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编军史:“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的十三个王牌军”质疑

无量 收藏 0 467
导读:前不久,在网络上流传着一个帖子“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的十三个王牌军”(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8-05/05/content_8107818.htm ),该文有明显的错误,这会对许多军事发烧友起误导作用,笔者特撰文予以纠正! 该文在“王牌军(十三)东野41军”处说:在解放战争初期4纵(41军的前身)作战素质是很差,一个纵队(军)对新六军一个团吃败仗,司令员吴克华因此下岗,胡奇才任司令员。其中的谬误较多,与史实严重不符。 1)首先是张冠李戴:在四平右翼开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不久,在网络上流传着一个帖子“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的十三个王牌军”(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8-05/05/content_8107818.htm ),该文有明显的错误,这会对许多军事发烧友起误导作用,笔者特撰文予以纠正!

该文在“王牌军(十三)东野41军”处说:在解放战争初期4纵(41军的前身)作战素质是很差,一个纵队(军)对新六军一个团吃败仗,司令员吴克华因此下岗,胡奇才任司令员。其中的谬误较多,与史实严重不符。

1)首先是张冠李戴:在四平右翼开原—带,与新六军先锋团交手的是东野三纵,也就是文中所说的“王牌军(十二)东野40军”,司令员为程世才。其次,“一个纵队(军)对新六军一个团吃败仗”,更是无稽之谈!这是新六军军长廖耀湘为邀功请赏的夸大其词。实际情况是:当时,廖耀湘乘三纵七旅与新六军先锋团交战激烈时,指挥车载的主力部队偷偷地从七旅与八旅阵地的结合部快速穿插通过,三纵发现后,转移炮火射击时,新六军的车队已在射程之外。眼睁睁地让敌人溜走了,三纵司令员程世才气得咬牙切齿:“把那些障眼的家伙全消灭了,一个也不准跑掉!”三纵主力(2个旅)发起反攻,仅十几分钟就将新六军先锋团全歼。现在一些人写文章不辨真伪,常以败军之将(或敌对国家)的狂言妄语为依据,往自己军队身上泼脏水。


2)文中的“司令员吴克华因此下岗,胡奇才任司令员”,这是对军史的基本知识了解得太少了(没听说过“塔山名将吴克华”的轶事吗?)。早先,东北野战军第4 纵队司令员是胡奇才,副司令员为韩先楚。后来胡奇才离开部队去大连治病,吴克华从辽东军区调到第4 纵队任司令员,韩先楚则升任第3 纵队司令员。辽沈战役即将拉开序幕,胡奇才的老上级罗荣桓与他促膝谈心,做思想工作,胡奇才心悦诚服地回到第4 纵队改任副司令员。其后,东野第4 纵队在司令员吴克华、副司令员胡奇才带领下,在著名的塔山阻击战中,为我军军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另外,该文所罗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王牌军,居然不包括东北野战军的头号王牌38军,这是明显的错误。第38军,从编制序列上讲,是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第一军(东野一纵);就战斗力而论,也当列四野首位。它三下江南,喋血四平,辽西会战,主攻沈阳,以其打不垮、拖不烂的顽强战斗力,成为名副其实的王牌军。平津战役中,38军担当主攻天津的重任,第一个将红旗插上了天津城垣,最先突入到东西对攻会师点——金汤桥,又率先冲进天津警备司令部,活捉了国民党军天津防守司令陈长捷等5名将官;并与兄弟部队一起,仅用29小时便攻占了号称“固若金汤”天津城,创造了经典的攻坚战例。在解放战争中,38军虽然相继参加了一些重大战役,但许多时是被东野首长作为预备队使用。这既是一种殊荣,也是一种遗憾,并因此失去了许多创建战绩的机会。 例如,在辽沈战役的塔山防御作战前,林彪派能攻善守的东野四纵坚守塔山,为预防万一,又将东野一纵主力放到锦州和塔山之间的高桥,作为战役总预备队。在激烈的战斗中,塔山9次易手,又9次被我夺回;在最艰难的时刻,四纵损失大半,锦州总攻在即,东野参谋长刘亚楼提出:“我让一纵接替你们”, 4纵司令员吴克华坚决不同意:“一纵上来了,功劳算谁的?!”(无独有偶,在抗美援朝的上甘岭战役,15军45师即将伤亡殆尽,兵团司令王近山问军长秦基伟:“要是不行,你就下来,我让12军顶上去?”秦基伟对“王疯子”吼道:“我不下!不下!我死也要死在上甘岭!”正是如此的英雄主义,使15军闻名全球!)。接着,吴克华还俏皮地说:“一纵是老大哥,是‘东北第一虎’,好钢要用在好刃上,还不到关键时刻,怎好叫他们帮忙呢?!还是让他们在后边蹲着吧!”这样,东野一纵心不甘、情不愿地又当了一次“无名英雄”。 解放战争后,38军转战朝鲜,并打出了“万岁军”的威名, 共歼敌14.3万余人, 占中国人民志愿军歼敌总数的五分之一,而独占鳌头。


