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新版—楔子 楔子:命运的螺旋(一)

红色猎隼 收藏 6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URL] 9月的鸭绿江还远没有进入封冻期,发源于中朝两国边境长白山将军峰南麓的江水依旧千年如一时的潺潺向南,在中国辽宁省丹东市的东港附近奔腾着注入黄海。从公元14世纪高丽王朝末年以来,这条河流便一直被作为中国东北地区与朝鲜半岛的天然边界而存在着。商队和使团在过去的千年之中里曾频繁往来于这片水面之上,传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9月的鸭绿江还远没有进入封冻期,发源于中朝两国边境长白山将军峰南麓的江水依旧千年如一时的潺潺向南,在中国辽宁省丹东市的东港附近奔腾着注入黄海。从公元14世纪高丽王朝末年以来,这条河流便一直被作为中国东北地区与朝鲜半岛的天然边界而存在着。商队和使团在过去的千年之中里曾频繁往来于这片水面之上,传递着友谊和文明;而秉承着战神的召唤,披坚执锐的勇士们也曾在这条河流的两岸留下过奔赴战场的足迹。不过这一切似乎早已成为了历史,今天的鸭绿江边依旧继续的只有喧嚣和繁华。

而今夜鸭绿江上的雾气似乎来得特别早,江面上的双桥在月色和雾气中愈显神秘,站在江边以贩卖纪念品为生的王啸眯着眼睛注视着自己前方的一片朦胧,他不会忘记50多年前,身为数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中一员的父亲正是从这里跨越国境去与世界号称最强的军队展开殊死的对抗。鸭绿江并不宽阔,也依然宁静。自己身后的丹东在入夜后只剩下了马路上的车流声,以及与任何一个中国城市相仿的彻夜的灯火;而在江对岸早已不再是灯火阑珊,在那十数盏映衬着鸭绿江缓缓水流的路灯之后是一片华丽夺目的霓虹。

“老王……好闷啊!讲个段子来听听。”凝望着并不遥远的异国,王啸一边收拾着自己的摊位,一边微笑着接受着从远处的指挥车上传来的讯息。那是一辆经过精心伪装的集装箱拖车,从外表上看整辆车子与那些穿梭于江面之上的运输车辆并没有不同,只有包括王啸在内的廖廖数十人知道这辆车身上写着“丹东红毅运输公司”的车辆真正的所有者实际上是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部第二部。

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部第二部也就是俗称的“总参情报部”。主要负责搜集、分析军事政治情报,与总参谋部第三部和总政联络部都属于中国军队的情报系统。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二部战略情报方面的工作与中国国家安全部(MSS)有部分重迭。但是由于主要向总参领导、军委、国防部、军兵种总部、军事工业集团的领导和各部队的主要指挥员负责。因此往往比国家安全部所承担的使命更为艰巨,同时其执行的任务往往也更为神秘。

总参二部下设多个各有所专的局级单位。其中总参二部一局目前主要负责中华人民联邦在东南亚和印度地区的情报收集。而总参二部二局,又称“战术情报局”,主要管理着中国人民国防军八个主要军区(广州、兰州、南京、成都、济南、北京、沈阳、台湾特别军区)及各驻军部队下辖的情报部。而为满足军事战略情报需求而派出的军情人员,则隶属于总参二部三局的管辖。当然总参二部还下辖有多个针对特点国家情报分析局,负责对特定地域的目标进行深层次的情报分析:如二部四局负责了解独联体和东欧的政治军事政策,五局负责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情报搜集分析;而王啸所隶属的六局则把工作重点放在与中国相邻的亚洲国家上。

身为一名总参二部的专职军情人员,圈子里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密工”( 而国安部和公安部的这类人则都叫“密干”),王啸的生活实际上与被世人想象的丰富多才的特工电影相去甚远,在通过了严酷专业培训和考核后不久,王啸便被送入了丹东市罐头厂,成为了一名普通的职工。在此后的岁月里,他象普通人一样生活和工作着,除了偶尔被派往鸭绿江边以垂钓为名监控对岸特定的行动之外,他的生活几乎平淡的宛如一塘死水。

7年前他被安排下岗,在鸭绿江边摆起了小摊,一个人要照顾7张铁床铺成的摊位,虽然有些辛苦但是王啸却清楚的知道,随着鸭绿江对岸所发生的一系列政治和经济上的变化,上级对他的倚重正日益加大。在那些风餐露宿的日子里,他很容易便可以从他身边往来的朝鲜商贩的身边感受到对岸的变化。曾经鸭绿江两岸对比鲜明:丹东所在西岸,水泥的丛林下车水马龙;东岸,则俨然是一派田园风光,茂密的树丛,悠然地或蹲或席地而坐的居民,隔岸所能看见的最高建筑也没有超过3层。靠近西岸的鸭绿江水是激荡的,观光和戏水的游艇马达轰鸣;而在东边,缓慢的江流中有人力或柴油动力的渔船在作业,还有一些人浸泡在齐胸的水中,手脚并用捕捞着鸭绿江中的水产。但是随着那个特殊区域被从朝鲜的国土上圈建起来,一切都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改变。

