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每天的工作依然是那么的繁忙,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吴德义回来的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夏逸飞今天和吴德义请了假,因为他要忙着联系妹妹上学的事情。所以在一天的时间里,夏逸飞只有在傍晚的时候才出现。连续几天的奔波,小妹的学校终于有了着落了。兴奋的夏逸飞在这天下午的时候兴匆匆的赶回公司,他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每天的工作依然是那么的繁忙,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吴德义回来的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夏逸飞今天和吴德义请了假,因为他要忙着联系妹妹上学的事情。所以在一天的时间里,夏逸飞只有在傍晚的时候才出现。连续几天的奔波,小妹的学校终于有了着落了。兴奋的夏逸飞在这天下午的时候兴匆匆的赶回公司,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吴德义知道,让他也替自己高兴高兴,因为在吴德义知道夏逸飞的小妹要来这里读书的时候,吴德义就很支持,也帮夏逸飞联系了不少人。现在吴德义知道了这个消息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刚来到吴德义的办公室外,夏逸飞刚好看见吴总似乎有些生气的从吴德义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因为吴总的脸色很不好,明显是刚发过火的。在和吴总打了招呼以后,夏逸飞也来到了吴德义的办公室,看见吴德义呆坐在沙发上。他的眼神有点呆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德义,怎么了?我看到吴总刚从你这里出去。”夏逸飞感到气氛有些不对,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刚发生过。自己和吴德义的关系非常好,所以自然的也很关心他。


“哦,逸飞啊。坐,坐吧,找我,找我有什么事吗?”吴德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他虽然在招呼着夏逸飞,但以夏逸飞和他相交那么久的相互了解来说,吴德义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看着吴德义有写慌乱的样子,夏逸飞继续的追问下去: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我刚才看见吴总从这出去,而且脸色似乎很不好。发生什么事情了?”夏逸飞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眼前吴德义的样子,联想到刚才吴总出去时候一脸的怒气。夏逸飞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这对父子生这么大的气。


“逸飞,我爸知道了。他知道我这次去西藏不是为了公司的事情,而是去见陈雪兰的。”吴德义说话的语气有点慌乱,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来。


“啊?!吴总是怎么知道的。他不应该知道的啊。”夏逸飞也感到很奇怪,因为吴德义去西藏的这件事情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而且今天是吴德义从西藏回来的第四天,就算是吴总知道吴德义去了西藏,也不能在他回来的第四天和吴德义说这件事情的,这于理不合啊。所以,夏逸飞是一头的雾水的看着吴德义,希望他和自己说得明白的一点。


“是啊,我也奇怪了。但是事情就那么的寸,我回来的那天在拉萨的机场看到了一个熟人。而那天又是雪兰去送的我,因为是熟人也就聊了几句。我也和他说来办事情的,也没说什么啊。不过他看见雪兰最后和我拥抱了,我想他也能看出我们的关系不一般。估计是他无意间和我父亲提起的,所以刚才我爸来就问我这事了,我也没隐瞒什么,就和他说了。要不也要和家里说的,结果他发了火。因为这里是公司,也没怎么太说,等今晚回家再说吧。”吴德义在说这话的时候,情绪也似乎缓和了一点。夏逸飞明显的感觉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或许这样的说出也更好吧,反正吴德义也是要和家里谈的,让家里早知道早点谈就更好。现在的吴德义也似乎轻松了许多,现在他想得只是怎样的和家里摊牌了。


“对了,逸飞,你找我有什么事?”吴德义这才想起来夏逸飞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说的,这里毕竟是公司,不应该说这些家庭琐事的。


“哦,也没什么了。我来只是和你说,我帮我小妹找到了合适的学校了。也感谢德义你这几天的帮忙啊。呵呵。”夏逸飞看着吴德义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所以他也笑了起来。


“呵呵,好啊。小妹可以来这里读书了啊,这很好啊,看样子我们今晚要出去庆祝下,你请客啊,呵呵。”吴德义看起来很是高兴的样子,他也是真的为夏逸飞高兴,同时也是感觉自己终于要面对父母了,也感到了兴奋。反正爸爸也知道了,他现在也用不着继续的隐瞒下去了,这也是一种解脱吧。所以他不但没有一点的愁容,反而显得很高兴。


