我可以不怎么说他,年轻人嘛,就应该多努力的。只有努力的拼搏,才会有自己的事业。但是现在怎么可以啊,德义应该多抽出些时间陪陪你才对啊。”妈妈笑着对柳如梦说道。我妈妈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看出来,柳如梦对儿子非常的关心。做为妈妈来说,她心里自然非常的高兴,因为很久以来,吴妈妈就知道柳如梦是真心的喜欢吴德义的。但是,柳如梦从来没有在自己和吴德义的面前表露过。今天她听到柳如梦很关心的对吴德义说了那些话,她的心里当然十分的高兴,从这些话吴妈妈也可以判断出柳如梦是非常的喜欢吴德义。所以吴妈妈也借这个机会,不仅是夸奖了自己的儿子在工作上的敬业。更是借这个机会让儿子多点时间陪陪如梦,这也可以起到让儿子和柳如梦有沟通的机会。在吴妈妈的心里,她相信儿子之所以会对那个叫陈雪兰的女人恋恋不舍,主要是因为儿子以前和她有过多的交往,日久生情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只要儿子现在能有更多的时间和柳如梦在一起的话,那么他们就绝对可以成为一对可以让人羡慕的恋人,只要他们能在一起,自己的心愿也就了解了。所以,在刚才的说话中,吴妈妈故意对儿子说,让他多出点时间,好好的陪陪柳如梦。


“阿姨,我想德义一直都很忙吧,他哪有时间会出来陪我呢。我平时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才讲了几句,他在那边就说忙啊忙的什么的,所以我都不敢给他去电话了,我怕德义会嫌我烦。”其实柳如梦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也是十分的矛盾。一方面,她也想给吴德义打一下电话,问候一下。能够多点机会和吴德义沟通,哪怕只是聊聊天也好,另一方面,她又怕给吴德义去电话,因为自己每次在给吴德义打电话的时候,柳如梦都能感觉出来,吴德义是在敷衍自己。也许是吴德义真的是很忙吧,真的一点时间都没有,所以每次都只讲几句话就匆匆挂掉了电话。所以,在柳如梦的心里,总是感觉吴德义对自己似乎不是很满意,也许是自己少跟他在一起沟通的原因,其实在她的心里,也想能有更多的时间能够和吴德义在一起,她也在内心的深处,也渴望吴德义能有时间陪自己去看一场电影,吃一顿饭,或许自己大家在一起面对面的聊聊天。但是对于这些,吴德义似乎都很难能做得到,所以自己对吴德义有时候是真的很失望。于是她在今晚自己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她也希望阿姨会在这方面为自己说说话,让吴德义多点时间来陪陪自己。


“如梦,德义怎么会先你烦呢,他在公司里是真的很忙,一点时间都没有。这我是知道的,你看吧,德义现在基本上一星期才回来一趟,今晚还是我给他打电话说你要过来他才要回来的。你看,这说明德义对你还是挺关心的,我假如不说你会过来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回来吃饭的。”吴妈妈故意这样对柳如梦说,她希望可以让如梦觉得自己的儿子还是喜欢她的。只是因为平时工作太忙的缘故,没有什么时间来陪她,所以在今晚听说柳如梦会到家里来以后,儿子就特地赶了回来。这样的话,就可以给柳如梦造成一种儿子还是喜欢她的感觉。所以她才故意对柳如梦说这样的话,也希望柳如梦不要多心。


“德义,是真的吗?你是听到阿姨说我今天要过来才回家吃饭的吗?”柳如梦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吴德义。因为在她的心里虽然很喜欢吴德义,但是吴德义给她的感觉始终是若即若离,始终和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有时候真的看不透,吴德义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因为她和吴德义之间的感情以及对方相互的感觉似乎只有靠阿姨来互相传递的,吴德义从来没有对自己表达过什么,也从来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这曾一度的使柳如梦感觉吴德义是不是不爱自己,但是今晚听到阿姨的话,听到阿姨说是她今晚告诉吴德义自己要过来,所以吴德义才赶回了家,这使柳如梦十分的高兴。因为她从吴阿姨的说话当中感觉吴德义还是喜欢自己的,要不然他不会在听说自己要过来之后赶回家吃饭。但是,同事她也想自己来求证一下,来问一下吴德义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吴德义什么都没有说,他也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本来就不是真的。妈妈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柳如梦要来。假如他要知道柳如梦要过来的话,他就不会回家吃饭了。但是他又害怕假如自己说不是的话,又会使妈妈显得非常的尴尬。因为妈妈自从上次昏倒过一次之后,他就没再敢惹妈妈生气了,说话办事的时候也不敢再逆着妈妈的意思去做。所以在刚才柳如梦问自己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如果说是真的,那就等于自己默认了柳如梦,承认自己是喜欢她的。如果说不是,妈妈刚才说过的那些话都是假的,这样的话,不仅使妈妈感到非常尴尬,也会使妈妈感到一点面子都没有,尤其是以后妈妈在面对柳如梦的时候,为了不是妈妈难堪,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是啊,如梦,你还用问吗?傻孩子。一定是真的了。”吴妈妈看儿子没有说话,为了避免尴尬,就把话茬接了过去。在吴妈妈的心里也是这样考虑的,既然儿子不说话,就先这样和如梦先处着吧,等以后再看看,也许儿子会慢慢的接受如梦呢。如果是这样,这也是一件好事啊。


