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七)


陈六之所以说明天和弟兄们商量是否参加新四军后再做决定,无非是想拖延时间,再者;如果参加新四军这帮弟兄还能否与自己继续在一起战斗。还有,新四军会安排什么样职务给自己呢?一连串的问题,不时地缠绕着陈六的心思。为了不使自己食言,第二天一早陈六叫来了和自己一块出生入死的几个最要好的弟兄一起商议张彪提出的问题。会议开始后,张彪按时参加了陈六组织的会议。

在会上,没等陈六开口,张彪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心头。于是,急忙对在座的同志们说道:“各位,现在不是讨论是否参加新四军的时候,我建议你们立刻转移!”张彪话音刚落,众人深感奇怪;你来的目的不就是要我们参加新四军吗?为什么现在又不谈了呢?见大家疑惑不解,张彪强调说:“这个问题可以摆在以后再谈,现在的问题就是立刻离开这里迅速转移,否则后果非常严重!”此时,张彪真的急了。


“为什么要走?”陈老虎不解地问。

“不用再解释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了。”说完,张彪起身要离开会场。


“且慢!”坐在一旁的陈老虎想了想,急忙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张彪。 张彪一怔,停止了脚步,怔怔地看着陈老虎。


“我想,还是张连长说的有道理,现在的确不是讨论是否参加新四军的时候,我看还是听张连长的话大家立刻转移,不管到什么地方,走为上策!”说完,陈老虎眼睛看着陈六的脸。此时大家你看看你,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会上始终没有发言的陈六,这时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地宣布:“立即转移,各中队现在开始行动!”


“往什么地方转移?”有人问道。


“一切听张连长的安排!”陈六表情严肃地说。随即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此时,参加会议的人员也都起身向门外走去。

大家的脚步刚踏出门槛,一阵急促的枪声由远而近地响了起来。接着,就听见远处的机“哒哒“的机枪声,以及炮弹的爆炸声响彻山谷。顿时,周围的山在剧烈的枪炮声中晃动。


“不好!鬼子从山下已经上来了,我们好像已经被鬼子包围了。”慌乱中,有人边喊边叫着向这边跑来。


见此情景,张彪大声吼道:“大家别慌,立刻往南面的上山转移!”


“陈亮,陈刚你俩带领队伍立即占领有利地形掩护队伍转移,其余的人员随张彪连长一起向南山迅速转移!”陈六急忙下达紧急命令。


队伍在张彪的指挥下,正在紧张有序地向南山转移。这时,张彪对陈六说:“大队长你带领队伍转移,我和陈亮他们一起阻击鬼子!”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你是新四军的人,如果你有什么意外的话我承担不起,有陈亮和陈刚二人带领队伍阻击鬼子就行了,你放心带领队伍走吧!” 陈六死活不同意张彪的建议。


“正是因为我是新四军,我更应该留下来阻击鬼子,还是你带领队伍走!”张彪二话不说手提着盒子枪,转身向着密集的枪声方向跑去。无奈,陈六只好亲自领着大队人马向后山转移。此时,陈亮,陈刚带领队正在阻击鬼子向山上冲来。鬼子的枪声越来越近,来到阵地前沿,张彪发现满山遍野到处都是鬼子蠕动的身影。阵地上,张彪挥动手臂大声喊道:“同志们,我们一定要阻击鬼子向南山靠近,保证大队长和弟兄们的安全!”说完,张彪挥手撂倒走在前面的一名鬼子,此时战士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枪向鬼子冲上来的鬼子射击。见张彪也来了,陈亮顿觉心头一热。

“弟兄们;张连长和我们一起战斗,我们可不能给新四军丢脸呀,给我狠狠地打鬼子!”陈亮也高声叫喊起来。


此时,陈刚正带领一部分队伍在另一座山头上阻击鬼子的进攻。激烈的阻击战斗中,战士们打死了不少的鬼子,但队伍的伤亡也不少。鬼子嚎叫着向阵地前沿冲锋,阵地上枪声大作,爆炸声不断。忽然,陈刚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左臂,他蹲下身子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迅速包扎好伤口,然后继续朝鬼子射击。由于鬼子火力异常凶猛,部队的伤亡较大。此时,陈刚部队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眼看鬼子就要冲上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于是,陈刚命令队伍后撤。陈刚刚跃出壕沟,又一颗子弹打在了他的头部,陈刚身子晃了几下,然后倒了下去。一旁的战友见陈刚倒了下起,大声呼唤陈刚的名字。此时,陈刚满脸的鲜血还在流淌,紧闭的双眼再也没能睁开。

