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八)


驻扎在皖南一带的鬼子一方面为了维护长江的交通运输线,解除新四军对京芜段长江的威胁,一方面巩固占领区的统治,压制民众的反抗心理;其次是要占领皖南米区,补充粮食短缺,同时对粮食的控制企图以饥饿的方式达到使新四军不战自退,因此不断抽调兵力,增加据点重点驻守重要地区,以防国军和新四军的袭击。鬼子采取以攻为守的作战方针,对新四军频频发动进攻,企图先发制人,扫荡皖南,作为其前进的阵地。


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新四军一面受到鬼子的威胁,另一方面又来自国民党军队的威胁。国民党军队在与日军的对抗过程中始终都忘不了对新四军进行监视,多次阴谋假借鬼子之手消灭新四军而后快。为了对新四军进行前面的监视,国民党在新四军各部都派了联络参谋,实际上都是特务。名义上新四军由 国民党三战区给响,实际上国民党常常以各种借口卡新四军,使新四军经济条件和生活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甚至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在夹缝里生存的新四军没有被困难吓到,而是顽强与各种困难作斗争。为了抗击鬼子的侵略,王刚带领新四军三团另辟新的战场,来到了一座距离鬼子不远的中分村。新四军没有来之前,日伪军经常出来骚扰当地的百姓,烧杀淫掳无恶不作,国民党部队不抵抗,老百姓的生活民不聊生。王刚带领部队到达这一地区后,老百姓即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部队的纪律好,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还为他们做好事;担心的是部队人少武器装备差,能不能打败鬼子。


三团来到这里后,一方面宣传即将开抵抗日前线,一方面发动群众组织抗敌协会,开在游击活动,同时强调部队不少单纯的军事组织,也不能单纯地搞统一战线,要做好民运工作,发展地方党员,建立地方党的组织。新四军实行的一些举措,使老百姓的抗日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此间,各种抗日群众团体如农抗会,妇抗会,青抗会,儿童团等组织和人民自卫武装——猎户队、担架队,等纷纷建立起来。在敌前后,站岗放哨,搞情报,护送人员,治安保卫,阻截敌人物质,配合部队作战,同时开在减租减息等等。


中分村战斗打响了。


据情报得知,敌伪军五百多人向中分村进攻。由于情报及时,新四军团长王刚即刻命令正在附近休整的独立团展开行动,并强调说,务必坚决彻底地将这伙敌人歼灭干净。


接到命令后,陈六立即率部出发占领有利地形。陈六带领独立大队迅速占领了两侧的上头,要求部队注意伪装决不能暴露目标,否则战斗就会前功尽弃。这次战斗是陈六接受改编后的第一次正面与鬼子作战,因此意义重大决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等了整整一个下午还没有见到鬼子的影子,难道鬼子知道我们埋伏在这里。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陈六摇摇头,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陈六担心鬼子是否会来的时候通讯员急匆匆地跑来报告:“报告大队长,前面公路上发现了鬼子和伪军向这里扑来。”


“好,我知道了。”鬼子终于来了,陈六心里暗喜。接着对战士们命令道:“大家注意隐蔽,鬼子已经向我们这里来了,听我的命令开枪!”


此时,掩蔽在草丛中的陈六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鬼子和伪军移动的身影。鬼子分成一路,走在前面是伪军,紧跟随后的是鬼子的大队人马。经过一个山头,鬼子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远远地看见有二个鬼子端起着机枪向山顶上扫射。“嗒嗒,嗒嗒”鬼子的机枪连续扫了一个来回,见山上没有动静这才命令部队继续前进。陈六明白,这是鬼子试探性地进攻。


鬼子和伪军越来越近了,前面的伪军已经走过了陈六所在的位置。这时,旁边的一个战士有些着急了低声问一旁的问陈六:“大队长怎么还不打?前面的伪军快要走远了。”


“放过伪军,专打鬼子!”伪军过去后,紧接着鬼子的队伍走了过来。这时,陈六不失时机地挥动手中的驳壳枪大声地喊道:“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顿时,枪声大作,手榴弹如雨点般地落在鬼子的队伍中间,走在前面的鬼子被炸得纷纷到地,嚎叫声不断,队伍乱作一团,剩下的鬼子企图占领有利位置妄想负隅抵抗。