看着吴德义什么都没有说,柳如梦也只是以为是吴德义不太好意思的。所以,她也感觉以前是错怪吴德义了,所以在今晚她很高信号,因为她终于知道吴德义还是喜欢自己的,她的心里也很高兴。在晚饭结束后,吴德义把柳如梦送回了家。他也决定回家和母亲就今晚的事情再谈谈。但是在回家之前,他要给陈雪兰打个电话,因为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陈雪兰很快的接听了电话。


“德义,刚才怎么了,怎么没有接电话?有什么事情吗?”陈雪兰在电话那头问道,原本自己就要给夏逸飞打电话了,因为刚才吴德义没有接听自己的电话,而是挂断了。接着再打就是关机了,所以陈雪兰很是担心。正在她想要给夏逸飞打电话询问的时候,吴德义打来了电话。


“没有,刚才是我妈,她把电话挂掉了。我都不知道她又关机了。刚才在家里如梦也在的,所以,她挂断了电话。”吴德义和陈雪兰解释道。他也不知道陈雪兰在知道自己和柳如梦一起吃饭的事情后,她会不会生气。但他也不想欺骗陈雪兰,于是就如实的说了。他知道陈雪兰一定会理解自己的,而且也一定会体谅到自己的难处。所以,他和陈雪兰就实话实说了。


“哦,知道了,没有什么吧?你妈妈知道是我打去的电话吗?”陈雪兰似乎有写紧张,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吴德义的妈妈会挂断自己的电话,她也知道吴妈妈是反对自己和吴德义的事情的。所以,她自己也是很苦恼。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因为自己和吴德义是真心相爱的啊。


“是的,我妈知道。但是我考虑当时是柳如梦在的原因,所以,她挂断了电话。应该是在她看来不太好吧。”吴德义回答到,自己的心情现在有点乱,所以他自己也是回答的不是很清楚。他只想着回家和妈妈再次心平气和的谈谈自己和陈雪兰的事情。由于要回家和妈妈继续的谈谈,所以在和陈雪兰说明情况以后,吴德义就匆匆的赶回家了。


“妈妈,你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的说呢?今天根本就是您把如梦叫来的,干嘛要说上我呢?”刚走进家门的吴德义显然有些责怪妈妈的意思。今天要不是为了让妈妈下得了台,他才不会这样的,什么都不说,就那么的坐着。看着妈妈也不说话,他感觉很奇怪。他直接走过去,看妈妈在吃药。他看了一下,是妈妈上次提到的安眠药。


“妈,您干嘛又吃这个呢?这样不是办法啊,这药吃多了,多身体没好处的。”吴德义关心的看着妈妈。他真的不想妈妈这样,但是他也知道妈妈睡不着的原因,完全是为了自己和柳如梦的事情,现在唯一能让妈妈操心的就是自己的个人问题了,但是自己又不能按照妈妈的意思去做,因为自己根本就不喜欢柳如梦,自己早就已经爱上了陈雪兰,但是看到现在眼前妈妈的举动,原来想回来和妈妈再次的好好谈谈的想法一点都没有了,他真的很担心妈妈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又会受不了的。所以,他也就不在说什么了,现在只是想的要妈妈不在吃那么多的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又和妈妈简单的说了几句后,吴德义就和妈妈道别回到了自己的家。现在很多的问题困着这自己,心情真的很烦躁。所以,他给夏逸飞打去了电话。


“逸飞,睡了吗?想和你聊聊。”吴德义看了表,现在才10点多,夏逸飞应该不会睡那么早的。夏逸飞是他最好的朋友,现在的吴德义想找他好好的倾诉下,因为自己的心情实在是太郁闷了。希望找他好好的说说心里话,也许这样,自己才能好受点。他现在太需要一个人好好的说说话了。