“弟兄们,队长牺牲了,我们跟鬼子拼了!”一名战士见陈刚牺牲了,眼中喷射出愤怒的怒火,站在神帝高声对战士们喊道。说着,挥舞手中的大刀向密集的鬼子人群中冲杀过去。此时,战士们高喊着“为陈刚报仇”的口号声向鬼子的冲去。一场残酷,而壮烈的战斗开始了。


陈六的队伍被鬼子打的七零八落,转移途中同样也遭受了一些大损失。此情此景,陈六痛心疾首,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张彪的话,如今落到如此狼狈不堪的地步,只怪自己狗眼不识好人心,陈六是仰天长叹。


张彪和陈亮指挥的队伍虽顽强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战斗力不强,人是越打越少,眼看众多的鬼子就要爬到自己的眼前。陈六虽领着大部人马进行转移,但心中极为不安,于是将撤退的人马交给陈老虎复杂,自己领着小部分队伍飞奔赶来增援。张彪见陈六带领部队赶来了,急得对陈六大声叫嚷:“你这时候来是找死呀,撤退的队伍呢?”


“我已经安排好,撤退部队由陈老虎负责已经向南山转移。你不用说了,我就是死也要和你们死在一起!”不由分说,陈六从身边的一名队员手中操起一挺机枪,向冲上来的鬼子人群猛烈扫射。陈六是一边扫射,一边叫骂:“你们这些王八蛋,我叫你们来,打死你们这些狗日的家伙!”

“快卧倒!”这时,鬼子的一发炮弹呼啸飞了过来,张彪见状叫喊着把陈六推到在阵地上,自己的身体压在了陈六的身上。炮弹在陈六的身边爆炸了,掀起的泥土落在了两人的身上。

“你这是不要命了。”张彪对被身下的陈六大声地责怪道。此时,鬼子发起进攻更加猛烈震耳欲聋的炮弹爆炸声把周围的山上的泥土掀起几米高,整座山几乎被鬼子炮弹震的摇摇欲坠。


借着炮弹和重机枪的掩护,鬼子端着刺刀争先恐后地从东西两侧向陈六所在的山头包抄过来。面对鬼子的合围陈六心想现在只有与鬼子拼个你死我活了,于是大声命令道:“弟兄们准备上刺刀……”话音刚落,陈六就听见鬼子的身后面响起了洪亮的冲锋号声音。鬼子的队伍顿时乱作一团,急忙掉转枪口向身后胡乱放枪。此刻,陈六非常纳闷,又有些迟疑。一旁的张彪听见这熟悉而又响亮的冲锋号声音时,异常兴奋。他挥动手中的驳壳枪大声喊道:“同志们,新四军来了,冲啊!”接着,带头向鬼子冲去。


“兄弟们操家伙,冲啊!”正在迟疑的陈六被张彪的喊声惊醒了,接着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向鬼子的人群冲去。近身作战,拼刺刀是陈六的拿手好戏,这帮人练的就是这招。只见,陈六手中挥舞的大刀象切西瓜一样手起刀落鬼子的人头纷纷落地;其他参战人员也毫不含糊,挥舞的大刀似风卷残云一般,只听见鬼子鬼哭狼嚎,抱头鼠串,如一只只丧家之犬。陈六的刀刃都砍卷了,满身是血,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正杀的起性时,陈六忽见一名鬼子正躲在山坡拐角处举枪要向张彪射击。此时,陈六来不及多想掏出梭镖甩手出去,只见鬼子应声滚落下山。


一阵砍杀,鬼子退下山去。赶来增援的新四军部队与陈六的队伍汇合了,走在队伍前面的是新四军三营营长张四满。


“报告营长,张彪向你报告!”说这笑着和自己的营长握手。


“这就是陈六大队长!”张彪介绍道。


“好呀,我们早就想认识你了,你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呀,幸会,幸会。”


接着,张四满说:“现在我们还是尽快转移,鬼子很有可能发起再次的进攻。”


然后,命令道:“一连在此构筑工事坚守阵地,其余的人员随我迅速转移!”见新四军的连长发话了,此时的陈六无话可说,只好听从新四军的指挥了,再说;若不是新四军及时感到自己可能早就见阎王了。


经过长时间的转移,新四军部队和陈六的队伍安全地来到了南山。南山,是新四军的管辖的范围,在这里即使再大的胆量也是轻易不敢过来的了。


约几个小时后,一连连长带着队伍也赶来了。


“报告营长,一连奉命完成阻击任务!”