“决不能让鬼子占领有利地形,给我狠狠地打!”陈六叫喊着,操起机枪向慌乱中的鬼子猛烈扫射。新四军居高临下,打起来得心应手。一阵激烈的战斗之后,鬼子乱了阵脚,盲目地射击,边打边往后撤退。这时冲锋号响了,战士从战壕里爬起来。在新四军独立大队的勇猛追击下,鬼子留下了一具具尸体,其余的连滚带爬跑了。走在前面的伪军还没来得及跑便成了瓮中捉鳖,纷纷举手投降。


鬼子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而是聚集力量再次于当晚发动了突然袭击。这次鬼子出动了约一千名鬼子与伪军,还有鬼子的一个炮兵中队。鬼子的队伍在离中分村不远处,首先用密集的炮火对村里实施了猛烈的轰击,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村里进发。顿时,村里火光冲天,剧烈的爆炸声震的地动山摇,打破宁静的夜晚。


新四军没有料到鬼子很快就进行反击。面对敌人的突然袭击,王刚团长令二营紧急疏散群众,一营在村头阻击,迟缓阻击鬼子的进攻速度。三营随团部一起转移,同时令独立大队迅速占领有利地形掩护团部撤离,并随时配合一营阻击进攻的鬼子。这时,零星的枪声已经在村里响了起来,鬼子和伪军已经进村了。村头,一营已经与鬼子的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同时利用熟悉的地理环境与鬼子周旋。渐渐地鬼子和伪军人数越聚越多,鬼子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再加上鬼子的火力确实太猛,一营只有边打边撤。此时,村里的群众在二营的掩护下和团部已经基本上转移走了。


独立大队在鬼子追击的方向埋伏待命,陈六见鬼子还没有来心里很是着急,几次都想带领部队冲下山去和鬼子拼命都被政委张彪拦住了。这时,边打边撤的一营完成阻击任务后向独立大队的山头上转移。不多时,鬼子和伪军已经追击到山下,距离独立大队的埋伏圈不远了。然而鬼子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令炮火进行拦截射击。鬼子的炮火实在太厉害了,密集的炮火直打的山开始摇晃起来。一阵炮火之后,鬼子和伪军开始进攻了。鬼子并不知道山上还有新四军的部队在此埋伏,只见黑压压的鬼子和伪军端着枪拼命地向山上移动。见鬼子已经爬上了半山腰,这时,陈六一声令下“打!”战士们把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向鬼子的人群扔去。手榴弹向雨点一样,在鬼子和伪军中爆炸。接着,各种枪响了起来。爬上山腰的鬼子被密集的手榴弹和子弹打屁滚尿流,纷纷向上下退去,鬼子第一次冲锋失败了。


鬼子见山上还有新四军进行阻击,于是又命令炮兵进行炮击。鬼子的炮火打的很准确,埋伏在战壕的里独立大队的战士们有不少被鬼子炮火击中,伤亡不少。


此刻,借炮火的掩护山上的鬼子又继续发动了攻击。这次,鬼子改变了攻击的方向,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向山顶冲击。鬼子在冲击过程中不停地对上山的独立大队进行炮击。尽管独立大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然而始终无法抵挡鬼子猛烈的炮火轰击。这时,陈六命令部队准备向后山转移和团部回合。这时,掩护团部和群众转移的二营营长赶来增援了。见增援的二营赶来增援,陈六此刻来劲了,握着二营营长的手说“谢谢你们了,鬼子的炮火太厉害你们若不来,我准备带领部队撤退转移了。”


“不用客气,这是团长特意安排的,团首长知道敌人人多,火力猛仅靠你们的力量很难阻击敌人,因此派我营赶来增援你们!”


