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二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size][/URL] 1. 外面有一个遒劲的声音钻进了木门,这是一个中年男人醇厚的中音,底气很充足,尾音很长: “娘,我回来啦。您们来看,我都打了些什么啊?” “素芬她爹回来了,家里有客人,你先进来吧。” 听说是素芬的爹,赵铁生赶紧出门去迎接。这是规矩,对方怎么说也是长辈,自己是小辈,就得这样做。在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外面有一个遒劲的声音钻进了木门,这是一个中年男人醇厚的中音,底气很充足,尾音很长:

“娘,我回来啦。您们来看,我都打了些什么啊?”

“素芬她爹回来了,家里有客人,你先进来吧。”

听说是素芬的爹,赵铁生赶紧出门去迎接。这是规矩,对方怎么说也是长辈,自己是小辈,就得这样做。在蜀中,这是法律。现在正是初夏,虽然山里还跟春天相似,但是草木茂盛,野物也长得格外地壮实,是和春天不一样的。赵铁生出门的时候,赫然看见外面地上放了一头金黄色的豹子,那是一头怎么样的豹子啊!

它个头巨大,身上满是暗黄和金黄的条文,不仔细看,跟头小老虎相仿。而这畜生虽然已经打死,但是它的眼睛圆睁,好像不服气似的。令赵铁生奇怪的是,这豹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不要说刀伤、箭伤、就是皮毛也没有弄乱。可是它怎么就死掉了呢?

这个时候,一个邻居从外面回来,他高声武气地说:

“钤大叔,又逮着大猫了吧?哈哈,大叔真是好功夫啊。”

来的人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这个时候,赵铁生才知道,这家人是姓钤的。可是他不知道他们姓哪个钱,他以为是金钱的钱。但是,他又不好问。

“你钤老叔是视钱财为粪土的,就姓钤也不是钱财的钱,而是金今钤。可见你的功夫也是金子一样贵重哦。我都给你请求过三十回了,要拜您老为师,可您都……”

“小兄弟,我们是邻居,你就不要在客人面前塌削我了。来,贵客,我也不晓得你姓啥,既然你是我们素芬带上来的,听说又是温江种麻的老客,那就是我们山民的贵客了。去,小泥鳅,去那边河里摸几条鱼虾上来,我要和这位贵客喝几杯子。”显然,后面的话是说给那个毛头小伙子听。其实,赵铁生比这个毛头只大上那么一点,他才刚满过十七岁。当然,那年月,十七岁已经是很大的后生了。

听说钤大叔会武艺,赵铁生来了劲头,他对钤大叔说:“大叔,我也该走了。我还要去各家看看有谁要买我的麻呢?”

这个时候,钤素芬出来了,山姑就是和平坝的不一样,她们是敢说敢爱的一群:

“你不用去别处了,我叫你来喝水,就是说我们包了你们的麻。你也就不用跑别地儿啦。这不,我老爹去弄猫肉给你尝尝,你们温江可没有这个畜生的呢。我陪你到处走走吧,这不,我们一起去看泥鳅捉鱼虾,怎么样?”

“要得,要得。我们一起去,素芬妹子也去最好啦。”那个叫泥鳅的说到,“明天就是素芬妹子满十六岁呢,我去抓点鳖给素芬妹子过生期啊。”

“去的,你姑姑才想快点出……”在青城山,那些急着出嫁的姑娘会在生日宴会,也就是当地说的生期酒碗上摆放一个用鳖做的菜,媒人看见了就会主动来联系的。那鳖就是意味着姑娘已经憋了好久,想一个夫君来陪伴自己了。

三个人很快来到一个水塘边,这是一个山泉汇聚起来的很深的大水塘。在水塘边,看着泥鳅很滑溜地进入了水里,赵铁生问素芬:

“素芬妹子,你老汉是不是武林高手啊?”温江和青城山管老爹也叫老汉的。他现在更和这个少女熟悉了,也管她叫素芬妹子。他知道她比自己小一岁多的。

黑又亮的长辫子拽在手心里,白净的脸皮、高挑的个子,浑圆结实的双乳在薄薄的麻布衣服里呼之欲出。一双皓腕在挽起的衣袖下熠熠生光。她低了头,很不惹人注意地点了几点。而这个时候,赵铁生才发觉了他眼前的这个妹子是这样一个可人儿。不过,少男的情怀在开以前,对再怎么样有魅力的可人儿也是缺乏感觉的。他现在只需要打听这个素芬妹子她老汉的功夫到底有多厉害。


2.