“小陈,你不要搞我了……我一个下岗工人能有什么好段子。再说我就要换岗了。”王啸一边将自己摊位上整齐码放的纪念品收罗起来放在自己的三轮车,一边低身对着别在自己衣领之上的微型对讲机向指挥车上无所事事的陈跃说道。和已经年过四十的王啸相比,陈跃可以说是赶上了共和国的黄金时代,技术的进步使得他不再需要向自己的前辈那样长时间的伪装潜伏,利用总参三部多年以来积累的技术,他只需要坐在自己车里便可以监控对岸上千个正在使用的移动电话。

“老王,讲一个吧!我知道我们队里就你的段子多。”陈跃和王啸是差不多同一时间加入这个代号为“铁山”的行动小组的。一个月之前,上级指令六局组建精干力量加强对丹东口岸一线的布控。虽然陈跃和王啸的任务只是监听和监视,但是身为一名职业特工,他们可以清楚的预感到了在“铁山”行动小组所担负绝不是一般的布控任务。在鸭绿江的对岸必定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老王,你就讲一个吧!”对讲机中又传来一个新的声音,王啸知道那声音来自于一个和自己一样在江边守望多年的共和国卫士—薛谙,唯一不同的是薛谙的伪装身份是港区的工人,如果不是这一次成立“铁山”行动小组,或许他们一生都不会知道在这座城市里的隐秘战线有另一个默默无闻的战友。

“好吧!那我就讲一个吧!”王啸放下手边正在收拾的纪念品,从怀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鸭绿江”牌香烟,王啸转身面对着夜幕下的江水和对岸的灯光漫漫说出来一个前不久之前刚刚从朝鲜商人口中听到的政治笑话。在与中国辽宁省丹东市隔江相望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土之上,一座似乎完全与这个曾以闭塞和落后而闻名于世的国家格格不入的新兴城市此刻正在夜幕之下发散着无穷的活力和光彩。这座被称为“东方冒险家新乐园”的城市有着一个似乎早已注定要开创一个新时代的名字—新义州。

作为朝鲜平安北道首府,新义州是朝鲜第4大城市,也是朝鲜最大的纺织工业中心。但是人们很难想象在一个世纪之前,这里不过是一个破落的小渔村而已。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占据着整个朝鲜半岛的日本帝国窥测着风雨飘摇中的满清皇朝的“龙兴之地”,为了获得前进据点,新义州被作为河港而建立了起来。在随后的岁月里,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林区所砍伐的原木得以顺江而下流放此地,发展起了纸浆、造纸工厂,而1937年在伪满洲国和日本驻朝鲜总督在鸭绿江上游联合修建的水丰水库,更令新义州大力发展起了化学工业,重点发展起了毛纺厂和橡胶厂,但是这些庞大的工业体系全都依靠于进口原料。因此在朝鲜由于核武器问题而遭遇全面经济封锁的时代里,这座全国重要的轻工业中心一度处于开工不足的状态之中,了无生机的工业中心和面有菜色的民众曾是这座城市乃至这个国家唯一的写照。惟有那一列列通过横跨在鸭绿江上的铁桥隆隆驶向朝鲜内陆的中国车皮在那些灰暗的日子点亮着生活中唯一的色彩。

面对着几乎难以为续的国内经济和日新月异的世界,最终平壤政府不得不选择了再次师法曾经无数次在政治和经济上赋予过自己的近邻—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从2002年7月起,朝鲜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经济调整与改革的政策和措施,其中朝鲜最高权力机构—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于2002年9月12日发布政令,宣布成立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可以说是朝鲜向世界敞开国门最为重要的举措之一。

虽然朝鲜政府曾于20世纪90年代初便在与俄罗斯和中国接壤的罗津一带建立起了罗津和先锋两个经济特区,但是由于糟糕的地理位置—罗津过于靠近俄罗斯远东地区而与中国东北的经济中心过于遥远,所以在吸引投资方面的收效并不大。因此新义州特别行政区无疑就成为了朝鲜政府在对外开放之中至关重要的一次尝试。根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的政令,新义州特别行政区脱离平安北道,成为受朝鲜中央政府直接管辖的特殊行政单位。而这个特别行政区“将建成国际性的金融、贸易、商业、工业、尖端科学、娱乐和旅游区”。而随即通过“特区基本法”,更令全世界都为之侧目。

