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九)


陈六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胳膊上挂着输液瓶,药滴缓缓地通过塑料管滴入陈六的体内。陈六的胳膊被子弹击穿后,因为没有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胳膊上的肉有些已经开始腐烂了。在医院里,看过他胳膊的医生说:“如果再不及时治疗的话,他的右臂很有可能要锯掉。陈六听医生这么一说,当时就吓坏了。这胳膊这么能锯掉呢?这要是锯掉了还怎么指挥打仗,这不成了独臂指挥官了吗?想到这里,陈六赶紧对医生说:“医生,无论如何你可要保住我的这条胳膊呀,没有了它,我岂不成了废人一个,我求求您了。”医生见陈六这副表情倒是给逗乐了。


“放心,只要你积极配合治疗,我们是不会把你的胳膊锯掉的,我们的大英雄,大队长!”说话间,现场赶来会诊的医生望着陈六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望着在场医生的笑脸,陈六也跟着傻笑起来。


“是谁要把我们大队长的胳膊锯掉呀?”这时,从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是谭副司令员来了。陈队长,你看是谁来看你来了!”随着声音,谭副司令元来到病房。见谭副司令员走进来,医生对陈六说。听说谭副司令来看自己,陈六急忙要从病床上坐起来。


“别动,躺下,躺下,怎么样感觉伤好了些吗?”谭副司令员关切问道。


“谢谢谭副司令的关心。没事,这点小伤难不住我。”陈六摸着脑袋,憨笑起来。


“这是小伤吗?没听医生说要把你的胳膊锯掉?”谭副司令员看着陈六的样子给逗乐了。 接着说:“抓紧养伤,等你伤好了,还有大战要打!”


“是!我会好好养伤,尽快回到部队!”一听又要打鬼子,陈六心里顿时热血沸腾起来,接着响亮地回答。


“好!我喜欢你血气的个性!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谭副司令员与旁边的几名医生嘀咕一下。陈六没有听清楚司令员和医生说什么,但很清楚是吩咐医生多加关心自己的伤情。谭副司令员说完,几名医生一致表示:“司令员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大队长。”


谈副司令员走了,紧接着副大队长陈老虎和政委张彪也随后赶来了。见张彪和陈老虎来了,陈六异常地兴奋,脸上的气色也好了许多。


“你真把我们给吓死了,当时听说你负伤了,我真恨不能立刻飞到你身边!”刚一踏进病房,就听见陈老虎大声地嚷嚷。声音粗犷,浑厚。


“还好,没有死掉。我这人就是命大福大,造化大,鬼子的子弹是打不死我的。?”陈六风趣道,同时心里特别的火热。


“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说着,张彪提着一支烧鸡在陈六的面前晃了晃。


“好香吧,想吃吗?”张彪晃动着手里的烧鸡。


“恩,不错!是好东西!有酒吗?我真的好想喝点酒!”闻着张彪手里的烧鸡,陈六的口水快要流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受不了这种刺激,这是我特意从街上买来慰劳你这个大英雄的!”


“看,酒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说着,张彪左手从背后伸到陈六的眼前,果然一瓶酒摆在了陈六的面前。张彪和陈老虎嬉闹着正准备开酒,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名护士。见陈六他们要酒喝,于是急忙上前阻止说:“对不起,这是医院,不是酒馆,你们不准在这里喝酒!” 说话的声音尽管坚定,但还是遮盖不住声音的甜美,锐耳。


“我们少喝点,还不行吗?”见护士不准喝酒,陈六有些急了。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医院的规矩!”护士依旧不依不饶。陈六真要发火,张彪急忙阻止。

“护士同志,我知道医院有规矩,但我们还是想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好吗?” 这时,张彪开口了,满脸堆笑地对护士说道。


护士的年龄不大,长的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细长的个条,白皙的皮肤人见人爱。陈六在这里住了几天了也没见着这名护士,于是问道:“你是哪个病房的护士,这么跑到我这个病房里来了,你是不是搞错了?”陈六本想把这名护士糊弄走,然后可以喝酒了。


“怎么,想撵我走呀,告诉你,我不吃你这套!没错,我就是这病房的护士。院长已经跟我说清楚了,你不就是陈六,大名鼎鼎的陈大队长吗?” 护士说着,硕大的眼睛在不停地闪动。


这丫头的嘴还了得,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陈六心里觉得有些窝火,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可如何是好呀!


