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砖头也厉害

李伟新 收藏 1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阎罗王似乎很人性,在绝黑里,并没让他南次三郎绝望多久。也许阴间的时间和阳间的时间不同,阴间的一瞬,就像千年。不管如何,感觉是一瞬,他南次三郎的眼前就一亮。当然是他灵体的双眼。一亮之下,他的面前就像摆了一枚镜子,令他看得很清楚—— 当吉田三人的枪刚响,三块砖头嗖嗖地破空而至。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阎罗王似乎很人性,在绝黑里,并没让他南次三郎绝望多久。也许阴间的时间和阳间的时间不同,阴间的一瞬,就像千年。不管如何,感觉是一瞬,他南次三郎的眼前就一亮。当然是他灵体的双眼。一亮之下,他的面前就像摆了一枚镜子,令他看得很清楚——

当吉田三人的枪刚响,三块砖头嗖嗖地破空而至。三块砖头在空中呈着抛物线,就像六零炮,“砰”的一声,将炮弹发射到空中,炮弹在空中划出弧形的抛物线,这就避开了正面的障碍物,落到目标身上。

三块砖头就是在空中划了个月亮弯弯一样的弧,弯过挡在吉田他们旁边那堵墙,重重地砸在吉田和上草身上。

没砸着头。

否则,绝对是脑袋开花,脑浆四溅。

这多得他南次三郎半边头的及时提醒,他们对郭超常胡乱开了枪之后,身子就滚动了。刚滚了两个身子,三块砖头就到了。两块砸中人,一块落空。原本三块砖头是冲着他们三人砸的,但永丰在边边滚,他空出的位置,刚好吉田代入,而上草又滚到吉田的位置。

永丰逃过了砖头的一砸。

没砸着头,只砸着吉田和上草的背。

也许是由于滚动着,多少卸了一些砖头的力度,两人的背上响了一下,但不是骨头断的声响。

但重量加高度的力量,仍然砸得吉田和上草的脸门也朝屋背撞去,撞得满脸满鼻子是血。

南次三郎看得很清楚,三块砖头是飘上屋顶的范庭兰和刘农峻掷出的。到底是谁一下子就掷出了两块砖头,他就搞不清了。但从三块砖头同时到达目标的情形看,掷两块砖头那个人的身手,绝对是一流的。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之下,他南次三郎就觉得自己的空手道,着实是小巫见大巫。

唉,这有什么奇怪呢?空手道的前身,就叫唐手。也就是大唐帝国的功夫。将唐手改称为空手道,本就是要空掉大唐帝国的影子,暗示空手道这门功夫是空穴来风,或是来自大日本的天空吧?

南次三郎这才良心发现,若说没良心,这空手道一词,就是大大没良心的词,忘恩负义的词。

叫唐手多好呢?

大唐帝国的时候,人家的大和尚鉴真就渡海而来,传红送宝。看看京都的建筑,哪一座楼房不是仿人家大唐长安而造的啊?

南次三郎晃了晃镜子,他就看到了白鸟多夫。

白鸟多夫带着北村、南岛和大勇,正飞快地向朝北巷扑来。

白鸟多夫确实够朋友,他生怕我们的力量不足,特地前来支援,对郭超常他们来个前后夹攻。

心地很好,可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听到吉田他们的枪响,白鸟多夫回过头欲喊“快点”,嘴都张开了,声音却没发出。嘴也变成惊讶不已的O形——

南岛和大勇不见了。

当然看不见了。

南次三郎伤心地想。

此时南岛的脖子,刚刚被孙玉国扭断。

蔡如柏对大勇更不客气,一掌就插入大勇的喉咙头。大勇连声都来不及发出,就感到颈部左边的血管,被蔡如柏插入的掌一横,血断立马断了,喷出一柱血来。

南次三郎做了鬼,什么都很清楚似的。他知道蔡如柏不但练咏春拳,还练了少林的铁砂掌。这铁砂掌练成,碎砖断石是等闲之事。何况是肉做的人颈?

还好,大勇的脖子没断。

倒地的瞬间,大勇的双眼深满了恐怖。

白鸟多夫不愧是特高课的高手,嘴巴O形了一下,身子马上就拔地而起,蹬墙上了屋顶,对着两百米外的范庭兰和刘农峻开了几枪。

这样的距离,无疑是白打的。

南次三郎很清楚,白鸟多夫的开枪,不过是为示警,为了报警。

北村也不蠢,见白鸟多夫的身子一动,他即刻闪到巷边的一扇门前,侧着身子,对着孙玉国他们的方向,砰砰地开起了枪。

一时笛声大响。

枪声大响。

戒严的士兵,巡逻队的士兵,纷纷从四面涌向朝北巷这里。

孙玉国对蔡如柏他们说了声“撤”,四人就像鬼影一样,东一窜,西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镜子一黑,南次三郎什么都看不到了。

话说孙玉国这边撤,范庭兰这组也迅速在屋顶飘飞,然后跃入一条黑漆漆的巷子。

陈节这一组呢,也刹时四散。

这个时候,冈本正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目光射向龚破夭的布店。

自从今村均总部出来,冈本就决定要抓捕龚破夭和范庭兰。这虽然会打草惊蛇,可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今村均对他尽管很客气,但客气的后面,分明在怪他们特高课没用。

他们特高课的任务,主要是为军队服务。为军队打前站,搜集一切情报。当然,也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监视军队的高级将领,看他们是否有异心。所以,军队的将领们,对他们特高课的人,大多都是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表面上对他们绝对不会流露出不满。

但这下今村均的总部被袭,他冈本又说是中国特工所为,他们特高课的人,自然就逃不了责任。若不尽快抓到一两个中国特工,他冈本不但会大失面子,还会被今村均瞧不起。

虽说今村均不是直接管他,但他的升迁,今村均的话还是挺重要的。只要今村均在汇报军情的报告上写上他们特高课起到了重要作用,那就是他冈本的功劳。

反之,若说他们特高课不力,他冈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回到办公室,他马上安排了一组人,在龚破夭布店的前后设伏。只等着龚破夭和范庭兰自投罗网。

已经是下半夜了。

冬夜的风凉。

冈本披上了大夜,熄了灯,他站在窗前,外面的人就看不到他了。

目光盯着龚破夭的布店,眼里却不知为何,竟然闪着美智子的影子。

美智子一头乱发。

冈本的心不由一颤:难道她出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