二营的增援给陈六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因此信心十足地大声对战士们喊道:“同志们,二营的同志们增援我们来了,大家鼓足干劲一举把敌人赶下上去!”此刻,鬼子的炮火停止了炮击。又是一阵猛烈的还击,鬼子的第三次进攻又失败了,同时鬼子和伪军开始往山下撤退。与此同时,新四军开始反击了。随着响亮冲锋号的声音战士们手中挥舞着大刀向猛虎下山一样冲下山去,喊杀声震耳欲聋。


鬼子见新四军杀红了眼,赶紧命令部队撤退,就这样鬼子无法抵抗地撤退了。


为了配合日军向武汉进攻,驻扎在皖南的鬼子也不甘寂寞,随后也发起了向新四军的不断进攻。鬼子的一个联队部队步骑兵6百余人,在伪军的配合下,携炮兵,轻重机枪等,由峨桥,三山镇、横山桥出发,于拂晓分三路到达了新兴镇,松林口,三元口附近。


三团王刚团长分析敌情,认为鬼子部队装备虽精良,总兵力上比新四军处于优势,但其他情况还未十分明了,在这种情况下,尽量避免与敌决战。以采取扩大正面部署,对鬼子形成包围之势,把主力摆在繁昌西南山地,待机出发为宜。繁昌城南的峨山是战场全盘的中心要点,如能扼守,不但可以控制城厢,而且能够吸引鬼子的兵力,造成出击部队有利条件。


基于这种分析,团长王刚把独立大队放在横山桥通那家坝附近山地,以小部队在正面限制,主力占领有利地形,打击鬼子侧翼;二营则隐蔽在白马山附近,待机向繁昌西北方向出击敌人;三营在红花山,孙村附近加强侧翼警戒,随时准备打击荻港,铁矿山方向来援之敌。


上午七时左右,鬼子分三路开始进攻,第一路由峨桥方向而来,;第二路走三山松林口而来;第三路从横山桥马甲坝而来。鬼子气势汹汹扑向繁昌城。从横山桥出发来的鬼子,在马甲坝先与独立大队接触,遭到侧翼打击后,鬼子随即向松林口方向,与其第二路主力会合,继续扑向繁昌城。


上午九时,鬼子借助炮火的掩护,全部迫近繁昌城,并开始向新四军守候在峨山头的三营围攻。三营以短火力顽强抗击,经过数次反复冲锋将鬼子击退,牢牢地控制了高地。


激战到上午十一点,独立大队的主力已于羊山迂回到繁昌城北门,一营也迅速赶到了西门,两队相互配合,将鬼子紧紧包围在繁昌城内,鬼子几次试图突围,双方在城厢展开激烈的战斗。午后三时,新四军开始总反击,三营一部从峨山头直扑城内,独立大队从城西,二营从城北相继杀进城内,战士们一边冲,一边喊着“活捉鬼子!”


“缴枪不杀!”的口号。激烈的巷战开始了,独立大队在陈六的带领下和鬼子展开了肉搏战,在大量杀伤鬼子之后,新四军有一个排的战士全部牺牲。战至五时,天开始飘下蒙蒙细雨,战士们越战越勇,鬼子不支,纷纷向北门溃退。

天渐渐地黑下来,雨越下越大,鬼子且站且退,新四军紧追不舍,到了草山头附近,鬼子开始释放毒气,新四军被迫停止追击。


鬼子正面攻占繁昌城吃了败战,不会罢休,况且其左翼主力并未行动,也许潜伏着更大的行动。针对这种情况,王刚团长令各部队撤离原驻地,抓紧休息,以备再战。

塘坝口血战


敌情源源不断地传来,鬼子在进攻繁昌城遭到新四军打击之后,并不服输,连日来抓紧调兵遣将,几天当中,鬼子各地抽调大批的鬼子集中于荻港一带,其中配备有步兵,炮兵,骑兵,空军,水警等部队,总兵力大约在二千人以上,形势要比上次更为严重。