“要说钤老爷子的功夫,那真是不摆了。”不知道那个泥鳅什么时候溜到了赵铁生的身后,他的手里真提溜着一个活蹦乱动的王八,又叫鳖的家伙。这鳖足有三斤左右,很难逮的,可是在这泥鳅手里,真是如从自己衣袋里掏东西一样容易。

“老爷子是青城掌的唯一传人。他的掌无声无息,看上去只是轻飘飘地一拍,嘿嘿,就足以让石头开裂,巨树折断。刚才你看见了那豹子不?那豹子就是在和老爷子的第一个照面的时候被老爷子在面门轻轻地给了它那么一家伙。”泥鳅说着就用手在素芬的头上拍去,可是一道身影一闪,素芬已经在泥鳅的背后了。泥鳅没有拍到素芬,反倒被素芬反扭了双手,在那里直哎哟。

不过素芬也不是一个轻狂的人,她只那么一做,就立刻放开了泥鳅。泥鳅边活络手腕子边说:

“妹子,你就是对付我成。你的那几下子只是老爷子的这个呢。”泥鳅很识好歹,他说完后又比了一下小指头马上跑到了赵铁生的背后藏了起来。而素芬这次倒没有动手,只是微微一笑。算是肯定了泥鳅的说法。

其实这个泥鳅,他的名字还真叫倪邱的,只是不是我们吃的那种水里长的泥鳅,而是倪邱。他在得到素芬的首肯后,问赵铁生:

“兄弟,你姓啥啊?”

这时候,素芬才想起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贵客叫什么的。她也很专心地倾听起来。

“小弟我叫赵铁生,在家排行老三,你们就叫我赵三就成。”

“那你多大了啊?我猜你比我小的。我和素芬一样大,哦,我大她三天。我已经满过十六了。你呢?”

“我十七了,二月初二出生的。”

“哇,我岂不是要叫龙哥了啊?你是龙抬头呢。”

“我爹妈也管我叫龙儿的。我小名叫龙龙。”

“龙哥,你会水不?我们比一比。”

“不成,我是旱龙,下水只会狗刨。比你的差远了。”

“今天我们弟兄就算认识了,我再去弄点好东西上来。这水塘里有一条我早就看好的鲶鱼,我把它秧在里面的,现在龙哥来了,我去逮它上来,给龙哥洗尘。”

“哦,不了,下次嘛。我反正还要来送麻的。我爹还要等我回去报信呢。”

“龙哥,你看天色也不早了,虽说从这里回温江不是不远,但也有几十里路呢。我看,你明天回去,成不?”这是素芬的声音,他也和泥鳅一样管赵铁生做龙哥了。到底是素芬是个美女,虽然这个赵铁生还很不开化,不过,他总算答应了素芬的请求。也许也算是吃人口软吧,他吃了人家的山药和母鸡呢。

想着自己梦寐以求的武功就要找到师父了。赵铁生兴奋地一晚都没有睡着。在钤家还有一个人没有入睡,那自然是钤家的女儿素芬了。只是这两个年轻人睡不着的原因可不同,他们一个是思索着如何学到武功,而另一个则在想是不是爱上那个龙哥了。其实,到底是不是爱上了龙哥,素芬心里并没有数的。

第二天一早,赵铁生就离开了这家。而钤素芬则在家门目送着他的龙哥直到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了她还又跑了上去想再看。但是,她的心思虽然想看,但是她的脚步还是停止了。这一切都被他父亲和奶奶看在眼里,钤老爷子心说:

“这孩子的娘死得早,要是她真看上了这个平坝客,我会搂着点的。女大不能留啊,要留留成仇哦。”

3.

赵铁生回到了温江,跟他老汉说了这个事情。他老汉一听,一很高兴。就说:

“学武功是你老汉多年的愿望了,可是我只学会了这么点花拳绣腿。我知道那个钤家的,只是不知道他住在那嘎达。打探了很久,也没有声息。谁知道,你崽子真有福气。你还把我家的麻给推销出去了。行啊,崽娃!来,今晚陪你老汉喝几杯。你明天就回钤家去,一定要求那个钤师父教你武功。记住了,崽娃。”

第二天,赵铁生没有去青城山。他到了柳城镇,就是温江县治所在地。金马河的人管到柳城镇叫赶温江。温江有不少特产呢。公园坝坝的酥糖,那是入口化渣、丝丝润爽的。在陈家桅杆,那里的高档贡米,雪白如珍珠,颗粒圆胖,胜过一般的大米。在有皇帝的时候是专门给皇帝进贡的贡品,就是成都府的府老爷也是上不了鲜的。另外,赵铁生又拎了五斤温江的独瓣大蒜和五瓶高档的滴窝油。说起这个滴窝油,那在清朝初年就出现在温江的一个特产。在成都地区的郫县,他们的豆瓣是全国闻名,而不遑不让,温江的滴窝油也是全国闻名。滴窝油是一种酱油的。但是比一般的酱油来的鲜美、浓郁得上百倍。