“好,原地休息一下。”


“是!”


虽然安全地来到南山但陈六的心里一直不痛快,很是压抑。对于新四军是怎么来的,又如何来增援自己的队伍,陈六更是感到疑惑不解。想到这里,陈六还是忍不住问起了张四满营长。


“我说张营长,新四军是怎么知道鬼子会进攻我们,你们又是怎么知道赶来增援的呢?”见陈六疑惑不解的神情,张四满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说道:“问题很简单,这也是我们和鬼子长期打交道的经验之谈…….”之后,张四满一股脑地把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张彪和陈六,陈亮三人来到城里目的就是要暗杀鬼子藤田大队长。在一家饭店,张彪借口外出有事,出去后张彪直接通过地下党把自己准备和陈六等人一起暗杀鬼子藤田的情况通报给了地下党,同时告知如果此事一旦成功鬼子必然会采取报复行动,因而要求地下党将此事转告新四军,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通过地下党的情报,新四军很快得知了张彪,及暗杀鬼子藤田的全部情况。对于张彪采取的暗杀行动团长王刚没有说什么,只是表示可疑理解。处于对陈六这支队伍的关心和爱护,王刚团长和新四军里一些干部都表示一定要进行帮助,争取这次的帮助彻底将陈六带领的队伍收编过来成为一支新四军的队伍。


经过研究决定并报请了上级指示,上级同意了三团的意见。于是王刚决定派出三营又三营长张四满带队前往陈六活动的山区。为了不引起鬼子的怀疑,张四满的三营必须要走国军382团的防区。为此,团长王刚与国军382团的张军团长取得了联系。刚开始,张军含糊其辞不愿意新四军通过。张军不是害怕和担心,而是想此事并非小事,如果让新四军通过自己的防区这件若是让自己的顶头上司知道了可是非同小可,轻则降职,重则上军事法庭。最后,王刚团长把此次通过防区的重要性和重大意义告诉了张军;并说,国共合作共同抗战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你放心吧,真的有什么事我替你承担。听完王刚的解释,张军感到有些无奈只好同意了新四军的要求。为了防止内部有人告密,张军在夜间新四军通过的路段亲自迎送。


经过急行军,张四满带领的新四军三营赶到了陈六队伍所在的区域。三营刚到陈家庄一带,张四满就听见不远处枪声大作,并伴有隆隆的炮声。


“不好,鬼子已经采取行动了”此时,张四满意识到了鬼子发动了对陈六队伍的进攻。


“啊哈,我们来的正是时候,营长,现在这么办?”见此情景,一连长倒兴奋了起来。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摸清鬼子的具体兵力,不可盲目轻敌呀。”


“隐蔽接敌,摸清鬼子的实力,然后再做打算!”说完,张四满手一挥,带领部队沿着山路悄悄地向鬼子靠近。在山上,张四满看见山下鬼子的几门大炮在往山上的纵深炮击,只有十个鬼子。于是命令一排下山干掉这些鬼子,并把鬼子这些大炮也同时炸掉,其余人员的继续向陈六所部靠拢。接到命令后,一排排长立即带领战士向山下冲击。顿时,手榴弹响雨点一样朝着鬼子的大炮和人群扔去。由于大部鬼子都都在前面的山上围剿,剩下的这十几个鬼子在新四军强有力的打击下,不一会儿,十几个鬼子和大炮就被新四军给报销了。


张四满领着部队继续沿着山路向前进, 一排消灭完鬼子炮兵之后也随后赶到。激烈的枪声越来越近,部队就要接近攻击的鬼子了。这时,张四满已经清晰地看见众多鬼子的身影正低着头,端着枪向山上爬去。于是,低声命令道:“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队形散开,打!”张四满一声令下。