根据上述情况,3团团长王刚立即将这一情况向新四军上级进行了回报,请求指示,同时召开回忆研究当前的对敌形势。得知这一情况后,新四军决定派出三支队配合三团的行动。根据鬼子这次投入的兵力,支队领导和各团首长在会上分析说,鬼子想抓住国民党部队这个薄弱环节,企图从支队和新四军师部的结合部由孙村——塘坝口——赤沙镇插进来,先夺取赤沙,切断国军一四四师部与新四军的联系,然后转过头来,由南像北把驻守狮子山——钟鸣街——黄浒一带的一四四一口吞掉,从而把铜、繁整个抗战链条打开一个缺口,插上亦可钉子,接着便孤立繁昌的新四军,直逼云岭,策应青阳方向的进攻,威胁新四军徽屯后方,继之为打通淅赣线创造条件。这是鬼子为配合其西南战略进攻的一个重要步骤,我们一定要坚决把它粉碎。说道这里,支队领导看看大家不无感慨地说:“新四军将士忠心赤但,向来以民族安危,抗战大局为重。今天,大敌当前我们要以皖南战局为重,暂且不去计较那些反攻顽固派的胡言乱语。友军一四四受到严重威胁,我们新四军应主动出击,坚决地把敌人阻击在我军阵地前,予以歼灭,不让鬼子从我方地区迂回一四四侧后,这是一次政治仗,新四军要坚决歼灭鬼子,保住皖南前线,我们用作战胜利来回答这些假抗战,真投降的先生们!”


新四军分析鬼子的企图之后,作出了作战动员,然后各部队根据安排进入预定区域。独立大队由陈六带领部队迅速开进到孙村附近,以牵制鬼子,其余的部队也迅速开进各自的位置,以令待命。


夜里,陈六正在睡梦中,突然被紧急的电话声惊醒,陈六一把抓住电话,还未问津,就听电话里传来侦察排长孙涛在电话里大声地报告说:“大队长,据递步哨报告,有约六百鬼子,今天午夜到孙村,估计很可能沿梅冲南下,另外据荻港方向情报员报告,天亮后鬼子可能还有一千余人从黄浒沿小河东岸南下…….”嘴子终于来了,陈六看了一下表,时钟指向凌晨三点。陈六一边穿好衣服,一边呼唤隔壁的张彪,然后说:“据侦察员报告,鬼子的先头部队已经出发。马上报告支队首长,通知各连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待命出发!再通知县政府和乡公所,告诉他们鬼子已经到了孙村,请他们迅速组织想起们转移,同时警戒上要多加注意鬼子的动向。”


陈六刚要走,支队司令部也打来电话,进一步证实了侦察员了解到的情况,同时补充说,进至孙村的鬼子是石谷联队之西大队,计步骑兵五,六百人,现在逶迤南进。新四军三营已经在梅冲与鬼子接触,在其后尾随跟进。命令独立大队迅速出发,占领乌龟山一线高地,堵住鬼子,不让气前进一步。听完指示后,陈六马上与政委张彪交换意见,决定四中队迅速占领塘口坝东侧乌龟山阵地,坚决阻击鬼子南进,六中队虽四中队跟进,五中队在乌龟山以南作大队预备队。部队迅速离开了营地。


陈六带着通讯班随四中队前进,不一会队伍便到了金岭。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部队刚要前进,突然前方“叭叭叭……”响起了一串清脆的枪声,原来先期到达的侦察班已经与鬼子接上火了。


“啊!怎么鬼子已经到了乌龟山下了?”陈六不禁大吃一惊,不能迟缓,必须马上抢占乌龟山,如果乌龟山被鬼子占领,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陈六迅速带上通讯员向四中队跑出,大声命令说:“;刘队长,鬼子刚到乌龟山脚,情况不明,立足未稳,你们马上选择冲锋线路,出其不意地把鬼子反下去!”


“哒哒哒……咯咯咯……”枪声大作,不一会,机枪,和冲锋号声在阵地上骤然响起,战士们像脱缰的野马,勇猛地冲向山头。


战士们摔出一排排手榴弹,爆炸声中,一堆堆鬼子随着火光、硝烟,尘土飞上了天。鬼子的迫击炮不停地在阵地上爆炸,整个山头浓烟四起,双方的枪弹交织着,练成一片火网,战士们不断地向前冲锋,刺刀,大刀在鬼子的胸膛,头上闪出红光。六中队也冲了上来,邮费是一百多颗手榴弹扔向鬼子,鬼子在嚎叫声中,象倒伐的树木,咕噜咕噜滚下山去。鬼子被打垮了下去,四中队,六中队全部控制了乌龟山。从孙村插过来的鬼子被独立大队拦腰斩成两节。这时,鬼子的行军队形被打乱了,骑兵和轻重马匹在水稻田里进退失据,乱作一团。