“好妹子,漂亮的妹子,我看你还是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吗?”陈老虎也有些急了,心想,好不容聚在一起,这酒要是喝不成真的很可惜。陈老虎是好话说了一箩筐。


“好吧,还是你会说话。这样,我先走,当作什么也没看见。不过,你们要喝快点,否则院长见了会责怪我的!”说完护士把带上门,走了。


“我看,这丫头心眼不坏,是一个不错的姑娘”张彪见护士走了,然后对陈六说道。


“依我说呀,陈大队长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把这位美丽的护士争取过来,做我们的嫂子?”陈老虎试探地问陈六。说完,诡秘地笑着。见陈老虎神秘的样子,陈六和张彪乐了,接着三人哈哈大笑起来,病房被笑声震的嗡嗡作响。

“这名护士的确长的很漂亮,我有这个想法,但没有这个胆。” 陈六收住了笑脸,叹息道。

“机会是争取来的,你把在战场的作风拿出来,我看保证能行。这叫做美女爱英雄。”张彪在给陈六打气。

“行!我试试看。”这时,陈六想明白了。


“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地方人?”这天在病房里,陈六忽然问起护士的情况来。正在打扫卫生的护士听见陈六问起自己,于是停下手中的活,微笑道:“我叫扬芸,是江南人。”


“经你这么一说,我俩还是岂不是老乡?好.....”陈六一连说了几个好字,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是老乡怎么了,你说好什么呀?”杨芸忽然意识到陈六在对自己使坏,接着问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你的身世,今后好与你打交道。”陈六说完,双手抱着脑袋往床上一仰,然后是一言不发。


见陈六神秘的样子,杨芸觉得奇怪,但心里隐隐约约地明白了陈六的意思。


杨芸实际上是一个充满热血的爱国青年,虽然出生名门闺秀,但她对新四军有着特殊的感情。她始终认为,新四军是真正的抗日武装,不像国民党只喊口号,真正遇到鬼子的时候就一味地退宿,逃跑。杨芸在学校学的是护士专业,原本可以到一家医院工作,但她处于对新四军的敬佩,之后离开了父母毅然决然地参加了新四军成为一名护士。


再说;杨芸对陈六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他的情况和自己有些相似,知道陈六学了一身的武功,杀起鬼子来非常勇敢,神武是一名难得的将才,因此,对陈六也是非常敬佩。不仅如此,陈六长的人高马大,魁梧的身材,是一个标准,典型的男子汉形象;此外,杨芸还能从陈六的身上闻到了一种一般男人所不具备的文人气质来。


初识陈六,杨芸就已经被他身上具有的独特气质所吸引,但做为一名女孩子来说是不能过多地表白自己的喜欢和爱慕,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即使有爱也要把爱深深埋藏在自己的心里。带着这种想法,杨芸在与陈六之间慢慢地上演着一场战争时期的爱情故事。

陈六在医院住院有了一段时间,伤情刚刚好转,陈六急着要离开医院回到部队。这天,陈六独自来到院长的办公室里对院长说:“院长,我的伤已经好了,我想回到部队去,希望您能批准。”


“是陈大队长,快坐,快坐!”正在忙碌的院长见陈六来了,笑着起身让座。


“不急,我看过你的伤情,按要求必须等你的伤完全康复才能出院,根据你目前的情况,你还不能出院,这是首长对我的要求。不好意思,请您理解。” 院长为难地说。


“是谭副司令员说的?” 陈六脱口而出。


“正是,我要对首长负责。”院长说出了实情。


“那好,我这就找谭副司令员!”说着,陈六往门外走去。


“站住!你上那去?”忽然,杨芸出现在陈六的面前。


“我上哪,你管的着吗?”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陈六当时一愣,接着反问说。


“我就是要管你!”杨芸真的生气了,而且态度非常生硬。望着眼前杨芸,陈六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你生气的样子真是好看。好!我听你的还不行吗?”这时,陈六咧开了嘴无奈地笑了起来。 此情此景,坐在椅子上的院长被两人弄糊涂了,