此时,鬼子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背后想起了枪声。随着枪声,呐喊声,以及冲锋号的声音,鬼子的队伍乱作一团。领头的鬼子指挥官被突如其来的喊杀声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定眼一看,这才发现新四军的部队赶来增援了。于是,急忙命令攻击的部队调转枪口。张彪听了响亮的冲锋号声音,立即判断出新四军的增援部队到了。此刻,张彪大喜过望,跳出战壕叫喊着挥刀向鬼子冲去。随后,陈六带领剩下的人员跟随冲入敌群。


内外夹击,鬼子被打蒙了。再加上陈六手中挥舞着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山下翻飞,使得鬼子胆战心惊。经过一番激烈的肉搏战,这群鬼子在一片鬼哭狼嚎声中败下阵来。最后,张四满带领的新四军和陈六的队伍终于汇合,然后迅速转移到南山地带。


经过这就是这样,而后,张四满看着陈六的反应。


“你别说,多亏你们新四军及时赶到,否则我这条命都没有了呀!想想我到现在心里都发寒”陈六懊恼地说着。


“都是一家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吸取教训就行了,不必过分自责了”张四满笑着说。


“是呀,这的确是个教训。”


“陈大队长,你打算下一步该怎么走呀?”张四满有意识地问道。


“这,这……”陈六哑语了。


“你好好想想,不着急。这段时间我带你见我们的团长,你看如何?”说完,张四满看着陈六的脸。


“好,好,我正想拜访你们的团长”陈六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好,一言为定!”说完,张四满满意地笑了,陈六见状也跟着笑了起来。


陈六带领的队伍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辗转和发展,队伍的确壮大了不少,从原来的几十人发展到如今八百多号人,要不是这次鬼子的围剿伤亡了一些人员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号人了。经过这场战斗的洗礼,陈六逐渐认清了新四军这支部队的本质,他们的确是一支穷人的队伍,特别是张彪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无畏的牺牲精神,以及新四军抗击日本鬼子的决心和勇气,所有的一切令陈六感到由衷的敬佩。


回到队伍,陈六即刻组织了一起特别会议,会议的主题内容讨论就参加新四军的问题召集有关人员统一思想认识。陈六想过,在这个问题上自己不能单方面做主,否则会伤害兄弟间的感情。这支队伍是自己的,但也是大家的,没有这些人的参与,哪有这支队伍的产生呢?如果自己擅自做主会引来一些非议,结果也是很危险的,因此召开这个会议是有必要的。针对是否参加新四军的问题,陈六的脑海里曾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现在已经从根本上想好了,必须参加新四军,这也是给弟兄们指出一条光明的道路。因而,目前所做的就是要通过这个会议来听听大家对这个议题的意见。


在会议开始前陈六即兴说道:“弟兄们,今天召集各位过来开会就是要告诉你们,我准备带领你们参加新四军,有不同意见的请直接说出来我不会怪罪的;大家再想想,这次鬼子围攻我们若不是新四军的及时相助,你们想想,我们这支队伍还能存在吗?”陈六有意识地强调新四军在这次战斗中的作用。


“我同意陈六的意见。通过与新四军的接触我感觉到,我们只有参加新四军的队伍我们才有出路,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这时,陈老虎接过陈六的话表了态。


很长时间会上鸦雀无声,气氛似乎很沉闷,多数人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来,来,大家抽烟,好好想想有什么话就直接说”陈六见大家似乎不愿意说,为了活跃气氛,陈六掏出了香烟,从来不抽烟的陈六这时也点了一只烟。顿时,会场上香烟弥漫。


“好,我说二句,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我只想说一点,参加新四军我不反对,但他们会给我们什么待遇,也就是说新四军会给大队长什么职务呢?要知道这支队伍可是我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可不能委屈我们呀!”陈亮开门见山地说出了问题的实质。


“陈亮说的对,这也是我的想法!”这时,大家纷纷发言对陈亮的发言颇感兴趣,表态发言几乎和陈亮的观点一致。


“我理解大家的对这个问题的关心,我想新四军也会考虑这个问题的。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因为大家都支持参加新四军,这对我来说是最关键的,也是重要的话题”陈六针对大家的发言做了简要的阐述。


“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如果没有异议我们就这样决定了。”