鬼子虽然被新四军打乱了阵脚,但鬼子也不少吃素的,一旦重整队伍反扑的可能性极大。为了防止鬼子调整部署重新发动新的进攻。陈六令部队迅速构筑好工事,同时派通讯员将消息报告支队。过不多久,通讯员气喘嘘嘘地跑回来向陈六报告说:“支队谭副司令已经带指挥所从范冲上了我们的身后的坝钉山,他提醒我们乌龟山是鬼子的主攻方向,可能会有更大,更残酷的战斗,希望我们坚守住阵地。”


陈六听完通讯员的汇报后,抬头望了望近在几百米处的坝钉山,心想谭副司令就在那里指挥,很让陈六感到担心。谭副司令的指挥所设在这里,正是鬼子炮火的射程范围之内,一旦被鬼子发现必会遭到攻击。想着这里,陈六心里尽管很着急,但也无可奈何,只有把鬼子彻底消灭才能保证谭副司令和支队领导的安全。


鬼子因为受到新四军的有利控制,不能现实其迂回赤沙滩进攻的企图,便迅速占领塘口坝西北的金丛山,九龙石一带高地。尾随在鬼子后面的五团三营,迅即向鬼子指挥部阵地九龙石发起了攻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格斗。此时,鬼子又集中主力转向了乌龟山独立大队阵地。此刻,鬼子意识到,只有夺取乌龟山才能挽救败局,可谓是进可攻,退可守,因而鬼子要做出孤注一掷的态姿与新四军展开一场


血战。


上午八点多钟,山坳里的雾退尽了,阵地前面和山下稻田里成群乱穿的鬼子兵马暴露在独立大队的火力之下。此时,陈六命令部队立即开火。居高临下,以猛烈的轻、重机枪火力扫射鬼子。


阵地西北最突出的小高地是四中队在那里把守,鬼子一次次集团式的冲锋,都被四中队打了下去。随着步兵的冲锋,山下通黄浒的一条大河旁,有一百鬼子骑兵,声嘶力竭地狂叫着向这边冲来。陈六当即命令轻重机关枪对准鬼子的马队扫射,刹那间,鬼子的骑兵人仰马翻,慌乱地在田埂上爬着。当第二架重机枪也扫过去的时候,一百多鬼子骑兵折损了一半,许多骑兵都滚到河里,水田里去了。


正在战斗激烈的时候,四中队的队长那高大的身躯突然晃了一下,接着便沉重地倒了下去,只见他的胸前横穿过了一排机枪子弹,殷红的鲜血把他身下的泥土都染红了。在这同时,他所率领的二排长和三个班长都牺牲了。没有了排长,副排长马上接替,副排长牺牲了,班长接指挥,班长副班长牺牲了,战士出来接替,整个班完了,只要自己还能动,就参加友邻班继续战斗。


整个阵地好似天崩地裂一般,到处是浓烟烈火,到处是吼叫声和鲜血。鬼子的第三次猛烈攻击终于又被独立大队四中队打退了。


为了保住四中队阵地,陈六决定派另外一名干部代理四中队队长林峰,临走前,陈六大声地叮嘱道:“四中队阵地需要英勇的共产党员,希望带领剩下的同志坚决坚守住阵地!”


鬼子并不死心,日近中午,鬼子又从荻港调来几百名增援部队,经过炮火准备后,又开始了进攻。阵地上的原有工事绝大部分已被摧毁,战士们只好用弹坑和大石头来隐蔽自己的身体。这时,队部的一些干部带着一帮人送来了战士们极为需要的子弹,弹药和手榴弹,并和战士们一起休整工事,有的还把手榴弹一个个打开盖子送到战士们的眼前,战斗紧张地进行着。为了节省弹药,和有效地消灭鬼子,战士们等到鬼子爬到离阵地只有二,三十公尺的时候才进行反击。一排排手榴弹之炸的鬼子嗷嗷叫。手榴弹的猛烈攻击下,鬼子开始往下后撤。此时,代理中队长林峰看到侧方不远处有敌人的轻机枪对战士们威胁很大,于是他慢慢地爬过去,等靠近了,趁机枪射击间隙他挺起身子掏出手榴弹狠狠地仍了过去,只听“轰”的一声,火光一闪,鬼子的机枪便成了哑巴。不幸的是,林峰的大腿被鬼子的子弹穿透了动脉血管,鲜血像喷泉一样射了出来,在保护措施不完善的阵地上来不及抢救,不到一刻钟,这位英勇的指挥员流尽了他最后一点血。