陈六的伤确实还没有完全愈合,这只是一个方面,主要原因,就是杨芸不想让陈六这么快就走。在与陈六相处的日子里,杨芸感觉自己深深地爱上了陈六。因此杨芸心里想,陈六若是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见面。杨芸是想多陪陈六一些日子,让自己好好照顾陈六,哪怕是多看几眼。说心里话,杨芸是真心舍不得陈六走。


又过了三天,陈六在病房里有些待不住了,急得在病房里来回地徘徊,走动。这时,陈六走到窗户前,看见外面阳光灿烂,于是想出去走一下感受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正要迈出房门,忽然想起什么,接着装出一副笑脸,状着胆子走到杨芸的面前。此时,轻声杨芸正在忙碌着。“杨护士,能陪我到外面散散步吗?” 陈六咧着嘴笑道。


“你是问我?”杨芸似乎没有听清楚陈六嘴里在嘟嚷着什么。


“是的,你能陪我到外面散散步吗?”陈六重复这句话。


是的,虽然自己很喜欢陈六,但只从他住院一来自己一直还没陪过他到外面走走。见陈六是真心地要自己陪伴,笑着说:“好,谁让你是我的病人,走吧。”说完,杨芸扔下手中的活并肩与陈六向户外走去。


初春咋凉还冷,眼前山峦重叠,烟雾缭绕,皖南的山的确非常优美。外面美丽的景象使陈六的心情颇感兴奋,他猛吸一口清凉的空气,顿觉身心欢快了许多。不知不觉中,陈六和杨芸来到一处空旷地带,陈六找了一块坐石头坐了下来,杨芸也随着坐了下去。


此时,陈六望着远处的山,蓦然回头看着坐在身旁的杨芸,心情格外激动。陈六压抑着砰砰燃烧的心,双手在不住地搓揉,额头上渗出细细地汗。


“怎么?身体不舒服?”见陈六这幅模样,杨芸关切地问道。


“没事,没事!”此时,陈六显得憨厚可爱。


“我……我,我想说…...”陈六长大了嘴不知要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你想说什么,就说呀,别支支吾吾的。”杨芸有些急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匹战马向陈六所在的方向驶来。很远,陈六就听见有人在马上大声地叫喊:“队长,队长,首长叫你立即回司令部去…..”


飞奔的马,越来越近。这时,陈六终于看清了是自己的警卫员骑着大马向自己奔来。


陈六心里明白,一定是遇到了紧急事情。想到这里,陈六从坐在的石头上站起身。这时,警卫员跳下马来气喘喘吁吁报告说:“报告大队长,司令员叫你立即赶到司令部去,有要事!”警卫员满头大汗地说。一听有急事,陈六二话没说跨上战马,警卫员随后纵身一跃也上了马背上。马嘶叫着,扬起层层尘埃。

“杨护士,对不起,你一个人回去吧,路上小心点,我走了……” 骑在马背上的陈六想起杨芸还在远处,然后大声地说道。


司令部很热闹,不大的会议室里陆续坐满了前来开会的新四军干部。室内烟雾缭绕,弥漫的烟雾令人有些窒息。参加会议的都是营级以上的干部,陈六来的还不算迟。坐在座位上,陈六一眼看见了三团团长王刚。见到王刚,陈六站起来欠身微笑地与王刚握了一下手,客气地问道:“好久没见了,真是有点想你呀!”

“别客气,你的伤好些吗?”王刚关切地问道。


“没事!好多了,谢谢领导关心!”


这时,谭副司令员和政委,以及司令部的参谋从会议室内另一个门走进了会议室。“人都到齐了吗?”谭副司令问道。然后,用眼睛扫视了桌前的人。当看见陈六时,眼睛一亮,笑着问道:“我们的独立大队大队长的伤好了吗?”