根据朝鲜官方的解释,“新义州特区基本法”将赋予这个特区除军事与外交以外的几乎所有主权。基本法规定:“新义州特别行政区为中央直辖的特殊行政单位,由国家行使主权。国家赋予新义州特别行政区以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行政区的法律制度50年不变。朝鲜内阁、委员会、省、中央机关不干预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的工作,与行政区有关的外交工作由国家负责。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在国家授权的范围内以自己的名义开展对外工作,并可另行发放行政区护照。”

而“基本法”还规定,“新义州特别行政区设立立法会议,行使立法权。立法会议设有议长、副议长,并由立法会议选举产生。立法会议议员可由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的朝鲜公民担任,也可由拥有行政区居民权的外国人担任”。

可以说“特区基本法“的出台是超出朝鲜开放原计划的大动作,甚至是“可能的计划中的最上限”。朝鲜政府所要作的已经不再是重复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深圳设立经济特区的模式,而是想要在自己的国土之上,人为隔离出一个香港。原先拥有50万人口的新义州,在13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已有40万居民被迁移了出去,整个城市被几近清空,随后再被中国、韩国以及国外到来的开发者们再度填满。

“从人流上讲,从本月30日开始,任何国籍的人员出入新义州将不需要签证;从物流上讲,所有进出口完全免税;从钱流上讲,任何货币都可以在特区内流通。”这就是由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正日亲自任命的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号称拥有75亿人民币身价、沈阳欧亚集团董事长、荷兰籍华人杨斌向全世界作出的美好承诺。他甚至自鸣得意的宣称:“(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将是一个私有化的、完全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但是这位雄心勃勃的朝鲜政坛新星却仅闪烁了不到十天,便被以”涉嫌虚假出资罪;涉嫌非法占用农业用地罪;涉嫌合同诈骗罪;涉嫌伪造金融票证罪;涉嫌对单位行贿罪;涉嫌单位行贿罪。”6项罪名被中国公安机关逮捕,在其身后的留下了不过是一个虚幻而飘渺的“乌托邦”而已。

事实上朝鲜政府设立新义州特区的根本目的,不言自明就在于在于依托整个中国的大市场,吸引韩国和日本外资进入。但是同东北亚地区其他的“渴望外资”的城市比较,新义州“没有什么优势”。而新义州在道路、电力、工业用水以及现代通讯等基础设施领域都存在着极大的缺陷。廉价土地之上没有足够的配套设施,朝鲜国内2300万价格低廉的劳动力无论从素质还是能力都远远落后于中国和越南。因此无论是雄心勃勃的杨斌还是其继任者—曾任美国加州富勒顿市长、韩国华侨出身的沙日香女士,都无法在沙砾之上建起一座工业化奇迹的通天塔,新义州特别行政区最终没有成为香港,也不是朝鲜的深圳,却意外的堕落为了朝鲜的澳门、亚洲的拉斯维加斯。

从距离中国边境54公里的朝鲜罗先市东海边的“英皇娱乐酒店”开始,为了弥补自身孱弱的经济,朝鲜便开始大量引进开办娱乐和博彩行业。而与延边州的零星修建相比,已经被圈建起来的新义州特别行政区显然成为了最佳的发展平台。在严禁朝鲜居民进入的围墙之后究竟是一个华彩的天堂还是堕落的地狱,或许永远没有人可以解答。

全兴焕早已熟悉了眼前的纸醉金迷,离开韩国之后的十年里,他假道中国走遍半岛北部绝大多数的地方。他无法忘记第一次来到北方之时所看到冬天的寒风之中低矮破旧、门窗极小的民居以及是那气势恢弘的高大水泥宣传栏,上书鲜红的朝鲜文字:“金正日是21世纪的太阳!”“这一切还要维持多久?”他不止一次的扪心自问。但是答案却似乎永远遥遥无期。但是今夜他却似乎看到了那并不遥远的曙光。

充足的暖气、红色的大理石地面与红色的座椅,以及绿色的热带植物盆栽,会立即让人忘掉这里是门外的寒冷。在这家名为“富达”的马来西亚赌场大厅之中有数百人正在一赌运气。日语、韩语、中文、英语夹杂在老虎机和轮盘赌的声响中显得更为嘈杂。全兴焕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而不远处一座围拢着众多看客的牌桌显然吸引他的注意。一位40来岁的东北男子正得意洋洋的翻看着手中的底牌,他已经赢得不少了,桌上堆砌着高高的筹码,而就在他的对面一个干瘦的男子却显得全无底气,翻纸牌的手总是颤抖着,往往等他翻过来纸牌早已皱得像折扇一般。

人们恐怕很难将这个倒霉蛋与一个将军联系在一起,但事实往往就是这么奇妙,这位已经输掉了韩国情报部门为其提供的5万美金筹码的男子正是全兴焕今天奉命护送出境的人—朝鲜人民军副总参谋长崔永春大将,迄今为止朝鲜人民军中试图叛逃的最高级别军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