此刻,四中队阵地上剩下不多的人了,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面对你死我活的残酷战场和惊心动魄的悲壮场面,通过望远镜看到这情景的陈六无不为新四军的勇猛感到悲切,伤感。短短的几个小时,已经牺牲了两个中队的中队长,还有更多的战友已经牺牲了。


阵地上,一名通讯员心想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定要要承担起阵地指挥的责任,为死难的同志们报仇!于是,他大声向活着的同志宣布:“同志们!让我来代理阵地指挥员,同大家一起坚守阵地!”接着又激情高昂地说:“我们是人民的战士,党和人民在看着我们,现在鬼子损失惨重,我们战斗到最后一口气,也要坚守阵地!”


乌龟山西阵地,就这样在通讯员的指挥下,牢牢地掌握在四中队的手里。为了巩固阵地,陈六命六中队一排迅速支援四中队。


鬼子在四中队阵地上屡屡吃亏以后,便把主攻方向转到了乌龟山右侧六中队阵地上来。面对鬼子攻击,四班班长率领全班坚守在右侧小高地上,鬼子的几次冲锋都被四班的手榴弹和机枪火力击退。阵地前的小山包上鬼子的尸体东一个,西一个地躺着,三八式步枪乱七八糟地丢在草丛中。


四班长在战斗中右腿负伤了,接着,子弹又把他的左臂穿透了,班里的同志说什么要背他下去。这时,四班长看了看四周的阵地,阵地上全班连他在内只剩下四个人,于是四班长坚决地说:“同志们!我不能下去,现在全班是剩下四个人,背我下去,只有两个同志守阵地,鬼子的进攻还没有停止,我不能把同志们用鲜血换来的阵地白白丢掉!”


全班同志听了四班长的话,非常感动,大家把四班长轻轻地移到一块石头旁,让他斜靠在那里,便于观察,指挥战斗。


鬼子的主力在向六中队攻击的同时,派出一部分鬼子冒着六中队重机枪的扫射,从队部和六中队阵地之间穿插进来。鬼子想迂回夹击六中队的阵地,情况非常紧急。此刻,副大队长陈老虎带领预备队五中队正在与塘口坝南边的鬼子对峙着,想使用五中队是不可能了,于是陈六带领通讯排的同志配合六中队顽强地坚守阵地。


鬼子向阵地发起猛烈地冲锋,这时,六中队的机枪手端起机枪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对着冲上来的鬼子一阵猛烈地扫射。机枪喷出了愤怒的怒火,冲在前面的鬼子被扫射的机枪子弹像割小麦一样,一个个地倒了下去。机枪手看着同志们一个个地负伤,牺牲,眼中冒出了火,心中的热血在沸腾,为战友复仇愿望,使他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出来,干脆抱起机枪扫射鬼子。枪身打红了,他的左手被机枪烫起了血泡,就抽出洗脸毛巾缠在手上继续射击。在战士们的配合下,经过一番猛烈地扫射,终于把插进来的鬼子击退。


激烈的战斗中,陈六突然感到右臂麻木,接着便全身发冷,不一会,血便湿透了毛衣顺着袖口流了出来。卫生员见大队长受伤了,赶紧给陈六包扎并坚持要把陈六背下山去。此时,陈六想战斗进行很残酷,怎能轻易离开指挥所呢?于是陈六示意卫生员不要声张,以免影响部队的情绪。此时,陈六找了一块齐腰高的大石头,轻轻地将负伤的右臂放在上面,左手提着驳壳枪准备随时打击冲上来的鬼子。