置办好这一切,赵铁生赶上了一辆大车,径直去了钤家。这次可是轻车熟路了。不到半天,他已经坐在钤家的堂屋里喝茶了。钤家的老爷子又进山打猎去了。而他的老妈,也就是素芬的奶奶正在指挥着一群青年妇女纺麻线呢。只见老人家虽然有六十邦近,但是眼不花、背不驮,尤其让赵铁生好感的是,这个老婆婆和一般的老婆婆不一样,她从来管闲事。只是和赵铁生点了个头,招呼她孙女来招待客人后,就自顾自地干自己的活儿去了。

“龙哥,好久不见啦。”素芬很顽皮地跑出来,冲赵铁生说到。

“很久了吗?是的,我不见你……老汉已经很久啦。”赵铁生也很调皮地回答。

“你就不想我吗?”钤素芬把长长的发辫抛在自己高高的胸脯上,同时埋下头轻轻地问,她很希望她的龙哥说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来。

“自然想你的啦。我想你帮我想你老汉求情我学徒的事儿没有啊?”赵铁生急急地问,眼巴巴地瞧着素芬。

素芬的脸被赵铁生看的通红,胸脯一起一伏,像是揣了兔子。她最后还是说了:

“我老汉要你自己去拜师。拜师要心诚。心诚才灵哦。不过……”

“我心诚的,我心诚的!”赵铁生把手举向空中,好像在发誓一般。

“得了吧,我老汉说你要过了我这一关才行的。”素芬盯着赵铁生。

赵铁生一听就急了,他涨红了脸说:

“我怎么可以和你过招啊?这不成的。”赵铁生还在自顾自地说话,钤素芬已经跑开去了。只剩下赵铁生在原地发愣。

这一切都被钤老爷子,他的名字叫钤龙剑,全都看在了眼睛了。他看出了自己的女儿的对这个赵铁生有情,但是这个赵铁生还没有萌动,依然是一块榆木嘎达,不同窍。不过,像赵铁生这样资质的青年,可以单独闯荡的不多见。而且,刚才钤龙剑看见这个赵家小子起身来说和自己女儿素芬要过招的那个架子,看得出武功基础很是扎实。只是层次太低了。不过,这样扎实的武功底子,要是再加上他钤家的青城掌法,嘿嘿,不出好久,一个大侠就可以出山了。其实,钤龙剑也在寻找满他意的徒弟的。而现在,他最算找到了这个来自温江的种麻的小伙子,他有学青城掌法的天赋。

于是,钤龙剑悄悄地溜出去了。他得真地打点什么野味回来,不能让自己女儿说的话成谎话啊。不过,这次的钤龙剑真不走运,他出去很久,就只套住了一只小斑鸠,才四两重,给谁都不够一口的。不过,他很快就高兴起来,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好兄弟,泥鳅的老汉了。这个倪根,武功自然是没有的,但是跟踪兽路,也是一个绝活。这不,他现在就扛了一头獐子下山来了。于是,钤龙剑把话给倪根说了,倪根是二话没有说,马上把个獐子送给了钤龙剑。钤龙剑也没有客气,接过獐子就回到了家。

从此,钤龙剑就多了一个儿子,自然是徒儿的。但是,他还是想把这个徒儿变成自己的半儿,就是女婿。不过,好事不在忙,他钤龙剑有的耐心。在钤龙剑家一带,谁都是那这个赵铁生当成钤家的女婿看的,只是赵铁生一个人蒙在鼓里。时间过得很快,赵铁生已经学会了初步的青城掌法了。可是,这个时候,温江传来消息,说是川军拉夫,把赵铁生的老汉给拉走了。赵铁生现在身边就只有老汉一个亲人了,他老妈在他进山学武功不几天就摔进了金马河淹死了。而现在,赵铁生只好对他师父说:

“师父,弟子不孝,要代我老汉去当兵。请求您老同意。”

这可是大孝的举动,他钤龙剑能阻拦吗?于是,在三天后,川军蒲江军营就多了一个来自温江金马河的新兵,他叫赵铁生。赵铁生一走,钤素芬可就苦恼了。但是,没开窍的赵铁生是一点情况都不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