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八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吴爸爸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就听见书房里老婆在教训着儿子。他直接进到书房,看见了自己的老婆坐在椅子上正在数落着吴德义。老婆的脸上还带着怒气。 “怎么了?德义,你又怎么惹你妈生气了。”吴爸爸对着吴德义说道,因为吴德义在外边有自己的房子,他也很少回家来。父子俩平时也就是在公司经常的见面,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吴爸爸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就听见书房里老婆在教训着儿子。他直接进到书房,看见了自己的老婆坐在椅子上正在数落着吴德义。老婆的脸上还带着怒气。


“怎么了?德义,你又怎么惹你妈生气了。”吴爸爸对着吴德义说道,因为吴德义在外边有自己的房子,他也很少回家来。父子俩平时也就是在公司经常的见面,但是这次看见儿子回家来,老婆不仅不是很高兴,还生那么大的气,他知道一定是吴德义惹老婆生气了,所以,他有些责怪的口气问着吴德义。


“没有了爸爸,今天如梦来家里吃饭,我由于公司里有事情,所以提前走了。所以妈妈感到生气。”吴德义似乎也是很平淡的说着,因为他知道一向以事业为重的父亲会支持他的,什么事情都要以事业为重,既然是公司里有事情,所以是一定要回去处理了。果然,父亲对吴德义在公司有事情的情况下赶回去的事情很是默许,他不在说什么了。吴妈妈看到老公什么都没有说,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她起身回了房间。


“德义,刚才你妈在这里,我没有说你,工作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也至于那样的,有时间的话,还是要陪家人一起吃饭的。再说,如梦也是你的女朋友,怎么连这点时间都没有吗?”吴爸爸其实还是责怪的吴德义,只是在妈妈的面前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了,爸爸。对了,爸我和您请个假,我要去西藏办事。”吴德义想先和爸爸说,如果爸爸同意的话就好办多了。只有自己的父亲先同意了,明天再向公司的高层请假时候也能好办点。所以他先和自己的父亲说了请假的事情。


“怎么?你要出差吗?我怎么不知道。市场部那边有什么新的业务吗?似乎你没有和我说过。”吴爸爸有点疑惑,因为按正常的办事程序,凡是工作的事情,还有市场部在拓展新的项目的时候都要和自己先沟通的,但是,这次自己的儿子突然提出来要去西藏,他感到很奇怪,因为儿子也没有事先和他说过有什么新的项目要去考察,也没有说要做什么。


“是的,爸爸。因为是新业务,所以没有和您汇报。我想先去看看那边的市场怎样,等回来后再和您说,也要把那边项目的可行性报告给您做出来。”吴德义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说自己出去是办别的事情的,因为如果那样,自己的父亲是不会批准的。所以,他对父亲撒了谎。希望可以借助出去洽谈的机会到那边找到陈雪兰和她好好的谈谈。因为在平时,吴德义是一点时间都没有的,他所在的市场部是全公司最重要的部门,每天的事情有很多。尤其是自己,更不能轻易的出去。但是,假如是为了生意的洽谈就不一样了,因为出去联系的是项目,是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的。


“你预计要去多少天,你走之后,市场部的工作你安排好了吗。”吴爸爸是支持儿子去发展市场的,但是自己是公司的老总,儿子也是主管市场部的分管老总,在儿子出去洽谈的这段日子里,市场部是不可以没有做主的人的,所以,他也问了儿子在自己出行后是怎么安排的自己的部门和他的出行计划,虽然吴德义已经是市场部的总经理,但是最为自己是他的父亲,还是集团公司的老总,所以,还是有必要要过问的,毕竟,公司的利益高于一切。


“是这样的,爸。我预计那边的洽谈要5,6天,在我不在的时间里,我打算要夏逸飞接替我的总经理职务,相信他一定会做得很好。”吴德义对爸爸说道,他知道经过一年的在商海里拼搏的夏逸飞是绝对可以胜任市场部总经理这个角色的。和夏逸飞在一起那么久了,从他第一次到市场部以及后来又做了副总成为自己的助手,吴德义知道夏逸飞是绝对可以胜任的,他已经在市场部做了一年多了,各方面的业务,经营管理都做的很好,而且也绝对不会亚于自己的。所以吴德义在出行前,向父亲努力的举荐着夏逸飞,说实话,就是交给别人吴德义也不会放心的。所以,他对父亲说只有夏逸飞可以胜任。