“呵呵,好啊。晚上我请客啊,等下班我就过来,我先去那面看看啊。等下见,德义。”夏逸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看有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还是一切如旧,在下班的时候,2人相约来到了提前预定的饭店。在饭桌上大家没有再提关于吴德义和陈雪兰的事情,因为夏逸飞为小妹找好了学校,大家都很高兴,所以,谁也没有提那些不高兴的事情。吃完饭以后大家各自回家,吴德义想父母家去看看,他也知道爸爸一定是和妈妈说了今天下午的事情,反正自己和陈雪兰的事情始终都要和家里说,于是,在饭后他决定会家看看,和父母好好的聊聊。


回到了家,看见妈妈和爸爸正在客厅里聊着什么,可以看得出,妈妈很是不高兴。吴德义也感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所以,他早就有了思想准备。


“妈和爸都在啊,吃过饭了没有。”吴德义刚说完就感觉话说的很不多,现在都9点多了,怎么能这么晚都不吃饭呢。一定是自己感到了压力才说错话的。他为了能使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走到旁边的饮水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大家都不说话,一时间房间的3个人竟然没了话语。爸爸就那样的坐着,妈妈也是一样,吴德义则是在一旁喝着水。大概有几分钟的样子,妈妈开口说了话:


“有多久了?你们在一起有多长的时间了?”妈妈看着吴德义说道。妈妈有点很生气的样子,因为儿子竟然背着她有多长时间在外面和这个女朋友偷偷的来往了有多长时间,自己把如梦这样好的女孩交给他,两家又是门当户对,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就是不满意呢?难道自己这个做妈妈的为儿子想的还不够周到吗?说实话,吴妈妈对吴德义就是想的太多了,她为吴德义做决定做的也太多了,在他们眼里,吴德义还是很多年以前牵着他们的衣角过马路的小孩子。他们感觉就好像吴德义从来没有长大一样,什么事情都要他们来安排。所以,吴妈妈对吴德义在选择女朋友的这件事上十分的生气。因为她自己也跟吴德义讲过很多次,如梦才是他的女朋友,她就不明白了,像如梦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而且有个这么好的家庭背景,自己的儿子还是不满意,那么他到底想要什么?到底想怎么样呢?


“她是我高中的同学,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最后确定关系是在3年以前,我很爱她。可能您也听爸爸说了,我这次去西藏,就是为了她。”吴德义很平静的跟妈妈说,因为有些事情是避无可避的,总要去面对。既然这些事情要发生,那么自己就要勇于面对。既然自己和陈雪兰是真心相爱,那么,自己就应该努力的争取到这份爱。吴德义面无表情的看着妈妈,不管怎样,他都要争到他很陈雪兰的爱。既然一些事情是无法逃避的,都始终要面对的,那么,自己就要勇于去面对。只有自己争取才能得到真正的爱。吴德义在心里想了很多,在今晚回家的路上,他也想到了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在他脑海里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次的吴德义,一定不可以退缩,也不可以让步。不管这样,他自己都要坚持到底。


“那你知不知道如梦是你的女朋友?而且还是你的未婚妻,这是双方家长都同意了的,现在你这边又突然冒出了个女朋友,而且你们还偷偷交往了有3年,你这样做,你有想到过如梦吗?你有想到过爸爸妈妈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柳伯伯吗!”吴妈妈已经相当生气了,因为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都很乖很听话的儿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竟会说出让自己十分生气的话。其实妈妈也知道吴德义从小就是个很听话的小孩子,只是没想到,这次在婚姻的事情上,吴德义竟是如此的叛逆。在妈妈的眼里看来,自己的儿子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偏偏就是发生了,这有什么办法呢?而且是儿子亲口承认的,这叫自己该如何办好,叫自己该如何向自己的老同学丁梦交代呢?自己还怎么好意思去见丁梦呢?在自己的眼里早就已经把如梦当成是自己的儿媳妇了。她也是那么的喜欢如梦,当成是自己的儿媳,其实还不如说她早就把如梦当成是自己的女儿。如梦小的时候是她看着长大的,自己是非常的喜欢,在如梦很小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认定是她是自己的儿媳妇。而且在如梦成年以后她确实也是这样做的,让自己的儿子跟如梦在一起,努力的撮合这件事情。现在突然听到儿子说,现在有了另外的女人,她是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接受的,更是自己所不能容忍的。自己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儿子重新拉回来,拉回到如梦的身边。让自己的儿子跟如梦在一起。