回顾军史,评价解放军的战斗力,不可不看我军经历的第一场大规模的现代化战争——朝鲜战争。我军以绝对劣势的装备迎战世界上装备最优良的美军,将其从鸭绿江一直打回到38线,打破了美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让世界为之震撼!美国舆论认为美军向三八线以南的大溃退,是美国陆军史上一次“最大的失败”。《时代周刊》称:“这次失败——是美国有史以来所遭受的最严重的失败……在朝鲜的这次失败是不能补救的”。解放军73%的野战军部队轮番入朝参战,打出了众多王牌部队;志愿军将士英勇善战、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曾让“联合国军”魂飞胆散。若不是中央负责人过于乐观、轻敌,多次决策失误,以及彭总固执己见的指挥错误(在五次战役的总结会上,悍将王近山痛心疾首地指责: “这仗是这么打的吗?这是放羊撵狗的打法,不讲战术这样滥打仗,是葬送军队,是拿我们的兵去送死!”当场就让彭总下不了台。),一度造成军事上的僵持局面,我们本来还应该有更加辉煌的战果,并可积累更多的现代化战争的成功经验。


在朝鲜战争末期,我军越打越强,已牢牢地掌握了战场主动权。在1953 年的夏季攻势中,志愿军仅1 小时便突破敌人4 个师的经精心构建的坚固防御阵地,整个战役共歼敌12.3 万余人,攻占土地240 平方公里。当战役还在进行时,一贯骄横的美方谈判代表却急不可待地恳请我方尽快签署停战协议,以期尽可能地挽回一点面子,减少些损失。若不是新中国百废待兴,急于将重心转向经济建设,那么,等待着美军的下场将是十分难堪的!当年美国总统顾问艾夫里尔·哈里曼称朝鲜战争“是一场苦涩的战争”,“在美国不甚愉快的经历中,朝鲜战争算是其中一个……美国使朝鲜处于僵持状态,同共产党中国这个庞大而落后的亚洲国家打成平手”。美国政要的懊恼、沮丧之情可见一斑,但为了面子,哈里曼又以“打成平手”来遮羞。然而,我们国内一些不太了解军史的学者也接受了所谓“平手”一说;美军从鸭绿江边败退到38线,如此的“平手”怎样才能自圆其说?还是要多动点脑筋吧!

研究军史,应多读一些相关书刊资料(还应分辨真伪),要言之有据,不可道听途说,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能断章取义。另外,文字也要讲究一点,错别字、病句多了,会给人不好的观感。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相关资料:

《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军事科学出版社,2005《四野档案—中国雄师第四野战军》,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第四野战军征战纪实》,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0

《中将风云录》,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百战将星王近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7 《志愿军战事珍闻全记录》,军事科学出版社,2005抗美援朝虎将江拥辉传奇,党史文苑,2007(2)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