这时,会上的气氛陡然活跃了起来大家都对能够参加新四军表示出极大的热情和期盼。


然而令陈六和新四军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陈亮当晚带领一帮兄弟跑了。


陈亮原本就是国军的一名少校参谋。当陈六带领队伍夜袭张恶霸家,并抢走几条枪这件事,驻扎在这一带防务的国军的478团团长叶虎已经意识到这一带可能有土匪出没。为了查明事件的真相安定这一带的社会治安,团长叶虎于是派陈亮化装进入这一带地区摸清情况,并想法设法混进去,伺机干掉土匪的首领,如有可能将这支队伍拉过来。再说;张恶霸是这位团长的岳父,里面还有着私报公仇的味道。


陈亮顺利地进入陈六的队伍,并很快查明了张恶霸家袭击的事情真相,同时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478团的团长。好在陈六没有把张恶霸杀掉,否则陈六的这支队伍早就完蛋了。进入陈六的队伍后,陈六没有细致过问每个人的来历,一心只想到扩大队伍的实力。之后,由于陈亮有着很强的军事素质和能力,颇为陈六赏识,故提拔陈亮为中队长。此后一段时间里,对于陈六率领队伍打鬼子,暗杀藤田等等国军团长叶虎已是清清楚楚。在叶虎看来,陈六打鬼子理应支持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并同时对这支队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新四军张彪来到陈六队伍里,陈亮向叶虎报告了这件事。叶虎预感到新四军想把陈六的队伍拉走,只对陈亮说了一句话;见机行事!陈亮明白上司的意图。


陈亮本想张彪来了之后会走,然后借机干掉陈六等一些死心塌地的人,没想到的是张彪非但没有走,就在鬼子偷袭陈六队伍的同时把新四军的部队也引来了。因此,想干掉陈六把整个队伍带走的阴谋因此彻底破产。


为了遮人耳目不引起陈六对自己的怀疑,在当天的会上,陈亮之所以没有反对陈六带领队伍参加新四军只是权宜之计,其实在他心里早有打算。当陈六的队伍在新四军的帮助下得以逃脱灭顶之灾来到南山的时候,他意识到此次和新四军的意外回合注定要被收编,因此他私下里和他的手下商量好,离开陈六,离开新四军。只是迫于当前的形势,陈亮不得不同意陈六的意见。


“不好了,陈亮带领队伍逃跑了!”一名负责警卫的人员来到陈六的屋里报告。


“什么,陈亮逃跑了?”正在鼾睡中的陈六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


“走了有多长时间?”陈六,此时惊醒了。


“刚走,没有不久。”


陈六慌忙穿衣服飞身骑上一匹快马。这时,张彪不知什么时候得知消息也赶来了。


“你来的正好,我们俩赶紧追赶陈亮!”说完挥鞭下去,马嘶叫着向前方奔去,张彪来没来得及说话见陈六走了,也接着紧随其后。


陈六骑着马一路狂奔,他怎么也想到陈亮会是这么一个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在会上,你不是同意接受新四军的改变,为什么现在出尔反尔还要带领队伍跑呢?在马上,陈六对陈亮的离开心里怎么也想不通。不多时,陈六看见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影,知道这可能就是陈亮带领的队伍,于是在马上大声叫喊:“陈亮你给我站住!”说着,陈六骑着马来到了陈亮的眼前。


陈亮骑着马走在队伍的前面,远远听见有马匹的声音向这边奔来知道肯定是陈六追上来了,对此,陈亮也不想回避。


“陈亮,你为什么要拉着队伍走?”陈六怒气冲冲地问道。听见陈六的怒吼声,陈亮并不幌子。


冷冷地说道:“陈大队长,马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管不着!”


“你说什么,再说一边?”


“大队长,你为什么要投靠新四军,新四军有什么好?如果你真想投靠的话,我们可以投靠国军呀,国军可是堂堂的正规部队。”


接着又说;“大队长,你还不知道吧,现在我不妨告诉你,我是国军487团的少校参谋陈亮,你可以打听一下!”这时,陈亮亮出了自己真实的身份。


陈亮语出惊人,直惊得陈六张大了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好半天才问道:“什么,你是国军部队的少校参谋?”