“妈妈,如梦是您和爸爸为我选的,要说的话也只是您和柳伯伯去交代,并不是我。我自始自终没有说过我爱如梦,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来看待,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娶她,让她成为我的老婆。”吴德义依然面无表情,现在妈妈的心事他很明白,妈妈和爸爸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他们这次感觉到很没面子。原本已经定好了自己和柳如梦的婚约,就这样被自己给毁掉了。他知道爸爸妈妈现在的心里已经很生气,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想娶如梦,自己的心里只有一个女孩,那就是陈雪兰。正因为以前自己顾忌的比较多,而且自己也是很孝顺父母。所以不管爸爸妈妈说什么,自己都按他们的意愿去做。现在他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从现在开始,自己就是自己,在感情这方面的事情绝对是不可以牵强的,也不可能再为了顾及父母的颜面去牺牲自己的终生幸福。从现在开始,自己要努力的争取,去争取属于自己的那份真正的幸福。


“真是放肆,难道你妈妈说的不对吗?我和你妈妈为你找了个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看人家如梦多优秀,人长得又漂亮,又特别的聪明,而且将来在事业上又能帮助你,德义,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和你妈妈的良苦用心?你要知道,现如今商海竞争的残酷,而你未来的岳父柳淳飞,他已经有了巨额雄厚的资本。你要知道,爸爸奋斗了这么多年,却还不如你柳伯伯的五分之一啊。爸爸之所以为你选这门亲事,完全是为了你的将来,为了你将来在商海中永远的屹立于不败之地。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都做了些什么,你这个不孝之子!是不是非要气死我和妈妈才行!”吴爸爸已经非常生气了,刚才在听着儿子和老婆的对话时,他强忍着内心的怒火,以为儿子会听从老婆的劝导,不再这么固执下去。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儿子不但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更是说了一大堆的自己认为所谓有道理的话。这真的让吴爸爸很生气,他没想到自己苦心为儿子经营的这段姻缘就这样的被儿子破坏掉了。假如这件事情真的成不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如何向柳淳飞交代。因为他知道,柳淳飞晚年得子,他是非常疼爱如梦这个女儿的。也是绝对的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如梦的,不管是谁。吴爸爸在心里想到的是,一旦这事情不成,他将如何去面对柳淳飞。他如何跟柳淳飞去解释这件事情。自己也是集团公司的老总,自己也在社会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他真的不敢想象。当自己跟柳淳飞说自己儿子悔婚的这件事情时,柳淳飞将是怎样的斥责自己,他自己不仅是名誉扫地,而且将使自己是非常的尴尬。这将使自己在社会、朋友、商海的同僚当中成为一个笑柄。使自己永远都抬不起头来。难道这一切真的要发生吗?难道这一切都要因为自己儿子要悔婚而发生吗?不!绝对不可以!也且对不允许儿子这样做,不管怎样,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促成儿子和如梦的婚事。即使为了儿子,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


“妈,爸,你们口口声声所为我考虑,但是事实就是我根本不爱如梦,我怎么可以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呢!你们是为我好,但是你们这样的做法,考虑到我的感受了没有!你们有没有想想我的处境,有没有设身处地的问我想想!”吴德义也非常的激动。他知道父母是为自己好,但是他和柳如梦的确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假如强行把自己和柳如梦拉在一起,那他们的将来一定是没有幸福的。何况,自己又是爱么的爱陈雪兰,自己又答应了陈雪兰要娶她,那是自己的承诺,为了自己的感情,为了自己的承诺,吴德义是怎样都要坚持到底的。他绝对不可以放弃。


“德义,你怎么说话呢?难道是妈妈和爸爸要害你吗?我们还不是为了好啊!你说如梦到底哪里比不上你现在的那个女人。不管是家庭条件,还是社会背景,你怎么就不能听我和爸爸的话呢?你真的想气死我们啊!”妈妈也生气了,她也很伤心,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这样。自己这么辛苦,煞费苦心的为儿子安排的这段姻缘,儿子不但不领情,而且还如此的反叛,真的是没有想到啊,一点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到了这步田地。想到自己的辛苦都白费了,想到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丁梦,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为了婚事而埋怨自己,她真的感到很伤心,甚至很绝望。