听见谈副司令员叫到自己,陈六急忙从座位上腾地站起来,高声答道:“报告司令员,伤早就好了,本想早早回到部队,可是医院就是不让我走,我都要急昏了。这下好了,不用再上医院受那份活罪了……。”陈六话音刚落,与会的干部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好,现在开会!” 这时,谭副司令员开始讲话。


“现在,我们住在这里鬼子心里很不舒服,总是千方百计地要敢我们走。根据情报,鬼子近段时间要对我们这里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因此,今天召开这个会议就是提醒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同时我们要做好应对的准备工作。在此,我和司令部一些人商量,并通过这次会议拟定出作战方案,大家动动脑经,针对鬼子采取的行动,如何进行防守,保卫我们城池不丢一寸土地……”谭司令员话一说完,司令部的一个参谋来到一张地图前向在座的人讲解鬼子的军事部署,以及可能进攻的方向和态势。


这时,政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表情严肃地说到:“此次作战意义重大,在座的各位回到你们的部队一定加强战士们的思想政治工作,让战士们理解和加深此次保卫战的重大意义。此次作战,我们定为繁昌保卫战!”


“根据敌人的兵力部署,我认为新四军应该采取迂回战术,对鬼子实行分割包围,个个击破的方法将鬼子消灭在繁昌城周围,使鬼子不得进城半步。因此,根据我们现有的情况应该做到一下几点。”王刚团长站起来针对鬼子即将进攻繁昌,阐明了自己的看法。


“不错,你的想法基本上和我们司令部的想法一致”谭副司令员满意地点点头。


“我想谈一下自己的想法。”这时,陈六也从座位上站起来。接着说:“我同意王刚团长的意见,我补充一点。从情报来看,鬼子的装备虽然较我们优势,但他们的人数相对我们来说还是少的,我们有地方上人民群众的响应,积极地配合我们作战,坚守繁昌城是绝对有把握的。在战术上,我们可以避实就虚,以单兵优势应对鬼子大炮的轰击,待鬼子停止炮击准备冲锋时,击中火力再以狠狠地打击,消灭鬼子的有生力量。对此,我们独立大队要求把最危险的地方交给我们,坚决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陈六对战事进行一番分析之后,急着请求作战了。


“哈,哈,怎么现在就想我给你任务了?你放心,有你的,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独立大队的”谭副司令员笑着对陈六说。


紧接着,各部队的指挥员对此次保卫战做出了自己的分析,同时积极请战。


“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一项决定。经党委认真考查和研究,并根据陈六同志的一贯表现,以及他积极要求参加党组织的请求,党委决定批准陈六同志为中共党员。”政委的话音刚落,会场上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纷纷向陈六同志表示了热烈祝贺。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宣布,从今天起独立大队更改为新四军独立团,陈六任命为团长,张彪为政委,陈老虎为副团长,并同时成立新的独立团党委!”谭副司令员又宣布了一项决定。今天对于陈六来说,可谓是双喜临门。


这时陈六异常激动,表示:“感谢党组织,感谢司令部党委,感谢各位战友,我将不辜负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和关心,决心和同志们一起带领好部队,为把鬼子赶出中国去,那怕上刀山下火海也决不后退一步!”


之后,会议一致通过了下一步的作战方案。


会议一结束,谭副司令员把陈六拉到身边微笑地说:“你回到医院去和护士杨芸打个招呼,她可是一个难得的好姑娘呀。”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政委也笑了起来。


陈六被司令员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心想,八字还未见一撇,司令员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陈六飞马回到了医院。病房里空荡荡的,怎么不见杨芸的人呢?正在纳闷的时候,杨芸从外面进来了。见到陈六,杨芸轻轻的问道:“你今天就要走了吗?”


陈六感觉杨芸今天整个像变了个人似的,清风细雨的话语,面如桃花的脸色,一脸羞涩的神情。


陈六也一改大嗓门,低声说到:“是的,今天我必须走,部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回去做,马上就要打大仗了,你要注意安全。”说完,陈六下意思地看着杨芸的表情。


“你也要注意安全,这笔送给你,这是我上大学时用过的笔,今天送给你,留着做个纪念吧。”杨芸说着把手中的笔亲手交给了陈六,神情地看了陈六一眼,然后,低着头默默地走开了。


看着杨芸渐渐离去的背影,陈六愣住了。忽然,他对着杨芸的背影大声地喊道:“你一定要等我回来!”这时,陈六发现杨芸回过头,然后朝着陈六使劲地点着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