“德义啊,我还没睡,在看电视,你来我这里吧,我们聊聊。”夏逸飞知道吴德义一定又是为了和陈雪兰的事情,由于外面的环境很差,在酒吧又太吵,所以他邀请吴德义来自己的家里。两人可以好好的说说话。再就是一个愿意,自己买了这套房子以后,吴德义从来都没有来过,由于他们平时都很忙,所以吴德义始终都没有来过夏逸飞的家。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的时候,在楼下的夏逸飞看到了吴德义的车子开进了小区。两人一起来到夏逸飞的家里。


“逸飞,你这里不错啊,呵呵。”吴德义见到屋里之后和夏逸飞说的第一句话,因为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来过,没想到的是单身的夏逸飞竟然把家收拾的那么干净。而且装修也很有自己的风格。在参观了夏逸飞的房间之后,两人来到客厅坐了下来。


“德义,你说吧。我好好的听你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就好了。不要憋在心里,很不舒服的。”夏逸飞笑着对吴德义说道,因为他知道今晚老朋友一定有很多话对自己说。而且自己也是唯一的一个可以让吴德义倾诉的对象。他也知道吴德义最近为了他和陈雪兰还有柳如梦的事情一定很头疼,要不也不会这么晚的给自己打来电话,说完,夏逸飞起身到冰箱里拿出了一瓶洋酒,因为他知道吴德义是喜欢喝洋酒的,自己经常的和吴德义在一起,慢慢的自己也喜欢喝了。所以,在冰箱里他随时的都放上几瓶。冰箱里还有几样小菜,还有花生瓜子之类的,夏逸飞都把它们拿了出来。


“来,德义,我们干一杯!我搬到这新房这里你还是第一次过来呢,我这里一直为你存了你最喜欢喝的洋酒。今天我们两兄弟要多喝一点。”夏逸飞端起酒杯,十分兴奋的对吴德义说道。这杯酒里既是友情也是感激,这杯酒里包括了夏逸飞跟吴德义大学时代的同学情意,也有他们真诚朋友的情意,更多的是夏逸飞对吴德义的一种感激。因为如果没有吴德义当初的帮助,就不会有夏逸飞今天的成就,所以,这杯酒对夏逸飞来说,也是自己对吴德义的无限感激之情。


“好,逸飞,就为了我们的兄弟情天长地久,也为了我们成为公司最好的搭档,干了!来!”吴德义跟夏逸飞一饮而尽。它们是最好的朋友,他们的友谊是历经学生时代的,学生时代的那种纯真质朴的感情,是不能与社会上的那些交往相提并论的。所以说,夏逸飞和吴德义他们两个人彼此都把这份友情看的很重,尤其是在夏逸飞到了吴德义父亲的公司去了以后,两个人更是事业上的好搭档,彼此互相扶持,互相的帮助,更使他们的友谊达到了新的高度。其实在吴德义的心里,有时候对夏逸飞竟然有一种羡慕的感觉,他羡慕夏逸飞的自由,羡慕夏逸飞无拘无束的生活,羡慕夏逸飞可以为了自己选择心爱的女人,羡慕夏逸飞不用为了家庭的压力而活的这么的苦闷。想想自己的家庭、父母,虽然在物质生活上他们给了自己无上的荣耀,使自己的生活非常的富足。但是,自己所收到的压力,自己在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也是相当的压抑。所以,在更多的时候,尤其是在和夏逸飞在一起的时候,吴德义总是很向往他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和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逸飞,还记得一年前吗?那时候,你刚从公司里出来,工作没有着落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你的心情是怎样,是不是心情也非常的郁闷。”吴德义看着夏逸飞,他希望夏逸飞跟自己说说当时的心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想闲聊一下,和老同学聊聊天。其实他也想知道在当时的那种艰苦的条件下,和那种压抑的精神下,在这两种双重压力下,夏逸飞是怎样挺过来的。他真的很想知道,因为现在他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他希望老同学夏逸飞能跟自己讲一讲是怎样舒缓压力的。因为吴德义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跌入了万丈深渊一样,根本都找不到出去的路口,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就要崩溃了。在父母的巨大压力下,他已经几乎被这种压力压的透不气来。所以,他很想知道夏逸飞当时是怎样在那种艰苦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下能挺过来的。他真的很想寻找到可以舒缓自己压力的方法,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感觉好些,只有这样,自己才能面对每天的烦恼和郁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