“妈,爸,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是不会和如梦在一起的!我自己的事情有我自己决定,请你们不要再来干涉我!我已经决定了。请你们也不要再说什么!”吴德义的性格也是非常倔强的,既然自己和陈雪兰是真心相爱,那自己就不怕有什么,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也不会后悔。为了爱情,他可以抛弃一切,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爱人的承诺,在这一刻,吴德义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和家里决裂,因为他要找到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为父母操纵的玩偶。


“你。。。。。”妈妈只说了这一个字,就被期的昏了过去,她实在是没想到儿子会这样。心里有一种非常的郁闷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的生气。一边是儿子,自己劝服不了,一边是如梦还有自己的老同学丁梦,自己该如何的向她们交代呢。想想自己当初和丁梦谈及此事的时候,是在自己的要求下,两家人才同意的,没想到,最后还是自己这面出了问题,自己的儿子根本就不想和如梦在一起,那么自己当初的约定又怎么办呢,那自己的脸面又何存呢?再想到了这一系列的问题之后,吴妈妈竟然一时想不通,昏了过去。


“妈妈,妈妈。”吴德义连忙跑过去,他抱起了妈妈。大声的呼喊道,他自己没想到母亲会这样的生气,竟然会昏倒在自己的面前。吴德义很内疚,他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个样子。他感觉自己在追求真爱,这没什么不对,但是没想到妈妈会有这么大的反映,自己真的是很不孝顺。想到这么多的事情,吴德义感到自己对父母刚才的说话也许真的是太过分了,要不妈妈不会这样被自己气昏的。他继续的大声的喊着妈妈。爸爸已经给120打了电话,就在吴德义的呼喊声中,妈妈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唉,德义,你真的是要气死妈妈才行吗?”吴妈妈很伤心的说道,她已经被吴德义气坏了,也伤透了心。她自己的心里有个结,就是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为儿子安排的这么好的婚事,儿子就是不同意。而是要去找那个什么陈雪兰,就家庭,社会地位来说,陈雪兰那一点能比得上柳如梦呢?自己为儿子安排好了这么好的姻缘,可是儿子不但不领情,反而对自己冷语相像,自己怎么能不伤心呢?自己怎么能不痛苦呢?想想儿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很听话的,怎么就在这件事情上要跟自己做对,怎么就在这件事情上要让自己这么的伤心。想到这里,她推开了吴德义。


“你还认我这个妈妈吗?不用你来管我,你也不要来管我!”吴妈妈真的很伤心,这种伤心是不可以用语言来形容的,自己也很生气,气的是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的不听话,把父母的好心不仅没有接受,还处处的和父母作对,伤心的是没想到儿子会这样的对自己。10月怀胎,自己是这样的疼爱儿子,没想到,儿子却把自己气成这样。


这个时候,120的救护车也到了,由于吴妈妈已经苏醒了过来,医生们只是给吴妈妈做了常规的检查,量了量血压什么的,最后告诉吴妈妈一定不能生气,动怒,要不对吴妈妈的身体不好,因为吴妈妈也是50多的人了,一定要注意身体的养护。医生临走的时候又再三的叮嘱着。由于看到妈妈现在的样子,吴德义也不能和妈妈说什么了。他在妈妈的身边站着,就那么的一直的站着。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妈妈,可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难道一定要自己娶柳如梦吗?那样做对自己又是太不公平了,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和陈雪兰的事情是不能再和妈妈说下去了,她怕妈妈在气急之下会再次的昏倒。吴德义是很孝顺父母的,但是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妈妈的反映是这么的大。自己今晚也不能在家里住了,怕妈妈们看见自己就生气,现在妈妈似乎也没什么事情了,他想回去,好让妈妈好好的休息下。


“妈妈,既然你现在已经没有太大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说完,吴德义歉意的看了妈妈一眼,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就那样在沙发上坐着,目光也很呆滞,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吴德义的说话。看到妈妈这幅伤心的样子,吴德义的心里难受极了。关于自己和陈雪兰的事情,他在短时间内也不想跟父母再提起了,就这样吧,先这样好了,以后再说吧。吴德义也不想在家里呆下去了,他转身离开了客厅向大门口走去。妈妈也没有挽留他,也没说什么话。爸爸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坐在沙发上抽了很多烟。吴德义知道,父母一定对自己很失望,也非常的生气。但是这种状况自己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迅速的离开家。


