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平宣布解放军裁军百万后

jiangtian082 收藏 3 578
导读:  1985年6月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伸出的一根指头宣布,中国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紧接着,邓小平论述了百万大裁军和走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这一战略性转变的意义。 一次从上到下的“立体震荡”   1986年春节,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团级编辑袁厚春开始采访这个历史性事件。拿着军委办公厅的介绍信,袁厚春先后到总政、总参、以及各大军区进行采访,获得了第一手材料,后来写成了报告文学《百万大裁军》。   早在1984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委员被召集到北京开会,会上邓小平提出裁

1985年6月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伸出的一根指头宣布,中国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紧接着,邓小平论述了百万大裁军和走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这一战略性转变的意义。



一次从上到下的“立体震荡”


1986年春节,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团级编辑袁厚春开始采访这个历史性事件。拿着军委办公厅的介绍信,袁厚春先后到总政、总参、以及各大军区进行采访,获得了第一手材料,后来写成了报告文学《百万大裁军》。


早在1984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委员被召集到北京开会,会上邓小平提出裁军100万,并陈述了他的理由。首先是机构臃肿,每个军区的领导班子有十几名二十名之多,邓小平幽默地说“打麻将都得凑好几桌”,而且结构不合理,官兵比例是1比2.6,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当时中国军费很少,而军队人数太多,直接限制了军队武器装备的发展和战斗力的提高。另一个裁军的理由是基于对国际形势的判断,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战争,“即使战争爆发,我们也要消肿”。


经过裁军,原先11个大军区合并成7个,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1个,撤销师、团级单位4050个,县、市人武部改归地方建制。


昆明军区与成都军区“撤留之变”


袁厚春回忆“成昆之变”时说,原来要撤销成都军区并入昆明军区的,但最终保留了成都军区撤销了昆明军区。


1986年暑假,袁厚春到了已经被并入成都军区的原昆明军区,在那里,他受到了原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的多次接见,年过七旬的张铚秀是开国少将,作为被撤销的大军区司令员,张铚秀的心情复杂,他说,从国家的战略上他赞成裁军,也觉得撤销昆明军区是对的,但从个人的感情上是割舍不了的。


裁军是1985年6月4日公布的,5月20日,各大军区的司令员、政委以及军以上单位的主要官员,都被召集到京西宾馆,举行军委扩大会议,一个议题就是讨论各大军区的裁并。原有11个大军区,最难决定的是成都军区和昆明军区到底撤谁留谁的问题。


当时对越自卫反击战还没有完全结束,昆明军区是所有军区中唯一还有作战任务的军区。这是保留昆明军区一个很好的理由。


特别是1984年高层就已经有了裁军的意向,1985年春节期间,总书记胡耀邦、军委副主席杨尚昆等人还都前去视察慰问,胡耀邦题词“国威军威看西南”,这都被看成保留昆明军区,将成都军区并入昆明军区的迹象。


一开始,昆明军区是有底气的,军区领导也感到坦然。在军委一开始的讨论方案中确实也是将两个军区合并,组成新的昆明军区。所以,在中央正式宣布最终裁军方案之前,昆明军区已做了接收成都军区的一切准备,连接收后的方案都拟好了,准备拿到北京与大家一起讨论。


考虑到合并后,必然有一批成都的军官要到昆明,参加新昆明军区的组建工作。为此,昆明军区严格限制干部提拔,将位置留给将要来成都的同志。袁厚春后来了解到,昆明军区还动员不少临近离退休年龄的同志离职,以便空出位置。


此时,同在西南的成都军区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各级领导忙于找人谈话,了解大家的想法,是去昆明?还是下基层?还是转业?成都军区大院里一座在建的现代化大楼停工了,按设计,那是一座很漂亮的通讯、情报中心。裁军消息传出后,挖好的地基准备填平,在上海定制的两架电梯要谈判退货。


1985年6月3日上午,中央军委再次讨论整编方案,这是最后一次研究,当天下午就要在全体会议上公布。当天中午,成都军区司令员王诚汉就得到了消息:“定了……变了……”那天中午,昆明军区的代表和工作人员还如往常一样午睡,睡得很香,但司令员张铚秀和政委谢振华睡不着了。


当天晚上,成都军区司令员王诚汉给军区司令部发了指示,大楼的基坑不要再回填,在上海定制的电梯暂时也不要退货。


1986年,张铚秀告诉袁厚春,保留昆明军区是眼前的考虑,但保留成都军区是长久的战略打算,从战线上看,军区设在成都能兼顾昆明,但设在昆明兼顾不了成都,更顾不上西藏。


钱其琛:世界裁军任重道远


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于1990年2月27日指出,天下还不太平,世界并不安宁,裁军任重道远,人们没有理由高枕无忧。钱外长是在日内瓦40国裁军谈判会议上全面阐述当今世界形势和中国裁军立场的时候讲这番话的。


钱其琛说,在结束的80年代,随着世界形势的演变,裁军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迫于各国民众的批评和反对,以及它们各自沉重的财政负担和经济困难,双边军控谈判需要有所进展。


但是,钱其琛强调,裁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前进中仍有重重艰难险阻。他重申,为保证裁军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拥有最大武库的两个超级大国对裁军负有特殊责任,不但应削减武器的数量,而且必须彻底停止武器质量的竞赛;它们应当撤回在国外的一切驻军,撤除在国外的一切军事基地。


在谈到中国的裁军立场时,钱外长再次明确表示,反对军备竞赛,争取实现裁军,是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中国努力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推动常规裁军。1985年到1987年,我们单方面裁减军队员额100万;就人员数量而言,这可以说是80年代世界上最大的裁军行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