“是的,怎么样?想当国军吗?现在还来得及”陈亮得意地说道。


“不怎么样,我就是想当新四军!”说完,陈六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彪。张彪表情十分严肃,没有说一句话。


“陈亮,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放你走,但绝对不允许你把队伍也带走!”此刻,陈亮见陈六死了心地要跟新四军走。然后,恶狠狠地命令道:“少废话,弟兄们,把枪端起来干掉他们!”呼啦一下,队伍响起了拉动枪栓的声音。这时,陈六大声喝道:“谁敢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紧接着,一个人影从马上跌落下来。听见枪声陈六先是一惊,然后定眼一看,陈亮已经跌落马下中弹身亡。


“打的好!这是谁干的?”见陈亮被子弹击中落马身亡,陈六大喜,忙问道。


“是我,是我干的!”队伍中传出一声响亮的回答声。


“走到我的面前来。”这时,一个身影来到了陈六的马前。这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年轻人。


“你是什么地方人,叫什么名字?”陈六和蔼地问道。见陈六和蔼可亲的样子,这位年轻人紧张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大声地说道:“报告大队长;我叫张生,是中国人,我就是要跟着你,跟着新四军一起打鬼子!”陈六没想到这位年轻人说话的方式与众不同,顿生欢喜,然后高兴地对大家说道:“我任命,从现在起张生就是你们的中队长!”


陈六话音刚落,队伍六响起了一片喝彩声……

告团长,陈六大队长到了”在团部,营长张四满向新四军团长王刚报告。


“贵宾驾到,欢迎,欢迎呀,“坐,坐!”王刚起身笑脸相迎,热情地说道。

“我们这里的条件很差,没有什么好的招待你,你可别见怪呀”


“团长见外了,我看这里的环境不错,第一眼我就感觉到你们新四军的纪律很严呀”


“对于新四军来说,纪律是战胜一切敌人的保证,没有严格的纪律部队不就成了一盘散沙了”这时,政委在一旁接过话茬笑着对陈六说。


“既然你们来了,我看还是在这里多休息几天,多看看,多走走,这对你们了解新四军是有帮助的”政委说完看了团长王刚一眼。王刚会意地点点头,笑着说:“对,对,你们是要好好休整一下,其他的事情过几天再说也不迟。”


第一次和新四军的团长,政委打交道,陈六感觉新四军的人可亲可敬,是值得信赖的一支部队。一连几天,陈六和几名手在新四军个个地点看了一下,只见新四军时刻都在不停地训练,整齐的队伍,严格的纪律使陈六有一种新鲜的感觉。最让陈六感到新奇的是,新四军队伍中的每人见到他都行举手礼,并且都是一个口径地说;首长好!陈六感到有些奇怪,心想,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新四军的首长了。


几天转下来,陈六心里有些着急了,怎么到现在都不提队伍收编的事情?耐不住性子的陈六和陈老虎来到了新四军的团部,这时,团长和政委都在里面。“我说呀,你们到底还要不要我们了?”一听这话团长和政委都笑了起来。


“要,要,怎么会不要你们呢?我和政委不是再等着你的到来吗?”团长和政委同时说道。接着,政委对陈六说:“我们经过研究报请上级指示决定,你带领的队伍改变成立一支新四军独立大队,你任大队长,陈老虎为副大队长,其他的干部配置有你来决定,所有原来的人员一律不动;另外,我还要给你们大队任命一个政委。”


“什么,还有政委?”陈六有些疑惑。


“是的,政委这个职务是新四军的编制程序,你想让谁当你们的政委呀?”说完,政委看了看陈六的反应。


“如果是这样,我觉得张彪可以当我们大队的政委!”


“你怎么和我们想到一起了呢?”说完,政委和团长大笑起来,陈六也随着楞楞地笑了起来。


“还有,军事方面有你指挥,部队的思想政治有张彪负责管理”政委补充道。


“报告,张彪前来报道!说曹操,曹操到,话音刚落张彪走进了团部。见张彪来了,陈六格外兴奋热情地与张彪拥抱。然后,高兴地说道:“兄弟,这下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是呀,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说着,张彪和陈六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祝贺。


“现在大家都在这里了,我们就此召开一个会议就下一步的工作具体地安排一下”这时,团长王刚召集大家开会。


“你们独立团目前的任务是…….”团长把下一步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安排了下去。最后,说道:“独立团的任务是很艰巨的,希望你们相互配合,相助支持完成好上级交给你们的任务,同志们有信心吗?”


“有!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张彪第一个表态。陈六从没有见过这阵势,见张彪样子心里感觉有些好笑,随后,他学着张彪的样子表了态。


就这样陈六的队伍终于被新四军收编了,并改编成为新四军的一支独立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