“夏逸飞。。。。那好吧,他应该是可以的。”吴爸爸是知道这个夏逸飞的,他知道夏逸飞并不是因为儿子的举荐,而是在集团,对夏逸飞这个名字他是早就知道的。夏逸飞来到公司有1年多的时间,而就在这1年多的时间里,他从一个普通的业务员到现在的市场部的副总。这一切吴爸爸是看在眼里的,因为很少有人会像夏逸飞这样的出色,这个在销售方面很出色的年轻人,有一次在集团公司的销售业绩报告会上,夏逸飞的侃侃而谈,夏逸飞对市场的精准的判断,都给吴爸爸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现在又是自己的儿子在出行先极力的举荐夏逸飞,所以,吴爸爸感觉夏逸飞是可以胜任的。


“那好的,爸爸。既然您同意了。我明天就想公司的高层请假了。”吴德义已经很开心了,爸爸都同意了,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一想到就要到西藏看到陈雪兰了,吴德义就激动不已。他有很多的话要多陈雪兰说,也有很多的问题要问她。此时的吴德义只想着早点见到自己的爱人,其他的什么事情已经不在重要了。


“德义,你要去西藏的事情和妈妈说了吗?你和如梦说了没有?”吴爸爸突然向吴德义问道,因为虽然是为了生意,吴爸爸还是希望儿子和母亲说下,再就是和如梦说下,因为儿子也是如梦的男友。他不想在儿子走了之后,如梦又找不到他,而那么的心急。因为吴爸爸也是很喜欢如梦的,在他的心里和吴妈妈一样,早就把如梦当成了自己的儿媳。


“我还没有和妈妈说这件事,更没有告诉如梦。原本今晚跟妈妈说这件事,结果公司里有电话打过来,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妈妈还因为这件事跟我生气呢。对于如梦,我想暂时不要告诉你她,等我从西藏回来再说。”柳淳飞看着爸爸说道,因为在他心里,感觉这件事情没有必要跟母亲的说,因为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出差而已,更没有必要跟柳如梦去交代这件事情。吴德义也想利用这几天到西藏的时间避开柳如梦,也不用为这些事去烦心了。所以他并没有跟妈妈和柳如梦提起自己要出差的这件事。


“哦,也好,那不说就不说吧。你明天到公司之后,先把你的请假申请递到高层,我在那边会帮你处理的。”吴爸爸对着吴德义说道。因为公司里有公司的规定,做为市场部总经理的吴德义也无权破坏这规矩,办事请假对于谁来说都是一样的,都是要递交请假报告。


“那好的,爸爸,我明天一早就把请假报告递交到你的办公室。我先回去了,您也早点休息吧。”吴德义跟父亲说完后,就起身离开了父母的家。他要早点赶回去,把准备去西藏所需物品收拾一下。同时还有准备一份请假报告,在明天上午的时候交到爸爸的办公桌上。最主要的是,自己现在需要给夏逸飞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明天就要到西藏去找陈雪兰了。在他走的这几天里,关于市场部的一切决定和策划都完全交给夏逸飞来管理。想到这里他给夏逸飞打了个电话过去。


“逸飞,很抱歉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你睡了没有?”吴德义看了一下表,现在大概是夜里12点了,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他自己必须要跟夏逸飞交代市场部的一些事情。他怕明早在递交了请假报告了之后没有时间跟夏逸飞说这件事。因为吴德义打算明早以最快的时间办完这件事情,就是在递交请假报告之后,迅速的做坐机飞到西藏。因为自己明天一定没有时间跟夏逸飞详谈,所以今晚这个电话是无论如何都要打的。也是吴德义为这几天他不在市场部的时候需要夏逸飞帮他来完成的一些合作项目以及工作的策划和销售方案。


“哦,是德义啊,我也刚洗完澡,正要休息呢。怎么样?跟家里人谈的还可以吗?看你这么晚没来电话,我还真的有点担心呢。”夏逸飞的心里也在为吴德义着急,因为刚才从火车站分手的时候,夏逸飞看得出吴德义已经非常的焦急,他担心吴德义会和家里谈不拢。也担心吴德义会在家里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的出走。


“我和爸爸已经谈好了,我没有告诉他我去西藏的真实目的,只是和他说去联系一个新的项目。他也没有说什么。对了,逸飞。我已经和父亲举荐你在我出行的日子里,暂时带我全权管理市场部。好好干吧,老同学,你一定行。”吴德义对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他之所以举荐夏逸飞,也确实是因为夏逸飞的工作能力比较强。而且他也很努力,夏逸飞办事的效率也很高。考虑到以上的多方面的因素,所以,在家里的时候吴德义和父亲举荐了夏逸飞,他自己也相信,夏逸飞有能力管理好市场部。