正在这时,陈六看到十几个鬼子偷偷地从六中队四班的阵地后面迂回上去,企图俘虏四班长。四班长负伤后又被鬼子的子弹打断了喉管,早已昏迷过去,剩下的三个战士准备跟鬼子肉搏。


看到这种情况,陈六一边大声呼喊六中队队长:“老李,赶快用火力策应四班,把四班长救下来!”一边用驳壳枪狠狠地向爬上来的鬼子射击。


正在山凹里爬的鬼子,突然遭到杀伤,侥幸活着的,急忙逃了回去。这时,战士们赶紧把四班长背下了高地,同时上去一个新的班接替四班。

下午三点,鬼子的冲锋已经大不如以前了,针对这种情况,陈六大声地鼓励部队说:“同事们!鬼子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现在六团三营已经上了三梁山,我们要同他们进行捉鬼子缴枪比赛,一定要坚守阵地,把鬼子打到在山下的水塘里喝黄泥汤!”


“打呀!坚决把鬼子打下去!”战士们士气高昂,尽管许多战士手上,脸上到处都是血,但是大家仍然情绪高昂地守卫在阵地上。这时,副大队长陈老虎听到陈六负伤后带领五中队的一个排来接替陈六指挥,并要陈六马上下山离开阵地,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离开阵地呢?陈六坚决不同意。


新四军在塘坝口的浴血奋战,深深地感动了繁昌人民,从猎户队队员到妇抗会,大家纷纷动员起来刹参加之前,人们抬担架,送弹药,架小桥,送茶饭,无所不干,就连繁昌县县长也感动得亲自带人抬担架。乡亲们送来一担担米饭和菜,又冒着枪林弹雨把伤员和牺牲的同志抢背下去。


阵地上的枪声开始缓和下来,支队通讯员跑上来询问陈六的情况,并告诉说谭副司令正在调三团三营支援陈六的独立大队。陈六听完支队通讯员的话后,非常感动说:“感谢支队首长对我们的关心,我们会坚决完成任务坚守阵地,决不丢失阵地上的一片土地!”之后,陈六转告通讯员说:“你不要把我负伤的消息告诉谭副司令员,以免他担心。”通讯员听后点头,表示答应。


下午五点,谭副司令派支队作战参谋来接替陈六指挥,并命令陈六立刻离开阵地到支队指挥所去。陈六没办法只好听命,离开了阵地。


到了坝钉山指挥所,谭副司令正在紧张地观察敌情,他的衣服被荆莿挂的破烂不堪。见到陈六微微一笑,关切询问陈六的伤势和部队的情况,最后责怪地说:“挂了花还对我保密?”之后,崔陈六赶紧去医院疗伤。


接近黄昏,鬼子的有生力量因大量消耗,已经没有进攻的能力了,只用小股部队在机枪的掩护下到阵地前来拖尸体和收集失落的武器。


晚上七点,黄浒方向又来了一批鬼子,但是鬼子并不进攻,而是控制了附近几个小制高点。在这同时,鬼子的汽艇在黄浒至塘口坝的小河里来回运送伤兵和武器,此后鬼子突然秘密地撤出了阵地。


塘口坝战斗就这样以鬼子的惨败,新四军的胜利结束了。这次战斗,鬼子前后共投入兵力二千多人,死伤四百多人,其中被新四军击毙中佐指挥官一名,缴获一大批步枪,武器等战利品。


当时,鬼子派遣军总司令不得不哀鸣:“国民党军乃是手下败将,唯共产党乃是皇军之大敌,看来要在共产党手中夺取繁昌城是不可能的。”


战斗结束后,三支队在铁门闩的铁门庙召开总结大会,谭副司令对着三战区的联络参谋训斥道:“塘口坝血战的事实,就是要让那些假抗日,真投降的婊子们看看,谁是抗日先锋,他们说新四军游而不及击,不能打仗?新四军血战繁昌,而他们自己却蹲在山上,连个屁也不敢放,骂新四军,帮鬼子说话,这不是汉奸是什么!……”


顽固派们的无耻谎言被揭穿了,新四军在军事、政治上打了个打胜仗,威望越来越高,大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战斗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