来到车生的吴德义,掏出手机来给陈雪兰打了个电话。他想跟陈雪兰说一下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他也很痛苦,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个人聊聊天好好说说心里话。雪兰的铃声依然是那首传神的情歌,这首情歌有些悲凉,细细的听起来有种伤痛的感觉,以前吴德义给陈雪兰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的听。也可能是由于今晚的心情很不好吧,也可能是由于陈雪兰没有听到电话在响,所以,吴德义第一次完整的听了这首陈雪兰用来当作铃声的歌曲。他第一次感受到,歌曲里描述的那个情景竟然跟自己的如此相像。难道也像歌里唱的一样,不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吗?难道也要像歌里唱的一样,所有的爱恋全部都要在来世的轮回里实现吗?正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陈雪兰甜美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德义,都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陈雪兰在电话那头的口气有点疑惑,因为现在已经是将近晚上十一点半了,按照现在来说是休息的时间了,吴德义从来没有这么晚给自己打过电话。除非他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会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在这么晚还给自己打来电话呢?所以,陈雪兰在接听电话的时候,心里隐隐的感觉到一丝不安。果然,他听到了吴德义在那边,心情似乎很沉重的样子。


“雪兰,今晚我和家里谈了我们的事情。。。。”吴德义说话的口气真的很沉重,在陈雪兰听来,吴德义就像背着一个很沉重的思想包袱在和自己谈一样。她似乎感觉到今晚的谈话很是不顺利,因为她从吴德义说话的口气中就能听的出来。于是在陈雪兰的心里,也感到了些许不安,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在电话那头听吴德义继续的说下去。


“晚上和家里谈的很不好,我爸爸和妈妈的态度也非常坚决,他们一定要让我和柳如梦在一起,但是我的想法全部都跟父母讲了。我不爱柳如梦,我也不会跟她在一起,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和你结婚。所以,父母在得知我的想法后,而且当时我表现的很坚决,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和他们争吵了起来。唉!我妈妈,我妈妈被我气的晕了过去,当时,就打了120救护车,医生过来以后,他们的意思是说我妈妈的身体不好,以后最好不要让她生气什么的,所以我现在也不能再家里人说了。但是我必需一定要和你在一起,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只是今天晚上的心情很不好,所以给你打个电话,想跟你谈谈。”吴德义在电话里心情沉重的跟陈雪兰说道。他是个极其孝顺的人,再次之前他从来没有让父母伤心过,也没有让父母生过那么大的气。但是这一次面对的是自己的终生大事,他绝对不可以跟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过一辈子,所以他一定要据理力争。希望,父母能够同意他和陈雪兰的婚事,让自己得到真正的幸福。但是没想到的是,父母的反应会这么强烈。尤其是母亲,竟然还被自己气得昏倒了。所以,吴德义的心里感到十分的愧对父母。这个时候他只想和陈雪兰好好说说,好好的倾诉一下。


电话那头一点声音都没有,沉默,出奇的沉默。吴德义知道,陈雪兰一定在考虑刚才自己说的话。过了好长一会,他听到陈雪兰在电话那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德义,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我不想你和家人闹成这个样子,我不想两头都为难,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你不可以这样对待他们的。他们给了你生命,又含辛茹苦的抚养你长大。现在他们都已经老了,你就让他们度过一个安详幸福的晚年吧。我们,至于我们,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错误的。我想我们并不合适在一起,我想你的家人是不会接受我的,德义,我要感谢这几年来你对我的爱,因为有了你的爱,我由一个平凡的女孩,变成最快乐的公主。谢谢你!谢谢你的爱!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满足。对于我来说,你也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得到你这么多的爱,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也不奢望再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我看我们,我们就到此结束吧!”陈雪兰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吴德义明显能感觉到她哭泣的声音,他知道此时的陈雪兰一定非常的痛苦,因为他们之间的爱不是短暂的,而是3年感情的经历。现在陈雪兰跟自己说这些,明显是怕自己为了陈雪兰而和家里的关系会彻底的搞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