“那好了,明天在公司见吧,你也早点休息吧。”吴德义挂断了电话。他要回去准备下去西藏的东西,而且还要把明天的请假报告写出来。在这一切都收拾好的时候,也是凌晨的2点多了,吴德义在洗漱后很快就睡着了,他也感觉有点累了。在第二天的一大早,一份请假报告放在了吴总的办公桌上。再和高层们研究后,大家都同意了吴德义为了西藏的新项目而进行的考察,其实,高层们并不知道,吴德义这次去西藏只是为了一个女孩,为了他相恋多年的女友。


是夏逸飞开车送吴德义去的机场的。在路上吴德义又和夏逸飞交代了一次公司的事情,因为这次去,不知道自己会呆几天,所以很多市场部的事情,都需要夏逸飞来做了。此时的夏逸飞也感到了一些压力,因为平时虽然事情也多,但有吴德义和自己在一起。即使有什么事情,他们也可以商量下。现在吴德义的出行使自己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在吴德义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市场部的所以事情都要自己来解决。夏逸飞还是感到有些压力。


到了机场,送别的吴德义。看着飞机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夏逸飞竟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奈想法。如果站在朋友的角度,自己是支持吴德义去找陈雪兰的,因为这毕竟是他们的一生幸福。但是如果站在同事的角度,夏逸飞就不这么看了,市场部是很大的一个部门,也是整个集团公司的要害所在,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放下这么多的事情,散手而去,一点都不管了呢。在这点上,他的想法和吴德义不是很一致,但碍于朋友的面子,他没好意思说,可是自己转念一想,毕竟是他们真心相爱的。自己做为吴德义最好的朋友,是不应该有这些想法的,还是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


今天是吴德义离开的第三天,公司每天的事情都很多。但由于在此之前夏逸飞已经是市场部的副总了,所以他倒也做的得心应手,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太复杂。这天下午的时候,他在办公室看文件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吴德义的号码。


“德义,你好吗?怎么才给我来电话,陈雪兰,你找到她没有?”夏逸飞急切的问道,他实在是担心吴德义。


“逸飞,别提了。雪兰现在日喀则呢,我昨天才赶到这里,我现在有些高原反映了,头昏,耳鸣啊,根本都受不了这面。我还没有见到她。”吴德义在到了拉萨机场后给陈雪兰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赶来了,陈雪兰也没有想到吴德义回来,但是她也很高兴吴德义的到来,于是告诉他自己在日喀则这里,于是,吴德义昨天就感到了这里。但是陈雪兰还在距离日喀则两百多公里的一个小镇,所以到现在吴德义还是没有见到陈雪兰,那边陈雪兰已经往日喀则走了,估计明天才能到达。现在的吴德义是在宾馆里给夏逸飞打的电话,他来到这里是非常的不适应,而且高原反映很重,都有点受不了。


“德义,先别急,那里有卖高原反映的药的,去买来吃点。千万注意不要生病了。保重啊,公司里一切都很好,你就放心吧。你自己保重就好了。”夏逸飞对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因为在对话的时候夏逸飞听出来吴德义似乎喘得很厉害,也不住的咳嗽,应该就是高原反映吧。他实在是担心吴德义的身体,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得消,夏逸飞听说高原反应厉害的是足以致命的,所以他再三的叮嘱吴德义一定要吃些药来治疗,不要硬撑下去。


在知道公司的情况都很好以后,吴德义也没什么担心的。不过他的高原反映实在是太严重了,所以他到宾馆旁边的药店买了一些治疗高原反映的药物来吃。吃完药以后,或许是因为药物的原因,也许是自己的疲累,他竟然慢慢的睡着了。只感觉自己谁的很香的时候,吴德义被电话的铃声吵醒了。看到电话是陈雪兰的,他很兴奋的接听了电话。


“喂,雪兰,你到什么地方了?我真的很想见到你。”吴德义在电话这头急切的询问到。因为他实在是太想见到陈雪兰了。他已经来到这个城市有3天的时间了,这种急切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从他在机场跟夏逸飞分别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起,在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的见到陈雪兰,可以向她问清楚一些情况,还可以跟她说说话,聊聊天,因为他是那么的爱着陈雪兰。


“哦,德义,我现在距离你那里大概还有将近一百多公里吧,这里的山路很崎岖,也很不好走,我问过司机了,大概需要4个小时之后才能到你那里,估计在傍晚的时候才能到吧。”陈雪兰也想早点见到吴德义,她原来的想法是看见吴德义在父母那头一直紧催着柳如梦和他的婚事,一边是吴德义跟自己的真挚的感情,她知道吴德义是爱自己的,也不会因为父母的催促而和柳如梦结婚的,所以,吴德义一直都很痛苦。正因为陈雪兰看出吴德义有多痛苦,而且她知道吴德义一定不会放弃自己的,为了使吴德义开心一些,也为了使吴德义不再面对这些烦心的事情,所以陈雪兰决定,要离开吴德义一段时间,让自己好好的静一静。她也希望吴德义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能够把自己彻底的忘掉。这样的话,对于吴德义自己和柳如梦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正因为存在这种想法,所以自己才会匆匆的离开家乡到西藏这边来支边。在走之前也是十分的匆忙和吴德义打了招呼,因为她不忍看见吴德义挽留自己的样子,她怕自己会动摇,怕自己会舍不得吴德义。所以,她在火车站的时候,在火车启动的那一刹那,她给吴德义打了电话。原因很简单,她只是怕吴德义找不到自己会为她痛苦。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吴德义竟然会追到西藏来,而且现在距离她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陈雪兰的心里既矛盾又高兴,其实她是希望吴德义来找自己的,那就证明吴德义还是深爱着自己的,这使她自己很高兴。矛盾的是,这次吴德义找到自己又能怎么办呢?难道他就可以决绝家里为他安排的和柳如梦的婚事吗?即使是吴德义在找到自己之后,他又会面临怎样的一番选择呢?是和自己在一起?还是继续的像以前一样?逃避在父母安排的婚事?想到这些,陈雪兰也感觉到很麻烦,面对着这些感情问题,她感觉很头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现在的她,只想早点见到吴德义,再见到他之后,两个人可以详细的谈谈。


“那好,雪兰。我等你。你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挂断电话的吴德义很是高兴,因为自己就要见到心爱的女人了,虽然自己现在还是有高原反应带来的头昏,恶心,虽然这几天自己都很疲累,但是一想到就可以看到陈雪兰了,这几天的疲累似乎一点都没有了。他真的很高兴,从床上起来后,我到洗漱间又刮了脸,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迎接陈雪兰的到来。感觉时间真的过得很慢,无聊的吴德义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就像是等待的自己第一次和陈雪兰的约会,就像是自己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回到了他第一次约会的日子,还是等待,是那么漫长的等待。。。。


这面是夏逸飞在紧张的忙碌着,几天下午还有几份合约要签。吴德义不在的时间里,事情真的很多,现在市场部所有的事情都要夏逸飞来解决,他还是可以应付自如的,在有时间的空暇,他还是想起吴德义的事情,不知道他见到陈雪兰没有,不知道两人谈的怎么样了。想去到杯水喝,正在往饮水机去的时候,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逸飞?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谈。”电话是吴总打来的,是吴德义的爸爸。


“吴总,好的。我马上就过去,请您稍等。”挂断电话的夏逸飞急速的朝8楼吴总的办公室走去,在坐上电梯去吴总办公室的时间里,夏逸飞不知道吴总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吴总感到了吴德义的出行有什么问题,还是他察觉了什么,要是一旦吴总问自己,自己该怎样的回答呢?正在他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来到了吴总的办公室外。敲门进到办公室的夏逸飞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吴总。


“吴总,您好,您找我?”夏逸飞看着吴总,他不知道吴总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吴德义的事情呢?如果吴总问自己,自己该怎样的说呢?想到这些,他不住的一阵的紧张,因为自己以前也和吴总说过话,他知道吴总是个很严厉的人,也是个很精明的人,任何事情在吴总那里都是隐瞒不住的。想到这里,夏逸飞的汗竟然流了下来。


“小夏,呵呵。不要紧张啊,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问你点工作的事情,来,坐。不牙紧张,呵呵。”吴总似乎看出了夏逸飞的紧张。因为从夏逸飞进到办公室开始就一直在那里站着,似乎很紧张的样子,所以吴总安慰这夏逸飞说道。


“吴总,有什么事情,请问吧。”夏逸飞坐下后,感觉似乎吴总要问自己的并不是吴德义的事情,只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似乎没自己想得那么糟糕。于是和稍稍缓和了下自己的情绪。


“小夏,我这里有一份德义走之前签的合约,但是他并没有和我说,所以我把你叫来,看看。”吴总找夏逸飞只是工作上的事情,这使的夏逸飞的心理彻底的轻松了。原来是自己想到了,呵呵。夏逸飞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紧张。


“是的,吴总,这事我知道,这是我和德义一起商量以后签的,这只是一份试营的合约,由于是试营,并不是正式的,所以没有向您汇报,只是以市场部的名义签署的。”夏逸飞拿着合约和吴总说道,这是一份和其他的贸易公司签署的非正式的文件,只要在于先期市场经营的可行性计划书,由于不是正式的,所以在和吴德义商量后,他们决定先暂时不向高层汇报。


“哦,是这样的啊。怪不得。呵呵。我初步看了这个合约,做得很好,市场分析明确,头脑很清晰,这合约做得很好,小夏,这又是出自你的想法和手笔吧。”吴总笑着看着夏逸飞。在吴总的心里是很欣赏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因为他知道夏逸飞的能力,在加上自己儿子吴德义经常在自己的面前大加赞许夏逸飞,所以,吴总对夏逸飞的印象极佳。尤其是在自己看过这份合约之后,他很高兴,合约的签订完全都是朝着对公司有利的方面签署的,所以,就连吴总也不得不佩服夏逸飞的精明。而且他也知道这份合约绝对不是自己的儿子的杰作,因为吴德义是做不到这水平的。


“呵呵,谢谢吴总的夸奖。这是我们全体市场部的同事们的努力的结果。”夏逸飞很谦虚的说道。因为他就是这么一个谦虚的人,他从来不喜欢好大喜功,他也不愿意把功劳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好,年轻人。戒骄戒躁,能做到这点,很好。你很有前途,好好干吧。”吴总很高兴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对夏逸飞是越发的喜欢了。他欣赏夏逸飞的能力,更欣赏夏逸飞的人格,他看到夏逸飞不把功劳据为己有,而是把功劳记在了同事的头上,现在像这种人已经不多了。再说夏逸飞也实在很有才能,自从他成为市场部的副总后,公司的业绩已经提高一大块了。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年轻人,他知道夏逸飞是自己儿子的同学,但在工作能力和办事能力上都要远远的超过自己的儿子。其实,在吴总的心里,早就打算让这个年轻人到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的部门了,只是,一时半会他还没有考虑好要把夏逸飞安排在什么位置。自己的儿子在临走的时候举荐了夏逸飞,吴总也很高兴,夏逸飞可以管理得了这一块。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果然夏逸飞做得很好,所以,在吴总的心里,早就想把夏逸飞掉到更能施展他才华的部门了,他要重用夏逸飞,因为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人才就一定不可以流失,要紧紧的把夏逸飞攥到自己的手里。让夏逸飞成为集团的栋梁,也是为儿子以后在接手自己生意时成为吴德义最好的帮手。吴总真可谓是老谋深算,原来在他的心里早就看好了夏逸飞。


在告别吴总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夏逸飞很是高兴,因为从何吴总的谈话夏逸飞可以感到吴总很看好自己,自己在公司一年多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他得到了公司最高领导人的赞许,他此时的心情很兴奋,也是不能用任何的言语来表达的。通过这一年多的自己的拼搏,终于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吴德义给自己带来的,当然,也是和自己的你离分不开的,但是假如没有吴德义,哪里会有今天的自己呢?或许自己早就回乡下了,也许自己还在哪家的小公司里跑着业务,为了一个月那点可怜的工资去奔波呢。

是啊,最近一直都很忙,好久没有给家里的父母打电话了。应该给他们打个电话,告诉家人自己一切都很好,对了,还有妹妹,应该把她们都接出来了,自己出来奋斗不就是让家人过得好些吗?是啊,是时候回报家人的时候了。自己又在这城市里买了房子,应该把父母,还有妹妹们都从乡下接出来了,应该和自己一起生活的好些才是,一想到乡下还在劳作的父母,想到还在工厂做工的妹妹,夏逸飞就是一阵的心酸。虽然在自己的生活好转以后,他也多次的给家里汇去了钱,但这也不是办法,要把家人都接出来,让父母和妹妹都和自己生活的一样的好。


想到这里,夏逸飞决定在晚上回家的时候给家里打个电话,和妈妈好好的聊聊,也和父母商量下他们来城市的事情。马上就要下班了,手头的事情也都处理完了。夏逸飞只想着能早点下班,好和家人好好的聊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